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你身后那人是誰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妄礙

  大水圍困成孤島的工廠里,突然多了一個人影。他絕不是你身邊的任何一個人,他躲在黑暗里盯著你,他在你的肩膀后面發出微微的喘息……你身后那人是誰?

  1

  黑影從走廊飄過

  夏末時,突然暴雨傾盆!兩天時間,整個城市就被浸了一大半。市造紙廠位于市郊高地,雖逃過一劫,也被大水圍困,成了一座水中小島。本市的職工都被送回了家,而市里的公路、鐵路都已停運,剩下四個外地女工和一個男工留守工廠。廠里只是定時送來補給,他們被迫成了“荒島”居民。

  這天晚上,雨還在下,曉平站在窗口向外眺望。女工宿舍的對面是男工宿舍,平日燈火通明,此時卻靜得像座死樓。

  “小娜,你說林偉在干什么?”曉平無聊地問。

  林偉是廠里工會干部,也是現在留守廠里的唯一男工,負責分配補給。

  “誰知道呢,”小娜翻了個身,“快睡吧。”

  起風了,風夾帶著雨水打在曉平身上,她驀地抖了一下,心里想著,剛剛來這造紙廠上班一個星期,就遇上了這場水災,真是倒霉。她郁悶地嘆了口氣,便爬上了床。

  深夜,曉平醒了過來,她要去廁所。女工宿舍一共兩層,每一層的兩頭各有一間廁所。由于連日的暴雨,一樓的廁所惡臭噴涌,已經不能用了。她徑直上了二樓。二樓已無人住宿,走廊的燈都熄滅著,只在廁所門口還亮著一盞,散發著昏黃的光。這幽暗的氣氛,讓曉平有點毛骨悚然,她摸索著向廁所走去,突然感覺身后的影子斑斑駁駁的,好像有人跟著,她忍不住回過頭去,身后卻空空如也。曉平加快了腳步,邊走邊開燈,走到廁所時,走廊里的燈都被她打開了。

  光線讓曉平安定下來,匆匆方便完畢,曉平走出廁所時卻呆住了——走廊里的燈竟全部熄滅了!

  無人的走廊,燈怎么會自己熄滅?曉平的心沉了下去。她快速地按著墻上的開關,燈竟然沒亮!曉平雕塑般站在黑暗中,杵住了。可終究是要回去的,她一步步小心地向樓梯口挪去。快到樓梯口的時候,一陣風灌進走廊,與此同時,巨大的關門聲猛地響起——難道有人?她飛快地扭頭,隱隱約約中,似乎有一個人影從走廊橫穿而過,而不遠處,一扇半開的房門,在風中來回擺動著,似乎剛剛被打開過。曉平心里顫了一下,加快了腳步。

  終于來到了樓梯口,一樓的光線弱弱地透了上來。這時,一個毛絨絨的東西搭在了曉平肩膀上,像一只手!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一扭頭,那東西又悄無聲息地不見了。她快速下樓,快到一樓的時候,一個黑影在她面前一閃而過,她尖叫一聲,跌坐在樓梯上。那個黑影落在樓梯口,原來是一只黑貓。此時,那只黑貓一動不動地蹲著,兩只幽藍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她。

  曉平吁了口氣,抓起鞋砸向黑貓:“該死的貓!嚇死我了!”

  黑貓獰叫一聲,風一樣跑了……

  曉平匆匆跑回宿舍,在她走后,一個人影在二樓走廊中一閃而過……

  整個晚上曉平輾轉難眠,她想不通二樓走廊的燈是怎么熄滅的,而且,冥冥之中,她總感覺二樓好像有什么東西。

  2

  幽靈傳說

  第二天上午,天陰得像黑夜一樣。林偉送補給來了,他一眼就發現了曉平的異樣,問:“怎么了?”

  曉平將昨晚的事說了出來。

  這時,小娜臉色突然變了,說:“原來傳說是真的!聽人說,這廠里以前死過一個女工,是被一個男工奸殺的。警方發了通緝令,可一直沒找到兇手,成了懸案。后來,宿舍里出現了一只黑貓,她們說這貓是那個女工生前養的,女工冤死后,魂兒鉆進了貓的身體里,尋找替換的肉體。”

  這個傳說讓曉平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腦海中立即出現一幅畫面——黑暗的走廊中,一只黑貓逐個關著電燈開關!

  屋內的空氣一下子好像變冷了。突然,林偉哈哈大笑起來:“什么黑貓!燈是我關的。昨晚我巡樓,見二樓的燈開著,就把電閘拉了。”

  嚇死我了!曉平嬌嗔了一句,吁了口氣。

  中午,一場虛驚之后,曉平頭有些暈,打算去男工宿舍找林偉要些藥。她剛走出宿舍,就看見一個人影在門口一閃而過,她以為是林偉,就喊了幾聲,誰知那人跑得更快了,眨眼間已轉到了圍墻后面。她好奇心一起,追了過去。追到圍墻后,曉平傻眼了,圍墻后面根本沒有人!女工宿舍的圍墻后面是個死角,無路無門,只有一個廢棄的、不停灌進雨水的下水道,那個活生生的人怎么會突然不見了?除非……那不是人!

  這時,林偉提著補給出現了,他遠遠地喊曉平過去幫忙。曉平跑了過去,正要跟林偉說剛才發生的事情,宿舍樓里突然傳出一聲尖叫。倆人慌忙跑了過去,小娜也聽到了聲音,跑出了房間。聲音是從二樓傳來的,仨人急忙跑上了樓。剛上樓,便和一個女工撞在一起。女工叫白潔,她和舍友李麗都是廠里的老工人,這次也被困在廠里。

  白潔的樣子驚恐至極,顫聲說:“李麗她、她死了!”

  這句話讓所有的人都吸了口涼氣。

  “在哪?”林偉焦急地問。

  “廁所里。”白潔哭泣著說。

  四個人沖向廁所,林偉是第一個進去的,一進去,就杵在了原地。只見李麗斜倚在地上,雙目圓睜,早已斷氣。他一下子躥了出來,問:“究竟怎么回事?”

  白潔驚恐地說:“中午時,李麗說要去上廁所,去了很久也不見她回來,我便上樓來找,誰知她死了!”

  這也太離奇了!林偉也不知所措了,他定了定神說:“報警!”說完,一群人跑下了樓。

  警察是劃著小船來的。聽完林偉的敘說,急忙來到二樓。可當他們進入廁所的時候,李麗的尸體卻不見了——死不見尸!所有人都傻了。警察很生氣,認為是謊報,現在大水淹城,他們都忙得焦頭爛額了!任憑林偉怎樣解釋,警察也無動于衷地離去。警察走后,四人坐在走廊里,相對無言,他們幾個人都在一塊,那尸體怎么會自己跑掉呢?

  天很快黑了下來,走廊里一片死寂。突然,幾個人眼前一暗,走廊里的燈突然都熄滅了!只剩下廁所門口的一盞,散發出微弱的黃光。光圈中,走出了一只黑貓。黑貓在地上蹲下,毛色和黑暗融為一體,靜靜地注視著林偉他們。突然,黑貓凄厲地叫了一聲,所有人的頭皮都炸開了!曉平是最先沖下樓的,其他仨人也連滾帶爬地跑了下來。

  回到宿舍,白潔驚魂未定地說:“一定是黑貓干的!黑貓不是貓!”她緊緊地捉著曉平的手,“你們聽過女工宿舍的傳說吧?我比你們來得早,我知道。起先,我也不信,可好幾次,我都在二樓遇見過一個詭異的人影,而且,每次人影閃過,黑貓就會出現!這女工宿舍太可怕了!我們快跑吧!”

  大家聽著白潔的敘說,一陣陰森的感覺癢癢地爬上了心頭。

  良久,林偉說:“這樣吧,女工宿舍別住了,你們先搬到男工宿舍吧。”

  夜又悄無聲息地來臨了,曉平睡不著,她被重重迷霧圍困著:李麗的尸體哪去了?真的是黑貓殺死了李麗?那真的是一只貓嗎?那個人影又是什么東西?沒有答案,只有更深的恐懼。

  凌晨時分,曉平終于躺下睡覺了。可躺下沒一會,尿意便來了。沒有辦法,她只能起身,然后壯著膽子爬上二樓,向廁所走去,邊走邊開燈。從廁所方便完出來的時候,曉平愣住了。只見走廊里的燈正在一盞盞地熄滅——沒人在動它!它自動在熄滅!

  黑暗慢慢地向曉平蔓延過來,終于,走廊的燈都熄滅了,僅剩下她頭頂上的一盞還亮著。這時,有人在后面拍了曉平一下,她驚恐地轉身,看到一個人正背對她站著。她壯著膽子,問那人是誰。那人始終一動不動,她驀然感到一絲絕望。這時,那人突然“喵嗚”叫了一聲,然后飛快地扭過了臉。

  曉平一下子傻了——那人竟長著一張貓臉!

  “啊——”曉平大叫一聲醒了過來,天已亮了,原來是個噩夢。

  雨依然一天天下,日子依然一天天過。還好,搬到男工宿舍后,暫時平靜。

  3

  黑夜來臨了,鬼魂在歌唱

  又是一個夜,天氣悶熱。

  曉平睡得口干,起身找水喝。她拿起水杯,看到窗紗在動,外面起風了。窗紗舞動之隙,露出一雙幽藍的眼睛——黑貓!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靜靜地和黑貓對視著。那只黑貓似乎在思索著什么,終于,它跳下窗臺,消失在夜色之中。

  曉平突然有了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她走到窗口向外望去,看到樓下有一個黑影和一個白影。黑影在前,白影在后。黑影是只貓,而白影明顯是個人!此時,白影幽靈般跟隨著黑貓,機械地向女工宿舍走去。

  曉平的頭一下子大了,忙叫醒小娜。

  小娜湊過來看了,也不知所措,說:“怎么辦?”

  曉平無語,她們誰也不敢去一探究竟。這時,黑貓突然停了下來,它扭過頭,眼睛直勾勾地朝窗口望來,那眼神似乎在警告她們別多管閑事,而那個白影已風一般閃進了女工宿舍。倆人汗毛倒豎,躺回床上,都不敢睡了,誰也不知道那只黑貓會不會再來,就這樣度過了一個不眠夜。

  第二天晚上,小娜突然想起,自己還有些錢忘在了女工宿舍里,掙錢不容易,她總有點擔心,決定去取回來。她推了推曉平,想讓曉平陪她去,可曉平沒反應,她只好自己去。

  到了女工宿舍門前,望著深邃的走廊,小娜猶豫了一下子,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走廊漆黑,小娜摸索著向宿舍房間走去,她很快取了錢,原路返回。這時,身后突然傳來陰森森的貓叫聲,她一下子不敢動了。等她扭過頭去,貓叫聲戛然而止,與此同時,一個黑影一閃而過,沒入黑暗之中。“你是誰?”小娜尖叫一聲,轉身要跑。突然,有人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她汗毛倒豎,扭過頭去,隨即發出一聲慘叫……

  慘叫聲很快被淹沒在雨聲中,走廊里又恢復了平靜,只有那只黑貓依然臥在那里,意味深長地獰叫。

  早上曉平醒來,發現小娜不見了。中午時,小娜還是沒回來,她開始著急了。

  曉平出去尋找小娜,男工宿舍找遍了,都沒見著。她瞥了下女工宿舍,突然想起幾天前幽靈般的人,心里恐慌了,開始胡思亂想起來:漆黑的夜里,一只黑貓跳上了窗口,獰笑著沖小娜招了招手,小娜便直挺挺地坐了起來,直挺挺地走出了房間,直挺挺地向女工宿舍走去。然后,那只黑貓突然變成了一個人,站在小娜背后,陰森森地笑……

  曉平越想越害怕,馬上叫來了林偉。林偉立即召集了她們幾個,一起尋找小娜。

  天很快黑了,小娜依然杳無蹤跡。大水圍困的“荒島”,誰也出不去,而眼下工廠所有的地方都找過了,只剩下陰森的女工宿舍。此刻,夜色下女工宿舍的大門在他們眼里,就像一張噬人魂魄的嘴。林偉和曉平她們猶豫再三,還是走了進去。

  宿舍內,走廊空曠,沒有聲音,也沒有人敢出聲。林偉他們膽戰心驚地尋遍了一樓,沒有發現小娜。只剩下二樓了,上了二樓,一陣風刮過,他們不由得打了個冷戰。他們躡手躡腳地打開燈,四下尋望,房間門一間間被他們推開,依然不見小娜。最后,二樓只剩下一間房沒找了。林偉推開門,打開燈——

  “啊——”曉平的尖叫聲貫穿了宿舍。

  燈火通明的房間里,小娜被高高地吊在屋梁上,雙目暴突。在她腳下,一只黑貓安靜地臥著——小娜死了!

  這時,黑貓突然沖著驚呆了的他們叫了起來,聲音凄厲,如同女人嗚咽。林偉他們瘋了一般沖出宿舍,馬上報了警。警察到來后,不可思議的事情再度發生——小娜的尸體不見了!

  又一個死不見尸!

  警察離開后,曉平快崩潰了,她似乎感覺到身后的某個地方,一直緊緊跟隨著一個摸不著的人影!她想,先是李麗,然后是小娜,下一個又是誰?“我們快離開吧!”曉平抱著林偉大哭起來。

  可現在能去哪里?

  4

  別害怕,轉過身去

  這天,林偉來送補給,忽然問曉平:“小娜出事前,發生過什么事嗎?”

  曉平恍然想起幾天前的白影,說:“出事前,我們曾見過黑貓和一個白衣人。”

  林偉蹙眉許久,突然說:“那真的是個人嗎?”這話像一個驚雷,一下子炸開了曉平的腦袋——是人?還是鬼?

  夜還是不可避免地降臨了,空空如也的工廠內,只有雨滴聲。突然,一只黑貓閃電般跑進了女工宿舍,在它身后,一個人影緊隨其后閃了進去。人影悄悄地跟著黑貓向二樓走去。此時,借著微弱的燈光,終于看清了他的臉——林偉!

  李麗和小娜相繼出事后,林偉一直覺得蹊蹺,對于那只黑貓,他越發覺得奇怪,今晚偷偷跟隨黑貓跑進女工宿舍,是想一探究竟。

  來到二樓,林偉的腳剛邁出一步,黑貓似乎就察覺到了。它扭過頭,狠狠地盯著林偉,驀地尖叫一聲,消失不見了。一下子沒了目標,林偉不知所措了,但他還是向走廊深處走去。

  壓抑的黑暗讓林偉的腳有些發軟,這時,他身后突然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林偉扭頭一看,走廊盡頭,一個人影閃了過去。他不知哪來的勇氣,向那邊走去。突然,身后又有響動,他扭過頭,走廊的另一個盡頭,又有一個人影一閃而過!林偉脖頸一下子涼嗖嗖的,什么東西能同時出現在走廊的兩個盡頭?

  林偉雕塑般站在黑暗中,突然,樓下響起一聲凄厲的貓叫,他朝樓下望去,在樓下不遠處,一個模糊的人影貓一般趴在地上,在地上扭了幾下,快速地消失了!

  林偉瘋了般竄下了樓。

  回到宿舍,林偉找來了白潔和曉平,將剛才發生的事說了出來。兩個女人臉色鐵青,廠里除了他們,不該有另外的人了!

  良久,白潔嘆了口氣,說:“我們別再去女工宿舍那個要命的地方了!”

  林偉和曉平沒有說話,機械地點了點頭。此時,窗外天空下,女工宿舍的樓前似乎站滿了人,又似乎空空如也!仨人一直等到天亮才散開。林偉離開的時候,白潔說她的食物吃完了,要林偉再給她一些,林偉默默點頭。

  這天,一切依舊,黑夜在靜謐中漸漸吞噬了白天。

  突然,墻頭上閃出一對幽藍的眼珠,在黑暗中閃爍跳躍,鬼魅般閃進了男工宿舍,在一個窗口停了下來。在微弱的光線下,它現形了——黑貓!黑貓警惕地環視屋內,目光落在一個女人的身上,那是白潔。黑貓沖著白潔“喵嗚!喵嗚!”地叫著,熟睡中的白潔突然直挺挺地坐了起來,直挺挺地走出了宿舍……

  白潔幽靈般向女工宿舍走去,沒入了黑洞洞的大門,沒一會,身影出現在二樓。而在她身后,一個黑影一閃而過。突然,那只黑貓出現了!它蹲在一個房間門口,輕聲叫著,這聲音鎖鏈般牽引著白潔走了過去!

  門開了,房間里漆黑一團。驀地,白潔的身后伸出一只手,輕輕地拍了她一下子,一個聲音說:“你終于來了。”門關上了,那只黑貓依然蹲在門口,滿意地舔了舔嘴。這時,走廊里的燈突然亮了,強勁的光線下,一個人飛快地沖到門口,那只黑貓驚恐地叫了一聲,逃得無影無蹤。

  門被踹開了,此時,房間里的兩女一男滿臉驚詫,尤其是一個女人,她的臉如同她的名字般“白潔”!

  “李麗!你果然沒死!”林偉出現在門口,死死地盯著屋里的人。

  白潔和李麗對望了一眼,那個陌生的男人已堵在了門口,惡狠狠地說:“姐,怎么處置他?”

  李麗冷笑著說:“是的,我沒有死。既然被你發現了,我也不隱瞞了,讓你做個明白鬼吧。這話說起來就長了,我和白潔其實是親姐妹,只不過她隨的是母姓。你和曉平、小娜入廠晚,肯定不知道以前的事,我裝死全是為我弟弟。”說著,她指了指堵在門口的男子,“兩年前,我們姐弟一起到這造紙廠工作,可沒多久,我弟弟酒后發瘋,奸殺了一名女工。我和白潔雖然生氣,可他畢竟是我們的弟弟,我們不能讓他償命。外面貼滿了抓捕他的通緝令,我們只好將他藏在廠里廢棄的排水道中,兩年來一直趁著夜晚給他送吃的。可沒想到今年突然暴雨連連,排水道被淹了,我們只好暫時把他轉移到無人的女工宿舍二樓,也讓他透透氣。于是,我們便演了一出鬼魂索命的戲,想把你們嚇跑。”

  “可為什么要殺小娜!她現在尸體在哪里?”林偉憤怒地說。

  白潔陰沉地說:“在下水道里。這只能怪她自己,誰叫她又跑回宿舍,發現了我弟弟,我們只能殺死她!而你,上回夜探宿舍讓你僥幸逃跑,這回你就和小娜一樣,做鬼魂的替死鬼吧!”

  姐弟仨說著,向林偉逼了過來!就在這危急關頭,外面突然闖進一群警察,姐弟仨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摁倒在地。

  這一切,都是林偉布置好的,他事先報了警,然后孤身闖進女工宿舍,牽出了這個秘密。

  姐弟仨被帶走時,天已亮了,此時,雨也停了,地面重新見到了陽光。那只黑貓也跑出了宿舍,懶洋洋地曬太陽。

  兩天后,洪水退卻,工人們陸續返回了工廠。曉平也搬回了女工宿舍,林偉過來幫忙的時候,她好奇地問:“你是怎么發現這一切的?”

  林偉笑著說:“其實,我早就懷疑了,一個人死了,怎么會憑空消失?后來,小娜的死,更讓我覺得蹊蹺。我夜探女工宿舍,本以為真是鬼魂索命,但后來白潔向我要食物,我又起了疑心,我發現給她的食物總是吃得很快,又想起你說的那個白衣人,我就徹底懷疑她了。至于那只黑貓,只不過是他們養的一只頗通人性的小貓罷了。”

  曉平吁了口氣,這個世界本來無鬼,無非人嚇人、人害人!唉,可憐的小娜!

Tags: 人影 宿舍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80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