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湖神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久已忘

  偶而,我會前往湖畔,去看“閃密米西湖”,湖畔常有水鴨及盛開的蓮花。我喜歡走上湖畔的浮橋,在那兒可以看見湖底的細沙,以及游于細沙之上的魚。

  有一回,我看著湖底細沙,看沙上的魚自由自在地游著,一尾、兩尾,它們扭著腰,以齒啃嚙水草,攪得水草在水中躲躲閃閃。驀然,我看見水底下影子晃動,有發鬢出現,隔了不久,水中現出一張臉,有眼、耳、鼻、口,其人目若瞑,我看了,大駭。

  這并不是水中的尸體,此臉除了五官之外是透明的,我仍然可以看見這張臉下面三三兩兩的游魚。此臉在水中呈透明狀,飄然而行。在這張臉出現的時候,我還聽見爵士音樂的鳴聒,而且聞到了蘭麝之香。我感到有些神異,但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看到水中忽然出現一張臉,如果是別人一定會大呼小叫,但我不會,我已習以為常。我站立了起來,確定那不是我的臉在水中的倒影,因為我沒有頭發,也沒有胡子。我安靜地走回寺廟的方向,就在此時,我警覺到有東西在移動,有牽曳傾踣草沙的聲音,就靠在我的頰際。

  他對我說:“你是神,我也是神。”

  “我不是神。”我反問:“你為何在水中露臉?”

  “見我為何?”我又問。

  “乞杯水酒。”對方答。

  我點點頭答應了。在和“湖中人”對話的時候,我相信周圍如果有人看見,只會看見我一個人在自言自語、點頭,其它什么也看不見。眾人并不相信世上是真有鬼神的。

  我又說:“你是湖中鬼?”對方笑了,道:“真名是也,師父,你果然有慧眼,一眼就看穿我是鬼,而不是湖神。”

  我也笑了,說:“這世界上的神光,以水神的光最美,可謂異彩紛綸。水神亦有侍者,如果出現時,能見者可見滿湖皆虹彩,哪會像你,一臉胡鬢。而且我見過閃密米西湖的湖神,他叫‘沙里夫’。而你是誰,叫什么名字?”

  “我叫戴維,是喝醉酒一腳掉入湖中溺斃的。”

  我正色地問他:“你入湖中如何?”

  他告訴我:“這世界太不公平,我聽說‘沙里夫’也是醉后失足掉入湖中,但他遇見了龍王,龍王欣賞他的才華,他便成了湖神。而我也是醉后掉入湖中,無人理會就成了湖鬼,這真是命運差異巨大,何其幸,也何其不幸,實在太懸殊了!”

  “這是因緣!”我說:“沙里夫戒酒修行,而你沒有!”

  “不能怪我,師父,因為我只要一喝酒,就自我感覺是神仙了。”

  唉!我無話可說。閃密米西湖真的很美,藍色光明交相輝映。那一段日子,我常常攜帶一小瓶酒去湖畔看湖,然后把酒灑在湖濱的沙地上。

  “戴維,喝酒。”我叫道。那酒鬼隨之就出現了。我差不多隔幾天就去湖邊,將酒灑出去:“戴維,我來了,喝酒。”

  有一回,戴維與我坐于松樹下乘涼。

  戴維問我:“你已入籍?”

  “是的,我入了美國籍。”

  “你呢?”我問。

  “哈哈!我是溺籍。”戴維答。

  “溺籍?”

  “師父,你是大修行人,知道佛教的六道輪回,但你不知道什么叫溺籍吧!溺籍就是水淹死的,全列名在溺籍之中。據我所知,火燒死的叫焚籍。”

  “原來有這回事!”我呆住了,又問:“溺籍人數在閃密米西湖有幾何?”

  “百來多人。”對方答。

  “你如何出溺籍?”我問。

  “要出溺籍就要等待,等待時機。如同一家公司,員工五十名,工作量剛好,所以若想進來一個,必須走一個,若無人進來,誰也不能走。”

  “找替身啊。”我驚駭。

  “對,對,就是找替身。”戴維答。

  我想起中國古代的傳說,水鬼是找替身的。小時候,聽到有人到河邊打水,竟然從河中伸出一只手來拉扯打水的人,幸好有一老婦人經過看見了,大叫:“有水鬼,有水鬼!”那水鬼受了驚嚇,才不見了。傳聞中的那條河,常常有“水鬼”出沒,有很多人死在水中。我小時候喜歡游泳,但那條河不敢去游。確實有小孩子成群結隊去游泳,出了事沉溺了,成了溺籍水鬼。原來中國水鬼找替身,西方的水鬼也一樣找替身。

  戴維突然站立起來說:“師父,我該走了,我的溺籍同伴找我呢!”我忽見羽葆人馬紛立水面。戴維走向水面,倏忽不見。

  有一天,戴維對我說:“師父,我要離開閃密米西湖了,我終于解脫溺籍了。”

  我說:“這是好事,很好的消息。”然而我稍微思索后又問:“這是找到替身了?”

  “是。有一名叫‘雷諾’的初中生會到湖畔來玩水,就在明天下午,他會忍不住下水游泳。他下水游泳的地方水草很多,會纏住他的腳……”

  “那時你在哪里?”我問。

  “我就在他身旁,我的手會夾纏在水草中,拉緊他的腳。”戴維說。

  我緊張地問:“那他會怎樣?”

  戴維哈哈大笑:“這還用問,他會口張欲動,兩個瞳子直直如死魚,全身扭動而無可奈何,接著一切便靜止下來……”

  “他父母呢?”

  “痛苦萬狀。學校會舉行追悼會,很多同學會落淚,會述說他的生平……”

  我默然不語。

  “師父,你怎么了?”戴維問我。

  我說:“我們學佛的人,做人做事有可為與不可為。一、自己有利,而他人無利的事不做。二、自己有利,他人有利的事可做。三、自己無利,他人無利的事不可做。四、自己無利,他人有利的事可做。”

  “這是什么意思?”戴維問我。

  我答:“佛陀教我們,要以陽光去溶解冰雪以解救被危害的眾生,教示我們要舍棄生命去救人,所以佛陀有舍身喂虎、割肉飼鷹的事。佛教是以廣闊如虛空一般的慈悲的心,如祥云、如雷聲、如雨水一樣去做救度的工作。”

  戴維問我:“我拉住他的腳讓他不能呼吸,這就是惡行惡念嗎?”

  “難道拉住他的腳讓人不能呼吸是善行善念?”我質問他。

  “這……”戴維說不出話來。

  戴維想了想,又說:“當今的世界只講求自我權益、保護自己,人與人、甚至國家對國家都是心懷仇隙,為了自己施用各種毒計害人,社會新聞里全是暴虐之事,大家任意胡為,如同鬼迷心竅一般。我自己智慧力量不大,如今我只是依照自己的緣份,為求解脫水鬼身份行事罷了,怎么算是惡念!”

  我說:“我認為佛教是吉祥微妙的,你遇到我,總是有緣。如今,你又要掉入惡緣的槽中輪回而去,這非常危險,有因果,也有報應。人作惡有報應,鬼造惡也有報應。”

  “難道你要我永在溺籍做水鬼?”戴維問我。

  “不。”我答。

  “如果不這樣,我又如何脫身?”戴維再問。

  “這……我可以想想辦法。”

  戴維悵然走向湖邊,漸漸退去,遂不見其形。

  我有一段日子沒有去“閃密米西湖”。約三個月后,我又去了湖畔。

  湖原來的面目未變,煙波浩淼,靜靜地依著山,就像滌濾身心塵埃的天池。數只水鴨仍然歡笑般地嘎嘎叫著,永遠無榮無辱無煩惱。湖上扁舟的小更顯出湖的大來,如果蕩漾在小舟上,當下就是云水仙鄉。仍然有垂釣者,很安靜地坐著。湖中蓮花很繁盛地開著,湖中的蘆葉隨風而搖曳。頭上的碧天清遠而遼闊,偶而也有飛雁飛過,偶而也有飛雁會下降落在湖畔。

  正在觀看時,卻飄來一陣小雨,又吹來一陣小風,湖光山景更加變得朦朦朧朧。

  忽見湖上香云靄靄,從云霧中出現光華,先現出四位女侍,一個個蛾眉橫翠,粉面生春,飄飄然艷絕塵寰。正中多彩光華中現出湖神,骨清神爽,發須短束,服飾自然遶霧,長袖飄風,一副豐采異常非俗輩的形象。

  他一近身,那雙眼睛是熟悉的。“是戴維?”我訝異道。

  “師父,是我。”

  “怎么回事,你還在?”

  “還在。”

  “你現在是?”

  “湖神,我已升為湖神,如今你是神,我亦是神了。”戴維笑著說。

  戴維湖神又對我說起了幾個月前的事:“那天,初中生‘雷諾’果然來游泳,我就在旁等待,水草果然纏住了他的腳,我也伸出了手。”

  “啊!你拉住了他的腳。”我大叫。、

  “不,我解開了那些水草。”戴維答。

  我松了一口氣。

  戴維湖神說:“我沒有找到替身,我也沒有轉世輪回。所有溺籍的水鬼都知道我將會轉世但卻沒有轉成,同伴都為我叫屈。我自己倒沒有什么,因為我自覺這樣做很快樂,是應該的。師父,你說得對,對自己有利、他人無利的,不能做。”

  戴維湖神接著說:“從此,我自心便有了光。”

  “有了光?”我有些吃驚。

  “是善光。”戴維說,“我一連救了四個人。有一部車子沖進湖里,是我打開了車門。”

  “啊!”我無限地贊嘆。

  “原來的湖神高升去了,我自然而然成了現任的湖神。我現在是敕命湖河總管,驅雨掣風行,能飛施雨澤,普濟眾生靈。”戴維說。

  “哇!是真神也!”我高興地贊嘆。

  “是師父教導的我,師父是我的恩人。”戴維說。

  “你還喝酒嗎?”

  “不!”戴維說:“現在我是湖神,是正神。豐姿英偉,聳壑昂霄,步履端詳,循規蹈矩。我要學佛法,我要皈依師父。”

  我為他授了“四皈依戒”,這位戴維湖神開始正式修習佛法了。

  戴維的事讓我感觸很深,一個鬼道眾生在關健時刻尚能心存善念救人一命,何況是人?人有善念,天必佑之,切勿心存惡意,害人終究害己。

Tags: 湖神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2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