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廚斗

來源: 作者:

  1

  清朝乾隆年間,黃淮府古碭縣有兩家飯店特別有名,一個是城東汪家“醉仙樓”,一個是城西劉家“會客居”。兩家飯店生意十分興隆,掌柜都是大廚出身,所做的菜各有特色,因此名氣不相上下。為了爭得“第一”,兩家雖然表面上和和氣氣,可暗地里卻不停爭斗,怎奈兩人水平在伯仲之間,幾年來誰也無法超越對方。

  這年元宵節剛過,縣太爺就召集全城有名氣的飯店掌柜,宣布三日之后,在縣衙門外舉辦一次廚藝大賽,所有飯店都可派大廚參賽,獲勝的飯店不僅能獲得縣太爺親筆題寫的“首屈一指”的匾額,還可以得到二百兩銀子的獎金。

  獎金雖少,可名聲事大,“醉仙樓”掌柜汪春平暗暗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這次一定要爭得“第一”。他偷偷瞥了一眼“會客居”掌柜劉天領,只見他雙手緊握,咬牙抿嘴,做全力一搏狀。看來,這場廚藝大賽,肯定是一場激烈地角逐。

  舉辦廚藝大賽,在古碭縣可是破天荒的事。自消息從縣太爺口中傳出后,很快便成為百姓們茶余飯后的話題。

  從縣衙回到家后,汪春平就犯了愁。如果此次大賽,他不幸敗北的話,那“醉仙樓”名聲就會一落千丈,達官貴人們吃飯,誰愿意去“第二”的飯店呢?如何才能贏下“會客居”的劉天領呢?如果單從廚藝上看,想贏他還真不容易。劉天領這個人他了解,性格跟他一樣,爭強好勝,且廚藝精湛,做的各種特色菜,味道都不比他的差。為了“醉仙樓”的招牌,汪春平決定舍下尊嚴和臉面,找縣太爺通融通融。

  賽事由縣衙操辦,評委當然由縣太爺指定,如果縣太爺說誰的廚藝好,評委們誰還不跟著奉承?既然兩人廚藝不相上下,那菜味的高下就由評委說了算。普通老百姓如果有人不服,就是嘗了菜也分不出高低,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就能贏得比賽。有了第一的金字招牌,損失的銀子很快就能補上來。

  這兩天,汪春平一邊練習廚藝,一邊籌集銀兩。待一切準備停當,比賽前的那天晚上,他懷揣著一千兩的銀票去了縣太爺的官邸。

  縣太爺聽了汪春平的來意,面色一沉,直言不諱地說道:“王掌柜,你這是什么意思?公然行賄父母官,如果本官上報朝廷,你能擔當的起嗎?本官說過,廚藝大賽,憑本事獲勝,公平、合理。你這樣做,壞了規矩,即使勝了,也勝之不武,傳揚出去,讓老百姓怎么看?趕緊收回你的銀票。今日之事,就當本官什么都沒看到,回去好好準備明日的比賽吧。”

  縣太爺一番義正辭嚴的訓斥,讓汪春平臊得滿臉通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不等縣太爺送客,他急忙起身告辭。一路上,汪春平思緒翻騰,不少人說縣太爺是貪官,他現在說什么也不信。

  到家后,汪春平在床上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縣太爺如此清正廉明,送錢的事會不會影響明日的比賽呢?

  2

  汪春平一夜沒睡好。第二天起床,滿臉都是倦意,匆匆吃過早飯,他便帶著廚具出發了。根據比賽規則,第一天比兩樣——菜和湯,食材和配料全部由縣衙提供。

  賽場設在衙門外,一字擺開了幾口大鍋。雖為時尚早,但場地旁早已人山人海。看熱鬧的百姓分成兩半,一半支持汪家,一半支持劉家。別的飯店自知不是對手,也沒人跟著湊熱鬧。

  時辰到了,縣太爺宣讀了比賽規則:“今日賽程,上下午各一場,上午做菜,下午燉湯。湯和菜都是本地特色風味,每種做一道。至于做什么菜和湯,須在本官處隨機抽取,抽到什么做什么,每人抽一次。評委五人,支持者多的為勝。”

  菜由汪春平先抽,他忐忑不安走上前臺。因為昨晚之事,心中發虛,可箭在弦上,他不得不硬著頭皮應戰了。菜名出來了,是“奶汁肥王魚”。肥王魚又名淮王魚,是淮河名產,這道菜是淮南王劉安的最愛,也是徽菜中一道名菜。這菜達官貴人喜歡吃,汪春平常做,他略微松了口氣。

  選魚、備料、生火、燉煮,汪春平一氣呵成。“奶汁肥王魚”要想做好,除了配料之外,還要注意兩點:一是魚要歡蹦亂跳,二是燉煮火候。汪春平收斂心神,按部就班地專心做菜。一個時辰后,劉天領竟舉手示意,說菜已經做好了。汪春平心中暗喜,這菜主要靠文火慢燉,劉天領竟急于求成,味道定會大打折扣。

  半個時辰后,汪春平呈上菜肴。五位評委品嘗后,一致認為劉天領的“奶汁肥王魚”更勝一籌。汪春平不服,親自品嘗后,不由得大驚失色。劉天領的魚肉肥嫩細膩,味道極鮮,醇香無比,況且湯濃似奶,色澤鮮亮,的確比他高出一截。

  汪春平懵了,知道今日比賽很難取勝了。做“奶汁肥王魚”,他并沒出什么差錯,劉天領為什么能做得更好呢?正疑惑時,劉天領走過來,抱拳道:“汪掌柜,多蒙承讓,才讓小弟勝了一局!”汪春平抑制住心中的慌亂,小聲問道:“劉兄,你這菜里用了什么法寶?能否讓在下敗得心服口服?”

  劉天領并沒隱瞞,如實說出了原因。魚肉鮮嫩醇香,是因為菜里點了幾滴上等好酒,至于熬的時間短,那是因為比賽用的是新鍋,自然是比平時快了些。汪春平聽后,方才明白,自己敗在了墨守成規上。

  下午的湯賽,劉天領抽到的是“中和湯”。此湯是徽菜名湯,主要原料是豆腐、蝦米和香菇。雖然汪春平燒過好多次,可這次因為背著沉重的思想包袱,湯燒得一點也不順手。熬湯要用文火慢燉,汪春平幾次出神,差點把湯熬過了。

  兩人的湯燒好了,呈上去之后,汪春平自認必敗無疑。可不知什么原因,劉天領燒的湯竟比他更差,比分變成了一比一,汪春平僥幸逃過一劫。

  最后一項比賽是做“白肉片”,各自在家做好后,第二天巳時帶到衙門,由評委最后決出勝負。

  3

  回家后,汪春平身心俱疲。雖然嘴里不說,可他心里明白,第二場比賽是劉天領有意讓他。可不管劉天領有什么目的,他也不管了,做好“白肉片”是當務之急。這“白肉片”乃是京菜中的一道名菜,汪春平雖不常做,可做法他是知道的。

  吃過晚飯,汪春平馬不停蹄,精選上等五花肉二斤,備好料后,就開始做“白肉片”,這次無論輸贏,定要竭盡全力。正文火燉肉時,家丁來報,門外有人求見,說他有辦法讓“白肉片”做得更好吃。

  來人是京城的一名廚子,現在縣城一家飯店做大廚,曾親眼見過京城大廚做“白肉片”,因敬仰汪春平,特來相助。汪春平感激備至,按照此人的方法,精選一只活豬,殺了之后整個放進大鍋里煮,因為這樣做出來的“白肉片”才更好吃。

  汪春平半信半疑。待兩種方法做出來的“白肉片”一對比,煮全豬做出來的“白肉片”,配上調好的醬后,果然比肥而不膩、瘦而不柴、香爛可口的傳統風味更好吃。

  第二天比賽,劉天領用的還是老方法,汪春平靠煮全豬的方法勝了他,不僅獲得匾額和獎金,還得到一個光榮的任務。三天后,皇上寵臣福康安去徽州,途經古碭縣,因此人最愛吃“白肉片”,就由他來烹飪。

  汪春平獲勝,吃飯的人云集“醉仙樓”,一時間人滿為患。汪春平感念劉天領的恩情,早已沒了當初爭強好勝的想法,不僅沒說劉天領的壞話,還推薦坐不下的客人去城西“會客居”吃飯。

  三天后的上午,汪春平早早來到接待點。他聽說福康安這個人愛耍威風,對“白肉片”的味道特別計較,如果不合他胃口,大廚輕者治罪,重者殺頭,因此絲毫不敢大意。

  一切準備停當后,汪春平帶著幾個廚子耐心等待這福康安的到來。接到福康安到來的消息后,他計算好最佳時間,便開始煮肉、調醬。

  午時,肉鍋中要加硝時,汪春平怎么也找不到準備好的硝了。沒有硝,肉煮不爛,“白肉片”肯定不好吃,按照上菜時間,再去找硝已經沒有可能。汪春平面如土色,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般團團亂轉。

  危急時刻,一個人突然站了出來,大聲說道:“我有辦法!”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他就一步跨上鍋臺,松開褲帶,撒了一泡尿。汪春平看到此人舉動,渾身篩糠般地緩緩倒在地上。

  那人走過來,扶起汪春平,摘掉胡須,理理頭發,安慰道:“汪兄,莫怕,硝的問題解決了。有人想暗算你,他的陰謀不會得逞的。”汪春平緩過神來,眼前之人竟是劉天領,他剛才化了裝,自己只顧著煮肉,沒認出來。

  尿中含硝,汪春平知道,可福康安如若知道了真相,后果不堪設想,可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白肉片”按時端上去了,汪春平膽戰心驚地等待結果。飯后,福康安傳下話來,說“白肉片”味道甚好,賞下“絕佳廚藝”匾額一塊。

  事后,汪春平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廚藝大賽,其實就是縣太爺設置的一個圈套。不論哪家搶得第一,都會被安排接待福康安,他從中做手腳,讓人扮成廚子偷走硝,然后借刀殺人,飯店自然就落到他手里。好在縣太爺有個貪杯的小舅子,喝醉了就胡言亂語。劉天領雖說知道縣太爺耍陰謀,但并不清楚其中的細節,于是心生一計,故意輸給汪春平,還讓“會客居”中京城來的廚子去幫忙。直到“白肉片”出鍋時找不到硝,他才明白縣太爺詭計,于是急中生智,向肉鍋里撒了泡尿。

  汪春平心有余悸地說道:“你就不怕假廚子告密嗎?”劉天領呵呵一笑說:“福康安吃了摻尿的白肉片,即使縣太爺知道,他怕福康安怪罪,也不敢聲張。”

  汪春平為答謝救命之恩,親手把福康安賞賜的匾額掛在“會客居”門口。從此兩家再也不去爭什么第一。縣太爺有把柄在汪劉兩家手中,也不敢再打飯店的主意了。

Tags: 廚藝 評委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5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