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黑幫老大曬太陽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殘杯

  一、老大不好當

  即使在繁華的街頭,也從不缺乏安靜的去處。比如鬧市一角這家小小的牛丸飯館,向來是我寫稿子的圣地。老板為人還不錯,遇到像我這樣吃一碗牛丸坐半天的人,他也和和氣氣的,有空還和我扯扯閑篇。

  “看你忙得吃飯也不安生,寫什么呢?”

  “劇本,關于黑社會的。”我邊打字邊說。

  “黑社會?現在不時興這個叫法了,叫社團。”

  我點頭,不過沒有改動的意思。這年頭,賣字也講個眼球經濟,還是“黑社會”來得生猛。

  這時大約是下午4點,店里的生意很清淡。老板喝了兩口酒,找上我閑聊,見我愛理不理的,他突然拋出猛料:“你有沒有發現,別處常有地痞流氓搗蛋,而我這店里可從來沒有?”

  我細細一想,確實如此,這店里平日安靜得出奇,連大聲說話的都沒有。老板摸一摸光頭,得意地說: “因為他們都不敢,你看我像不像社團老大?”

  我仔細打量起眼前這位老板:光頭,左臉有道灰太狼式的傷疤,如果再戴上墨鏡,就可以上演《古惑仔》了。

  我寫劇本正需要靈感呢,就決定和他聊聊: “敢問老大怎么稱呼?屬于洪家哪一個字頭?”這是我從電影里學來的。

  老板笑得直打顫:“你當現在是清朝啊?這么著吧,我就給你講講當年的故事。十多年前,在春節前的一天下午,也就在這家店里,我正想找人閑聊,一個光頭闖了進來……”以下就是老板講的故事了:

  老板姓王,人稱阿慶。那天,阿慶的店門被一個剃光頭、戴墨鏡的青年推開了。光頭不是來買牛丸的,反而要賣給阿慶一堆東西,“鞭炮要不?過年圖個喜慶,算你100塊一掛好了。”

  阿慶知道這就是訛詐了,這種鞭炮放市面上,最多五塊錢。他小心地說:“不巧了,昨天剛剛買了鞭炮……”光頭打斷了他:“老板,你要過年,我的兄弟就不要過年了?你這店還想開不想開?至少五掛!”

  就這樣,阿慶被訛去了500塊錢,這錢他得賣7800顆牛丸才能賺回來。一氣之下,阿慶就去剃了個光頭,也弄來一副墨鏡戴上,希望再來“兄弟”時能含混過去。他當然知道這種想法很可笑,其實也是想發泄一下情緒。

  過了兩天,上回賣鞭炮的光頭又上門了,這回拿的是財神。然而,他一看到阿慶的樣子就張大了嘴,活像塞進去了一顆特大號牛丸,然后就像見了鬼一樣跑出去,不見了。

  阿慶很意外,也感到得意,自己不過剃了個光頭,就省下500塊錢!于是,他多喝了幾杯酒,就在他暈暈乎乎的時候,又進來一伙人。這些人客客氣氣地把阿慶請到了門外的一輛汽車上,然后護衛四周。車里只有一個男人,光頭,戴墨鏡,一身西裝。阿慶怎么看怎么眼熟,當他看到汽車后視鏡里的自己時,突然明白,他和那男人競非常相像,唯一不同的,是對方的左臉有道傷疤。

  那男人對阿慶說: “我是這條街的大哥,你可以叫我大哥堅。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小弟。”阿慶一頭霧水,他可不想混黑社會,連連搖頭:“大哥堅,我一個小本生意人,平平安安就是福。”

  大哥堅瞪著牛眼看了阿慶半天,突然笑了:“你不要想歪了,如今我們社團做的是正當生意,不用打打殺殺的。”隨后,他拽出個皮箱來,抓出幾沓鈔票遞給阿慶,說,“只要你幫我做事,這些都是你的。”

  阿慶不敢接,大哥堅生氣了,臉上的傷疤一抖一抖的: “不要錢也得幫我辦事,不然,你的店就不要開了!”

  牛丸店可是阿慶的祖上傳下來的,他只好閃閃縮縮地問,要他做什么。大哥堅說,其實很簡單,明天社團大當家有個很重要的會要他去開,但同時,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脫不開身。剛才,小弟發現阿慶和他長得很相像,就想讓阿慶假冒他出席,事成之后,保證沒人再敢到阿慶的店里找麻煩,還送十萬塊錢酬謝。

  阿慶明白,這事答應不答應都得去做,只得點頭。大哥堅又鄭重地囑咐: “會上你一句話都不要說,以免被看破。你要說一個字,我就砍掉你女兒一根手指頭!”

  二、空位不好坐

  大哥堅讓二當家四眼仔給阿慶裝扮一下,換了一身和大哥堅一樣的西服,又用油彩在臉上畫了同樣的傷疤,再戴上墨鏡,兩人幾乎一模一樣了。

  按阿慶的設想,黑社會的會議,多半是找個隱秘所在,擺一溜八仙桌太師椅,然后大家上香背切口。四眼仔笑著說沒那回事,他根本不用說一句話。

  果然,會議是在一幢氣派的大廈里開的,墻上貼著樓盤圖,桌上擺著沙盤模型,好像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會議廳。為首的位置放著老板椅,估計是社團大當家坐的,下面是一拉溜兩排椅子,分別寫著名字,不用問,是各條街的老大。阿慶由四眼仔領進來,找到了寫著“大哥堅”的位子坐下。他捂起了腮幫子,一有人問詢,他就指指腮幫子裝牙疼,一言不發。

  人陸陸續續到了,個個西裝筆挺,表情嚴肅。9點整,一個穿唐裝的老者來了,坐到了主位上,大家紛紛起立問候:“龍四太爺好!”阿慶也裝模作樣地點點頭,再指指腮幫子,然后坐下。

  龍四太爺發言了: “大家都到齊了,好。”阿慶有點納悶,東南角的椅子還空著,上面寫著個“義”字,看樣子叫“義”的老大還沒有到,怎么說都到齊了呢?

  見各老大鴉雀無聲,龍四太爺說: “那件事以前商量過了,我建議大家投票,有沒有問題?”同樣是鴉雀無聲。

  龍四太爺等了足足10分鐘,又說:“休息5分鐘,然后回來投票,投完票散會。”

  阿慶感嘆:到底是社團,這會開得真有效率,全部加起來就三句話。這時候,他感到尿急,就去了衛生間,回來一看,各老大都板著個臉,有的還直冒汗,不住地掏紙巾來擦。阿慶想回到自己的座位,卻發現椅子上有一攤水漬,估計是左手那位老大有羊角風,端著茶杯的手一直抖,把水抖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有水的椅子怎么坐呢?還不把自己這一身名牌西服毀了?阿慶一轉臉,看到了右邊寫著“義”字的空椅子,心想反正“義”老大沒來,他就坐到了這把椅子上。

  5分鐘到了,龍四太爺回到主位上,眼光往下一掃,看到了阿慶,突然激動起來: “我當大當家12年,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義舉!你們整天拜關二哥,說什么兄弟同心,義字當先,可有誰能比得上阿堅?現在不要投票了,剩下的事,你們該知道怎么做了吧。”

  阿慶瞠目結舌,只見老大們一個接一個地站起來,把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放到了他跟前:現金、存折,銀行卡、手表、還有鉆戒……阿慶想問,又不敢開口,正想把這些東西裝進口袋里,左邊那位老大搶先奪走了: “堅哥你放心,這些東西我替你保管,保證不出差錯。”只見他一雙手穩如磐石,跟剛才判若兩人!

  阿慶這時候覺得不對,但還是不敢問,他怕花骨朵兒一樣的女兒真的被剁去手指頭。就這樣,兩個大漢把他擁進了一間空房里,給了他一個編織袋:“大哥堅,您自己方便吧。”然后他們鎖上門,守在外面。

  阿慶打開編織袋,里面有三樣東西:一根繩子,一瓶安眠藥,還有一把瑞士軍刀!

  三、義字不好寫

  阿慶再笨也猜到個大概,剛才那些錢是買命錢,是讓自己自尋了斷。那兩個大漢在外面聊天,說大哥堅好義氣,幫大家擋住了一場天大禍事,咱們就多給他一點時間吧。

  阿慶拿起瑞士軍刀,悄悄地撬窗戶。他撬開來往下一看,還好,這里是五樓,下水管道就在不遠處。于是,他鉆出來,沿著下水管道爬下去了。

  一下樓他就狂跑,想回店里接了老婆孩子趕緊跑路。沒想到,剛到街口,他就被一輛保時捷攔住了,大哥堅探出腦袋說: “上車。”

  阿慶往四下一看,所有出口都被車卡死了,知道跑不掉,只好上車。車里還是只有大哥堅一個人,他把一個紙袋子扔給了阿慶:“這是十萬安家費。本來你活命的機會很大,可你坐了不該坐的椅子,抱歉了。”

  在眾兄弟的車前后圍繞下,保時捷緩緩地駛上公路。大哥堅邊開車邊說了來龍去脈:原來,本市的老大們發現做房地產比賣白粉還來錢,就入股組建了房地產公司,董事長就是社團大當家龍四太爺,各位老大都是董事。問題是,一幢在建的大樓倒了,砸死了不少人,政府要房地產公司給個交代。大家知道,必須有個董事出來頂罪才行,但是讓誰去才合適呢?眼看各位老大又要打起來,龍四太爺建議投票,誰得票最多誰自殺!之所以選自殺而不是自首,是因為大家互相信不過,萬一進去咬別人怎么辦?

  事情也是巧,剃了光頭的阿慶被小弟看見,和大哥堅真是神似啊,所以大哥堅就讓他冒充去開會,假如被票選了,就讓他頂罪。本來,阿慶不至于就被選上,但他后來坐的那個位子有說法,叫“義字位”,每次開會都要給關羽關二爺留的。阿慶一坐,就表示他要學關二爺的義氣,所有罪責一肩挑! 說到這里,大哥堅滿臉歉意:“知道繁體‘義’字怎么寫嗎?上面是羊下面是我,就是說,奉獻在上,個人在下。為了眾兄弟,我這個做大哥的不能死,只好委屈阿慶兄弟你了。”

  阿慶的腦子都不會轉了,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會被殺掉。這時候,前方出現了一個路卡,警察在盤查行人。大哥堅大驚失色,他認出,這是反黑特警! 剎那間,大哥堅再也顧不上兄弟之義,猛打方向盤朝旁邊手下的車撞去,因為旁邊有小路可以逃。兩車相撞,對方的車被撞下了路面,而大哥堅的車則駛下了小路,卻冷不防后面四眼仔的車也橫插過來,發生了更大的碰撞,保時捷登時像乒乓球般彈起,摔到了路旁……

  四、真正聰明人

  昕到這里,我完全被阿慶的講述吸引住了,問:“你倆沒事吧?”

  “我當然沒事,不然就不會坐在這里。”阿慶說;“但大哥堅死了,然后我就當了大哥。”

  那一場車禍太嚴重了,阿慶和大哥堅都是臉部受傷,昏迷不醒。因為他們離路卡遠,反黑特警沒有過來查問,事故被當成普通交通案處理了。

  阿慶被送進了醫院,兩天后醒來。這時,四眼仔過來喊:“老大,你終于醒了。”原來,阿慶和大哥堅穿同樣的衣服,同樣臉部受傷,掩住了那道傷疤。大哥堅昨天搶救無效死了,沒有留下片言只字。這樣,四眼仔拿不準眼前這位是誰,出于穩妥,先叫了聲“老大”。

  社團的人什么都干得出來,阿慶突然起了冒充的念頭,先穩定下眼前的人,再去接老婆孩子跑路。于是,阿慶含含混混地間四眼仔,目前是什么情況?

  四眼仔沒聽出破綻,說事情鬧大發了,已不是當初找個替罪羊那么簡單。政府要借倒樓案清掃黑道,那天反黑特警設卡,就是要抓人的。現在,龍四太爺腦部中風,已辭去大當家職位,其他老大自感資歷不夠,都想推舉阿慶做新的大當家。

  阿慶生怕露出馬腳,哪敢答應,他突然有了主意,說自己受了這么一場傷,有點心灰意冷,想把老大之位傳給四眼仔。四眼仔感激涕零,當了這么多年老二,終于轉正了,說不定還能當上社團大當家!

  趁四眼仔高興,阿慶說自己金盆洗手后,打算去接手那家牛丸店,因為他喜歡吃牛丸。四眼仔拍胸脯保證,今后沒有人敢去搗亂。

  故事講完了,我對阿慶刮目相看,他算是個曾經滄海的人了。阿慶又湊到我跟前,說: “還記得我犯的那個錯誤嗎?位子一坐錯,后果很嚴重。所以,”他加大了嗓門,“以后不要一碗牛丸占半天位!”

  我啞然失笑:原來,他編這一大篇故事,只不過是趕我走路,我還當真了呢。我只好收拾筆記本電腦離開。

  以后的日子里,我還會去阿慶的店里吃牛丸,但吃完就走,不敢逗留。平心而論,我很感謝他,因為他說的那段故事已寫進了我的小說里,非常精彩。

  又過了幾天,我剛吃完牛丸要走,一個大漢走了進來,說他要去夏威夷旅游,臨行前要吃一碗牛丸。當時,我嚇了一跳:大漢跟阿慶太像了,臉上的傷疤也像。難道阿慶講的故事是真的?但如果大漢是大哥堅,為什么沒有死?

  等阿慶盛完牛丸,我偷偷拉住他,問這位是誰。阿慶看看沒旁人,這才悄悄對我說: “這位就是大哥堅。其實,那天他也沒死,醒過來后趁機洗底,詐死跑了。在跑路的時候,他還跟我打了招呼,留給我一筆錢,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后來,我才明白他這話的意思。頭腦簡單的四眼仔還以為借機上位,當了大當家,可第三天就被警察抓去蹲了牢房,其實,人家是拿他擋警察的槍。他被抓后,龍四太爺的中風病馬上好了,重新做了大當家。”

  “那么,現在是龍四太爺的天下了?”我問。

  阿慶呵呵一笑:“如今,他也在夏威夷曬上了太陽,不過是永遠的。幾年前他在那里的海灘旅游,一顆子彈把他留在了那里。其實真正能曬上太陽的,就是那位聰明人。”說著,阿慶一指角落里嚼得嘎吱有聲的大哥堅。

Tags: 黑幫老大 太陽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9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