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新茶王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2暖

  羌城“茶王”李一這兩個月憋氣得不行,他們公司生產加工的新茶“雀舌”竟無人問津,就連以前幾個大莊的老客戶,來他這兒訂貨也只是“蜻蜓點水”,象征性地取十幾萬的貨。倉庫里現已囤積了價值幾百萬元的貨,眼看春茶過市,如果再銷不出去,李一的萬山茶葉有限公司就會破產倒閉。李一這些天想盡了辦法都沒有打開銷路,而他的死對頭大山茶葉有限公司卻從一開始就門庭若市,其“仙毫”茶銷量極好。

  要說李一為了這款“雀舌”茶,確實是花費了很多心血,經過反復實驗才研制成功。可這么好的雀舌茶,今年卻少有人來訂貨。李一感覺背后一定有人搗鬼。難道是大山茶葉有限公司的老總陳東?于是他決定派自己的親信潛入對方的公司探個究竟。

  李一懷疑陳東在背后搗鬼,是有道理的。萬山茶葉公司與大山茶葉公司是羌城最大的兩家茶葉公司。俗話說“同行是冤家”,商場如戰場,這些年來他們暗中較勁,互相使絆子的事也做過不少,無非就是想把對方吞掉。以前兩家公司的競爭還是地下的小打小鬧,后來矛盾逐漸激化公開了。就在今年春茶剛上市時,兩家公司各自卯足了勁哄搶茶農的鮮葉,從最初的40元一斤哄抬到了85元一斤。在收購過程中,兩家公司的收購人員還因出言不遜相互揭短而大打出手。他們的這種行為嚴重擾亂了市場秩序,差點把羌城幾家小公司拖垮了,政府出面調停了好幾次,都沒有遏制住他們。后來陳東突然宣布,由于自己資金不足,他將停止收購鮮葉,事情才得以平息。于是,李一就調集了自己所有的資金,開足馬力大量收購鮮葉,囤積了比往年多一倍的茶葉。

  李一剛送走了親信,大山茶葉公司的張經理竟登門造訪,希望李一把“雀舌”茶全部賣給大山公司。

  此人是陳東的心腹,李一見到他就像見到了老對頭陳東,因此十分惱火。他怒道:“我們家的雀舌茶已經賣完了。你回去告訴你們陳總,就是有,我也不會賣給你們!”

  張經理聽了這話,微微一震,說:“李總,您誤會陳總了。我們公司的‘仙毫’現在已經脫銷,可由于訂單實在太多,陳總擔心再這樣下去會造成違約,所以才托我來找您。請您務必幫這個忙,按市場價賣給我們,好兌現那些客商的合同。”

  李一聽了這話,臉上掛不住了。心想這個陳東不是變著法的派人來惡心我,說我的茶葉賣不出去嗎?他不無嘲諷地說道:“陳經理,如果我賣給你們,陳總是不是又要拿去偷梁換柱,包裝成‘仙毫’賣高價啊?”

  張經理見李一的誤會越來越深,決定暫時避讓:“李總,如果您想通了,隨時叫我過來。”說著留下一張名片,站起身,很禮貌地走了。

  李一之所以指責陳東偷梁換柱,還得從前年的賽茶大會說起。那是省政府舉辦的賽茶大會,四年一屆,茶商們爭奪“茶王”桂冠。只要得了“茶王”的名號,就會獲得一筆豐厚的獎金和政府提供的扶持經費。更重要的是,這個名號具有潛在的經濟價值,可為公司今后的茶葉打開銷路。羌城政府經過深思熟慮后才派了他們兩家公司參賽。

  萬山公司與大山公司憑借自己的實力,各自打入了決賽,角逐冠軍的稱號。李一準備了級別最高的“雀舌”茶,陳東則帶來了新開發的“仙毫”茶,可評委最終給這兩款茶的打分竟然是一樣的。其中一名專家還提出質疑,認為“雀舌”與“仙毫”是同一款茶,兩家公司有圍賽奪冠的嫌疑。李一聽了大驚失色,自己親手秘制的“雀舌”怎么會跟陳東的茶一樣?在征得了組委會的同意后,李一親自上場鑒別真假。等他按工序親自泡茶品鑒后,得出的結論居然和評委一致!就在這時,他的視線與不遠處的陳東相會,只見陳東狡詐地沖他一笑,他什么都明白了。只可惜李一什么證據也拿不出來,只好打落牙往肚里咽。

  由于兩家公司的資質都極佳,組委會決定不取消他們的評獎資格,而是新增一條比賽規則——當場拍賣“雀舌”與“仙毫”,誰的競拍價高,誰就是本屆的“茶王”。兩人抽簽決定拍賣的先后順序,“仙毫”先來,最后以十五萬一斤的價格成交。而“雀舌”從五千元起價,不到十萬時就沒有人叫價了,眼看拍賣師就要落槌定音,不服輸的李一趕緊給朋友打電話救場,最后以他朋友的名義拍下了這二十五萬一斤的“雀舌”。李一成了本屆大賽的“茶王”,可兩家公司的關系卻徹底崩了。

  李一派出去的親信三天后終于回來了,他告訴李一,對方的新茶“仙毫”確實已經賣完,目前還有簽下的許多訂單等著要貨,大山公司現在已經把羌城幾家小公司的貨都買斷了,可缺口還是很大。有幾個茶商因為等得不耐煩了,放出風說,如果三天之內陳東還是不交貨,他們就上法庭討回自己的損失。

  聽說陳東被這事弄得焦頭爛額,李一心里暗暗高興。他知道如果陳東沒有了貨,過些時候那些茶商一定會來找自己的,只要自己沉住氣再撐上幾天,“雀舌”的銷售一定大有轉機。

  就在李一打著如意小算盤的時候,陳東親自帶著張經理上門了。一進門就虛心致歉,并懇請李一無論如何要幫他這一回。李一畢竟吃過陳東的虧,一下子也拿不準他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便打哈哈道:“陳總現在是家大業大,即使損失一點,也是九牛一毛,不足掛齒。我現在還不想賣,陳總請回吧。”

  一旁的張經理顯然覺得李一太不識抬舉,幾次想要插話。倒是陳東,態度謙卑得不得了,任李一百般刁難,始終臉上帶笑、身段放得極低。李一見陳東這么低聲下氣,心里十分受用,之前的怨氣也散了大半。他見時機差不多,便故作為難道:“陳總,你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我再拒絕也說不過去。再說我們又認識這么多年了,這次就賣給你救火,但是價格嘛……要比市場價高百分之五。”如此高的價格,連保本的可能性都沒有,李一這招著實有些狠。

  然而陳東卻微微一笑:“感謝茶王出手相救,就按你說的,你的‘雀舌’我全部都要了,現在就簽訂合同。”

  張經理伸手扯了扯陳東的衣角,但是陳東假裝沒看見,還示意他取出事先準備好的合同,急切地和李一簽訂了。

  陳東自從給那些茶商兌現了合同后,關掉了公司,銷聲匿跡,不知去向。

  半年后,李一聽說有人在郊外深山里開發出了幾千畝的新茶園,都是從外地引進來的有機新茶。李一聽后十分感興趣,就去實地查看,果然看到大片的有機茶樹長勢良好、蔥蘢一片,趕上來年春天準有好收成。不過,是誰有這么大的能耐,栽種這么多的新茶?他疑惑著走進茶園,碰巧遇見了大山公司的張經理正帶著工人修剪枝葉。李一一愣,立刻明白了這片茶園的主人是誰!

  張經理很熱情地接待了他,并告訴了李一一個驚天的秘密。原來,陳東幾年前去外地考察茶葉市場,發現羌城的茶葉在品質與規模上與外地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一些茶廠老板只顧眼前利益,沒有自己的茶園,僅靠收購茶農散戶的鮮葉,這樣下去很難形成規模;而一些茶農為了提高產量,近年來無節制地濫用農藥和化肥,破壞了茶葉原有的品質,制出來的茶多項指標都不符合國際標準,今后很難打入國際市場。如果再不改變這種現狀,羌城茶葉在未來很快就會走向沒落。

  于是,他回來后就買下了這片荒地,悄悄建造起了有機茶園。由于是新茶園,今年采摘的鮮葉數量有限,陳東不得不向茶農收購品質不錯的鮮葉,但是沒想到李一也卯足了勁火拼,陳東怕兩敗俱傷,便主動退讓不再收購。后來李一的茶葉遲遲賣不出去,陳東深知“雀舌”茶質量上乘,又是“茶王”秘制的,是靠得住的極品好茶,就想幫李一一把。

  李一聽了這話,臉臊得彤紅,沒想到在關鍵時候是對手陳東救了他。其實年初,陳東確實簽下了很多訂單。由于新“仙毫”是有機茶無公害,品質上乘,達到了國際標準,自然很快銷售一空。后來幫李一銷售的那些茶,都是他央求茶商重新簽訂的合同。

  不過,李一想不明白的是,陳東為什么要幫他?張經理笑了一笑,指了指他的身后,只見陳東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來了。這會兒看到李一,他誠懇地說:“我之所以這樣做,首先是為先前的過錯表示真誠的歉意;更重要的是,我想要與你這個茶王合作,聯手組建羌城最大的茶葉公司,把羌城的茶葉早日打入國際市場。”

  李一聽了這話,很慚愧:“什么茶王?在你陳總如此胸襟面前,我真是小肚雞腸啊。能想得如此深遠,你才是干大事業的新茶王啊!”

  陳東聽了這話,緊走幾步伸出了手,李一遲疑了一下也伸出了手,兩只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在他們的眼前同時浮現的,是羌城有機茶葉正在國際市場上暢銷的輝煌場景……

Tags: 茶王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6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