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追憶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死宅

  遇到歐陽慕蓮,黃寶善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相見恨晚。歐陽慕蓮漂亮、溫柔、善解人意,連說話的語調都是甜甜糯糯的,使他想起兒時的白糖桂花年糕。還有,歐陽慕蓮上大學時讀的是土木工程專業,而黃寶善又正好是建筑公司的老板,在事業上也能對他有所幫助。可是歐陽慕蓮雖然不嫌棄黃寶善比她大了將近二十歲,但是有一點卻很堅決,那就是既不做小蜜,也不做二奶,要跟她好可以,但必須是明媒正娶。這樣,黃寶善想要得到歐陽慕蓮,就必須與現在的妻子許月娥離婚。為此他也和許月娥談過,甚至表示只要許月娥同意離婚,他愿意分一半家產給她,但許月娥卻堅決不同意。許月娥的態度也很明確,除非她死了,否則他就別想把歐陽慕蓮那個小妖精娶進門。

  黃寶善如今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他也不想吵得影響不好,事情只能慢慢來。這邊歐陽慕蓮又催得緊,他就安慰她,并答應她在城郊的夢月湖邊建一座高檔別墅,作為他們將來的愛巢,等一做通許月娥的工作馬上就和她結婚。夢月湖不大,生態環境卻保護得不錯,有很多野鳥在這里棲息。別墅開建后,黃寶善幾乎每天都要去那里轉轉,這時他發現,湖上有兩只翠鳥,非常相親相愛,它們經常依偎在一起梳理著羽毛,湖水倒映著它們美麗的影子。它們不時地互相啁啾,傾訴著甜蜜的私語。雄翠鳥還不時地躥入水里抓起一條小魚來喂給雌翠鳥吃。沒多久歐陽慕蓮也發現了這對翠鳥,她把臉靠在黃寶善的胸口說:“這就好比我們倆,只要你再加把勁,我們就能像這對翠鳥一樣在夢月湖畔相親相愛了。”

  不久后的一天,許月娥感到身體有些不適,黃寶善陪她去醫院做了檢查。三天以后,醫院來電話請黃寶善單獨去一趟。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到了醫院,醫生就對他說:“黃先生,之所以單獨請你來,是因為根據我們的檢查,你妻子患的是胰腺癌。這種事最好先別讓患者知道,以免壓力太大。不過你也別緊張,你妻子的病幸虧發現得早,癌細胞還沒有轉移,如果盡快手術,治愈率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黃先生你看要不要給你妻子安排手術?”

  黃寶善說:“那當然了。”可是話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他想到了歐陽慕蓮在催他離婚,許月娥又堅決不肯離婚,這段時間來真是搞得他左右為難。但如果他不把這個消息告訴許月娥,也不安排她手術,等到貽誤了治療的時機,癌細胞擴散了,不就一了百了了嗎?想到這里,他趕緊又對醫生說,“請等一等。”

  醫生說:“還有什么事?”

  黃寶善說:“你們不用安排了,這個手術我準備帶妻子到上海去做。”他有的是錢,要讓妻子去接受更好的治療,這也在情理之中,對此醫生也理解,便將病歷填寫好,又鄭重交待了幾句不可貽誤治療時間的話,就讓他回去了。到了路上,黃寶善就把醫生剛寫的那頁病歷撕下藏了起來,回到家就對許月娥說:“我剛才有事路過醫院,順便去問了你的檢查結果,醫生說你沒病,只是體質弱,多吃點補品調養調養就好了。”他畢竟心虛,說這話時有些緊張。許月娥見了關心地說:“你臉色不好,是不是太累了?快去躺一會兒吧。你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錢是賺不完的,身體最要緊,以后別把自己搞得太辛苦了。”黃寶善聞言心中一動,許月娥這么關心他,而他卻還一心想要謀害她,想到這里,不由從心底涌上了一絲羞愧。可是一轉念想到年輕漂亮的歐陽慕蓮,他便又把這絲羞愧強壓了下去,硬了硬心腸說:“我的身體我自己有數。不過我發現你看病的那家醫院設備和技術都不怎么樣,以后你還是轉一家更好一點的醫院吧。”

  許月娥說:“好吧,我聽你的。”其實黃寶善是怕許月娥再去那家醫院時揭穿他的謊言,現在見許月娥同意換醫院,他就徹底放心了。

  第二天,黃寶善又來到了夢月湖畔。自從對許月娥撒了那個謊后,他心里總覺得好像有塊石頭壓著,神思也有些恍恍惚惚的。這時他又看到了那兩只翠鳥。和以往一樣,它們還是相親相愛地依偎在一起,耳鬢廝磨,相濡以沫,雖然時間在漫漫地流逝,但它們的愛卻是貫穿一生的。生命不止,愛情不輟。歐陽慕蓮曾經說過,這對翠鳥就好比他們兩個人,在夢月湖畔相親相愛,但奇怪的是,此刻黃寶善腦海中所想的,竟都是他和許月娥以往所經歷的事。他想起了他們剛認識時,那時的黃寶善還是施工隊里的一名泥水小工。而許月娥則已經是一家小飯店的老板了。是她不顧家人的反對,堅持嫁給了他,后來又毅然賣掉小飯店,籌出資金來讓他承包了一個小工程,這才漸漸發展成了今天的這個局面。

  他又想起了就在遭受雪災的那個冬天,由于交通堵塞,他在南方辦事趕不回來。工人們卻急于要領取工資回家過年。這事驚動了政府部門,將他定性為惡意欠薪,蓄意躲避,要吊銷他的施工執照,還要罰款。就在這時,又是許月娥挺身而出,冒著嚴寒幾乎跑遍了整座城市,借了錢給工人們發了工資,使他們能夠順利回家過年,也幫他度過了這一難關……正當他這么想著的時候,歐陽慕蓮來了。她見他在呆呆地對著兩只翠鳥出神,說:“寶善,看到這兩只翠鳥,你是不是又在想我了啊?”

  黃寶善嘆了口氣說:“我是在想,這世上有多少人能像這對翠鳥一樣忠貞不渝。”

  別墅就快完工了。這座別墅的式樣和結構都是按照歐陽慕蓮的意愿建造的,此時外面都已經粘貼上了高檔的幕墻玻璃,玻璃上映出的藍天白云清晰得就好像真的一樣。這時,黃寶善注意到雄翠鳥扇動翅膀飛了起來,它先是在水面上停留了一會兒,回頭望了雌翠鳥一眼,接著就筆直地往岸邊飛來。這個季節是翠鳥戀愛、孕育、孵化的時節,到了此時,雌翠鳥就很少抓魚,而是等著相愛的雄翠鳥抓魚來喂它。所以雄翠鳥或許正是要出去抓魚。雄翠鳥飛得很急,似乎是想早點回到雌翠鳥的身邊來。可是也許它還不熟悉這幢新建的別墅,也許它把幕墻玻璃上映出的藍天白云當成了天高任鳥飛的真正通途,雄翠鳥在疾飛中突然一頭撞上了玻璃幕墻,然后又筆直地掉了下來。黃寶善大叫一聲:“不好!”躍起身就往別墅前跑,將掉在地上的雄翠鳥輕輕地捧起,可是它已經死了。它起飛時回頭望雌翠鳥的那一眼,竟成了它們生離死別的最后一瞥。

  雌翠鳥孤零零地守候在水面上,等待著雄翠鳥的歸來,可惜它還不知道,它的愛侶再也不會回來了,它們在一起相親相愛的幸福時光,也已經永遠只得成為追憶。此情此景,使黃寶善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他突然觸景生情地想到,要是許月娥死了,他們以前的同舟共濟相濡以沫的美好時光也再不會出現了,他也只能像那只雌翠鳥一樣,在回憶中品嘗苦澀的滋味。想到這里,他一刻都不想再留在此地了。他要趕回去,帶許月娥去上海最好的醫院動手術,讓她健康地活下去,和他白頭諧老。這時,歐陽慕蓮在后面追著喊道:“寶善,你丟下我一個人,匆匆忙忙地要去哪里?”

  黃寶善站住了,但卻沒有回頭,他猶豫了一下說:“我不想看到翠鳥的悲劇再重演了,你好自為之吧。”說完就鉆進了他的車里,絕塵而去。

  后來,黃寶善不僅和許月娥重歸恩愛,他還成了一名環保衛士。他在網上查到,丹麥哥本哈根的建筑物玻璃上都貼有老鷹的圖案,那是給小鳥留的防撞標志。于是他就奔走呼吁,希望大家都能在玻璃幕墻上貼張標志,關愛鳥類,關愛人類的朋友。

Tags: 追憶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9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