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失蹤疑云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路友

  表妹失蹤

  莫莉與艾米莉是一對表姐妹,住在兩棟毗鄰的宅子里。莫莉繼承了大筆財產,請得起很多傭人,還有財務顧問阿摩司替她打點生意;而艾米莉名下除了宅子就沒多少資產了,只勉強請得起兩位傭人,也就是布魯夫婦,讓他們身兼廚子、女仆、管家和園丁數職。

  另一方面,莫莉身材高挑,姿色姣好,總以為自己高人一等,愛對身邊的人發號施令、呼來喝去。艾米莉則長得矮矮胖胖,容貌普通,性格和藹可親。

  莫莉平生最大的樂趣就是變著法子嘲弄表妹,從中取樂。但令她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還沒成婚,表妹出門旅游一趟后竟然帶回了一位英俊的丈夫。

  莫莉百思不得其解,最終認定這位名叫艾伯特的男子肯定以為表妹是個有錢人,才和她結了婚。但沒想到,這兩口子竟然如膠似漆地過完了一年又一年。

  這陣子莫莉每次去艾米莉家,艾伯特都推脫說妻子出門了。等到莫莉追問下去,艾伯特竟然說艾米莉去舊金山看望朋友。真是睜眼說瞎話,莫莉對艾米莉知根知底,她在舊金山哪里有朋友!

  莫莉素來愛看推理小說,此時不免浮想聯翩起來。會不會艾伯特給艾米莉買了巨額保險,受益人填了他的名字,再為了保險金而謀殺妻子?于是,莫莉聘請了私家偵探調查艾伯特,24小時監視他的行蹤,等她收到私家偵探的報告后,她更加確信自己的懷疑是對的。

  莫莉決定去試探一下艾伯特。莫莉家有一位女仆的音色和艾米莉相似,一位女廚娘的身材酷似艾米莉,還有一位女秘書擅長模仿筆跡。莫莉預先差遣女仆到鎮上,讓她在約定時間打電話到艾米莉家。隨后,她就去艾米莉家做客,艾伯特招待她在客廳坐下,讓傭人端上咖啡。兩人剛喝起咖啡,電話就響了,艾伯特拿起話筒,問道:“是誰吶?”

  電話那頭的人答道:“親愛的,我是艾米莉。”艾伯特猶豫了一下:“哪個艾米莉?”對方輕輕笑出聲:“親愛的,別玩了,我是你老婆艾米莉啊!”

  “抱歉,您肯定是打錯了。”艾伯特臉色煞白,慌張地掛上電話,而這一幕全落入莫莉的眼中。莫莉打探道:“是誰打來的電話?”

  “是別人打錯了號碼。”

  莫莉呷了口咖啡,說道:“對了,艾伯特,阿摩司說他昨天在城里看見艾米莉了,穿著一條淡紫色連衣裙,會不會是她提前回來了?”

  艾伯特說:“不可能,艾米莉還在舊金山呢。”莫莉繼續問:“那她什么時候回來?”艾伯特說:“這我也不知道。”莫莉打算直奔重點:“艾伯特,我聽說你以前結過婚,上一任妻子在五年前的一起船舶事故中去世了,當時只有你一個人在岸邊目睹事故經過?”

  艾伯特嘆息了一聲:“是那樣的,她一點也不會游泳,又忘記穿救生衣,才不幸喪命。”

  “別人說她給你留下了一筆數額可觀的遺產,是這樣嗎?”

  “這不關你的事,莫莉。”艾伯特冷冰冰地下了逐客令,“對不起,我有點累,想先休息了。”

  設計試探  莫莉從私家偵探的報告中得知,艾伯特會在每周二和周四開車去超市購買食品雜貨。這天剛好是周四,她讓廚娘穿上淡紫色連衣裙,等到艾伯特從超市出來時,廚娘就在馬路對面出現,讓艾伯特誤以為那是艾米莉。假如艾伯特心中有鬼,肯定會追上去弄個明白。

  結果,艾伯特的舉動完全被莫莉猜中了。他拎著購物袋,快步追在廚娘身后。按照計劃,廚娘在拐過街角后溜進街邊的商店,同時莫莉假裝撞見了艾伯特,坐在汽車里沖艾伯特叫道:“是你嗎,艾伯特?”氣喘吁吁的艾伯特轉過身,發現是莫莉,冷淡地回應了一聲:“是的。”

  “我剛才看見你在奔跑,這是要干嗎呢?”“我就是稍微運動一下,適量跑步對身體有益。”莫莉忍不住譏笑道:“難道你喜歡拎著購物袋跑步嗎?”艾伯特也不回應,轉身向超市停車場走去。莫莉決定要加快行動,因為私家偵探打探到艾伯特見了房產中介,看起來是要賣掉艾米莉的宅子。萬一艾伯特逃之夭夭,再要從茫茫人海中逮住他可就難了。

  莫莉花錢買通布魯夫婦,派人在凌晨兩點溜進艾米莉家,彈奏艾米莉最喜歡的鋼琴曲。艾伯特聽到琴聲后,肯定會下樓來看個究竟,那時彈鋼琴的人早已躲起來,而布魯夫婦會假裝聽到鋼琴聲后醒來,并作證說沒看見人影。莫莉的目的就是要讓艾伯特變得疑神疑鬼。

  計劃進行得毫無疏漏,而根據在外監視的私家偵探的報告,艾伯特當時假裝回房睡覺,過了半小時后,躡手躡腳地下樓,走向花園里存放工具的棚屋,拎出一把鏟子,起步走向宅子后面的小山谷。但奇怪的是,他快走進小山谷時,望了望夜空,結果轉身沿原路返回,把鏟子放回棚屋后,回到宅子里。

  莫莉聽完偵探的報告,頓時猜想到了原因。艾伯特肯定是將尸體埋在小山谷里,最近出現一系列可疑事件,他想趁著夜色掩護去看看尸體是否還在,但望過夜空后覺得就快天亮,于是作罷。

  次日早上,莫莉又去了趟艾米莉家,艾伯特正在吃早餐。莫莉說道:“我就是來看看你最近有沒有艾米莉的消息。”

  這時布魯太太拿來了早上郵差送來的信件,其中有一個藍色的小信封。艾伯特拿起信封,發現上面蓋著本地郵戳,筆跡看起來很眼熟,而信封的香味也是似曾相識。他拆開信封,默念起來:“親愛的艾伯特: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思念你。我會很快回家。艾米莉”。

  當然,這封信也是莫莉安排的。她見到艾伯特讀完信后將信箋信封一起塞進衣服口袋,故意問道:“是不是艾米莉寫來的信呢?她有沒有說她何時回來?”

  艾伯特答道:“是我在芝加哥的嬸嬸寫給我的信。”

  此話一出,莫莉心中的懷疑又確定了幾分,決定在今晚引蛇出洞。

  引蛇出洞

  深夜,艾伯特清醒地躺在床上,突然床頭柜上的電話響了。

  他拿起話筒,聽見對方說道:“甜心,我是艾米莉。”艾伯特過了幾秒鐘后才出聲:“你在冒名頂替。”“別犯糊涂了,艾伯特!”“不,你不可能是艾米莉。我知道她在哪兒,她不可能在晚上這個時間打電話來。”“艾伯特,我在那兒感覺十分不舒服,于是我離開了。”

  艾伯特還想繼續駁斥,但電話另一頭的神秘女人已經掛斷了。

  當然,這一通電話是莫莉安排好的,她還讓私家偵探和家里的傭人全部出動,有些人監視艾伯特的舉動,有些人守在小山谷里。

  艾伯特果然又像上次一樣,從棚屋里拿出鏟子,向小山谷走去。只不過這回他一路不停地走到小山谷里,找到一棵大橡樹,向東面邁出十六步,開挖起來。

  莫莉等到艾伯特挖了一陣后,吹響口哨,早已埋伏好的人手立刻沖出來將艾伯特團團圍住,并用手電筒照著艾伯特。

  艾伯特用手掌遮擋亮光,氣惱地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莫莉冷笑一聲,說道:“艾伯特,你非得回來挖開艾米莉的墳墓,確認她真死了,才能安心。對吧?”

  艾伯特挺起胸膛,說:“你在胡說什么!我在尋找印第安人留下的箭頭。有種迷信說法,假如在月光下挖到印第安人的箭頭,會獲得幾星期的好運。”

  “你不用狡辯了!請讓開。”莫莉當即命令手下開始行動,他們帶著鏟子,跳入艾伯特挖出的淺坑,賣力地挖起來。然而,等挖到地下一米多深的地方還是毫無發現,只挖到一枚古老的箭頭。莫莉不肯罷休,又命令手下繼續挖開附近的地面。一直等到天邊呈現魚肚白,莫莉的手下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莫莉才不情不愿地帶著手下離去。

  艾伯特望著他們的背影,露出得意的笑容。

  過了一日后,艾伯特去了趟莫莉的宅子,見到莫莉,裝作不經意地說道:“有個城里頭的記者不知怎么聽說了前天晚上的可笑事件,想來采訪,等這樁事登在報紙八卦版上,肯定會成為大家的笑柄。”

  莫莉聽得臉色發白。艾伯特又說:“還有人建議我打官司,不過我想大家都是親戚,何必難為彼此呢?假如我能得到一些甜頭,我定然會閉口不再提及此事。你說呢?”

  莫莉聽到這兒,兩眼放光,立刻說道:“你想要多少錢?”

  當艾伯特帶著一張一萬美元的支票回到家里時,恰好電話鈴聲響起,這回是他真正的妻子艾米莉打來的,說她周末便會回家,還問他有沒有向莫莉透露她這幾周的行蹤。艾伯特當然沒有告訴莫莉。

  艾伯特一直想找機會教訓那個表姐,他說服妻子去外地減肥,趁機構思出這個旨在向莫莉敲詐一筆的計劃。他知道莫莉一直對自己有所懷疑,便逐步讓莫莉加重懷疑,最終弄出一場鬧劇。莫莉素來最好面子,不會容忍自己鬧出的丑事成為社交圈里的笑柄,不惜給艾伯特一萬美元封口費。

  艾伯特望著支票,喜滋滋地想,如今有了這一萬美元,瘦身成功的艾米莉就能添置好些新衣服啦!

Tags: 失蹤 疑云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8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