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美文欣賞 > 

林清玄:現在的不可住留,才是最大的“愛別離”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在生命的旅途中,每個人也都有這樣的經驗吧!仰觀天上的萬里云集,思索著宇宙的廣度;俯瞰山下的千仞壁立,測量世界的深度;可嘆的是,那深廣超越一切,甚至超越我們的想象。

  在生命的旅途中,要誠摯地珍惜,要深深地疼愛。

  在生命的旅途中,要努力地追尋,也要保持靜觀。

  在生命的旅途中,要有所敬畏,也要有所無懼。

  在恒河邊,釋迦牟尼佛與幾個弟子一起散步的時候,他突然停下腳步問:“你們覺得,是四大海的海水多呢?還是無始生死以來,為愛人離去時,所流的眼淚多呢?”

  “世尊,當然是無始生死以來,為愛人所流的眼淚多了。”弟子們都這樣回答。

  佛陀聽了弟子的回答,很滿意地帶領弟子繼續散步。

  我每一次想到佛陀和弟子說這段話時的情景,心情都不免為之激蕩,特別是人近中年,生離死別的事情看得多了,每回見人痛心疾首地流淚,都會想起佛陀說的這段話。

  在佛教所闡述的“有生八苦”之中,“愛別離”是最能使人心肝摧折的了。“愛別離”指的不僅是情人的離散,指的更是一切親人、一切好因緣終究會有散滅之日,這乃是因緣的實相。

  因緣的散滅不一定會令人落淚,但對于因緣的不舍、執著、貪愛,卻必然會使人淚下如海。

  佛教有一個廣大的時間觀點,認為一切的因緣是由“無始劫”(就是一個無量長的時間)來的,不斷地來來去去、生生死死、起起滅滅,在這樣長的時間里,我們為相親相愛的人離別所流的淚,確實比天下四個大海的海水還多,而我們在“愛別離”的折磨中,感受到的打擊與沖撞,也遠勝過那洶涌的波濤與海浪。

  不要說生離死別那么嚴重的事,記得我童年時代,每到寒暑假都會到外祖母家暫住,外祖母家有一大片柿子園和荔枝園,有八個舅舅,二十幾個表兄弟姊妹,還有一個巨大的三合院,每一次假期要結束的時候,爸爸來帶我回家,我總是淚灑江河。

  有一次抱著院前一棵高大的椰子樹不肯離開,全家人都圍著看我痛哭,小舅舅突然說了一句:“你再哭,流的眼淚都要把我們的荔枝園淹沒了。”我一聽,突然止住哭泣,看到地上濕了一大片,自己也感到非常羞怯,如今,那個情景還時常從眼前浮現出來。

  不久前,在臺北東區的一家銀樓,突然遇到了年齡與我相仿的表妹,她已經是一家銀樓的老板娘,還提到那段情節,使我們立刻打破了二十年不見的隔閡,相對而笑。

  不過,一談到家族的離散與寥落,又使我們心事重重,舅舅舅媽相繼辭世,連最親愛的爸爸也不在了,更覺得童年時為那短暫分別所流的淚是那樣真實,是對更重大的“愛別離”在做著預告呀!

  “會者必離,有聚有散”大概是人人都懂得的道理,可是在真正承受時,往往感到無常的無情,有時候看自己種的花凋零了、一棵樹突然枯萎了,都會悵然而有濕意,何況是活生生的親人呢?

  “愛別離”雖然無常,卻也使我們體會到自然之心,知道無常有它的美麗。想一想,這世界上的人為什么大部分都喜歡真花,不愛塑膠花呢?因為真花會萎落,令人感到親切。

  凡是生命,就會活動,一活動就有流轉、有生滅、有榮枯、有盛衰,仿佛走動的馬燈,在燈影迷離之中,我們體驗著得與失的無常,變動與打擊的苦痛。

  當佛陀用“大海”來形容人的眼淚時,我們一點都不覺得夸大,只要一個人真實哭過、體會過“愛別離”之苦,有時覺得連四大海都還不能形容,覺得四大海的海水加起來也不過我們淚海中的一粒浮漚。

  在生死輪轉的海岸,我們惜別,但不能不別,這是人最大的困局。然而生命就是時間,兩者都不能逆轉。與其跌跤而怨恨石頭,還不如從今天走路就看腳下;與其被昨日無可挽回的“愛別離”所折磨,還不如回到現在。

  唉唉!當我說“現在”的時候,“現在”早已經過去了,現在的不可住留,才是最大的“愛別離”呀!

Tags: 住留 愛別離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meiwen/15502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