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血濺親情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噩+△鬼

  拜金父親得償所愿:

  女兒即將“入住”豪門

  馬繼濤多年前因與妻子性格不合離異。后來,他所在的工廠因經營不善倒閉,馬繼濤下崗后來到北京陪伴上大學的女兒,不久應聘到一家箱包廠擔任辦公室主任。人到中年漂在北京,馬繼濤嘗透了“北漂”的辛酸,見一些有錢人開名車、住豪宅,既羨慕又憤憤不平。他知道,自己這輩子就這樣了,他希望女兒能過上富人的生活,而婚姻是改變女兒和自己命運的唯一途徑。

  可即將從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專業畢業的女兒馬昕,卻在讀書期間找了個來自河北農村、家境貧寒的男友。在馬繼濤的橫加干涉下,馬昕忍痛與男友分手了。

  馬昕大學畢業了,因為沒有任何社會背景和人脈資源,她只進入一家翻譯中心,做了一名資料員,月薪不到3000元。這讓馬繼濤心理上難以接受,巨大的落差讓他郁悶不已。

  這年8月,馬繼濤的一個同事為馬昕介紹了一個名叫章文標的男孩兒。章文標比馬昕大4歲,是北京人,父母在朝陽區高碑店經營紅木家具多年,資產數千萬。得知這些,馬繼濤像注射了興奮劑一樣激動,迫不及待地讓同事安排見面。

  兩天后,馬繼濤陪著女兒與章文標在一家茶樓見面了。章文標身高1.70米,談不上帥氣,但模樣還算端正。馬昕還沒有表態,馬繼濤就自作主張應承下這樁親事。回家的路上,馬昕生氣地埋怨父親:“爸,我不想找個有錢男孩兒,我對章文標沒有好感,以后不想和他來往了。”

  馬繼濤的血壓頓時上來了,他以為女兒嫌章文標不帥,痛心疾首地開導她:“孩子,找個既帥氣家里又有錢的男孩兒,太難了!只能圖一頭呀!”“爸,我的事我自己做主,你少摻乎。”聽女兒這樣說,馬繼濤的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閨女,爸爸沒本事,不能讓你過上好日子,爸爸希望你能找個條件好的人家,一輩子生活幸福呀!”

  為了不讓父親傷心,馬昕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答應與章文標交往。她在心里一遍遍告誡自己:如果章文標是紈绔子弟,自己立即遠離他,這樣對父親也有個交代。

  然而,出乎馬昕意料的是,章文標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種男孩兒,他不僅為人低調,生活儉樸,而且善良平和。隨著接觸的增多,對章文標的好感在馬昕心頭疊加。而章文標也被馬昕的美麗和溫柔所吸引,兩人很快確立了戀愛關系。

  女兒終于套住了一個有錢男友,不久的將來就會嫁入豪門,她是行走在自己為她設計的生活軌道上啊,馬繼濤的心情欣慰中又夾雜著驕傲……

  花季女兒拒嫁“鬼丈夫”,貪婪父親以死相逼

  自從女兒與章文標確立了戀愛關系,馬繼濤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生活的變化。章文標每次來看他,都開著氣派的奧迪A6,給他買高檔煙酒和高級營養品,時不時還帶他們父女去豪華酒店撮一頓。后來,在父母的支持下,章文標花50萬元在通州區給馬繼濤父女買了一套70平方米的兩居室,裝修后交給了他們。馬繼濤做夢也沒想到,自己這么快就在北京擁有了房子。

  在北京闖蕩多年,馬繼濤知道現在年輕人的愛情變數很大,為了徹底套牢章文標,他多次暗示女兒與章文標同居。雖然馬昕并沒有聽父親的,但還是與章文標突破了男女底線。

  見女兒與章文標如膠似漆,馬繼濤整天樂呵呵的。然而,馬繼濤還沒有來得及從亢奮與得意中清醒過來,揪心的痛楚就紛至沓來:幾個月后,章文標身體不適,一檢查,竟然患上了肝癌,且已是中晚期。這天晚上,馬昕整整哭了一夜,馬繼濤也一夜未眠,女兒好不容易釣上了個“金龜婿”,現在眼看就要竹籃打水一場空,怎不令他肝腸寸斷?

  自己年紀輕輕就得了絕癥,章文標心如死灰,情緒波動很大,眼里寫滿了絕望。馬繼濤苦口婆心安慰他:“文標,現在醫學這么發達,你的病會治好的。你要好好活下去,因為你的生命不僅屬于你父母,還屬于馬昕。”在馬繼濤的要求下,馬昕辭去工作,晚上就在醫院里陪床,像妻子一樣為章文標端水遞藥,擦洗身子;半夜里,章文標只要一聲咳嗽,馬昕就翻身起來為他找藥……這些讓章文標及其父母非常感動。

  然而,盡管醫院為章文標提供了最好的藥物和護理,章文標的病情還是一天天惡化。看著瘦得不成人樣的男友,馬昕幾次哭昏過去。而馬繼濤比女兒的心情更為痛楚復雜,他知道屬于章文標的時光不會太多,如果他真的走了,自己和女兒又會回歸到從前拮據的生活狀態。

  那天晚上,馬昕用毛巾小心翼翼地為章文標擦拭身體,章文標抓住她的手,淚流滿面:“小昕,對不起,我可能不能陪你太久了……”兩人哭作一團。這一幕,被馬繼濤盡收眼底,突然一個大膽的念頭從他腦海里蹦出……

  第二天,馬繼濤認真地對馬昕說:“孩子,你與文標相愛一場,不舉行婚禮,對他對你都是一種遺憾。趁他現在還撐得住,你們辦一場婚禮吧!”馬昕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父親:“爸,文標都成這樣了,你還讓我和他結婚,這不是害我嗎?我這樣照顧他已是問心無愧了。”

  見女兒不同意,馬繼濤這才說出心里話:“孩子,爸爸一天天老去,你的工作也不穩定,如果文標好好活著,他會是我們的靠山,要是他走了,你們沒有一紙婚約,我們什么都得不到。”原來如此!馬昕咆哮道:“爸,講得難聽一點,文標不久就要變成鬼了,你讓我嫁個‘鬼丈夫’,你太自私了!”父女倆吵了起來。

  此后,為了逼女兒就范,馬繼濤三天兩頭將自己灌得酩酊大醉,然后坐在窗前整夜整夜不睡覺,像個瘋子一樣,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甚至尋死覓活。馬昕既要照顧男友,又要承受父親的心靈折磨,精神幾近崩潰。她的心一片悲苦:看來自己不答應父親的要求,不知父親會做出什么傻事來。要是父親有個三長兩短,男友又離自己而去,她該怎么辦呀!

  經過痛苦的心理斗爭,馬昕答應了父親的要求。當馬繼濤將準備讓女兒與章文標舉行婚禮的事告訴章家時,章文標和父母都不同意。章文標含淚對馬昕說:“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我不能害你。”馬繼濤動情地告訴章家父母:“孩子們相愛一場,不能讓文標帶著遺憾離去呀!”章家父母就這一個兒子,他們也想讓兒子有個完整的人生,因此他們雖敏感地意識到馬繼濤在這個時候提出讓兩個孩子舉行婚禮,也許隱藏著私欲,但感念馬昕對章文標的一片癡情,他們還是答應了。

  在馬繼濤和章家父母的操辦下,馬昕和章文標在病房里舉行了婚禮。新郎病入膏肓即將離去,新娘卻勇敢地與他結婚,這場凄美的婚禮感動了醫護人員和病友,大伙流著淚為馬昕和章文標祝福。馬昕面帶微笑,眼淚卻往肚里吞。而馬繼濤雖然心里有幾分難受,但更多的是踏實和慶幸……

  無度揮霍“血淚補償”,女兒怒砍父親血濺親情

  婚后不到一個月,章文標就帶著對塵世的無限留戀與眷念,永遠地閉上了眼睛。章文標遺體火化那天,在馬繼濤的安排下,馬昕披麻戴孝,抱著章文標的骨灰盒哭得死去活來。這一幕,深深震撼了章家父母,在兒子最后的生命時光里,能與這樣一個重情重義的女孩兒相守,兒子在九泉之下也沒有什么遺憾了。

  料理完章文標的后事,馬昕沒有提分割財產的事,章家父母主動提出給馬昕300萬元,作為對她的補償。章家父母如此善待自己,馬昕感激涕零。

  有了這300萬元,馬繼濤覺得自己和女兒后半輩子有了依靠。他要求這筆錢由他掌握,馬昕一向孝順,沒怎么考慮就將這筆巨款交給了父親。有了這筆錢,馬繼濤覺得自己儼然就是個富人,貪圖享受的欲望瘋狂膨脹。在他看來,與妻子離婚后,他獨自將女兒撫養大,又培養女兒上大學,現在是享清福的時候了。馬繼濤擅自做主,花20多萬元買了一輛帕薩特轎車。馬昕頗有意見:“爸,你一個月才掙3000多元錢,買這么好的車,太奢侈了吧。”馬繼濤大言不慚地說:“爸幾十歲的人了,還擠公交車上班,又苦又累。再說爸爸每天開車上班,你這個做女兒的臉上也有光彩呀!”見父親這么說,馬昕沒有再爭辯。

  漸漸走出亡夫之痛后,馬昕應聘到一家網站,做了一名英文編輯。她生活依然像從前一樣節儉,而馬繼濤卻徹底蛻變。他每天把頭發梳得溜光,穿著幾千元一套的西裝,夾著考究的公文包,開車出去與朋友們喝茶、打牌。由于曠工太多,領導批評了他幾句,他一拍桌子:“老子現在是有錢人,這份破工作我不干了!”就這樣,他主動炒了老板的魷魚。

  失去了約束,馬繼濤更像一匹脫了韁的野馬,在貪圖享受的旋渦里越陷越深。一天,馬繼濤在茶館打牌時,認識了一個名叫秦建虹的東北女人。秦建虹35歲,離異,身材高挑,頗有幾分成熟女人的韻致。兩人很快打得火熱,經常出入高檔場所,去外地旅游,花錢如流水。半年不到,馬繼濤就揮霍了50多萬元。屢勸父親不聽的馬昕不禁悲從中來,哭著對他說:“爸,這錢是我用青春和一生的幸福換來的,是我的血淚補償。我現在是二婚女人,找對象都不好找。你這樣無度揮霍,心能安嗎?”女兒的話,字字句句像針一樣扎在馬繼濤的心上,他惱羞成怒,用力扇了馬昕一巴掌……

  第二天早晨,馬昕一覺醒來,發現枕頭底下的存折不翼而飛。再看父親,他的房間里空空如也,換洗衣服也不見了。馬昕心急火燎地來到秦建虹的住處,父親果然在那里。馬昕憤怒地要求父親將存折還給她,馬繼濤不同意,父女倆又吵了起來。這一吵,將那200多萬元徹底暴露在秦建虹的眼前。

  馬昕走后,馬繼濤傷心地流下了眼淚。秦建虹裝模作樣地安慰他一番后,對他說:“平心而論,這筆錢確實是馬昕用青春換來的,咱們沒有資格享受。現在股市正在回暖,何不用這筆錢炒股?掙了錢再將本金還給馬昕,這樣咱們下半輩子生活也有保障了。”

  一番話,說到了馬繼濤的心坎里。200萬元花一分少一分,這段時間里,他一直在考慮如何讓手里的錢去生錢。就這樣,馬繼濤將剩下的250萬元全部取出,以自己的名義開戶,和秦建虹一起炒股。3個月后,股市迎來反彈,250萬元變成了280萬元,馬繼濤沉浸在亢奮中。這天,秦建虹告訴馬繼濤,說自己母親病了,要回家照顧幾天。馬繼濤沒有多想,叮囑她快去快回。次日上午,馬繼濤習慣性地上網看股票,發現自己股票賬戶被清空了,股票賬戶和密碼只有他和秦建虹知道,他趕緊撥打秦建虹的手機,語音提示已是空號。馬繼濤頭皮發麻,意識到自己被騙了,頓時昏厥在地……

  晚上,馬繼濤高一腳低一腳地回到家。得知250多萬元全部被秦建虹騙光了,馬昕的精神徹底崩潰,她抓住父親的衣領咆哮道:“天下沒有你這樣的禽獸父親,你不僅毀了你自己,還毀了我!”馬繼濤目光呆滯地看著女兒:“當初要不是爸爸有心安排你與章文標結婚,你能得到這筆錢嗎?孩子,你還年輕,以后爸爸再托人給你找個富人。到那時,我們不又有錢了嗎?”

  這樣喪盡天良的話,竟然出自親生父親之口!馬昕徹底失去了理智,抓起茶幾上的水果刀,沖過去,朝父親后背連刺5刀。猝不及防的馬繼濤倒在血泊中……

  幾分鐘后,從瘋狂中清醒過來的馬昕撥打了120急救電話。急救車很快趕來,將馬繼濤送進醫院。隨后,馬昕向警方自首。經過醫生的緊急搶救,馬繼濤雖然保住了性命,但造成了三級傷殘。獨生女兒難逃法律制裁,自己又被騙得精光,50多歲的馬繼濤不知道自己的下半輩子該怎么過……

Tags: 親情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6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