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高級肉丸三十萬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相妒

  1

  我需要一筆錢,用來治療我媽媽的腎病。她已經被病痛折磨了三年,本來殷實的日子變得一貧如洗。爸爸已經放棄媽媽而選擇了麻將,剛剛大學畢業的我必須想辦法來拯救母親。如何拯救,這是個問題。不過,任何問題都難不倒我,我很快就有了目標。他是住在另外一個單元的男人,三十多歲,性格開朗,看起來挺隨和的。我觀察到,他開著寶馬,每天都西裝革履,風度翩翩,應該是生意人。

  當晚,我身穿一襲白裙,敲響了那個男人的家門。說實話,這樣做有些冒險,但如果一個人特別想做成某件事,自然就會孤注一擲。

  門開了,是個女人,她的眼睛紅紅的,顯然剛哭過。她看到我之后,神色里的敵意越來越明顯。因為這個場景出乎我的預料,我剛張了張嘴,她就沖過來揪住了我的頭發,大罵我是狐貍精。我不知道后來發生了什么事,似乎是男人把女人拖并了,他把我抱在懷里,很貼心地為我擦去眼角的淚。有那么一刻,我真的幸福了。我們互相擁抱著,接受了女人最惡毒的咒罵,然后她摔門而去。

  奇特的是,房間里只剩我們兩人的時候,我們沒有尷尬,也沒有分開,而是接了個意義深遠的吻。隨后,我跟他說:“我想要三十萬。”他一點也不吃驚,淡淡地把一張卡遞給我: “隨便劃。我愛吃紅燒獅子頭。”那晚離開的時候,我手里除了那張銀行卡,還有一把他家的鑰匙。直到后來的很多天,我都不明白,他到底為什么會那樣信任我。若說是包養,他也沒有趁機把我扔到床上。

  2

  男人給的銀行卡里有很多錢,我劃了三十萬元治病,其他的一分錢沒動。依靠這些錢,媽媽換了腎,進入恢復期,這對我們全家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就連只認麻將不認人的爸爸也慨嘆他們生了個好女兒。

  每天傍晚,我都會到男人家里給他做晚餐。知道他愛吃紅燒獅子頭,我特意去找大廚學了,做出來的獅子頭好看又好吃。他說他可以天天吃這個,我卻不能天天給他做,怕他晚上吃太多了不健康。

  我竟然開始關心他的身體了,這真是匪夷所思。收了他三十萬元,我提供給他的卻只是一頓晚餐,這讓我有些不安。按照普通人的一般理解,我得把自己的處子之身交給他,才能一筆勾銷。可是他不要,即使我穿著性感的裙子在他面前旋轉,即使我看到了他的沖動,卻沒有一次把他弄到床上去。

  后來,這成了我跟他之間的游戲。有好多好多次,他把我抱到床上去,吻我,撫摸我,甚至拉開了我的內褲,最終卻都放棄了。是我丑嗎?抑或是他不行?我寧愿相信是后者,第一種原因會讓我委屈得想哭。從關心他的一頓飯,到關心他的身體,他的一舉一動,甚至眉毛眼睛一小絲微笑的變動……我想,我進入了戀愛狀態,而這跟他是沒有關系的。

  我們的關系終于在一個夜晚發生了變化。那天,當我們躺在床上培養感情時,我那位一直忙于打麻將的父親闖了進來。父親看到我蜷縮在他懷里,憤怒得像獅子般亂吼,還摔壞了他家的三件古董。

  父親不是來要人的,是來要錢的,可是他侮辱了我,難道我是他養來賺錢的嗎?還什么李家的大兒子在排隊,難道他以為自己的女兒是個雞,可以為了錢陪任何人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男人信了。他的眼里含著怒,讓我留下鑰匙,馬上滾。

  3

  從那以后,傍晚我就沒有了去處,媽媽在床上躺著,爸爸新交了個女朋友。我沒有人可以傾訴,就做紅燒獅子頭。媽媽說我做得特別好吃,可我做得太多了,她吃不掉,我就分給鄰居們。從我的單元分到他的單元,除了他家大門緊閉,其他人都說我的手藝不錯。

  其實,鄰居們早就看出了端倪,他們不止一次見到我從他家里進進出出,而我每次進去,過一會兒都會有這類似的香味飄出來。況且我爸跟他們講過,我被這個男人給包了,花了他很多錢。從鄰居們的眼神里,我看到更多的是鄙夷和不屑,咽下想打聽他去處的話,我默默地下了樓。

  在樓底,有幾個鄰居在拉家常。他們笑得很詭秘:“現在的丫頭真是賤到家了,人家都甩了她,她還上門送肉丸!”“是啊是啊,當初男人就是利用她來氣他老婆,現在人家成功離婚,誰還在乎她那點肉?”“很多女孩子都是靠這個來賺錢的,她也算孝順,給她媽治病不說,還給她爸賺賭資,哈哈哈!”人群中爆發出一陣大笑,我忍著淚慢慢走下去,在他們驚愕的眼光中越走越遠。

  當我父親得知自己損壞了幾百萬元的東西時,整個眼睛都紅了,氣憤地對他說: “我那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每天陪著你,任你糟蹋,那不是錢?我養她這么大,吃喝拉撒睡要花多少,你懂嗎?你給我五萬,我閨女繼續陪著你,不行的話,閨女咱走!人家李家的大兒子早就排隊等著了呢!”

  父親不是來要人的,是來要錢的,可是他侮辱了我,難道我是他養來賺錢的嗎?還什么李家的大兒子在排隊,難道他以為自己的女兒是個雞,可以為了錢陪任何人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男人信了。他的眼里含著怒,讓我留下鑰匙,馬上滾。

  3

  從那以后,傍晚我就沒有了去處,媽媽在床上躺著,爸爸新交了個女朋友。我沒有人可以傾訴,就做紅燒獅子頭。媽媽說我做得特別好吃,可我做得太多了,她吃不掉,我就分給鄰居們。從我的單元分到他的單元,除了他家大門緊閉,其他人都說我的手藝不錯。

  其實,鄰居們早就看出了端倪,他們不止一次見到我從他家里進進出出,而我每次進去,過一會兒都會有這類似的香味飄出來。況且我爸跟他們講過,我被這個男人給包了,花了他很多錢。從鄰居們的眼神里,我看到更多的是鄙夷和不屑,咽下想打聽他去處的話,我默默地下了樓。

  在樓底,有幾個鄰居在拉家常。他們笑得很詭秘:“現在的丫頭真是賤到家了,人家都甩了她,她還上門送肉丸!”“是啊是啊,當初男人就是利用她來氣他老婆,現在人家成功離婚,誰還在乎她那點肉?”“很多女孩子都是靠這個來賺錢的,她也算孝順,給她媽治病不說,還給她爸賺賭資,哈哈哈!”人群中爆發出一陣大笑,我忍著淚慢慢走下去,在他們驚愕的眼光中越走越遠。

Tags: 肉丸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80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