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老虎報恩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宗鹿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短短四句,道盡人生多變,世事無常。

  這首《烏衣巷》用于馮釋的母親身上,再合適不過。她琴棋女工,樣樣精通,村民猜測這女人定然生在大富大貴之家,不然哪能曉得恁多玩意兒,起初剛來鷓鴣村時,有人問及她的身世,她眼里閃過一絲惆悵,說不記得了,如是再三,索然閉口不答。

  她是被馮釋的父親撿來的,那年,已是兵禍四起,五龍山人貧地瘠,暫未波及。馮二狗去山上砍柴,卻見一個女子受傷伏地,他何曾見過如此貌美女子,于是施手搭救,將她背回村,從這女人不多的話語里得知,她是被一伙兵賊劫走的,途中遭變,兵賊首領顧她不得,匆匆逃命,她本想跳崖自殺,卻被峭壁上的樹枝所攔,跌下時摔斷了一只腳。

  三個月后,在村民們盡力勸導下,她跟馮二狗成親,每日郁郁寡歡。村民們暗暗盯著她,防賊似的,免得逃了。又過一年,生下一個男嬰,她似是接受了自己的命運,給這男嬰起名為“馮釋”。

  馮釋的出生,極大地鼓舞了母親活下去的信念,自牙牙學語,到能走路,母親一日日開朗起來,又教馮釋和同齡孩童識字。

  不斷有逃難者進入鷓鴣村,安下身來,他們帶來的是外界橫尸遍野、兵賊作惡吃人的恐怖訊息。

  一日,馮釋母親突聞靖王府舉家被滅,驟然倒地,村民大眼瞪小眼,不知何故。

  正說著,卻見王獵戶捆著一只虎崽,摜到地上,這虎崽竟是白的,有個那外來的人“咦”道,“白虎是不祥之物,傳言哪個地方有白虎身影,哪里便有兵禍,”一席話,說得眾人膽戰心膽。

  王獵戶道,“我長這么大,也是第一次見白虎哩,既是捉了崽子,一定還有虎母,我在村里挖個陷阱,待這虎母一來,我們將它拿下,到時再將這虎崽殺了剝皮。”

  眾人紛紛稱是。

  馮釋的母親,起身走近觀瞧,那虎崽耳朵破了一角,本是瑟瑟作抖,見了她,嗷嗷叫起來,似是央求救它,馮釋母親撫著它的后背,王獵戶急忙阻道,“不可,它會咬人!”

  這虎崽極有靈性,反是用腦袋蹭著馮釋母親的手掌,馮釋母親嘆氣道,“靖王府曾撫養過白虎,而今靖王慘遭滅門,若將這白虎母子在村中殺了,豈非也會招來大禍,王叔,不如將它放去。”

  王獵戶有些不舍,直吧嗒嘴,馮釋母親平日教會村民甚多,已有些聲望,那王獵戶的妻子聞言嚷道,“你這該千刀剮的,竟將禍星引到村里來,還不趕緊將它放了,要是招來兵賊們,非把你剁剁煮湯不可。”

  王獵戶素來懼內,閉了嘴,割斷繩子,白虎崽得了大赦,屁滾尿流地逃上山去。

  十日后,五龍山背面開闊之地,有數支軍隊交戰,血流成河。

  全村人兢兢戰戰地過著日子,又過數月,不見招來禍事,漸漸放下心來,都道,“肯定是放走的那只白虎跑到了五龍山背面了。”

  馮釋母親則說,“曾人有言,凡天下之事,俱是未動而氣先行,人之將死,烏鴉啼鳴,并非烏鴉會招來死厄,而是人將謝世時,諸臟皆竭,死氣招來烏鴉罷了,這白虎也是嗅到了刀兵之氣,故而出現在山上,被王大叔遇到擒了。”

  村人“唔”了一聲,似懂非懂。

  花開花落,花落花開,馮釋母親在鷓鴣村俯仰之間過了二十余年。

  馮釋也已成親。

  忽一日,有一只長毛白虎下山,嘴里還銜著一個嬰兒,大搖大擺地闖入村中。

  村民怕得不行,引弓搭箭,或手握鐵叉,嚴守以待。

  這襁褓中的嬰兒,哪知這野獸厲害,反覺有趣,格格直樂。

  白虎徑直走到馮釋家門口,放下嬰兒,叫了兩聲,嚇得院中老狗夾了尾巴鉆到床下。

  馮釋母親奔了出來,跟白虎打個照面,瞧見它耳朵少了一角,恍然大悟,自語道,“難道是二十多年前的那只虎崽。”

  這白虎似是聽懂了一般,竄到她跟前,村民不禁失聲驚呼。

  哪料這白虎將腦袋對著馮釋母親蹭了又蹭,馮釋母親這才看清,白虎也是垂暮之年,瘦骨嶙峋。

  而后,這年邁老虎將地上的嬰兒叼到馮釋母親身邊。

  馮釋母親訝道,“哎喲,你為何這般行事?竟是偷了別人的嬰兒送來。”不解其意,看著白虎。

  一人一獸對視一番,白虎轉身而去,一步步走到村口,然后遁入山林不見。

  馮釋母親抱起嬰兒,看這襁褓質地,頗為考究,明顯一駭,不過什么也沒有說,男嬰許是累了,哇哇直哭。

  這時,屋里也傳來一聲啼哭,原來是兒媳生了個大胖小子。

  當晚,兒媳下了奶水,倒也充足,喂兩個男嬰并不費勁。

  半月之后,一隊人馬包圍了鷓鴣村,說村里包庇前朝罪民,將村民全部趕到空曠處,磨刀霍霍,到處充斥著濃重的殺氣,馮釋一家也在其中。

  那軍中首將不耐煩了,要將全村人斬盡殺絕,忽地馮釋母親手里的那個棄嬰啼哭不止,一個副官眼力極好,看到她懷中的襁褓,大吃一驚,對首將耳語一番,首將差點從馬鞍翻下。

  兩人急步來到馮釋母親跟前,突然下跪叩首,口稱少主。

  起身之后,問這嬰兒來歷,馮釋母親詳細道來。這首領道,“天意,天意。”

  那副官也道,“這村中卻是有恩于我們了。”

  半個月前,他們主公府中遭刺客潛入,刺殺未遂,竟拿年幼少主做擋箭牌,刺客逃出生天后,下落不明,主公似瘋了一般,四處派人打聽,俱是無果。不想今日竟在此處巧逢。話畢,副官對馮釋母親深施一禮。

  那首領邀功心切,嬰兒在他手里哇哇直哭,他卻眉開眼笑。

  馮釋母親跪求他們放過村民,這首領“哼”了一聲,回頭道,“眾將官隨我來,這村子沒有我們要找的人。”

  這數百兵將又一陣風似的退了。

  馮釋母親唏噓不已,若無白虎銜嬰,今日這全村人俱會死于刀下,雖無從得知嬰兒如何到了它嘴里,但它卻頗有善意,將嬰兒交于我手里,確信我會收養。當年見它被捉,于心不忍,放它歸山,不想今日,機緣巧合,竟救了全村人的性命,想到此處,已是滿頭大汗。

  待兵將走遠,眾人紛紛涌來,扶起這位老人,才察覺她后背盡濕。

  又過十三年,馮釋母親無疾而終,村民感其恩德,欲立碑,這時才發現,全村竟無一人知道這老嫗姓甚名誰,起初管她叫“馮二狗家里的”,后來改口“馮釋他媽,”老了又稱她阿婆,卻不曾聽她說過自己的來歷。眾人都知道,她出身絕非尋常人家,可惜無從問津了。

Tags: 老虎 報恩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6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