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欲望之匙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短嘆

  二十一世紀最不愁沒收入的職業是心理醫生,現在精神病太多了,缺的就是心理醫生。

  就像我,每天都跟不同的精神病患者見面,他們有的幻想自己是神一般的人物,有的總在疑神疑鬼。每天就跟這樣的人聊天,收入高,而且很有趣。沒什么比跟一個傻子聊天更有趣的了,他總能想到些你意想不到的東西。而且作為這個城市最具名譽的心理學專家,我還能在拿到比別人高出不知幾倍的報酬的同時接觸更多社會名流們不為人知的故事。這是再好不過的工作了!

  這天,生意又來了。進門來的是一個又高又瘦的西裝男人,頭發凌亂,眼神迷惘,但身上的穿戴卻是價值不菲,這肯定就是我的顧客。這個人不像是本地的上層社會人士,但管他呢,他身上穿的黑色阿瑪尼是一樣昂貴就行了。

  “你好,有什么可以幫助你嗎?”我習慣性地問候道。

  “呃,對,我有事找你,”他顯得有些慌張,“我是說,你是……不,你能幫助我?”

  “我是心理醫生,我相信我會盡力幫助你的。”我回答道。

  “呃……對,是這樣……不……該怎么說?”他似乎有點語無倫次,“我是說,我腦袋有些問題。”

  我差點要笑出來,我還沒有見過這么直接的病人。

  “哦?很榮幸為你效勞,你可以坐下來說說你的問題。”

  他拉開我辦公桌前的椅子坐了下來,然后雙手抱頭。他的手似乎比常人要短許多,因為他似乎只能把手伸到耳朵周圍,他使勁地把手向后伸,但還是徒勞,然后他把臉埋在桌子上,似乎很痛苦的樣子——不是內心的痛苦,倒像是他的腦袋真的疼得厲害。

  “噢,真糟糕!我是說,我的腦袋快要碎裂了!”

  我想他患的是精神分裂癥。

  “嗯,是嗎?或許你有什么事在困擾著你,或許你可以跟我說說,我是絕對保密的。”最有趣的部分到了,人不是向來都喜歡窺視別人的秘密嗎?

  “噢,是這樣的,我外套的左邊……不,右邊口袋里有一件東西,可以幫我拿出來嗎?”他依舊是雙手抱頭,把臉埋在桌子上。

  我疑惑地看著他,雖然見過不少精神病人,但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遇到,我想他該不會在口袋里放個老鼠夾之類的整人玩意兒吧?

  但最后我還是猶豫著把手伸進他右邊的口袋里,里面確實有一小塊金屬質感的東西。我把它拿了出來,是一把鑰匙,上面殘留著銹斑,看起來很古老。

  “這是什么?”

  “一把鑰匙。”他用低沉沙啞的聲音回答道。不過我當然知道這是把鑰匙,我是在想他該不會告訴我這是什么驚世寶藏之類的秘密。,

  “當然,但……這是用來于什么的呢?”我又問道。

  “當然是用來開鎖的了,這還要問嗎?”他的語氣很生硬,但聽后我也哭笑不得,居然被一個精神病人給教訓了。

  “請你幫我找找,大概就在我的后腦勺,那兒應該有一個鑰匙孔的。”我一下子感到即使他是神經病,這話也太荒唐了,這怎么可能找得到?找不到他就發飆嗎?

  雖然這很荒唐,但我也照著他的話去做了。這樣的事倒也是第一次遇到,我開始懷疑自己的從醫經驗了,就這么敷衍一下他說找到了吧,只希望他不會叫我把鑰匙插進去。

  可事實卻讓我大吃一驚,我的手指很明顯地感覺到了他的后腦勺上有金屬的冰涼,摸一摸,競真像是個鑰匙孔,我驚訝得站起來仔細看——是的!真的是一個鑰匙孔!就鑲嵌在他的后腦勺,就像從小就長在那里一樣,跟皮膚完全貼合!我勉強擠出一句話, “你后腦勺怎么會有一個鑰匙孔?”

  “怎么?每個人都有的,這有什么奇怪?”他回答得理所當然但我卻驚呆了。每個人都有?腦袋后面有鑰匙孔?不可能!

  “你能幫我打開嗎?”我腦子亂成一團時,他又突然這樣對我說。

  “打開……打開什么?”我大概是明知故問。

  “當然是腦袋,”他的語調十分平靜,瘋子,一定是十分嚴重的精神病人, “我的頭快痛死了。”

  “噢,不,我想你真的需要治療,我先給你點鎮靜劑吧?”

  “不,沒用,很簡單,把鑰匙插進去向左旋轉九十度就行了,麻煩你快點,我的腦袋快痛死了,很痛,很痛,痛得我無法呼吸……”

  我手里緊緊攥著那鑰匙,腦海里十分凌亂,這讓我想起了電影里的外星人,打開腦袋后里面還坐著一個矮小的外星人。我看著眼前這個奇怪的男人,身上的顫抖傳到了我每個指尖。我把發冷的手伸到他的后腦,把鑰匙緩緩插進那鑰匙孔,鑰匙跟鑰匙孔相互摩擦的感覺讓我毛骨悚然。

  我輕輕地把鑰匙扭轉九十度,突然砰的一聲,我看到了一股鮮紅向四周炸裂開來,濺得到處都是。我嚇得惶恐地怪叫起來,馬上倒退了幾步,直到絆到我的椅子才倒在地上,看著滿地的鮮血,竟然在蠕動!見鬼!發生了什么事?!

  那些血和碎裂的肉在地上蠕動著,十分猙獰可怖,就像一群等著母狼叼來野獸的尸體來滿足它們胃欲的歹惡幼狼。

  “原來是欲望在作祟,現在感覺好多了。”突然從我辦公桌上傳來了一把生硬的聲音。

  天啊,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相信這一切,我一定也瘋了!我看見那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站了起來,腦袋已經不見了,或者說,已經碎裂濺落到四處。

  “現在好多了。”那把聲音不知道從那件黑色西裝的什么地方發出來,聽得我幾乎要嚇暈過去。

  “太多的欲望把我的腦袋撐得痛死了。”他向我走來, “現在好多了,謝謝你,我要趕著去換一個新的腦袋。”

  他一步一步向我逼近,踩在那些蠕動著的血肉上,啪啪幾聲,像是被踩爛的西紅柿又濺到四周,我似乎還聽到它們在慘叫。那個腦袋碎裂的人把手伸出來,似乎要向我握手。

  我害怕得雙手抱頭,全身顫抖,嘶啞地喊著: “不!別過來!”

  我閉上眼睛怪叫著,直到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老板,你沒事吧?”

  我猛然睜開雙眼,站在我旁邊的是我的秘書,我還是坐在辦公桌前,已經是下午兩點了。我吩咐秘書出去做自己的事,又看了看地下,并沒有蠕動的血和肉,原來剛才是做了一個夢。我呼了一口氣,這個夢幾乎讓我窒息。

  我把手伸進身上的黑色阿瑪尼西裝的右邊口袋里拿出一包紙巾擦拭額頭上的汗。卻發現口袋里還有別的東西,我把它也拿了出來,是一把鑰匙,上面殘留著銹斑,看起來很古老的樣子。就在我奇怪我怎么會有這樣的一把鑰匙時,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涌上腦海,我突然覺得我的腦袋痛得要命,無法形容的脹裂感,很痛。

  我感覺到我腦袋里的什么東西一直在膨脹,很痛,很痛,痛得我無法呼吸,突然,我后腦勺有種冰涼的感覺……我突然回想到剛剛的夢……不!我可不要讓腦袋碎掉!可腦袋那要命的痛還一直加劇著,最后我實在忍受不了,想把手伸向后腦勺去找那鑰匙孔,但我的雙手卻怎么也伸不到耳朵后面,那種痛苦簡直就是在煉獄中一般。

  我感到十分無助,我想是不是該去找個人幫忙?可我突然間意識到可能是身上那件西裝太小的原因,對,這件西裝我買小了兩碼,穿起來十分緊身,連手也伸不了太高。我馬上像脫恤衫一樣把它脫了下來,這樣脫衣服很快,因為我的腦袋真的痛得快要碎裂了。

  可就在我脫掉西裝那一霎,一切都消失了,眼前是我狹小凌亂的臥室,我從夢中徹底醒過來。這才明白,我在夢里又做了一個讓我膽戰心驚的夢……我看了看床頭柜上的鬧鐘,已經七點了,那扇破舊的小窗引來一陣清風,缺了一條腿的桌子上的求職申請被吹得飄落到地上……

Tags: 欲望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9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