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我會陪著你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寒裳

  ?

  天底下有兩種姑娘,一種是只要受一點點的傷,都會毫無保留地寫在臉上。

  而另一種姑娘就是無論她怎么受傷,她都會打破牙齒往肚子里咽,而且還長了一張死不承認的臉。

  而我喜歡的那個死八婆,就是這么個死不承認的姑娘。

  天黑了,她明明不敢一個人回家,卻總是在我面前吹牛說,她不怕。

  后來有一次,我偷偷送她回家,不小心被她瞥見我的影子。結果她那腳丫子竄得比兔子還快,硬是把我甩了半條街。

  第二天,她緊張兮兮地跟我說:“徐小野,我昨天晚上回家遇到一個大色狼。”

  我連忙問她:“你沒事吧。”

  她很是豪氣地跟我說:“他能把我怎么著,我跑得比風都要快,一下就把他甩沒影了。你看,我是不是很牛逼?”

  我笑了笑:“死八婆,你真是太牛逼了。我徐小野佩服得五體投地,熱淚滿眶。”

  我想,喜歡一個人,應該是不需要什么原因的,喜歡就是喜歡了。

  我喜歡她哭的樣子,笑的樣子,耍性子的樣子,還有生病的樣子。

  從2012年開始,她除了每天吃八顆藥,其他都和我一樣。

  有時候曠課,有時候笑話戴著的假發來給我們上公選課的大學教授,有時候在課堂上背誦一首很長的詩歌。

  在她整整四年的大學時光,除了我和她的家人,再也沒有別人知道她是個病人,因為她的樂觀已經超出了我和她親人的想象。

  她就像向日葵般,縱然是風吹雨打,也依然義無反顧的朝著太陽的方向,這讓我更加喜歡她。

  ?

  十月份的天氣,就像是在江南里打滾的春天一般。陽光灑在人的臉上,無比的舒服,而這樣的天氣,不滿二十四歲的南潯第一次躺在了病床上。

  我在急救室外等了足足有三個小時,才看見主治醫生把她推出來。

  她的身上被扎滿了密密麻麻的管子,而前一晚上,我正帶著她在婚紗店里試穿婚紗。

  我握著她的手,從沒有過的絕望。

  她要是醒不過來怎么辦?她要是就這么離開我怎么辦?

  第二天,她醒來第一句就是對我說:“徐小野,我們分手好嗎?”

  我看著她說:“不好,你要是敢和你其他小子跑了,我一定打斷你的狗腿。”

  她蒼白的臉上,無力地擠出一個笑臉:“如果你能喜歡一個和我一樣得理不饒人的姑娘,我還是非常高興的,至少我可以放心的離開。”

  我說:“死八婆,你別鬧。”

  她邊哭邊拉著我的衣袖:“徐小野,你這樣只會拖累我的。你要想我好好接受治療,你就要答應和我分手。”

  其實,她說的都是真的,從來不會跟我開玩笑,只是我從來不想把她說的話當真。

  只是這一次,我想隨著她的心意走。

  我握著她手,安慰她道:“南潯,你真是個死八婆。”

  在和死八婆分手一個月里,我幾乎每天都會到醫院里偷看她。

  看她蓬頭垢面的樣子,

  看她笑的樣子,

  看她一個人偷偷抹眼淚的樣子。

  十月底,南潯身體漸漸有好轉的跡象。

  同在那天下午,我接到一個電話,是南潯的母親打過來的。她母親希望我能留下來照顧南潯兩天,因為南潯總是會在夢中喊我的名字。

  那天下午,我盡量扯著微笑對著躺在病床上的南潯說:“等你將來老了,我就去敬老院里給你種一棵會開花的樹。然后再數我們脫落的牙齒,看誰掉的多。誰掉的多,誰就圍著那棵會開花的樹跑上三圈。”

  她一聽這話,就沒心沒肺的笑了:“混蛋,你會老,我又不會老。你只要記得帶著你的小姑娘,再帶點酒多來看看我就好。我這個人比較喜歡熱鬧,不喜歡一個人孤單地生活。”

  我聽到她說這話,忍不住哭了:“南潯,你千萬不要離開我。”

  她笑了笑,向我保證道:“放心吧,我是不會輕易敗給命運的。”

  死八婆,我從來都不相信你說的話。

  你以前說,你不怕黑,我不相信。

  你以前說,你不會哭,我不相信。

  你以前說,你不怕孤獨,我不相信。

  但你現在說,你不會敗給命運,我是相信的。

  ?

  2015年11月1日,凌晨兩點。

  她剛睡醒又被疼醒了,我著急地握住她的手,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她開玩笑道:“你待在我這里,我哪里都不舒服。”

  我看了她一會兒,然后輕聲道:“那我到走廊上站一會兒。”說著便轉身準備離開。

  她連忙叫住我,可憐兮兮道:“我身體實在疼得有些受不了,你可以到樓下買點止疼藥給我嗎?”

  我緊緊握著她的手,安慰她:“你再忍忍,就等我一會會兒。”然后沖出了房門。

  剛下電梯的時候,我才想起她母親離開醫院的時候,就已經告訴我,床頭柜的哪個抽屜里有布洛芬,哪個抽屜里有羅非昔布。

  并且,南潯下午的時候還和我開玩笑說,她的床頭柜里的止疼藥已經可以堆成山了。

  想起這個,我馬不停蹄地轉身回病房。

  結果恰好看見南潯迅速起身,偷偷地將安眠藥放在了杯子中,然后倒上白開水。不過并沒有喝,只是靜靜地哼著那首叫《一棵會開花的樹》的歌,好像在等著我回來。

  她并不想要止疼藥,只要想支開我?

  她并不想睡在病床上,是想一個人逃離這里?還是想一個人面對死亡?

  或許她只想讓我好好地睡一覺?

  不管是什么,她肯定是想讓我先離開病床一會兒。

  我轉身下樓,奔走在大街小巷里。終于在一家藥房里,買到了止疼藥。

  當我推來病房的那一刻,她立馬從床上坐起,一把抱住我,抽泣道:“徐小野,你為我走了很遠很遠的路是吧?”

  我摸了摸她的頭,道:“醫院的藥房沒有開門,我走了遠一點的路。怎么樣?你還好吧?”說著放開她,一邊打開裝有止疼藥的盒子一邊道她:“快點吃止疼藥吧。”

  她突然打斷我所有的動作:“藥先放著,我現在不疼了。”

  說著將杯子放在我的手上,笑著跟我道:“你喝點水,不然我怎么知道,我水里有沒有毒?”

  我看著她,假裝喝了一口。

  假裝睡著。

  原來,這杯水真的是為我準備的。

  南潯,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會和你一起做。

  放心吧,我會陪著你,到這一生結束。

  ?

  南潯那個八婆,收拾收拾她的包袱,在凌晨四點落跑了。

  我抬起頭,拿起我的圍巾,偷偷地跟在她的后面。

  看著她一個人上了北上的火車,

  看著她挨著窗口靜靜地對著玻璃哈氣,然后畫一個笑臉,再擦掉。

  她在火車上睡了一天多,等陽光敲打車窗的時候,火車到達了浙江站。

  她匆匆忙忙地下車,去了一座和她同一個名字的城市。

  這座城市,五年前,我帶她來過。

  她在一家書店磨蹭了足足有半個小時,才出來。我看著她站在澄澈的陽光下,搓了會兒手,又坐上了北上的火車。

  晚上七點,她在南京站下車,打的去了江邊。

  南潯在江邊走了足足有一個小時,才發現我。

  她看見我,并沒有覺得驚訝,也沒有覺得愧對我,只沒心沒肺地跟我說:“徐小野,你怕我怎么樣?”

  我將我的圍巾圍在她的脖子上,沒有說話。

  “你是怕我自殺?”她開口了。

  對,我怕你不告而別,怕你就這樣離開我。

  我輕輕地把她攬在懷里,說:“死八婆,別鬧了,跟我回家吧。”

  她從她的口袋里拿出一支口紅遞給我,像往常一樣,道我:“幫我涂口紅吧,這樣才有臉回家。”

  我笑著接過那支紅色的口紅。

  2016年2月14日,我送了南潯一棵桃樹的苗子作為情人節禮物。

  晚上五點,我拿著鐵鍬,水桶,陪著她把這棵樹種在了她的窗邊。

  她拿著水桶,為這棵新苗澆了它生命中的第一口水。

  澆完之后,她笑著挽著我的胳膊,道我:“徐小野,千萬不要忘了我對你說的。”

  我一愣,道她:“你說了什么?”

  “我這個人比較喜歡熱鬧,不喜歡一個人孤單地生活。你要記得帶著你的小姑娘,再帶點酒多來看看我。”

  我摸著她的頭,罵了她一句:“死八婆,凈喜歡瞎扯。”

  十八歲的時候,我不懂愛情。我只知道,我想送她回家。

  二十二歲的時候,我還是不懂愛情。我只知道,我想帶她回家。

  二十四歲的時候,我仍然不懂愛情。我只知道,我想她健康就好。

  ?

  2016年的3月22日,是南潯的生日。

  我像往常一樣,為她準備了一束向日葵。

  我對看門的人說,我找南潯。

  看門的人翻了翻冊子,跟我說,南區1562號。

  我拿著向日葵,輕輕走到了她的墓前。照片里的她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笑成了一朵向日葵。

  墓碑的右側刻著她的出生日期和死亡日期:1992.3.22~2016.2.22

  我將葡萄酒和向日葵,放在了她的墓前。

  我摸了摸她的照片,笑著跟她說,姑娘沒有,酒我倒是帶來了。

  南潯是在她生日的一個月前,在我懷里去世的。

  2016年2月18日,南潯的病情開始惡化。縱然使用上每盒2.8萬的昂貴進口藥物,病情也得不到任何的控制。

  是的,另一個世界正將她從我身邊奪走,而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點還手的余地都沒有。

  2016年2月22日,南潯出現劇烈的疼痛,肺,心,腎出現異常。

  當晚,躺在病床上的她先是看了看窗外的煙花,而后又轉過來面向我,笑著跟我:“徐小野,讓我睡吧。”

  我抱著她,輕輕地跟她說了最后一句話:“睡吧,別怕。”

  然后她就像一朵山嶺上盛開的茶花,靜靜地在我懷里睡著了。

  煙花開滿了整個漆黑的天空,有一盞孔明燈從窗外的璀璨煙火中陡然摔落。

  兩天后,我和愛她的親人以及她的朋友們在殯儀館里同她作最后的告別。

  她素面朝天,一身紅裝,在花團錦簇里依然像個睡著的孩子。

  我站在人群里,平靜地聽完她生前最愛的一首歌。

  ?

  我離開墓園,并沒有覺得太難過。

  或許,另一個世界沒有疼痛,她過得很幸福。

  三月桃花,彈指間已是芬芳。一陣暖風吹過,花落成蝶。

  許久不曾謀面的郵政員叩響了我家的門,他遞給我一張從一個叫南潯的地方寄過來的明信片。

  明信片上有烏篷戲水,有漁歌唱晚,還有字跡很熟悉的小楷,上面寫著:今天的陽光很好。

  我拿著明信片終于忍不住哭了,是啊,今天的陽光真的很好。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8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