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御賜活寶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清秀

  飛來橫禍

  明朝時期,曾玉敏被小皇帝朱厚照封為河道監理,全權負責榆河的疏浚。按照規矩,臨行之前,他先要去覲見皇上,接受封印,同時也要對皇上表表忠心。

  這天一早,他趕去上朝,朱厚照打著哈欠給他授了封印。曾玉敏接過封印,叩頭謝恩,又表了忠心,按說這就齊了,但皇上卻小聲說道:“你過來,我給你個好東西。”

  曾玉敏受寵若驚,忙跪行幾步,來到皇上的御座前。皇上從袖袋里掏出了一個錦盒,遞到他手里,叮囑道:“好好養著,回來的時候交給我。”曾玉敏忙謝了恩,恭恭敬敬地把錦盒捧在胸前,退到一旁。

  退了朝,曾玉敏回到府上,來到書房里,關好門窗,這才小心翼翼地打開錦盒。誰知錦盒剛打開一條縫,忽然有個小黑蟲從縫里飛了出來,一頭撞到他的臉上,他一蒙,下意識地伸手要去打,那小黑蟲又飛了起來,然后一頭鉆進了他的耳朵里。

  那小黑蟲在他的耳朵里折騰起來,疼得他直跳腳,他把這側耳朵朝下,單腿蹦啊蹦啊,小黑蟲卻不出來。他又伸出小手指頭去掏,結果非但掏不出,反被小黑蟲狠狠地咬了一口。曾玉敏疼得“哇哇”大叫,一頭沖出書房,跑進臥室,對老婆喊道:“我耳朵里進蟲子了,快幫我……”

  一句話沒說完,他忽然打住了話頭兒。他猛然想了起來,這只蟲子,那可是御賜的,皇上也說得明明白白,讓他把蟲子養好了,回來的時候交給他。這還沒出發呢,就先把蟲子弄死了,皇上還不得治他的罪?他忙對老婆說:“你看能不能把蟲子活著掏出來?”

  他老婆扒著他的耳朵瞧了半天,還是搖了搖頭說:“不行啊。蟲子雖說小,可耳朵眼兒也不大呀,如果用挖耳勺去挖,那蟲子是必死無疑的。”曾玉敏連忙擺擺手說,那就不能掏。他忽然想起,安定門內有個薛大夫,專治疑難雜癥,興許有辦法,忙派了家人去請。

  家人前腳剛走,后腳就有位不速之客登門了。這位客人的來頭可不小,乃是當朝內侍總管劉瑾的心腹曹成。曹成一進門,就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曾大人擔當重任,劉公公特派我來給大人道賀。您給劉公公的孝敬呢?”

  曾玉敏被那小蟲子折騰得耳朵里“嗡嗡”作響,只見到曹成的嘴巴張張合合,卻聽不清他說的是什么。他馬上從書房里取來了筆墨紙硯,寫道:“下官患了耳疾,兩耳已聾,聽不到話了。公公有話,可寫于紙,下官遵照辦理就是了。”

  曹成看著紙上的字,氣得直瞪眼睛。劉公公雖然敢明目張膽地要孝敬,但也堅決不能落到字據上,這難保不會招災惹禍呀。曹成氣得罵道:“你這是存心要跟劉公公過不去嗎?等著,你等著!”說完,他就氣呼呼地往外走。

  這時,家人正好請來了薛大夫。曹成才知曾玉敏得病不假,只得悻悻地走了。薛大夫問明了情形,又查看了曾玉敏的耳朵,皺眉沉思片刻,忽然一拍大腿,馬上讓人拿來一壺酒,又在酒中放了兩味草藥。半個時辰后,那酒已變成了黃色,并散發出淡淡的藥味兒。薛大夫讓曾玉敏側身躺好,他用筷子蘸了藥酒,滴入他耳朵里。過了半個時辰,卻見那小黑蟲仍是趴在曾玉敏的耳朵里不肯出來,不覺嘆了口氣,然后在紙上寫道:蟲難驅出,另請高明。

  連薛大夫對這小蟲都束手無策,別人更是沒有辦法了。曾玉敏急得直跺腳,卻又苦無良策,只得任它留在耳朵里了。

  專心治河

  天亮之后,曾玉敏趕到戶部,支取了四百萬兩白銀。榆河知府滕大人早已派來了運銀的車隊和護銀的差役,清點完數目,即刻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幾日后,眾人安抵榆河府。滕大人看到如此之多的銀子,眼睛里早就放出光來。他先讓人把銀子存入庫房,派了重兵把守,然后就設設宴給曾玉敏接風。寒暄過后,他湊近了曾玉敏的耳朵,小聲問道:“這銀子,大人想怎么花?”

  曾玉敏命手下取來筆墨紙硯,在紙上寫道:“本官耳疾,現已失聰。”滕大人只好寫出來:“治河之銀,大人如何籌劃?”曾玉敏回問:“兄臺如何籌劃?”

  滕大人在官場混跡多年,最明白其中的道理:那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卻也不可無。朝廷撥下了巨額治河款,按以往的規矩,那官員們是要層層扒皮的,最后用到治河上的銀子,是少之又少。但這也是上上下下達成的默契,只能意會,不能言傳,更不能落到字據上,不然,對方往皇上那兒一捅,自己就得被滅九族啊。

  滕大人狡黠地一笑,回寫道:“全聽大人吩咐。”

  皮球又給踢了回來,倒輪到曾玉敏為難了,他沒治過河,不知道這里頭的規矩。他正猶豫著,耳朵里的小蟲忽然鬧開了,疼得鉆心。他急切地喊道:“我耳朵里進了蟲子,你們當地可有人能想辦法幫我掏出來?”滕大人想了想,忙命手下快去城西找蘇先生。

  蘇先生是教書的,足智多謀。他趕過來,看了看曾玉敏耳朵眼兒里的小蟲子,拿過筆來,在紙上寫道:“此蟲順著鉆進耳朵,現翅膀乍開,耳洞窄小,絕難活著出來。如若非要活著出來,就只有割開大人的耳洞了。”

  曾玉敏看了他寫的字,嚇得跳了起來,耳耳洞哪是說割開就割開的?蘇先生卻不慌不忙地在紙上又寫了一個字:“噬。”寫完了,蘇先生丟下筆,轉身就走了。

  曾玉敏看著那個“噬”字,心里猛地一抖。“噬”,那就是吃啊。小黑蟲蟄伏在他的耳朵里,無以為食,只能吃他。從耳朵眼兒往里吃,沒多少日子就會吃到他的腦子,非把他活活疼死不可。一瞬間,曾玉敏如醍醐灌頂,看來皇上讓他養這只黑蟲子,就是要用蟲子來換他的命啊。要是他養不活蟲子,那只有死路一條了。

  也不知自己得罪了誰,在皇上面前進了讒言,皇上才會想出這么惡毒的法子來對付他,殺他于無形。自己死就死了,可不能累及家人啊,死也要死個清清白白。

  滕大人賊心不死,繼續找曾玉敏討話。曾玉敏鋪開紙,提筆寫了兩個遒勁的大字:“治河!”滕大人看曾玉敏決心已定,哪敢再說半個不字,忙著安排去了。

  曾玉敏下決心不讓人逮住一點兒把柄,干起活兒來也就格外用心。從采買原料,到雇傭役工,無不親力親為。這還不放心,他干脆在河邊搭了個窩棚,晚上就住在窩棚里,時刻不離河道。

  驚天秘密

  再說那蘇先生,不愧是個絕頂聰明的人,想來想去,終于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那就是隔幾日就給那小黑蟲子喂幾滴酒。那小黑蟲子喝了酒,竟沉醉不起,也就不折騰了。曾玉曾玉敏只是耳聾聽不到啥,卻并不感到疼痛,那已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大半年后,榆河疏浚完畢,曾玉敏就要回京復命了。蘇先生趕過來,展開一張紙,上面寫著:“有個法子,當可一試。”他讓曾玉敏坐下,側著腦袋,把耳朵露出來。蘇先生從袖袋里掏出一個小盒,打開后,從里面爬出一只小黑蟲子,徑直向曾玉敏的耳朵眼兒爬去。在眾人的一片驚呼聲中,卻見那只小黑蟲子在曾玉敏的耳朵上停住了,探出頭,看著耳朵眼兒里面。

  這時,神奇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另一只小黑蟲子,從曾玉敏的耳朵眼兒里爬了出來。蘇先生一把抓住了小黑蟲子,放回盒子里,然后興奮地對曾玉敏說:“出來了,大人,蟲子出來了!”

  頓時,曾玉敏覺得耳朵里一陣輕松,頭也不疼了,整個人神清氣爽。他十分高興,忙謝過了蘇先生,再看看那只小黑蟲子,仍然活著,不覺更是興奮,問道:“蘇先生,你想出了什么法子,竟如此絕妙?”

  蘇先生笑道:“我不過尋了一只母蟲,就把它給引出來了。蟲子活著,無非是為了食和色,為此就不顧生死了。人呢,雖是有腦子,但也比蟲子強不了多少,無非名利權色而已。大人一心為民,驅除了名、利、權之心,好生令我敬仰。”

  很快,曾玉敏回到京城向皇上復命。皇上聽完并未表態,又一名官員上奏道:“曾大人疏疏浚榆河河道共用銀四百萬兩,一文未貪。修葺當地鎮上的石橋時,因石材漲價,預算不足,曾大人還自掏二百兩白銀,使石橋如期完工。”

  皇上一擺手說:“不能讓曾愛卿出了力又賠了銀子。戶部,即刻補給他二百兩銀子。”

  曾玉敏聽了,心里一顫。他萬萬沒想到,皇上還派了人監視他呢,他的一舉一動,早在皇上的掌控里,若真動了貪念,怕是即刻就要掉腦袋。他不覺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

  這時,皇上把他叫到跟前,小聲問道:“曾愛卿,我賜給你的小蟲,可還活著?”

  曾玉敏忙拿出那個錦盒,說:“回皇上,還活著。”

  皇上高興地說道:“老師說這蟲兒過不得冬,看看,過了一個冬天,它還活著,我看老師還有什么話可說!”說完,他接過錦盒,連下朝都不說,就跑到后面去了。

  曾玉敏好像做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夢,一時還難以從夢境中清醒過來……

Tags: 御賜 活寶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5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