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命運的復仇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野客

  詭異拜訪

  杉井與妻子芙子膝下只有一個女兒利江子,自從女兒嫁人后,家中便只剩下他們老夫老妻。這天,杉井剛踏入家門,妻子便迎了上來,說道:“你總算回來了!我今天接到了一通奇怪的電話!”

  杉井漫不經心地說道:“是惡作劇電話吧!”

  “才不是,是死人打來的電話!”芙子一五一十地說了起來,方才她正做著晚飯,電話突然響起,對方竟然說自己是川越達夫,也就是女兒利江子的已故前男友。芙子起初也以為是某個人的惡作劇,但對方的語氣懇切,便與他聊了幾句。對方在得知杉井夫婦一直以為川越意外病逝的消息后,大為震驚,立刻說要來拜會二老,并約定在今晚上門。

  “川越達夫?”杉井狐疑地問道,想起了往事。

  三年前,利江子大學畢業,進入一家旅行社工作,在英語會話補習班結識了公司職員川川越達夫。短暫的交往之后,他們確立了情侶關系。川越是家中的獨生子,父親是報社編輯,杉井對他很滿意。利江子和川越也順理成章開始談婚論嫁。

  之后,川越奉公司調遣去美國出差數月,豈料有一天,川越的母親打電話給利江子,悲痛欲絕地告知了川越在美國病故的消息。本來利江子打算去美國送川越最后一程,但那時正值旅游旺季,不容易請假,趕辦護照也來不及,于是川越的母親說她一個人去就好。

  川越的骨灰被送回來的那天,利江子也到成田機場迎接亡靈,并且抱著骨灰罐,一直送回了川越家。事后利江子曾對杉井說過:“川越母親的堅強,實在出乎我的意料。”

  正當杉井沉浸于回憶的時候,門鈴聲響了。芙子去開門,隨后一名相貌堂堂的男青年跟著芙子走進客廳。盡管杉井只見過川越達夫兩面,但他一看見男青年就驚呆了,因為男青年和死去的川越達夫長得一模一樣!

  “您好,我是川越達夫。”川越雖然神情著急,但說話還是很有禮貌,“不知是不是我有所誤解,但我剛才和尊夫人通電話,得知你們一直以為我意外病逝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杉井不知該從何說起:“呃……是你的母親——不對,是川越達夫的母親——打電話給利江子,說兒子在美國出差時突發疾病而過世。當時利江子還去機場迎接骨灰,在川越家參加了葬禮。所以,內人才會在電話里那么講。”

  川越聽得一頭霧水:“我母親?打電話過來的真是我母親嗎?”

  杉井答道:“是我家女兒接到了電話,這些事也都是她向我們轉述的,所以打電話來的到底是不是你母親,我就不曉得了。”

  川越嘆息一聲,說道:“唉,可惜利江子已經不在人世,不然可以向她問個明白。”

  這回輪到杉井夫婦聽得目瞪口呆。芙子氣歪了嘴,說道:“我女兒明明好端端地活著,你怎么竟說她不在人世?!”

  疑云重重

  此刻的川越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說道:“我去美國出差時,上司櫻井部長寄來一封信,櫻井部長是家父的摯交,一直很關心我。信封內除了信箋,還塞了一頁剪報。剪報的內容是一樁發生在神奈川縣的交通事故的報道,上面寫著杉井利江子在車禍中喪生的消息。”

  杉井插話進來:“你就沒有想過,出車禍的可能是另一位同名同姓的杉井利江子?為什么不打電話向我們求證一下呢?”

  川越說道:“我本想如此,但櫻井部長在信中特意說,最好不要再向杉井夫婦提及車禍之事。所以我就忍著悲傷,保持緘默了。”

  杉井歪著頭,想不出所以然,感嘆道:“啊!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川越支支吾吾,垂下腦袋,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最后他仰起臉說道:“因為那篇報道里說,23歲的杉井利江子與旅行社經理——59歲的遠山仁介駕車出游,在歸途中遭遇事故而身亡。其中不僅提到遠山是已婚男士,還說兩人前一晚共宿于箱根的一家溫泉旅館。而櫻井部長在來信中談到,他特意叫人去打聽利江子與遠山之間的關系,據說旅行社的職員都知道兩人有染,甚至有人繪聲繪色地說兩人是一起殉情自殺。我盡管極不愿意相信,但白紙黑字的報道擺在面前,由不得我不相信。我當時十分痛苦,于是便按照櫻井部長的建議,留在美國分公司工作,一直到最近才回到日本。但因為始終難忘利江子,想去她的墳前祭拜一下,所以才打電話到你們家。”

  聽完川越的解釋,杉井說道:“原來如此……可我家女兒根本沒出過車禍。”

  川越說道:“可不可能是車禍死亡的女人身上帶了利江子的駕照或其他證件,以至于被誤認為是利江子呢?”

  杉井斷然否決這種可能性:“不可能。真出這種事,警察會來通知死者家屬吧?但從沒有警察找上門來。或許是櫻井部長捏造出了整件事吧,但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川越說道:“我得去詳細調查整件事。不過讓人高興的是,利江子還活著,這真是個天大的好消息。不知她現在何處,過得怎么樣?”

  杉井覺得應該實話實說:“川越先生,老實告訴你吧!利江子已經在去年結婚了。”

  “結婚?啊,真的嗎?”川越頓時泄了氣,面色變得慘白。

  杉井繼續說道:“本來利江子和你都已經互訂終身了,但得知你在美國病逝后,為了她的幸福,我們勸她去相親,后來她遇上了一位蠻不錯的男青年。關于這一點,我希望你能諒解。”

  “哦,是這樣……事到如今,再說別的也無用了。不過,我還是有一個疑問。關于我死亡的消息,你們全是經由利江子才得知的,對吧?”

  “是這樣,沒錯。”

  “那么,會不會是利江子說謊呢?”

  “怎么會,利江子為什么要騙我們?”

  “至于這點,我就不清楚了。但母親來美國探視我的時候,從我口中得知利江子遭遇交通事故而亡故的事。你們卻說利江子到機場接骨灰,母親那時見到活生生的利江子,應該會立刻打國際電話給我啊,可是她并沒有這么做。所以,我認為這并非事實。”

  杉井聽了川越的這番話,陷入了沉思。川越講的不無道理,照這么看來,難道川越去世的消息也是利江子編造的?

  意外真相

  那晚和川越的交談,讓杉井心中存疑,但他并沒有去向女兒問個究竟。一來女兒有孕在身,杉井不想讓女兒煩惱;二來在杉井夫婦看來,女兒當時得知男友病逝后的反應是那樣真切,不可能是裝出來的。假如利江子沒有說謊,那么最可疑的人便是川越的母親。但她為何要編造謊言,咒自己的兒子病逝呢?歸納起來,整件事可能是櫻井和川越母親二人的共謀,旨在拆散利江子與川越達夫。

  但是,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芙子提出一種猜想:“也許櫻井先生有個適齡的女兒,他和川越的母親都希望兩人結婚,所以才共謀拆散利江子與川越。”

  芙子的猜測不無道理,可是杉井總覺得事情不會這么簡單。

  隔天,川越打電話到杉井的辦公室,說他母親否認給利江子打過報喪電話。川越想把利江子約出來談談,杉井只得告訴他利江子懷孕待產,不方便見他。川越倒是很有紳士風度,表示理解和祝福。杉井特意向川越打聽了櫻井先生的子女情況,得知他只有兩個兒子,這樣芙子的猜想便無法成立。

  當天下午,杉井的辦公室里來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川越秋子,也就是川越達夫的母親。秋子開門見山地問道:“杉井先生,您是否還記得一位名叫江本冬子的姑娘?提醒一下,她曾經在你大學宿舍附近的咖啡店里打工。”

  “啊!我記得!”杉井一聽到這個名字,就想起年少時的輕狂歲月,那時候,他隔三岔五就會到冬子的租屋里過夜。然而當他畢業后去了外地,很快就把冬子拋在腦后。杉井隨即問道:“你和冬子是什么關系?”

  “冬子是我的妹妹,如今住在仙臺,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原來是這樣,實在是太巧了……”

  “是的,實在是不可思議。當我從達夫口中得知他的女朋友是杉井直行的女兒時,真是嚇了一大跳!我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阻止達夫和利江子結婚。剛好達夫被派往美國出差,我就和丈夫商量,制訂了拆散之計。一方面由我讓利江子相信達夫在美國意外病逝,另一方面,丈夫利用擔任報社編輯的便利,制作了一份假剪報,拜托櫻井先生寄給達夫。”

  杉井忍不住問道:“難道說,因為我當年辜負過你的妹妹,你就不愿讓兒子娶一個不誠實男人的女兒?”

  秋子說道:“你誤會了,我如果那樣想,大可以直接告訴達夫,讓他另作選擇。其實,達夫是冬子的骨肉,她未婚生下達夫后,便交給我和丈夫撫養。對于這件事,達夫一直都被蒙在鼓里……說到這兒,我想你該明白了吧?”

  杉井驚愕地說道:“啊,難道說達夫是我的兒子?”

  秋子冷冷地說道:“是的,在你拋棄冬子的時候,她已經有孕在身。你現在明白我必須拆散達夫和利江子的原因了吧?”

  “如此一來,要怎么辦才好?”杉井一邊用手帕擦拭額頭的汗水,一邊望著川越秋子。

  然而,秋子只是用一種似笑非笑的嘲諷眼神看著他,一句話也沒說。

Tags: 命運 復仇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7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