[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間故事 > 

一塊割不完的肉

來源:故事會 作者:醉臥紅塵

  阿牛是個屠戶,靠殺豬賣肉養活全家人。他家里有頭大黑母豬,這些年來產了不少崽,阿牛感激它的貢獻,舍不得殺,眼看大黑豬年邁,決定等它壽終正寢。

  這天晚上阿牛做了個夢,大黑豬對他說:“主人,我已經去見閻王爺了,為報答您的不殺之恩,我在腰間留了塊拳頭大的紅印,您到時把這塊肉切下來,只要不動紅印,周圍的肉割下后會自動再長出來,但千萬不能告訴任何人,不然就不靈了。”阿牛一驚,立刻醒了。

  阿牛到豬圈一看,那頭大黑豬果然已經死了。他把豬刮了毛洗干凈,發現腰間果真有個紅印。阿牛按照囑咐把帶紅印的肉割下,從旁邊切了一小塊,煮給全家人吃了,味道奇香。吃完,他再去看那塊肉,果然又變得完好如初。

  自從有了這塊神奇的豬肉,阿牛便不做屠戶了。他家里有癱瘓的老父親、多病的妻子,他還要照顧小兒子,現在不愁溫飽就能照顧家人。但阿牛也沒忘了本村的幾戶窮人,時常會割下些肉給他們送去。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阿牛的善心很快就惹來了麻煩。這天村里的一個屠戶路過一戶窮人家,聞到里面飄出肉香,就進去問究竟,窮人只好說肉是阿牛給的,屠戶一下子犯了疑:阿牛不做屠戶好些日子了,也從沒見他上集市買過肉,哪來的肉送給別人呢?

  村里的屠戶很快聚在一起,大家七嘴八舌,也都覺得阿牛有問題:他雖然不殺豬了,但看見別人殺豬都會熱心去幫忙,很可能是趁機偷的肉。于是屠戶們一起去找阿牛要說法。

  阿牛不敢說出豬肉的秘密,但又找不到理由辯解,就被大家拉到了官府。縣令姓朱,他詢問后也沒結果,便叫人去阿牛家搜查,很快,就有人把那塊豬肉帶了回來。

  阿牛見到肉神情大變,不僅立刻承認犯了錯,還愿意把家里值錢的東西都拿去賠償,懇求朱縣令把豬肉還給自己。朱縣令驚訝不已,一看那肉上面還有個印記,頓時多了個心眼,下令將豬肉沒收,判決阿牛賠償別的屠戶,又將他打了幾十大板,趕出官府。

  晚上阿牛躺在床上呻吟不已,夢里又見到了那只大黑豬。他吐了一通苦水,大黑豬卻安慰他不用懊惱,過兩天巡撫大人會來縣上視察,到時只需如此。阿牛不知道它是何用意,只得全都記在心中。

  話說朱縣令將沒收的豬肉帶回家中,正在仔細打量,從里屋走出來一人,正是他爹朱老太爺。朱老太爺體重足有三百斤,一見到豬肉就兩眼放光,見兒子正在疑惑,他說:“把肉煮來嘗嘗,我就不信有啥稀奇!”說著,他馬上叫人割一半煮了,正好從紅印中間切開,豬肉也就不再復原。

  肉煮好后,朱老太爺一嘗,立刻叫絕:“這肉真香!怪不得那家伙舍不得呢。”朱縣令嘗了也覺得好吃,他腦子一轉,有了主意:第二天巡撫大人就會來縣里視察,自己正發愁如何討好他,這塊肉來得正是時候!

  第二天,朱縣令邀請巡撫到家里做客,巡撫剛提起筷子,就聞到肉香撲鼻,吃了兩口更是贊嘆:“我從來沒吃過這么香的豬肉,是誰家養的豬?”朱縣令只好如實回答,巡撫便讓人將阿牛叫了過來。

  巡撫問阿牛養豬有什么訣竅,阿牛便按照大黑豬指點的回答:“回大人,本縣的豬都養得好,別人家的肉也很香。”巡撫有些不悅:“看來你是不愿透露秘訣啊!”阿牛又說:“大人有所不知,豬是一樣養的,只是別人的豬肉到了肉市,都會沾染上污穢,我這塊是唯一沒被沾染的肉,所以顯得奇香無比了。”巡撫聽了有些吃驚,決定親自去肉市了解情況。

  巡撫到每家的肉攤上轉了一圈,沒看出有什么不同,阿牛微微一笑道:“這些豬肉表面上沒問題,但是每天都被貪得無厭的目光看過,被骯臟的手摸過,自然就變了味道啊。”巡撫何等聰明,立刻猜到了他的話外之意,便馬上召集所有屠戶詢問。

  其實管理肉市的不是別人,正是朱縣令的親爹朱老太爺。老爺子嗜肉如命又閑來無事,每天一早就會來這里晃悠,瞅瞅這摸摸那,看上了誰家的豬肉就會馬上取走,帶回去給自己和府上的人享用,而且從來不給錢,大家都敢怒不敢言。所以老百姓私下傳言,最好的肉都是先給縣令府上預備的。

  巡撫一聽大怒,立刻下令追查,又查出肉市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朱縣令,他不僅威逼全縣屠戶都在這里賣肉,還征收高額管理費,更縱容老爺子胡作非為。巡撫馬上將朱縣令撤職法辦,朱老太爺得知后一病不起,很快就一命嗚呼。

  整頓好肉市,巡撫又下令杜絕官府人員再參與市場管理,并從外地調來了一個督辦。

  這天,阿牛剛來到肉市,那個新來的督辦示意他過去,悄悄從懷里掏出塊豬肉,阿牛一見之下大驚,這塊肉上面怎么也有一個紅印子?只聽督辦說:“主人,您不認識我了嗎?我是大黑豬啊!”

  原來當初大黑豬死后,閻王爺驚訝它居然躲過了血光之災,聽它提起主人阿牛的善良及困難后,便賞了他一塊割不完的肉。沒想到大黑豬和阿牛巧用這塊肉,懲治了貪官,還造福了百姓,閻王爺一高興就讓大黑豬提前轉世,正好有個督辦作惡多端,被勾去了魂兒,就讓它借了軀體繼續做好事。

  接著,督辦又從旁邊趕出來一只大肥豬,對阿牛說:“再送您頭母豬,您繼續做老本行,看看眼熟不?”阿牛不明就里,只見那只豬搖搖擺擺地走起來,逗得周圍的屠戶哈哈大笑:“這不正像朱老太爺走路的樣子嗎?”

  阿牛恍然大悟,大笑著把豬趕回了家,到家一稱,正好三百斤。

Tags: 割不完的肉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minjian/15452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