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碗底街的傳說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森遲

  玉溪鎮有條碗底街,街路全是用圓兜兜的一個個粉彩細瓷碗底鋪成的,從鬧市口一直伸展到汪家弄汪家大宅門口,足有一里多長,五彩繽紛,煞是好看。

  這路面為何要用碗底來鋪?又從哪里弄來這么多彩色的細瓷碗底?故事得從汪家大宅的汪小四少爺身上說起。

  汪小四的爺爺原是明朝崇禎皇帝的一個重臣,家里十分有錢。汪小四的爹汪季鸞四十多歲才生一個兒子,就是汪小四,汪季鸞夫婦自然把汪小四當成一顆夜明珠,捧在掌心里怕著涼,含在嘴巴里怕化了,什么事都順著這個寶貝兒子的性子。

  時光流逝,汪小四長到十六歲了。汪季鸞給兒子請了幾個遠近有名望的先生,無奈都教不了汪小四一點學問。這年考試,汪季鸞用銀子上下打點關節,又重金雇一個“槍手”,在考場給汪小四做了文章,偏偏汪小四連依樣畫葫蘆照著抄一遍也不行,把一句破題“蓋湯之于天下”抄成“羊血湯三打天下”,惹出了大笑話。

  汪小四自覺沒趣,回到家里摔書摔筆,直嚷頭痛,要去蘇州散心。汪季鸞拗不過他,只得讓人雇下一條大船,派了兩個家丁一路服侍兒子。

  不日汪小四到了蘇州,各處玩去,十分開心。這一天清早起來,汪小四準備去逛玄妙觀,他看看兩個家丁,忽發奇想,說是要嘗嘗做下人的滋味,讓家人和自己調換一下衣衫。兩個家丁聽了面面相覷,哪敢答應?汪小四一時發起脾氣來,家丁只好依他。

  汪小四穿著下人衣衫,要兩個家丁遠遠跟著不許靠近,自顧一個人沿著觀前街閑蕩過去。

  觀前街中間有一家“董禮和”碗鋪,兩開間的門面,極是整齊,鋪里頭一個個架上擺設的都是景德鎮、宜興出產的陶瓷器皿,還有大個的瓷娃娃、彌勒觀音瓷像,汪小四看花了眼,半天也沒轉身。

  碗鋪的兩個伙計打量汪小四的打扮,不像是有模樣的主顧,見他呆得長了,便發了話:“看了這么多時候,你要買什么?”

  汪小四隨口應道:“買碗!”

  一個店倌順手指了指汪小四身邊地下一堆藍邊粗碗:“隨便挑吧!”

  汪小四轉臉看見店倌的神氣很是小瞧自己,心里生氣,便“哼”的一聲,說:“這是什么碗,討飯用!”

  兩個店倌耐了性子,手指一邊架子,說:“這架上都是細瓷碗盞,你慢慢揀。”

  汪小四見兩個店倌并沒出來招呼自己,慪氣地說:“還是些下人用的破碗,誰要?”

  兩個店倌這時才仔細相了一遍汪小四,一時吃不準他是什么樣的人物,便從身后架子上捧出一只重金邊粉彩細瓷碗盞放在柜桌上,賠了笑臉說:“這是景德鎮產的上好細瓷盞,只是每個足要五錢銀子,你吃得起價鈿嗎?”

  汪小四瞟一眼柜上那只碗,對兩個店倌大聲說:“怎么盡拿些上不了桌的蠢東西給爺看!”

  里屋的店老板聽見響動踱了出來,從頭到腳把汪小四打量了一番,沉下臉,冷冷發話說:“你尋什么窮開心,看你這副窮酸樣,怕茶盅也買不起一只。走,給我走!”

  汪小四原本就嫌著碗鋪的店倌冷落了自己,生著一肚皮的氣,這時聽見店老板也說這話,更是火上澆油,立時雙眼圓瞪,吼道:“爺要盤你這家店!”

  店老板只冷笑,說:“行,拿你的銀子來就是。”

  汪小四一跺腳,一步跨出店堂,朝前一望,見兩個家丁正站在街對面,就喊:“快去船上把銀子統統給爺抬過來,爺盤了這店!”

  兩個家人不知發生了什么,奔過來,問了究竟,一起勸說,可哪扳得轉少爺的牛勁,只得去船上抬銀子。

  “董禮和”碗鋪老板這時方才知道汪小四身份,馬上換了臉孔,身前身后獻殷勤,汪小四只是不理睬,連連催那兩個店倌搬碗盞出來,神氣地吩咐:“把這些**統統給我砸了,只留碗底,給我挑到船上,憑碗底算賬!”

  這情景轟動了一條觀前街,大家都來看熱鬧,汪小四因而名揚蘇州。不過,載回的一大船碗底如何打發?虧汪小四想得出來,他說要在玉溪鎮鋪一條街。

  汪家有這樣一個兒子,哪怕金銀成山,沒幾年工夫,也眼睜睜去了一大半。汪季鸞無論怎樣規勸,軟硬都改不了寶貝兒子的性兒,眼見自己年邁衰朽,心想如此下去,怕等不到腳直西去,一份家業就會蕩然無存了。有一日發了急,就發下話來:“誰教得轉我這寶貝,賞銀萬兩,決不食言!”

  消息馬上傳了出去,大家聽得汪小四的名字,就搖頭:“一根朽木,什么都雕不得!”許多天都無人上門承接這宗“買賣”。

  正當汪季鸞近乎絕望的時候,有人登門了。汪季鸞聞報大喜,立即吩咐請進。家人遲遲疑疑,半天帶進一個人來,汪季鸞沒看見倒罷了,看了那人,一下子氣得渾身打顫。只見那人蓬頭垢面,稀爛一身衣褲,腰間系一根爛草繩,一手提一根破竹竿兒,一手拎一個破籃,竟是一個討飯的叫花子!

  汪季鸞一臉怒容,正要叫下人把這乞丐轟出門去,那乞丐卻從容地對他一拱手:“汪員外,聽說過縣城里錢家的事么?”

  汪季鸞一怔,認真地打量那乞丐,見他舉止不卑不亢,看自己時神色很是安詳,覺得奇怪,便說:“錢閣老家兩代不屑,三十六處窖藏金銀被他們敗得干干凈凈,僅有一個孫子聽說已淪為乞丐了。”

  那乞丐聽著汪季鸞話忽地淚流滿面,半天說一句:“在下正是閣老不屑孫兒。”

  汪季鸞聽了大吃一驚,呆呆地對著他看了半日,問道:“你見我有什么事指教?”

  乞丐說:“員外許的一萬兩銀子,除了在下怕沒第二個人拿得動,因此特地上門。”

  汪季鸞一下領悟出什么,只沉吟不說話。

  那乞丐點點自己鶉衣百結的一身,說:“現身說法,公子如再不能醒悟,那員外也就只等著我家的結局罷……”

  汪季鸞倏地從座椅站起,拉住乞丐,直挺挺地跪了下去:“一切全仗足下了!小兒一朝回頭,老漢再添一萬謝金。”

  “碗底街”是面鏡子,汪小四是個“榜樣”,你縱有萬貫財產,也經不起如此的奢侈揮霍。也不知那乞丐的現身說法,最終能否使汪小四幡然醒悟呢?

Tags: 碗底街 傳說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2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