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死亡之局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亡憶

  鹽鎮是個產鹽的小鎮,鹽商中最富有的當屬金甲,他家有鹽鎮最深的一口鹽井,出的是最好的黑鹵。但是,金甲也有煩心事。

  離鹽鎮不遠的大山里有一伙土匪,土匪頭子人稱“人面雄雞”。他每個月都要來鹽鎮,騷擾金甲一回。金甲每次都得破財打發他們。

  隨著人面雄雞前來騷擾次數的增多,金甲終于忍無可忍了,他暗中派人雇傭了江湖上的高手杜飛幫他除掉人面雄雞。杜飛既是殺手,也替人押鏢,總之有錢就幫忙辦事。

  很快,杜飛便抓住人面雄雞只帶幾騎出行的一次良機,將他刺殺了。金甲得知后,大喜過望,立即率領自家鹽工、護院百多人直搗匪巢,一舉剿滅了匪眾。

  這天晚上是杜飛呆在鹽鎮的最后一晚,他正準備睡覺,一個叫楊烽的漢子找到他說:“我想請你把一個盒子帶到漢口牛家巷,交到一個叫磨鏡老人的人手里就行了。我先付你五萬兩,事成之后會再付你五萬兩。”

  杜飛說:“送一趟就給十萬兩,這盒子有這么重要嗎?”

  楊烽說:“我已經被一個仇家盯上了,隨時有可能送命,所以只能請你幫我這個忙。這鐵盒已經用特制的鑰匙鎖住了,除了磨鏡老人之外,天下再無人能開。鐵盒里裝著的東西和當年漢口迷案有莫大關系,所以意義重大。”

  楊烽把鐵盒和銀票交到杜飛手里后,說了接頭暗號,然后便轉身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杜飛不禁想起了那宗轟動一時的漢口迷案:十多年前,漢口十幾個大戶人家遭到殘害。兇手歹毒無比,搶了錢財之后,還把這些大戶滿門屠殺。后經衙役查實,做下這些驚天大案的竟是江湖上人稱“小金剛”的楊泰官。楊泰官的父母兄弟被衙役收監入獄,最終他的家人在監獄里被折磨至死,家產被抄,仆人遣散,但楊泰官卻從大牢里逃跑了。后來,人們產生了懷疑,總覺得真兇不一定就是楊泰官,可惜楊泰官已經杳無音訊。

  翌日清晨,杜飛離開客棧,準備趕往漢口牛家巷,在路上,他看到滿身是血的楊烽躺在地上,已經死了。

  楊烽竟然這么快就被仇家殺了,一瞬間,杜飛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他立即上馬,直奔牛家巷。十天后,杜飛終于來到漢口。

  晌午,他進了一家酒樓,酒足飯飽之后,一個穿長袍的中年人笑吟吟地走了過來,問道:“請問好漢可是從鹽鎮而來?”

  杜飛警覺地問道:“你有什么事?”

  中年人拱拱手,問道:“敢問可是帶了一件東西要去牛家巷?月落烏啼霜滿天--”

  杜飛心里一驚,然后答道:“今月曾經照古人。”

  中年人滿意地點點頭,說:“請跟我來。”說罷,率先出了店門。

  大街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中年人不緊不慢在前面走著,杜飛亦步亦趨跟在后面。少頃,中年人在一個巷口停住了步子,回頭說道:“就是這里了。”

  杜飛一眼看到巷口門楣上刻著“牛家巷”三個字,原來牛家巷在這里。

  巷子里面有個卦攤,一個算命先生正趴在桌上睡覺,聽到人聲,猛抬起頭來,沖著兩人吆喝:“直口斷金,測生知死,五錢一卦,不準不收錢......”

  兩人理也不理,徑直從他面前走了過去。一拐彎,是個小院門,中年人推門而入,杜飛跟著走了進去。進門是個小小庭院,遍植花木,一個老人正坐在一張凳子上,用工具打磨一面銅鏡。

  中年人走到老人身邊,耳語了幾句。老人停下動作,轉過頭來,問:“好漢是從鹽鎮而來?”

  杜飛點點頭,說:“敢問尊駕大名?”

  老人呵呵笑道:“我就是磨鏡老人。”

  杜飛說:“我總算找到你了。我有東西要交給你。”

  磨鏡老人站起身,走過來,說:“我知道,楊烽托給你的,拿來吧!”

  杜飛把包袱從懷里掏出,磨鏡老人隨即笑道:“把錢拿給他。”

  旁邊的中年人立馬從懷里掏出幾張銀票遞了過來。杜飛接過銀票,掃了一眼,正好五萬兩。

  杜飛這才將包袱遞過去,磨鏡老人伸手來接。驀地,一把短劍從包袱下驟然穿透了他的掌心,鮮血淋漓。磨鏡老人措手不及,連退三步。旁邊的中年人大驚,一伸手,從袖子里亮出一把短刀,直劈杜飛。

  杜飛的劍立馬像游龍一樣迎上了中年人,中年人忙閃身躲開。可杜飛的劍如影隨形,跟蹤疾刺,一連幾記凌厲之極的猛招,劍劍不離中年人的要害穴道。只聽一聲悶響,中年人被一劍穿心,當場歿命。接著,杜飛疾步上前伸手鎖住了磨鏡老人的琵琶骨。

  磨鏡老人疼得大汗淋漓,說:“你......這是干什么?”

  杜飛冷笑道:“如果就憑你也想從我手里騙走鐵盒,那我早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磨鏡老人大驚,說:“你......你說我騙你?”

  杜飛說:“我現在告訴你,那個接頭口令是假的。”

  “假的?”磨鏡老人臉瞬間白了,“不可能,那是楊烽親口告訴我們的。”

  原來,那晚楊烽告訴杜飛,他如果被抓,就會告訴對方一個假的暗號,如果對方對錯了,就說明對方是假的。

  杜飛說:“只要你告訴我真磨鏡老人在哪里,你們是奉誰的指令來拿鐵盒的,我可以留你一條命,否則......”

  假磨鏡老人笑道:“我若說出來,我還能活嗎?還是讓我死吧!”話一落音,假磨鏡老人便咬舌自盡了。

  杜飛從小院里出來,走到巷子里,不由停住了腳步。這里就是“牛家巷”,楊烽說過真磨鏡老人就住在這里,可到哪里去找他呢?

  這時,路邊那個算命先生又吆喝開了:“直口斷金,測生知死......”

  杜飛眼一亮,走過去,說:“先生,我向你打聽一個人。”

  算命先生乜斜著眼,說:“打聽人之前,先算一命,如何?”

  杜飛還沒開口,算命先生又說道:“等等,且讓我給你算上一算你要打聽何人。對了,你是來此地找一個打磨銅鏡的老人,對嗎?”

  杜飛心頭一震,不由細細打量了一番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站起身,走到杜飛身旁,輕聲道:“人生愁恨何能免--”

  杜飛大驚,應聲道:“人似秋鴻來有信。”

  這兩句正是楊烽告訴杜飛的真正接頭暗號!杜飛拱拱手,說:“請問先生,磨鏡老人在哪里?”算命先生笑著說:“我就是磨鏡老人。”

  杜飛很快便明白了,對方裝扮成算命先生,是為了掩藏身份。他從懷里掏出盒子遞到磨鏡老人手里。磨鏡老人問道:“楊烽呢?”

  杜飛說:“他將鐵盒交給我的第二天就被人殺死了。”

  磨鏡老人慘然一笑,說:“楊烽好樣的,我會為他報仇。錢萬選,你就等著下地獄吧!”

  突然,一個富態的男人走了過來:“想不到我離開漢口這么多年,居然還有人記得我的名字。”他身后還跟著兩個手持鋼刀的大漢。杜飛頓時怔住了,此人正是金甲!

  磨鏡老人似乎一點也不驚奇,淡淡地說道:“錢萬選,你終于來了,看來我沒白等。今天正好可以把我們十來年的舊賬算清。”

  金甲笑道:“如今楊家的人都死光了,你只是他家的一個家奴。你把那鐵盒給我,我可以答應你所有條件。”

  磨鏡老人說:“你聽過'楚雖三戶,亡秦必楚'這句話嗎?楊家就算只有一個人,但殺你的,最終必定是楊家的人。”

  金甲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仰頭哈哈大笑。

  杜飛越聽越糊涂:“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磨鏡老人說,十四年前,金甲還叫錢萬選。那時,他還是漢口的一個捕頭。他嗜賭成性,在一次豪賭中輸光了家產。不得已,他開始鋌而走險,糾集了幾個亡命之徒打劫漢口大戶人家。他怕作案被人認出,因此所過之處殺人放火,寸草不留。后來上司令其限期破案,他絞盡腦汁想到了一個替死鬼,這個人就是楊泰官。

  錢萬選把幾樣贓物事先偷偷藏進了楊家,然后帶領衙役從楊家搜出這些贓物,再把楊家所有人抓進了大牢。在牢里他騙楊泰官喝了一種********,只有定期服用他的解藥才可保命,以此威脅要楊泰官擔下這個天大的罪名。可楊泰官一直不答應,兇殘的錢萬選居然當著他的面折磨他的父母兄弟,直至把他們一個個活活折磨死。楊泰官在一個雨夜憑著自身武功逃出了大牢,發誓報仇雪恨。

  杜飛心念急轉,問:“楊泰官逃走了,現在他在哪里?”

  磨鏡老人說:“他就是被你在十天前殺死的人面雄雞!”

  磨鏡老人說,楊泰官逃走以后,在十天內找到錢萬選的三個同伙,他打服了這三個人,然后錄下口供,讓他們簽字畫押。口供只要一公布,錢萬選必定會被正法。但楊烽他們卻不想讓他死,他死了,楊泰官沒有解藥也得死。經過幾次商議,最終他們決定讓楊泰官去找錢萬選,并把一頁供詞放到他面前。錢萬選當即服軟,乖乖把解藥拿了出來,卻怎么也不肯拿出全部的解藥。

  杜飛思忖道:“你們的恩怨本在漢口,怎么又跑到鹽鎮去了?”

  磨鏡老人說,錢萬選見我家公子掌握了他殺人劫財的鐵證,嚇得要死,當即辭掉了捕頭一職,帶著財物來到鹽鎮,化名金甲,做起了鹽商。我家公子見錢萬選跑到鹽鎮去了,就組織一伙馬幫月月騷擾他,其實是向他要解藥。

  頓了一下,磨鏡老人說,我家公子早將供詞交給了家仆楊烽,讓他隱姓埋名躲起來,只要我家公子出事,楊烽就立馬將罪證公布。錢萬選派人暗查了幾年,追蹤供詞到底藏在哪里,最終他們盯上了楊烽。但他知道,我家公子不死,楊烽是不會把供詞拿出來的,于是雇請你去殺了他。我家公子一死,楊烽果然現身了。可這狗賊沒想到楊烽會把鐵盒托付給你,他只好一路追來了。

  杜飛這才明白,金甲請他刺殺人面雄雞,背后目的其實是為了毀滅罪證。

  突然,金甲一聲大喝:“你說完了,現在該我了......”說話間,他已撲向磨鏡老人。

  磨鏡老人想躲已來不及,眼看對方就要抓到鐵盒。誰知,磨鏡老人猛地將鐵盒捧到金甲臉前,“砰”的一聲響,盒蓋驟然彈開,一股白色汁液噴射而出,兜頭射向金甲。由于距離太近,金甲來不及躲閃,他發出一聲哀號,倒地翻滾。

  磨鏡老人哈哈大笑,說:“錢萬選,你中計了,鐵盒里裝的是天山蝕骨液。我家公子早就布下了這個死亡之局!”

  躺在地上打滾哀號的金甲身上冒起一陣陣青煙,轉眼衣服消失了,接著皮肉消失了......那幾個大漢見狀,都嚇跑了。

  這時,磨鏡老人突然大哭道:“老爺、公子,大仇已報!我的任務完成了......”接著,他站起身,從懷里掏出一個黑布包,說,“這就是我家公子獲得的供詞。如今大仇已報,我也要走了。請你將供詞轉呈官府,還楊家一個清白......”磨鏡老人說完,便服毒自殺了。

  杜飛接過供詞,點了點頭。

Tags: 死亡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5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