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珍貴的破碗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猜笑

  恢復高考那陣子,考生特別多,能夠考上大學的,那可真是千里挑一。吳老師是高考復習班的班主任,教語文,還是縣中的教導主任,德高望重。人們都說,只要進了吳老師的班,就等于一只腳踏進了大學的門檻。

  這天晚上,吳老師正在燈下備課,忽然有人敲門。他起身開門,只見月色下站著一個土頭土腦的小伙子,顯得手足無措的樣子。小伙子見到他,忙叫了一聲:“吳老師……”聲音聽上去還有點發顫。

  吳老師認識這個小伙子,他叫樟地,家在偏遠的山區,以前也在自己的班里聽過課。吳老師把樟地讓到屋里,勸他落座,并給他倒茶。

  這一來,樟地似乎平靜了許多,他小心翼翼地把一個油紙包放到桌上,輕聲說:“吳老師,我送你一個碗——清朝的,雍正年間制作的。”

  “哦?送我一只碗!”吳老師有點驚訝,但他明白學生月夜送碗的意圖。

  樟地已經連續高考了兩年,去年差50多分,今年只差1分。因為家境困難,父母有意要他在家干活,但樟地猶豫很久,還是抵不住讀大學的誘惑,回到縣里,準備進高考復習班,再考一年。可是進高復班要考試,擇優錄取,樟地誤了考試時間,走投無路之下,才想出個送禮的主意來。

  送禮送什么呢?最理想的自然是錢,或者古董貨。錢嘛,家里沒有;古董貨,也沒有。不過,這錢,人人看得明白,而古董貨,不是專家的話又有幾個人能看得懂、分得清真假呢?只是那些古玩古畫,光是聽說,連見也沒見過呢!怎么辦?樟地想啊想,想得急了,猛然想起家里有一個碗。那還是奶奶陪嫁帶過來的,雖然邊沿缺了一只小角,但白白凈凈的,一直沒舍得扔掉,塞在碗柜的角落里,而且碗底下還有“雍正年制”四字方款。這,不就是古董的標志嗎?管它是不是真的,反正就用它去糊人了!

  吳老師瞧瞧碗,皺起了眉頭,說:“如果這只碗真是雍正年制的,那可價值不菲啦。你還是拿回去自己留著,待價而沽,待價而沽吧!”

  樟地料到老師會推辭,就將事先準備好了的一番話兜了出來:“吳老師,這個碗雖然是古董貨,但在我家也沒用。您是老師,又是文人,書法又那么好,家里放件古董,一定會增添一些古雅情趣的。老師,您一定要收下,這是學生的一片心意。如果您不收下,學生就跪在您的面前,永遠不起來。”樟地說著,眼眶溢滿打轉轉的淚水。

  吳老師猶豫了片刻,重重地嘆一口氣,說:“好!好!我收下,收下,謝謝你的一番美意。只是我收下這份大禮,心中有愧啊!其實,按高考的分數,你是可以免試進高復班的。”

  樟地站起來,笑了,口齒也變得伶俐起來,說:“只要老師讓我進您的班,這個恩德,就像再生父母,區區一個碗,又算得了什么?”

  后來,樟地果然順利地進了復習班。懸梁刺股,薄粥咸菜,奮發攻讀自不必說,只是他一看到吳老師就會想起那個碗,那個碗仿佛又回到了胸中,兔子似的蹦跳個不停。

  一天下午,吳老師讓樟地晚上去他家一趟。

  樟地如期來到吳老師的家,前腳邁進門,后腳卻抬不起來了——他一眼看到了那個邊沿缺了一角的破碗,正靜靜地立在桌子上,在燈光的映射下,分外刺眼。樟地的一顆心又“咚咚咚”地劇跳起來。

  “樟地,你知道這個碗叫做什么嗎?”一見樟地,吳老師指指桌子上的碗,劈頭就問。

  樟地一下就蒙了,心里想,一定是老師發現這個碗是假的了,一時嚇得張口結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覺兩耳嗡嗡作響,臉上火燒火燎的。

  吳老師仍是笑瞇瞇的,把樟地招呼進屋里坐下,用他上課時清晰而洪亮的聲調說:“你不知道這個碗叫什么碗吧?我告訴你,這個碗,叫做琺瑯碗。琺瑯兩字怎么寫?都是王字偏旁,各加一個去字、良字。”吳老師像上課一樣地娓娓道來:

  “琺瑯碗,屬于琺瑯彩器,康熙末年開始燒制,到雍正時達到精妙程度,可以說是陶器技術發展的最高峰。這類瓷器制作過程非常復雜,先從景德鎮御窖中制成瓷胎,送到北京,由宮廷畫家加上繪畫,然后再送回產地,開爐烘花,經過500攝氏度的爐火冶煉,經過三個多小時,才能完成制造過程。琺瑯碗,藝術精品啊!你家中藏寶,明知是寶,卻不知寶在何處,寶名何物,豈不令人遺憾?所以,我今天特意把你找來,告訴你。”

  “真的?”樟地云里霧里,好像在聽天方夜譚。

  “嗯。我請一位行家朋友看了,是他告訴我的,想必不會有錯。”

  樟地微微有點清醒,居然蹦出一句:“吳老師,您不會騙我吧?”

  “你聽我說,”吳老師笑了,“琺瑯彩器是精美絕倫的藝術品,歷史上記載說,當時除了宮中享用外,民間絕少流傳,因此也就愈發顯得珍貴。”

  樟地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瞧瞧桌子上的碗,像是自言自語:“這個碗,看來真的很珍貴?”

  “可不,很珍貴!”吳老師喝了一口茶水,肯定地說。

  樟地心里久懸的一塊石頭終于落了地,他真想不到,自己原本糊弄老師的一個破碗,居然真是古董貨,這正是應了兩句話,一句是:歪打正著;一句是:蒼天不負有心人!早知如此,還不如當初自己找人去賣呢!他心里這般想著,嘴里還是說:“老師啊,這只碗,到了您的手里是個寶,在我們家,還不是連盛飯也派不上用場的破碗嗎?”

  “哎,不能這么說,不能這么說。”吳老師讓樟地重新坐下,“我今天找你來,還要和你商量一件事。我準備把這個碗轉手給一個和我非常要好的朋友。這個朋友當然知道這個碗的價值,只是他手頭不太寬余,付不出大價錢,我就算半送半賣了。這錢如果我獨吞,我于心不安,因此也分你一些。這樣吧,我每月給你30元,到你高考結束,你看行不行?”

  樟地大喜過望。一日三頓的咸菜,已經吃得他一天到晚泛酸水;一個月回家一次,沒錢買車票,六十多里的路程,只得開步走;還有那些講義費、參考書,根本就無法向家里開口要錢去買。這樣下去,真不知能不能撐到高考。現在好了,柳暗花明,全都解決了!再說,老師得大頭,自己得小頭,老師也不虧啊!樟地只覺得從未有過的輕松。

  “謝謝吳老師!”樟地站起來,朝吳老師深深一鞠躬,感激中帶著幾分心安理得。

  臨別時,吳老師說:“樟地啊,這個碗非同尋常,它將改變你一生的命運,是不是?難道你就這么輕易地與你的琺瑯碗告別?”

  樟地愣了一下,似有所悟,隨即一股豪情伴著熱血涌上心頭。他深情地望了一眼琺瑯碗,一字一頓地說:“吳老師,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把這個琺瑯碗買回來,再送給您!”

  吳老師朝他贊許地點點頭,會心一笑。

  此后,樟地加倍努力,很快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學,并以優異的成績畢了業,然后進了一家外資企業當總經理助理,最后在省城當起了頗有名氣的企業老板。

  幾年后的一天,樟地親自駕車從省城來到當年求學的縣城。此時已是月上中天時分,他也不上賓館,直奔吳老師的家。

  樟地一腳跨進吳老師的家門,只見那個缺邊的琺瑯碗端端正正地擺放在客廳的桌子中央。想必是吳老師接到學生的電話后,早就把琺瑯碗要回來了。

  燈光下的琺瑯碗,映著庭院的月光,愈發顯得晶瑩潤澤。樟地兩眼炯炯有神,來不及寒暄,就從公文包里“嗖嗖”抽出兩張支票:一張兩萬元,用來孝敬恩師;一張二十萬,用來購回這個命運之神琺瑯碗。

  吳老師已年過花甲,一頭烏發中增添了些許亮晶晶的白發,但那笑瞇瞇的神態和清晰洪亮的聲調,一點也沒有變。

  “不錯,你年輕有為,一諾千金,值得贊賞啊。不過,今天你得告訴我真情,當年月夜送碗的時候,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情?”

  “騙您唄。”樟地咧嘴笑了,顯得既大度又有點不好意思,“還真把老師您給騙了。幸虧,幸虧……幸虧弄假成真了,要不……哈哈哈!”

  “哈哈哈!”吳老師也跟著笑了起來,“哈哈哈,我也騙了你一次,也真把你這個機靈鬼給騙了。”

  “啊,哪一次?”樟地愣了。

  吳老師指指桌子上的碗,緩緩說道:“今天我也把實情告訴你,這只碗并不是琺瑯碗!當初我一眼就看出來了。為了證實,后來特意找人鑒定過……”

  “啊!”樟地似聞晴天霹靂,失聲驚叫,手中的公文包“啪”一聲掉到地上,全無察覺,只是怔怔地看著老師。

  “這只碗很普通,甚至可以稱為**。這只碗又很珍貴,因為它盛著歲月的艱辛,盛著少年的壯志,還蘊藏著我們師生之間一段特別的情誼啊……”吳老師望著前方,平靜地說道。

  聽著聽著,樟地的眼睛模糊了,他仿佛覺得自己又坐回了課堂,正在聽吳老師講一堂人生的大課……

Tags: 珍貴 破碗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2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