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千金方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未衷

  北宋末年,離京城汴梁百里之遙的一個小鎮上,有家藥鋪名叫“濟世堂”。濟世堂老板姓萬,因世代行醫,醫術十分高明,被人稱為“萬神醫”,可謂遠近聞名。濟世堂有條祖規,就是看病因人收錢,窮人看病收錢少,甚至不收錢,可達官貴人來了,價錢相應就會很高。

  因為這條臭規矩,再加上萬老板這人做事一根筋,沒有一點商量的余地,有錢人一般不會來此處看病。看病的大多是窮人,萬家人雖然很忙碌,可一年下來也掙不了多少錢。萬老板的兒子萬全新不愿繼承祖業,年年勤奮苦讀卻年年名落孫山,最后不得不棄文學醫。

  眼看萬全新能獨擋一面,年事已高的萬老板就把打理濟世堂的事交給了兒子,自己享起了清福。這天上午,濟世堂剛一開門,就進來一個身穿華貴衣服的漢子,漢子身材魁梧,兩只眼睛炯炯有神,顯得十分精明干練。萬全新心中一喜,知道今天貴人上門,可多賺一些銀子了。

  那漢子見過萬全新,操著一口外地語音說:“您就是濟世堂神醫萬先生吧?在下想找您討個藥方!”既然是外地人,又是富貴之家,必須先讓他明白這兒的規矩,萬全新有些自豪地應道:“那當然!兄臺遠道而來,可知道濟世堂的規矩?”漢子哈哈一笑說:“在下當然知道,只要能看好病,銀子不是問題,您說多少就是多少!”

  既然來人如此爽快,萬全新也不便再說什么,看神情,他并不像有病之人,病人在哪里呢?萬全新說出疑問后,漢子開了口:“在下兄弟二人一起出門做生意,不承想他半路染上了疾病,不僅高燒不退,身上還出現了一塊一塊的紫斑,整日奇癢難耐,看遍了當地的名醫,卻沒有一絲好轉的跡象。還望先生能開出良方,醫治在下的兄弟。只要能看好此癥,在下定當重謝!”

  萬全新聽后,不禁一愣。這種病癥是一種極厲害的傳染病,患病之人如果不盡快治療,很快就會沒命的。治病期間,患者必須進行隔離,否則一旦傳染開來,后果不堪設想。這種病,他只在祖傳醫書上看過,因看病時從沒遇到過,藥方他已記不太清了。

  藥方好找,只需查閱一下醫書就行了,可收此人多少銀子合適呢?既然他請遍名醫都治不好這種病,說話又財大氣粗,那就不妨來個獅子大張口,要他百兩銀子。有了這些錢,以后看病時就可以多救助一些窮人。萬全新微微一笑說:“聽兄臺描述,此病是種極厲害的傳染病,如果不及時隔離治療,將會演變成一場瘟疫,后果十分嚴重。鄙人這里確有一祖傳秘方能根除此病,不過秘方價格高一些,需要不少銀子,不知兄臺能不能出得起?”說完,他向漢子伸出了一根手指。

  漢子聽后,面露喜色,急忙打開包裹,從中掏出十個金元寶,擺放在桌子上。這些金元寶足夠一百兩,要知道這些金子可以兌換差不多一千兩銀子,萬全新目瞪口呆。正在他陶醉于發財夢時,一個聲音在身后響起:“請好漢收起元寶,藥方是治病救人的,你遠道而來,老朽免費贈送。如果收了錢,傳出去大家肯定會戳我們的脊梁骨,說本堂欺負外地人!”

  萬全新怎么也想不明白,眼看到手的千兩銀子卻被父親拒之門外。他本想阻攔,可看到父親一臉嚴肅,就沒敢吱聲,眼睜睜地看著父親寫下藥方交給了壯漢。

  待壯漢走后,萬全新問父親為什么要這樣做。萬老板面色凝重地說:“咱們收了錢,有可能會搭上性命!”“花錢買藥方,你情我愿,怎么會有性命危險?”萬老板見兒子不解,嘆了口氣說:“此人虎背熊腰強壯有力,定是兵丁將士,聽他口音,極有可能是金國人,一次能拿出十錠黃金,可不是一般人。他此次來,為的是藥方,你收了他的錢,金兵貪財成性,殺人不眨眼,咱們焉有命在?”

  萬全新聽了,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幸虧父親及時出現,否則命就沒了。既然是金兵,那就趕緊報官,他向父親提出建議。萬老板搖了搖頭:“金兵南下,已經快打到黃河了,官員們如今都想著逃命,誰還有心思抓一個金國的奸細?抓一個人猶如大海撈針,哪有那么容易?既然此人來討藥方,說明金兵有人得了這種傳染病。但愿這種病能在金兵中流傳,他們就不得不退兵了。”

  “你給他的藥方是假的!”萬全新恍然大悟,大聲叫道。萬老板捻須頷首而笑。

  兩個月后,金兵渡過黃河,直逼汴梁城。宰相李綱帶領大宋軍民拼死保衛京城,最后金兵不得不撤走。金兵撤走時,路過萬全新居住的小鎮,當地的百姓就遭了秧,濟世堂不僅被洗劫一空,萬全新父子也被金兵抓了去。被抓的人都有一技之長,人數約有四五百,而負責押解的人就是求藥方的漢子,名叫金鐵木爾。

  金鐵木爾認識萬全新父子,逼問他們那天給他的藥方是真是假。他說藥方拿回去后,煎藥給患病的人吃,一點效果也沒有。萬老板一口咬定藥方是真的,說方子是祖上傳下來的,因從沒遇到過這樣的病人,一次也沒使用過,他不知道有沒有療效,并問病人在哪里,他可以去看看,然后再修改藥方。金鐵木爾恨恨地說道:“為了防止傳染,患病的士兵早就被殺掉埋了。你們千萬不要耍花樣,否則會死無葬身之地!”

  一天,金鐵木爾把萬全新叫到一間屋子里,信誓旦旦地保證,只要萬全新把藥方交出來,馬上就可以放他們父子回家。萬全新明白,金鐵木爾這樣做,是對假藥方的事不大相信。金兵擄走他們,是讓他們去金國服務的,不管交不交秘方,金鐵木爾都不會放他們回去的。金鐵木爾見萬全新不為所動,惱羞成怒地吼道:“好一對不識好歹的嘴硬父子!咱走著瞧,我一定會讓你們乖乖交出藥方的!到時可別怪我不客氣!”

  當天下午,萬老板就被金鐵木爾帶走了,萬全新焦急地等待父親歸來,可一直到天黑也沒見到父親的蹤影。看來金鐵木爾一定是對父親動刑了,他在心中默默為父親祈禱,但愿父親能挺過這一關。

  第二天下午,萬老板被送了回來,身上雖然沒傷,可面色十分憔悴,不停地咳嗽。不少人過來看望他,他卻大聲呵斥大家離遠點,即便是萬全新,萬老板也不讓他近身。萬全新問父親怎么回事?萬老板咬著牙說:“那個該死的金鐵木爾,為了得到藥方,竟然把為父關到幾個患病士兵住過的房屋里,讓為父染上傳染病。”

  真是歹毒之極,只要不想眼睜睜地看著父親去死,就必須開出藥方抓藥醫治,這樣金鐵木爾就會不費吹灰之力得到想要的東西。萬全新心疼父親,想把藥方拿出來換父親的命,萬老板連連搖頭,叮囑他不要上當。

  在父親授意下,萬全新開出的藥方跟金鐵木爾手中的一模一樣,萬老板吃了藥,自然沒有一點效果。他的病情越來越嚴重,身上紫斑漸漸多了起來,因為奇癢難耐,他不停地撓,渾身上下都是血淋淋的抓痕,雖然疼痛難忍,可萬老板一聲不吭。

  金鐵木爾每天都會來看萬老板,并查驗萬全新所開的藥方。為了把假象做真,他每次開的藥方都不一樣,有時這種藥多一些,有時那種藥多一些,但藥的種類不變。金鐵木爾越來越沒有耐心,停留時間越來越短。

  這樣過了五六天,萬老板身體越來越弱,萬全新心如刀割,可又沒有絲毫的辦法,眼看離金國愈來愈近,他真想一死了之。這天晚上,萬老板把萬全新叫到身邊,用微弱的聲音說出了一個脫身之計,雖然這種方法危險重重,萬全新心中依然充滿了希望。

  第二天一早,被抓的大宋百姓中,發燒咳嗽的人超過一半。兩天之后,幾乎所有的人都開始發燒,很多人身上出現了紫斑,一些人身上被撓得體無完膚,這些人都得了傳染病。萬老板因久病體虛,且又上了年紀,也已斷氣。萬全新哭得死去活來,也不得不看著父親的尸體被金兵抬走。

  當天晚上,金鐵木爾來了,說宋朝與金國已結成盟友,要放他們回家。父親的判斷是對的,金鐵木耳不殺他們,就是想讓他們把傳染病帶回家,使更多的宋朝百姓患上此病,擾亂大宋的統治。

  被抓的百姓逃出金營,在萬全新簡單的醫治下很快就痊愈了,因為他們所患的并不是可怕的傳染病,而是普通的傷風。在萬全新的授意下,他們晚上睡覺全光著身子,再加上北方天氣冷,很容易讓自己發燒,他們身上的紫斑也是自己動手撓的,為的是制造患病的假象。

  萬全新回到家鄉后,一邊看病一邊鼓勵大家抗金。半年后,金兵打進東京,掠走了徽欽二帝。趙構逃到南方,建立了南宋。萬全新散盡家財,在南宋抗金隊伍中做了一名軍醫。

Tags: 藥鋪 藥方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2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