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生意不好做呀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暖森

  1

  李萬河來“鴻運”汽修廠快一年了。他是個言語很少的小伙子,長得白白凈凈的很是秀氣,他有個習慣,每天下班哪怕再晚,他也會花時間把自己打理一下,換上帶來的衣服后才出門。對此老板許老材相當看不慣,你說你一個修車的,拾掇得這么干凈做什么?但是,他總不能因為員工愛干凈就辭退他啊。何況,整個汽修廠十來號人,還就李萬河技術好,炒掉他?那還不如給許老材一把刀,讓他自殺算了。

  這會兒李萬河正蹲在坑槽里修一輛奧迪車。車主是一個中年大胖子,他想蹲下來,又被大肚子頂了上去,只得雙手撐著大腿,低頭問道:“小李,咋樣,能不能修好?”

  李萬河的聲音透過縫隙傳出來:“高老板,這次一時半會兒可弄不了,要不晚上下班之前你來看看?”

  高老板一點也沒猶豫,痛快地說:“行,我相信你,那我晚上來取車。”

  高老板走后,許老材從邊上過來,豎起大拇指說:“好小子,總算聽我的話了。對這些個老板,該磨刀的時候就得磨刀,別老不開竅。你看你手藝在我這算是第一,可每月拿的工資卻是最少的,這是為啥呢……”許老材的話還沒說完,李萬河從車輪間探出頭來,說:“你想哪去了,他這車是真壞了。”

  許老材張了張嘴巴,把剩下的半句話吞回到了肚子里。

  傍晚時,高老板來取車,對李萬河說:“小李,你也該回家了吧,我送你一程。”

  李萬河就坐上了車。出門時,許老材正站在門口,看著奧迪絕塵而去,他突然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一個有錢老板有必要跟個打工仔這么套近乎嗎?這高老板不會是來挖人的吧?許老材知道高老板過去開過公司,做得風生水起時突然轉手一賣,賺得盆滿缽滿的。眼下正是他伺機風云再起之時,他會不會也打算做修車這一行?許老材越想越覺得可疑,明擺著嘛,這一路上有多少修車廠,何必每次都跑我這來呢?還專指要李萬河修,這不就是在試他的為人和手藝嗎?而且,每次修好之后,他試都不試下就痛快地付錢了。這太不合常理了!許老材開始擔心了,這廠里就數李萬河的回頭客多,他要一走,那可就是帶著支票走啊!

  第二天天亮后,許老材早早地就在門口等工人來上班了。他這小小的修理廠制度整得跟外資企業一樣,每天早上八點準時上班,遲到十分鐘扣十塊錢,不帶講理的。八點一過,許老材開始數人頭,發現李萬河沒來。

  這可是稀奇事,李萬河來修理廠干了快一年了,從來沒遲到過,今天出了什么事呢?正想著,李萬河來了。許老材一看時間,遲到二十分鐘,便虎著臉對他說:“按規定,可得扣你二十塊錢。”

  “那就扣吧。”李萬河淡淡地說。

  許老材心中暗叫不好。因為李萬河不肯在修車時做手腳,所以盡管回頭客很多,可是每月拿到的工錢卻是最少的,他平時也很是節儉,但現在被扣了二十塊錢竟然面不改色,還滿不在乎地說“那就扣吧”。聽聽,多大的口氣,好像他已經或者即將要發財一樣。

  等到李萬河在修車時,許老材湊上去問道:“昨天晚上,高老板帶你去哪兒玩了吧?”

  李萬河臉一紅,說:“沒,就帶我回家了。”

  “你們就沒聊什么?”

  “這個……”李萬河有些支吾,“也沒聊啥。”

  許老材追問道:“那你今天遲到,是不是他耽擱了你的時間?”

  李萬河沒說話,可是臉上的表情已經表明無疑,的確是高老板耽擱了他的時間。許老材急了,連聲問道:“他是不是也想開修車廠?他是不是想讓你去他那邊?”

  李萬河吃驚地張大了嘴巴,卻還是什么也沒說。

  許老材見自己猜中了,恨得直咬牙,高老板,你可真是狠啊,這不是一腳踹我心窩上嗎?于是他當即提出給李萬河加工資。可李萬河的表現真是讓他摸不著頭腦,加工資這么高興一件事,落別人頭上只怕要感激涕零了,他倒好,什么也沒說,跟扣他工資那臉色差不多。

  3

  不過,李萬河很可能還是不大想走的,高老板父女倆一起上陣,都快一個月了,可李萬河還在廠里沒挪窩,這讓許老材長松一口氣,又不敢把氣松完。這一月里他連加了李萬河三次工資。李萬河真是個實在的小伙子,面對許老材的厚愛,不僅沒半點恃寵而驕,反而更加勤快。

  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讓許老材心生萬千感慨。

  那天,一個年輕人開著高老板的奧迪進廠來。這年輕人長得跟高老板一個樣,顯然是高公子。高公子是來給汽車充氣的,充完了氣也沒走,就來到李萬河身邊,上上下下地打量著他,臉上露出了鄙夷的表情。李萬河卻很淡定,自顧自地干著活兒。高公子就在他身后嘲笑地說:“原來我爸看上的人是你啊?我真想不到,他走眼也就罷了,為什么我妹也覺得你不錯呢?”

  李萬河懶得理他。可高公子還是繼續說著:“我過來也就是看看你,實話對你說,我還真看不上你。不就一個修車的嗎,值得我爸我妹這么緊張嗎?”

  李萬河猛地抬起頭來,直直地逼視著高公子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修車的怎么了,我靠自己本事吃飯,你管不著!”不知道為啥,高公子本來充滿挑釁的目光漸漸萎縮了下去,他垂下頭來,片刻后逃也似地坐上車一溜煙地就走了。許老材看得真切,哈哈大笑著走過來,沖李萬河豎起了拇指,說:“看到了吧,他們高家的人就是這樣不講理。以后別理他們了。”

  李萬河顯然生氣了,臉漲得通紅,呼哧呼哧地喘著大氣。許老材還是第一次見到他生氣的樣子,不過,許老材心里卻很滿意,真是太解氣了。

  可許老材沒想到,那高公子被李萬河瞪了一眼之后,像是徹底服了輸一般,不僅經常來找他,還時常載他下班回家。許老材這時已經對李萬河很放心了,他覺得自己已經吃定了李萬河,不管高家使什么花招,李萬河也不會走的。

  又過了一個多月,許老材突然接到高老板的請柬,請他去參加他新公司的開張大典。看來,高老板顯然是覺得沒可能挖走李萬河,這才不得不另想辦法了。可許老材到了高老板那一看,人家開的竟然不是修車公司,而是貿易公司。許老材雖然奇怪,但總算長松了一口氣。

  一高興,許老材就喝得有點多了,等高老板過來敬酒時,他得意地問道:“高老板,怎么沒開修車廠而開了貿易公司呢?”

  高老板一愣:“啥?修車廠?我為開這間公司都籌劃了一年多了,哪有心思再去想開汽修廠?”

  許老材不信:“那你為啥對李萬河那么好?”

  “這孩子雖然身在城市,可心難得的純樸干凈,這就是我喜歡他的原因。”高老板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慨地說,“許老板啊,你我在商場混了這么多年,什么時候見過心里這么干凈的人?”這話許老材承認。但他想,你喜歡就行了,干嗎要全家走馬燈一樣地來見李萬河。正要繼續問,高老板被幾個來賓拉走了。許老材坐下來,跟同桌的人聊了會兒,臉色就開始煞白了。果然不假,高老板籌劃這間貿易公司已經一年多了,不可能還有時間去籌劃汽修廠。這么說來,自己上當了,壓根就不該給李萬河加工資,不該對他那么寬容,真是氣死人啊!

  許老材一回到廠里,立即以效益不好的理由撤銷了李萬河加的工資,并解雇了三名修車師傅,將活兒一起給李萬河干,以泄私憤。不過,李萬河卻并沒有因此而生出太多的怨言。這讓許老材有奮力一拳頭卻打到了棉花堆里的感覺。

  4

  這天,高公子又來找李萬河了。看得出來,李萬河對高公子的印象已經有很大轉變了,兩人在一起有說有笑的。許老材看在眼里,氣在心里,他將一些鐵罐工具等踢得咣咣響,以此警告李萬河。可那兩人根本不在乎,許老材忍不住了,吼道:“干活就干活,笑什么笑?”

  李萬河還沒說什么,高公子倒生氣了,說:“許老板,這是啥意思呢?是不是成心不想做我們的生意了?”

  許老材冷哼一聲,你的車一有小毛病就過來修,保養得跟新車一樣,賺也賺不到你的錢,做不做都一樣,于是也沒好氣地說:“我在教訓我的工人,不關你的事。”

  高公子氣壞了:“有你這樣做生意的嗎?不知道做生意講究和氣生財嗎?”

  許老材哈哈大笑,說:“我做生意幾十年了,還用不著你這小子來教我!也不看看你自己,整個一靠老爹吃飯的人……”

  “你……”高公子沖他握起了拳頭,李萬河搶先攔住他,大聲地對許老材說:“許老板,不許你這么說他!”

  這倒是奇怪了,李萬河還從來沒跟人這么大聲說過話,何況是對他許老材。許老材很沒面子,說:“我還就說了,你能怎么著我!”

  那邊高公子蠢蠢欲動,似乎想揍許老材了。李萬河拼命拉住他,臉漲得通紅,鼻翼鼓動著,突然把手中的修理器械使勁地往地上一摔,叫道:“我不干了!”說著,他一把拉住高公子:“走,我們不跟這種人一般見識!”

  兩人鉆進車里走了。許老材眨了眨眼睛,回過神來,沖著車的背影吼道:“你走了就別回來了!”隨后,許老材立即打電話給同行,所謂同行是冤家其實是心里的,表面上,哪個同行見了面不是笑哈哈的。許老材決定了,拼上這張老臉,他也得請同行別收留李萬河。許老材冷笑著,心道:“李萬河,你到底還年輕,不知道世道險惡呢!”

  又過了一個多月,許老材突然發現自己的生意越來越冷清了,幾乎是門可羅雀了。有一天他在門口看到一個老主顧正開著突突直冒黑煙的小車經過,這車肯定是發動機出了問題,可是,這個老主顧并沒有開進廠來,而是像蝸牛一樣又突突地開過去了。許老材忙追上去,趴在人家的車窗子上問起究竟。那人有點尷尬,說:“許老板,你松手,我要到明風汽修廠去呢。”

  許老材聽過這廠,是家新開的,不過他不認為它是自己的競爭對手,也就一直沒留意。這會兒老主顧說起,他就跟著車子走了好幾里地,終于到了明風汽修廠。一看出來迎接顧客的人竟然是高公子,而拿著修理器械的人卻是李萬河。許老材氣壞了,正要沖上去,一個人攔住了他,說:“許老板,啥事啊?”

  許老材一看,是高老板。他氣得指著高老板的鼻子罵道:“你不說從來沒動過開修車廠的念頭嗎?這個廠子是怎么回事?”

  高老板一臉無辜地說:“我是說過啊,但你又沒問我兒子開不開。”

  “你……”許老材氣極敗壞地說,“那你又說對李萬河好完全是出于喜歡,這又怎么解釋?”

  高老板攤了攤雙手,說:“我沒騙你啊,我是喜歡他,所以就給他介紹對象了。”

  “你夠狠,為了挖個工人竟然要女兒色誘他!”

  “你說錯了哦,我給他介紹的不是我女兒,而是我兒子。”高老板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許老材,嘆了一口氣,“難道你不知道李萬河是個女孩?”

  許老材結結巴巴地說:“他、他是個女人?她為什么扮成男人啊?”

  “人家一個大姑娘,手藝好著呢,可就因為是女的,沒人相信她有手藝,連試試的機會都不給她,沒辦法,她只能扮成男的。連我都看出她是姑娘了,你這整天和她在一起的人怎么沒看出來?不過也難怪,除了錢,你眼里哪還有人。”高老板笑嘻嘻地說,“我是真心喜歡這個心眼干凈的姑娘,就想把她介紹給我兒子。為了這,我還讓我女兒去看了她,結果我女兒也一下子喜歡上了她。至于我兒子,一開始還堅決反對,后來認識她之后,一下子也喜歡了她。我們勸她離開你那,隨便在我公司里做什么都可以啊。可人家總說這樣對不起你,硬是不走。可是后來不知為啥,她又突然離開你了,結果就開了這間修車廠……哦,對了,許老板,你知道她是為啥離開你的嗎?”

  此時,李萬河正一臉燦爛地干著活,不時抬起頭來,與高公子對視一眼,那甜蜜的樣子讓人看得心里直發顫。許老材看在眼里,突然伸手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個耳光……

Tags: 生意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3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