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一鞋兩穿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囍舊

  人的兩條腿應該是生命的支柱。

  孫玖福本來打算念完初中就棄學務農了。初三的時候,他暗戀著本村同班同學芝子。那天放學從鄉中心校回家,走在鄉間的山路上,他看著前面走著的芝子屁股一扭一扭的,這一癡迷一走神,一腳踩空,滾下山崖,摔斷了一條腿。他被人抬回家,只吃了村醫配的一點草藥,最后是傷腿發炎壞死,不得不到縣醫院截肢了事。

  憑空沒了一條腿,孫玖福就此也不再去上學了。他拄著爹爹給做的一只木拐杖,整天繞山沒嶺地走,人說他得了走瘋病,他說他走是為了把心中的煩悶走掉。一個瘸子是沒法下地干農活的,他的人生前途在哪里?還能靠爹媽養他一輩子嗎?

  孫玖福拄著那只大木拐,從十七歲走到十九歲,這兩年對他來說,生命的意義就是不停地走。

  這天,他看到一輛鄉下極少見的出租車在村街上停下來,車上下來一個也是沒了一條腿的人。這個男人像是比自己大兩歲,一看就是城里人,拄著一個锃明瓦亮的鍍鉻鐵拐。孫玖福少的是右腿,這個人少的是左腿。

  孫玖福笑呵呵地湊上來,那人卻板著面孔問他:望天崖在哪?孫玖福指給那人看,說是愿意陪他去。那人卻一臉厭惡地說了一句:別煩我!便拄著鐵拐,徑直奔望天崖去了。

  望天崖是這里一處極美的天然風景,崖下是一個又深又闊的河灣,叫崖下海子,是農閑時村人撈魚的去處。多年以來,有些城里人知道這一天然美景地,偶爾來這里游玩,站在崖上極目望去,天藍,山綠,云白,收回視線,再看崖下那一灣幽深的碧水,甚是叫人喜歡。

  孫玖福覺得今天這個游客有些不同,一個瘸子獨自一人前來,又神情沮喪,還把載他前來的出租車打發走了,不打算回去啦。他會不會到這里跳崖溺水自殺,魂歸一方凈土呢?玖福拄著木拐,悄悄地跟著這個城里瘸子。果然,那城里瘸子在崖頂思前想后了一番,便連同銀亮的鐵拐杖猛地撲下望天崖。

  隱在近處草叢后面的孫玖福想也沒想,拄著木拐沖上去,也從崖頂跳了下去,這里水深,摔不死人。跳進崖下海子,從水里冒出來,孫玖福看到城里瘸子正在那兒直撲騰,看樣子他現在是后悔自殺了。

  孫玖福打小就玩水,現在雖然沒了一條腿,在水里也跟走平地似的,幾下子游過去,把大木拐遞給城里瘸子,讓他借著木拐的浮力,牽著他的手,一塊游向了岸邊。

  城里瘸子的亮鐵拐早就掉海子底下了。孫玖福把他拉上岸,又去遠處找來一根木棍好自己拄著,把他的木拐遞給城里瘸子。城里瘸子說:謝謝你救了我。

  孫玖福把嘴一撇:“別煩我,我沒救你,是這個木拐救了你。”

  城里瘸子多少露出一點不好意思的笑臉,問孫玖福叫什么名字,聽說姓孫,驚奇道:“天哪,咱倆是同姓的兄弟,我叫孫闖。”

  孫玖福再次撇嘴:“還孫闖呢,就闖到我們這來尋死呀?你們城里人總比我們鄉下人的命好吧,尋的哪門子死呀你,好尋死,我早就不活了。”

  往回走的路上,城里人孫闖發現孫玖福拄著木棍光著腳走路,鄉路上滿地的石子,扎得該多痛啊,問他的鞋子是不是掉水里了?孫玖福又是一撇嘴:“我天生就沒有鞋穿。讓爹媽養活著,能有件衣服遮羞就不錯了,你還想啥了你。”

  孫闖問孫玖福穿多大號的鞋,玖福說他以前上學的時候穿過鞋,現在嘛,有一次他偷著穿他哥的鞋試了試,應該是穿42的正好,咋的,你要買雙鞋謝我?

  孫闖說,他正好也是穿42的,現在他買鞋,都是買一雙穿一只,咱倆正好是你剩了左腳,我剩了右腳,往后呀,我把左腳鞋郵給你。

  因為打發走了出租車,回城很不方便,孫闖就在孫玖福家住了幾天。閑話說起來,孫闖是在城里發生了車禍,沒了一條腿,女朋友也跟他黃啦,活著沒意思,就想尋死了。再問孫玖福的腿是咋沒的,玖福說他是看姑娘屁股看沒的,活該。

  知道孫玖福愛著村姑芝子,并且芝子還待字閨中,孫闖說他要去勸勸芝子,讓芝子跟了玖福,實在不行,給錢,買她跟你,反正我們家在城里開著公司,有的是錢,我又是獨生子,說要多少,我爸不會有半點猶豫。

  玖福再撇嘴:“你呀,凈想些沒譜的事,你愿意咋著就咋著吧。”

  孫闖真的拄著玖福的大木拐去了芝子家,勸芝子跟了玖福。芝子卻不是省油的燈,她說:“我要是嫁瘸子,干嗎不嫁個城里有錢的瘸子?你家的錢要是真的海了萬,我就嫁你。”

  這下幫了倒忙,芝子要跟孫闖,孫闖不好意思地跟玖福說:“兄弟,我得把芝子領走啦。”玖福嘿嘿一笑:“領走就領走唄,她本來也不是我的。這只木拐就算我送你們的結婚禮。我瘸,就不能往城里喝你的喜酒啦。”

  孫闖和芝子走后不久,玖福收到一只锃亮的皮鞋,郵包里孫闖還附了一紙信,說這是進口名牌皮鞋,花了將近兩千塊,左腳的寄給你,右腳的我留著準備結婚穿。玖福獨自嘿嘿一笑:“結婚的鞋子跟兄弟一起穿,結婚的媳婦你卻是自己摟著受用了。”

  這么锃亮貴重的皮鞋,村里人誰穿過?玖福穿上皮鞋,立馬就覺著自己高大了不少,從心底里涌出一股健壯的勁氣兒。他覺得今后再也不能這樣混日子了,該做點什么啦。他想到村小學一個民辦老教師要退下來,自己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學習也不錯,不如當個民辦教師。

  玖福跟爹要了點錢,托人買了一個小收音機,跟著廣播大學天天學,學問大長,最后真地當上了村小學的民辦教師。

  一眨眼,十五年過去了。

  現在的玖福已經三十四歲了,獨自一人生活,仍然是村小民辦教師。本來鄉里看村小沒有什么生源,決定裁掉村小,可因為玖福教學水平高,村人都要求,最后決定每月鄉里給二百元,村里學生家長再湊一百元,保留村小學。玖福三百塊的月工資,農村少有花錢的地方,過得也還行。

  錢這東西,你不找它,它找你。國家富裕了,低保制度惠及農村,玖福的殘廢讓他成了農村第一批低保人員。頭一個月領了低保錢,正好是放暑假的時候,玖福就想起了他合穿一雙鞋的兄弟孫闖。十多年來,什么單鞋、棉鞋、涼鞋的,一直都是孫闖一只一只地往這郵。不過,這么多年,孫闖再沒來看他一次,可能是他把芝子領走結婚了,覺得不好意思再來見他玖福吧。

  如今有低保,生活稍微寬裕了點,玖福決定進城去看看孫闖兄弟。他到了城里,咬了咬牙,買了一雙將近百元的皮鞋,打算讓孫闖兄弟穿一回自己買的鞋子。

  按著郵政地址找到孫闖的家,只有芝子一個人在,她如今也有點老相了,再也不像十八九歲那么鮮亮啦。芝子說孫闖不在家,旅游去了。

  見不著兄弟,玖福遺憾地拿出一只鞋,說這回他花錢給兄弟買只鞋穿。芝子見此,哈哈大笑:“玖福呀,玖福,你真是憨頭,他家那么有錢,結婚前我就讓他花了幾萬塊錢,去裝了一條假腿。他穿鞋是要穿一雙的。”

  玖福讓芝子給說迷糊了:這么多年,孫闖可是一直一只一只地給我寄鞋呀。芝子說:“這有啥奇怪的啊。他買鞋都是一買買兩雙,穿一雙,扔一只,給你寄一只唄。”

  玖福撓著頭,見芝子神情有些淡淡的厭煩,就告辭出來,回了老家。

  不想,過了些日子,多年不見的孫闖竟然來找他玖福了。果然如芝子所說的,他是一真一假兩條腿來的,而且把多年前玖福送他的大木拐帶了來。孫闖說他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他一直珍藏著這只大木拐哩。

  玖福問孫闖:“你不是就為了來看看你兄弟我吧?”孫闖嘆了口氣說:“也是來看看望天崖,十多年沒見啦。”

  那就看吧,玖福陪著孫闖上了望天崖。兩人坐著看風景,孫闖卻是一臉哭相,唉聲嘆氣的。玖福問了他好幾遍:你到底咋啦?孫闖這才從衣兜里拿出兩件非常漂亮的小工藝品,一雙手指頭大小的女式小紅鞋子,還有一串什么珠鏈。

  孫闖說:“芝子啥也不缺。我這回出去旅游,就想給芝子買點特別的玩藝。在旅游景點,我見著一個藏族婦女擺地攤,賣小工藝品,這雙上了漆的小紅鞋子,是用牦牛角雕刻的,這串捻珠,也是牦牛角做的。我回來高高興興地把東西給芝子,芝子卻翻了臉:‘孫闖你啥意思呀,你罵我破鞋?還有這串像道姑用的捻珠,意思是讓我改邪歸正?告訴你孫闖,我早就厭煩你了,離婚!’”

  孫闖擦了一下眼淚接著對玖福說:“原來芝子早就紅杏出墻,有了情人。她以為我已經知道,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把事情說破。她呢也是貪著我們家的錢,才沒提出離婚。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世間老婆養漢,老公總是最后一個知道的。這回我拍馬屁拍到了馬蹄子上,芝子堅決要離婚,也就離啦。”

  孫闖說完,就要把兩件小工藝品扔進崖下的海子里,玖福一把搶過來:這么好的東西扔它干什么呀,你不要,我留著好送人。

  兩人往回走,孫闖嘟嘟囔囔,說他這回倒是沒想死,可離了媳婦,沒了生活的支柱,活著也沒啥意思。

  回到村小學玖福的住處,見一個女人在屋里做飯,孫闖問這是兄弟媳婦嗎?玖福說了聲不是,大大咧咧地往床上一躺,連看也不看,讓女人在那自己忙活。女人做好飯,叮囑了一聲:吃完飯,碗要自己刷。她人就走了。

  孫闖問他這女人到底是誰?玖福說是個寡婦,叫果妞。孫闖問玖福:你咋不娶她呀?玖福道:“我不愛她,干嗎要娶她?她來幫我,我也幫她了,每個月我都從工資里省點錢給她。她一人帶倆小孩,挺不容易的。”

  孫闖就勸玖福:“臉蛋長相又不能當飯吃,果妞是丑了點,可她賢慧呀。找個老婆賢慧才是第一重要的。芝子倒是俊亮,有啥用?就有一樣好處,你要是缺綠帽子戴,不用愁。但是,也不能因為有芝子這樣的,咱們就不找媳婦了,是不是呀兄弟,女人才是男人的生命支柱。”

  玖福讓孫闖給嘟囔煩了,呼地起來打開一個大箱子,說他的生命支柱都在這里。孫闖探頭一看,原來是一大箱子各種各樣的極其粗陋的木拐。玖福說:“你不覺得這是一箱子情誼嗎?這些拐都是我的學生們親手做的。他們都重視我,感謝我,我活得挺好啊。你要是喜歡果妞賢慧,不嫌她是個寡婦,我幫你說合說合,讓她也進城享福去。反正我也習慣了,你一來就是跟我討媳婦的。”

  孫闖說玖福是胡說八道,不準他胡來。但玖福還是拿著小紅鞋找了果妞,說是孫闖看好了她,給她一份小禮物,問她有沒有意。果妞說:“人家城里的大公子,該我什么事?我又沒賴著你,你把我往外推啥呀?”

  孫闖走后的一天,果妞穿著一身新衣來給玖福做晚飯,還買來好吃的,帶了一些酒。玖福奇怪今天啥日子?這個悶還沒解開,果妞做好了飯,炒好了菜,這回還不走了,要陪著玖福一塊吃。

  酒菜都是人家買的,人家做好了要吃點,玖福自然沒有不讓的道理。兩人吃了飯喝了酒,果妞磨磨蹭蹭卻不走,生生澀澀地一點點地把外衣脫了,酒精作用讓玖福心跳血涌起來,不用說就成就了好事……

  事后,果妞躺在玖福懷里說,這一切都是孫闖教她的。原來如此!玖福立馬抄起電話,那邊的孫闖嘿嘿直樂:“兄弟呀,你別得了便宜賣了乖,女人是不是挺好的?我跟你說吧,你呀,因為芝子給你造成了心理障礙,一直闖不過這個坎。我知道,你小子重情誼,有良心,女人才是男人的生命支柱,而不是那一箱子破木拐。”

  后來,玖福娶了果妞,這才體會到了婚姻的甜美和幸福。他整天咂著嘴,后悔咋不早娶果妞呢?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3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