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美文欣賞 > 

等你,在風居住的街道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將一切可說,不可說,在彎月變圓之時,植入落花深處。不許將來,不諾永遠,這眼前,安靜微寒的時光,因念生暖,因緣生香。

  那一條,風居住的街道,堆滿了深秋的落葉。我在蒹葭,收攏一些黃昏,收攏一些煙霞。牽起歲月的手,慎重鋪排一場重逢。把等待,描成一朵梅花的淡雅。

  沿著蒼綠的苔痕,我已經走了很遠很遠。等你的日子,是一箋染了冬霜的詩詞。我寫不出唐詩的豪邁,也寫不出宋詞的婉約。惆悵,做了眉間那個,遲遲不肯落款的韻。

  將一切可說,不可說,在彎月變圓之時,植入落花深處。不許將來,不諾永遠,這眼前,安靜微寒的時光,因念生暖,因緣生香。

  面對那個熟悉的方向,偶爾,會失了語。前路漫漫,歸期遙遙。我不停地尋找,不停地尋找,只為追尋那一弦,清音的婉轉。

  空曠的街道,往事涼涼。凌亂一地的黃葉,像極了遺落在身后的惆悵。那被夕陽拉長的影子,衣帶漸寬。你可曾聽到,一聲聲,如泣的嘆息?

  是經年,太匆匆呵。多少煙雨弄斜檐,多少荷香染水袖。我生命最美的時刻,便是從遇見你的那一刻開始。

  我在靜好的時光里,安靜打坐,安靜讀書,安靜寫字,安靜等你。將念,與不念,記在心。將等,與不等,握在手。我依舊,不約,不諾。于深深庭院,靜待雪落。待,風兒掠過林梢末,捎寄一箋嫣紅的相思,掛在你長滿青苔的窗外,予你,琉璃莞爾,默然喜歡。你,懂,與不懂,不必一一作答。

  小雪已過,陌上生寒。月,又半彎。念,缺了又圓。遠方,有你如詩,是一程水,又連一程山的纏纏與綿綿。那一個,做了很久的琉璃夢。就讓它,在時光里生出翅膀,向著有你的方向飛翔。那一眼,回了很長的眸,眷眷情牽,依然是我如昔,不變的守候。

  你讀我的時候,是否坐在一弦空靜的梵音呢?為何,我每次聽你的時候,都會聽到蓮花輕輕綻放的聲音。那是你吧?那些新生的春水,那些夏雨荷風,那些秋葉靜美,那些雪吻梅花,都被你讀出了韻,讀成了一弦絕塵的清音。

  我等你時,是寂靜的,如琉璃。你在,無需相擁,不必情濃。低眉,悄悄寫下的紅詩綠句,是情深,是意濃,亦是等你時的無悔無怨。

  我把遠方寫成詩,把喜歡落入墨,把等你許下永遠。任憑,滾滾紅塵里,那些你來我往的緣分,忽遠忽近。而你,始終棲在我淺淺的眉彎,予我清喜,伴我安暖。

  昨夜,月滿小樓,風敲西窗,我分明聽見,你由遠及近,卻又噠噠遠去。只留下,一弦清音的溫柔,遲遲不肯離去。我在初見,你在哪兒,我的呼喚,你可曾聽見?

  深信,來日方長,重逢的渡口,總有一葉蘭舟,來為我渡一場,悠悠的塵緣。若是回眸,我愿第一個逢著的是你。你不必盛裝,亦不必風雅。這一場重逢,是我在佛前,雙手合什,用五百次回眸,為你我求來的緣。

  世事如風,紅塵若夢,我甘愿用剎那芳華,換取佛前,這一次平靜的因緣。你是我光陰眉上,最明媚的一筆。攏一縷冬日的陽光,寂靜,喜歡。任憑時光長滿青苔,任憑等你的繁華,妥帖成一份最簡單的小清歡。

  要等的雪,還在路上。你是否,已從天涯啟程?指尖勾勒的丹青,滿了經年鋪好的萱。我把風中的囈語悄悄折疊,將清淺的遇見,串成一串紫色的風鈴,掛在落霜的檐角。待到,風起時,風鈴淺唱。捎去的那些喜悅,那些溫柔,你可曾聽懂?

  我在風居住的街道,一直在等,在等一弦清音,等你踏雪而來!你的聲音里,藏著我所有的溫柔。心湖深處,緩緩流淌的,何止是繁華的四季,還有更多羞澀的愛意。為了等你,我把自己,靜成了你窗外的一抹琉璃。只為裝點,你那些素白而匆匆的時光。

  我在數不清的日子,寫下數不清的句子。不言不語的歲月,許了誰一生的漂泊,醉了誰一生的嫵媚。眼前無酒,一案,一箋,一筆,還有剛剛研好的水墨與丹青。我想用梅花做局,邀一場初雪。只等,雪來梅開,陪你飲盡梅香。看你爛醉如泥,我亦微醺,忘了歸路。

Tags: 居住 街道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meiwen/15505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