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拯救者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情如風

  諾伊爾站在俄亥俄河的大橋上,扭頭朝身后看了一眼,而后閉上了眼睛。

  諾伊爾有自殺的想法已經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有實施。

  1.自殺

  他是個沒有名氣的畫家,畫了許多的畫,卻一直得不到人們賞識。為了生計,他打過許多的零工:到超市做理貨員,幫人送外賣等等。可是這些臨時工作的收入,都僅夠糊口而已,對于一個有妻兒的家庭來說,很難維持下去。終于,他的妻子通過朋友的介紹,給他找了份收入高些的事,去數百里外的俄亥俄州做伐木工人。

  諾伊爾想這樣也好,有了高收入不說,還可以畫些森林中伐木工人的場景,這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可是到了那里之后,他才發現現實與自己的想象差距太大。做伐木工辛苦且不說,并且由于是分組一塊干活,沒有自由支配的時間。不能畫畫,他難受得要死。

  他想到了辭職,覺得自己活著的目的就是畫畫,其他的任何事都只能是圍繞著畫畫來進行。他便打電話給妻子說了下,稱這份工作不適合自己,想要辭了職后再找份合適的。但妻子聽了他的話,竟然很不客氣地說:“為何別人能干,你就不能干!”

  諾伊爾沒想到妻子會用這樣的口氣和他說話。要知道妻子對他一向是言聽計從的,從來沒給他說過嚴厲的話。震驚之余的諾伊爾覺得生活完全沒有了意義:畫作得不到人們的認可,連妻子也看不起了自己,自己已經成了一個廢人,活著還有什么意義,倒不如死去后好騰出地方讓妻子另嫁他人。

  起初,他認為這是自己一時沖動的想法,可能過兩天這種想法便會像一陣云霧般消散了。但半個多月過去,這種想法卻還縈繞在他的頭頂,并且縈繞得還更加濃重了。

  他決定向人世告別。

  他想過許多種死法,比如伐木的時候被倒下的大樹砸死,或者撞向飛跑著的火車,但一向唯美的他覺得這些場景都太慘烈,最終想到了跳河自盡,悄無聲息地就消失未嘗不是好事。

  這么決定后,他將自己在伐木場千辛萬苦擠出時間作的兩幅畫帶在身上,獨自來到了俄亥俄河大橋上。湍急的河水在向前一個勁兒地奔跑著。他將那兩幅畫放到了橋上,又將遺書放在上面,而后脫下鞋壓住。做完了這些,他朝四周最后望了一眼,閉上眼睛跳了下去。

  2.獲救

  諾伊爾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是在一艘快艇上。看到他醒來,一個留著絡腮胡的男人笑著對身邊短發的男子說道:“他醒了,看來你駕艇的速度還是值得表揚的!”

  “你們為什么要救我呢,為什么不能讓我安靜地死去!”

  聽到諾伊爾這么說,兩名男子似乎早料到一樣,“嘿嘿”地笑了起來:“自殺其實很簡單,就看自殺的意義大不大。你不妨給我們說說你是因何自殺的!”

  諾伊爾很委屈地將自己的緣由說了出來。

  聽他說完,兩名男子干脆“哈哈”大笑開了。看他們不但不同情自己的遭遇,反而奚落自己,諾伊爾恨恨地爬起來,又要向停在河面上的快艇外跳去,被眼疾手快的絡腮胡一把給扯了回來。

  絡腮胡望著一心求死的諾伊爾看了看,思索了下說:“既然你執意要死,那我們也實在沒有辦法。因為就算是我們把你帶到岸上,遠離河流,你可能還會去吊死自己或者開槍自盡。但是,我們哥倆是做生意的,講究收益,你總不能讓我們蝕了本吧!你瞅瞅我這伙計,現在衣服濕透,渾身在打哆嗦,他做這些可都是為了救你。”

  順著絡腮胡的話,諾伊爾朝短發男子看了下,果然短發男子緊抱雙臂,在冷風里不住地顫抖著。

  耳邊,絡腮胡還在繼續說著:“你非要死的話,我們也不攔著你了,但是你得把我們所救你的這一命償還給我們!那就是幫我們做一件事,之后,就算你再怎么死,咱們都互不相欠了!”

  諾伊爾雖然一心想要自殺,卻還是講理的人,他覺得絡腮胡說的也有一定道理,于是便問:“你想怎樣?”

  絡腮胡看了他一眼,回答說:“讓你回報的事很簡單,等會兒我會告訴你!”說完,便走到駕駛艙,按開了引擎,快艇在水面上劃了個圈,朝著下游竄去了。

  到了岸邊的一間小木屋里,絡腮胡生著了火,取出兩身干燥的衣服,讓諾伊爾和短發男子換上。一邊烤火,絡腮胡一邊從衣兜里掏出張照片,伸到了諾伊爾眼前。

  諾伊爾看到,照片上是一個精神矍鑠的中年人。

  絡腮胡晃了晃照片,說:“我要你做的事很簡單,就是殺了這個人!”

  聽到要他殺人,諾伊爾驚恐地后退了一步,連連搖著頭說:“不,我不能夠殺人,也下不了手殺人!”

  絡腮胡疑惑地看著他說:“你跳河自盡,已經是個死人了,連死都不怕,還有什么可怕的呢?這個人罪大惡極,他不但侵吞了我的家產,還誣陷我,使得我現在有家不能回,你說這樣的人難道不該殺?你殺了他之后,如果還能活著,我會給你一筆錢,你就可以專心畫畫;如果你殺人不成反被殺的話,我會將那筆錢交到你妻子手里,也權當是你留給妻子的遺產,這樣你對于妻子也就沒有什么愧疚的了!”

  但諾伊爾卻還是搖著頭:“不,我可以死,但我絕對不能去殺人。”

  聽到諾伊爾此刻說出這樣的話,旁邊的短發男子鼓起了掌:“好——好,看來你是個善良的人。”

  說完這話,短發男子對絡腮胡說:“還是給善良的畫家亮明身份吧,不要再讓善良的畫家驚恐不安了!”

  絡腮胡這才“哈哈”大笑起來,拍著諾伊爾的肩膀說:“剛才是逗你呢。其實我是看你是不是一個善良的人。如果你因為我們救你一命,為答應我們的條件就去殺人,那我們也就不再過分挽留你的生命,不需要替你自殺而感到惋惜了。”說著拿出一個證件,遞到了諾伊爾手中。

  諾伊爾看到,那證件上蓋著的印戳是:七葉樹心靈拯救者協會,證件上的照片,正是絡腮胡本人。

  絡腮胡笑著給諾伊爾解釋:這是個半官半民的組織,這個組織的主要目的就是救助那些對生活絕望的人,讓他們重新看到美好的希望。諾伊爾只是他們所救助的成千上萬個對生活絕望的人之一。要諾伊爾殺的那個人,也根本不是什么仇人,而是他們組織中的一員。那個人也是這個組織以前從死神手中搶救出來的一員,現在那人早已放棄了輕生的念頭,和他們一起做著這份積德的事情。

  給諾伊爾說完這些,絡腮胡才說道:“我想讓你參加一個活動,如果這個活動參加完之后,還不能喚醒你對生的向往,再選擇自殺也不遲!”

  3.機會

  絡腮胡讓諾伊爾參加的是新任俄亥俄州長的宴會。

  據絡腮胡介紹,新任俄亥俄州長是個對藝術很有見地的人。因這層原因,很可能新州長上任后,對藝術方面會很重視,因此他安排諾伊爾與新州長接觸下,這對諾伊爾的繪畫事業或許會有幫助。

  諾伊爾早先從報紙上也讀到過關于新任州長的消息,從那些報道上他得知新任州長可謂是個各行通,不但對政治、經濟了解得很透,藝術、法律等方面也很了解,民眾都期望著新州長上任后,能將俄亥俄州建設得更為美好。

  因此,聽到絡腮胡這么一說,諾伊爾那顆像朽木般死去的心,一下子又有了些活力。可就在這時,他又聽到絡腮胡有點犯愁地說:“問題是:以你現在的身份,直接與新州長會見,不大可能!”絡腮胡說著,朝諾伊爾無奈地聳了聳肩。

  諾伊爾醒悟過來:的確,以他現在名不見經傳的身份,想要與州長一起談藝術,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不過,你也別灰心,我再想想會有什么好的辦法。”絡腮胡朝著諾伊爾微笑了下,安慰道。

  三個人默無聲響地圍著火堆又烤了會兒火,絡腮胡突然一拍膝蓋:“有辦法了!”

  既然有了辦法,兩個人便立馬起身,帶著諾伊爾往城區趕去。

  諾伊爾跟著他們到了城區的一棟別墅,在那里他遇到了先前絡腮胡開玩笑讓他殺的那張照片上的中年男人。給他們相互做了介紹后,絡腮胡笑著將讓諾伊爾殺掉中年男人的話給對方說了下。中年男人聽完,忍不住大笑起來,對諾伊爾說:“別理他們,這倆貨是有名的臭嘴,總是愛整些惡作劇捉弄人!”

  聽了這話,一直沮喪著的諾伊爾忍不住也跟著“嘿嘿”笑了起來。

  絡腮胡說的讓諾伊爾接觸州長的方法是這樣的:這次是新州長上任后首次的答謝宴會,比較隆重,除了俄亥俄州各界名人到時會赴宴,聯邦政府的官員也會來捧場。因了這些原因,會場除了安保之外,對宴會飲食也很重視,屆時諾伊爾可以以品嘗師的身份進入會場。因為那些廚師所做出的每道菜和糕點,都需要由專門的品嘗師先過下口。其實品嘗口味只是個掩飾,品嘗的真正目的是要看是否有毒。

  絡腮胡再次嚴肅地問諾伊爾:“你可得想好,如果那些食物里有人下毒的話,那你恐怕就真的丟掉性命了!”

  諾伊爾搖了搖頭,很堅定地說:“沒事,反正我現在原本就是個死人了。”

  聽了諾伊爾斬釘截鐵的回答,絡腮胡無奈地點了下頭:“那你一定要把握住這個與州長會見的機會。雖然這次你無法與州長談藝術,但有了品嘗師這層關系,今后你再會見州長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到時你們就可以盡情地談繪畫了。記住,一切都是為了你的繪畫事業,務必保重!”

  接下去的幾日,陸續又來了幾個陌生人,絡腮胡介紹說,這些人是禮儀大師,當然同時也都是七葉樹心靈拯救者協會的成員。他們開始對諾伊爾進行專業的培訓,從他的儀容儀表,到走路抬手的姿勢,甚至連每一個微笑和說話的腔調,都著重講解,并且還給他起了個品嘗師的藝名,叫班奈特,意思就是“被祝福的人”,以此來祝福諾伊爾實現自己的夢想。

  終于,到了一個下午,這些禮儀大師不再來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輛豪華的黑色小轎車停在了別墅門口,絡腮胡告訴妝扮一新的諾伊爾,現在可以去實現他的夢想了:“班奈特,為了你的夢想,加油!”

  4.拯救

  諾伊爾乘坐著豪華的轎車到了氣派堂皇的宴會廳,下了車,引路的人在門口朝里喊了聲:“品嘗師班奈特到!”

  隨著話音,諾伊爾朝里面走去,里面的人見到諾伊爾,都很客氣地朝著他熱情地招呼:“班奈特先生,下午好!”

  諾伊爾用前幾日學得的職業性的笑容和姿勢,向他們做了回禮。

  很快,諾伊爾被引到了廚藝廳門口。在廚藝廳外面的過道旁,他看到一只鸚鵡,被關在靠墻的籠子里。見到他,鸚鵡也朝他喊了聲:“帥氣的班奈特,祝福你!”

  聽到鸚鵡的祝福,想到自己的繪畫事業,諾伊爾不禁信心倍增,他精神抖擻地朝鸚鵡微笑了下,點了點頭。

  諾伊爾進了廚藝廳,見到一群廚藝師正在里面忙活,其中竟然有曾經見過面的那名中年男子。見到諾伊爾,他很客氣和禮貌地也朝他問候:“班奈特先生,下午好!”

  品嘗師竟然能夠受到這么高的待遇,這令諾伊爾有點吃驚。

  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按照品嘗步驟,諾伊爾對每一道食物都抽樣品嘗了下,待品嘗過后,那些食物被陸續端往了宴會廳。

  過了會兒,那位中年男子將一杯咖啡遞到了諾伊爾手中,諾伊爾正要取樣品嘗,聽到中年男子小聲說:“這杯不需要品嘗了,這是州長從家鄉帶來的咖啡,新州長只喝這種味道的。上咖啡的時候,是需要品嘗師親自送往州長手中,接受州長謝意的。去吧,為了你的夢想!”

  聽到馬上就要面見州長,諾伊爾趕忙整了下西服,莊重地從中年男子手中接過咖啡,走出廚藝廳,朝宴會廳走去。

  走到過道上的時候,他聽到墻壁上的鸚鵡又迎面叫了一嗓子: “班奈特,咖啡,我要喝!”

  諾伊爾愣了下,朝鸚鵡看了一眼,見鸚鵡正盯著他手中的咖啡望著。諾伊爾扭頭四下看了看,見走道上只有自己一人,匆忙舉起咖啡朝鸚鵡的食盅里傾倒了一點,鸚鵡便伸了脖子,將喙子湊到倒入的咖啡上呷了起來。

  諾伊爾看鸚鵡喝咖啡的動作很有美感,如果將這動作畫出來,絕對是一幅絕妙的畫。這么想著,諾伊爾便出神地停腳看了會兒。

  諾伊爾繼續朝宴會廳走去,到了新州長面前,州長一邊禮儀性地說著感謝的話,一邊從諾伊爾手中接過了散發出濃香的咖啡,諾伊爾激動而緊張地也向州長回應了幾句。

  宴會舉辦的很成功。宴會即將結束的時候,州長很意外地宣布:他要邀請為他勞累了一個下午的品嘗師班奈特先生,到他的家中一敘,來表達自己最真摯的謝意。說完,他拉著諾伊爾便朝宴會廳外走去。

  諾伊爾在州長家中一敘便是數日。從州長家出來,他所到的第一個地方便是警察局。在警局里,透過只可單向透視的玻璃,他看到將他從河里救起來的絡腮胡和短發男子,以及中年男子,還有那幾名禮儀師等人。

  警察局長握著他的手,一再地致謝:“班奈特,啊——不,諾伊爾先生,感謝您救了州長。我代表俄亥俄州全體市民向您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諾伊爾遺憾地搖了搖頭:“需要感謝的,還是那只鸚鵡。如果不是它喝了州長的咖啡倒下,我還真不知道那杯香噴噴的咖啡被動了手腳。只是,我更加沒想到的是,這個名為‘七葉樹心靈拯救者協會’的組織竟然會想謀害州長!”

  警察局長搖了搖頭:“哪是什么‘七葉樹心靈拯救者協會’,他們其實就是政敵派來的,官方資料上根本就沒有這個組織。他們是無意中用望遠鏡看到在俄亥俄大橋上欲尋短見的您,覺得您和我們的品嘗師班奈特先生很相似,便救下了您,而后策劃了這個陰謀,要借你的手置州長于死地。真正的班奈特先生,已經被他們殘忍地殺害了。至于那只鸚鵡,和班奈特是老朋友,他們見面總是那樣問候的。”

  諾伊爾聽后,驚訝地長嘆了口氣。

  警察局長朝玻璃后的那些人看了一眼,繼續說道:“他們救了你,想要利用你,沒想到您卻救了州長,這實在是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說到這里,警察局長又小心翼翼地說:“您的事情,我們都已經知道了。生命難能可貴,我們還是希望您能夠珍惜生命,為您也為您的家人!”

  聽到這話,諾伊爾笑了:“其實,在我跳橋落水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后來聽他們說能幫我實現夢想,我才對他們言聽計從的。州長也很深入地和我聊了關于夢想的話題,我已經知道,夢想主要還是得靠自己——雖然,這和州長資助我開畫廊沒有一點的關系!”

Tags: 拯救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6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