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那盒假飯票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孤澈

  那年夏天,我收到一所中專錄取通知書的同時,父親也被稻場上的脫谷機卷去了一只手。

  我很小的時候母親就遠走高飛,是老實巴交的父親守著貧窮的村落撫養我長大的。這突來的橫禍讓我們父女倆悲痛不已,但父親沒有放棄我的學業,他賣了不足40公斤的豬,又賣了部分糧食,四處找村人求借,很艱難地拼湊著我的學費。一直到10月份以后,我才提著陳舊不堪的行李跨進市里學校的大門。而那時已開學一月有余,新生軍訓也過了。

  坐在教室里,我流著淚暗暗發誓,一定要節約,要把一分錢掰成兩半用,最大程度減少父親的負擔。因為學校正試行封閉式教學,我不可能在課余去謀點兼職什么的,節約的惟一途徑只能是從牙縫里省。那時食堂的饅頭飯菜,都是用與人民幣同值的餐票購買。對于一日三餐我是這樣安排的:不吃早點,正餐就買2兩米飯和2毛錢的素菜。吃得最多的是酸辣土豆絲,只因它更易下飯。

  那時我還是個15歲的大孩子,對食物有著驚人的渴望和需求,身體仍在拔節似的長高。每次到食堂,當鼻子里飄進粉蒸排骨或煎雞蛋的香味,我總會及時地把嘴巴閉得緊緊。如果不這樣,我想我會失態如村口那只小黑狗,涎下長長的口水來。我嫉妒別人碗里的豐厚,在心里,我千百次地用意念將他們的佳肴吞得精光。

  繁重的學習以外,我還肩負著校文學社副主編的重任,且不時參加校內舉辦的各項體育競賽。超負荷的身體支出,長期的營養不良,使我在接近一年的時間里變得面黃肌瘦,身體疲軟,整天無精打采。那一年我做了無數個相同的夢,夢見自己趴在琳瑯滿目的餐桌上大快朵頤,但是一桌子的菜都吃光了仍然餓,餓得讓人發瘋。醒后為了止住胃里不斷發出的咕咕哀叫,我只有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冷水,邊喝邊眼淚奔流。

  暴食一頓魚肉的念頭反反復復地、越來越強烈地折磨著我。好多次咬著牙將一元的餐票拿出來捏在了手心,但遞進食堂窗口前,父親老邁的駝背和那只血淋淋的斷臂卻總是劈面而來,將我的貪婪欲望轉化為深深自責。終究,一元還是換成了2角。

  那天是周4上午的最后一堂自習課,沒吃早餐的我早已饑腸轆轆,一邊在手里悄悄把玩著餐票,一邊煩燥不安地等待下課開飯的時間。這時教室外有文學社的成員找我,交給我一份新生的申請書。從抽屜里取文學社公章時,一不小心把紅紅的印油涂在餐票上了。就在一剎那,一個大膽的想法電光火石般在腦海里閃現出來。

  我的臉因激動而發紅。暗罵自己真笨,怎么沒早想到這點呢?那些餐票,和學校的管理體制一樣還不夠完善,只是一張方方正正的硬紙殼,一面彩色一面空白,空白的一面是記號筆手寫的金額和紅紅的印章。只要模仿上面的筆跡再私刻一個公章,印油一按不就行了么?書法是我的強項,至于公章,找塊大橡皮擦在上面雕上那些字就可以取代!

  幾天后,我的一疊面值壹元的餐票誕生了。到底是作假心虛,我心里忐忑不安。把那些假票翻來覆去地看,一會兒覺得萬無一失,一會又覺得字跡不太逼真,印章也模糊。但渴求已久的愿望已讓我來不及去多想,我心若離弦之箭恨不得飛去食堂,我要馬上買兩份粉蒸肉飽餐一頓!

  學校的食堂有4個窗口,其中3個窗口都是兇神惡煞的中年婦人,一邊不耐煩地吆喝著快點快點,一邊手腳麻利地在輪流遞去的飯盒上忙活。她們手里打出的飯菜總是短斤少兩,偶爾有學生怯怯咕噥一聲“就這么點兒啊”,她們便扯開了嗓門刻薄地譏笑:“吃不好就多打點呀!切,2兩飯的錢還想買3兩!”一席話說得當事人趕緊紅了臉落荒而逃。只有2號窗口,打飯的廚子是個30多歲的聾啞人。據說他的傳奇之處在于,他可以根據別人說話的口形判斷出對方的話語。食堂的菜沒幾樣,對他來說不是難事,最重要的是他力氣大工資少,標準的廉價勞動力,所以才得以和常人一樣在食堂上班。他臉上常掛著憨厚的笑容,勺里送出的份量只多不少。這樣一來,每天開飯時間他面前都排著長長的隊伍,以致于不時有食堂里面的廚子出來,強制性地在往4個窗口均勻分散人群;也因為這樣,我們打飯時常聽到那幾個女人呵斥他是聾子加傻子,罵罵咧咧數落他的一盆菜還沒賣幾張票就送完了。

  我走進食堂。在選擇窗口時我的腿因緊張而發顫,我擔心被人認出,那樣我會聲名狼藉,在學校里面的種種榮耀也許全都會一敗涂地!而那3個兇女人讓我不寒而栗,看來只能選擇2號窗口下手了。退一步說,就算他發現了是假票,趁他是個啞巴不會說話的一時半刻,我還來得及偷偷溜掉。

  隊伍前面的人已空,輪到我了。與他眼神交接的瞬間,他又向我咧嘴一笑。每次在他手里買飯時他都這樣,莫非他認識我?我一下子慌了,不知所措。我的磨蹭讓隊伍推擠起來,后面的人群發出牢騷聲。我不得不硬著頭皮遞過去:“兩份粉蒸肉。”他接過票看了一眼,然后再看我一眼,眼神里有著很明晰的詫異——是詫異一直買土豆絲的我突然大方了呢,還是……

  我的臉很不爭氣地唰一下紅到了脖子根,頭也不自覺地低下來。完了,肯定完了,我想撒開腿跑,可是飯盒還在他手上,那飯盒是我進校時花兩元錢買的,舍不得白白扔掉。前后不過幾秒鐘的時間,我的后背就粘乎乎的一片了。惴惴不安之際,高高堆著粉蒸肉的飯盒突然出現在我的視線下。抬頭,是他一如往常的憨笑。我長吁一口氣,唉,真是草木皆兵啊!還好是虛驚一場!

  有了那些高蛋白高脂肪的滋補和營養,我的臉色逐漸紅潤起來,干瘦的身體慢慢長得圓潤。每次看見他在窗口咧嘴微笑的表情,我心里就會樂開花:這聾啞人就是聾啞人,到底辨別力差些。再轉念一想,又免不了得意地佩服自己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時間一直流轉到次年11月中旬的一天中午,我徑直奔2號窗口,卻意外發現換了人。閃身退出來,我一個個窗口挨著找,也沒見那個憨笑的熟悉面孔。從我進入校園起,就沒見他休息過一天,那么現在只有兩種可能:要么他得了重病,要么離職了。這樣想著想著就沮喪起來,在我內心里,惡毒地希望他是得了重病。因為病好后還可以再來,要是離職了,我就再也不能順暢無阻地用假票狂吃海喝,就算能,也還得在別人手上重冒一次風險。

  我怏怏地返回教室,途經收發室時,門房交給我一個小小的郵盒。我疑惑不已,應該不可能是父親,我一直對父親謊說獎學金很豐厚,已經很久沒向他要過錢物了。外地的同學我也幾乎沒什么聯系,書信來往是要花郵資的。想到郵資二字,我把這個郵盒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居然找不到郵戮。心里疑團重重,我快步回到教室,急忙拆開。

  讓我意外的是,小小的紙盒里竟是兩捆餐票!我隨意拿起一捆一看,腦子“轟”地一下就炸開了——竟然全是我曾“花”出去的假票!

  訝異、尷尬、恐慌、困惑,各種各樣的情緒在瞬間打倒了我,我突然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回過神,我的手被蛇咬了一口似地縮回來,邊左右環顧邊慌張蓋上了盒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誰終于發現了我的假票又給打回了?是食堂交給了校領導嗎?想起餐票的下面還壓著一封信,我更惶恐不已,一定是校領導顧及我的面子,以這種方式來揭發我并讓我在“認罪書”上簽字了!

  我的心墜到了深淵,顫抖著手把信拿出來打開。想不到,里面沒有刀削斧鑿般的剛勁字體,卻只有歪歪扭扭的幾行:

  很早就看過校報上你的照片和簡介,所以知道了你的班級和姓名。很喜歡你的作文。我母親病重,我要回大別山去照料她,可能不會再來了。你的那些票退回給你,以后可別再用,被人識破就麻煩大了。我在食堂有50元押金,我和他們商量不要現金,優惠給我60元的餐票。他們答應了,我覺得蠻劃得來。你以后可以用這些票偶爾加加餐,別老吃土豆絲,身體會跟不上的……

  原來是他,那個早就明察秋毫,卻一直對我的自以為是默默縱容著的善良殘疾人!

  我的胸口像被什么狠狠地撞了一下,他的清澈眼神,他的啞語手勢,他的憨笑,突然間就從我對他一片混沌的印象中無比清晰地浮現出來。看著另一捆面值一元的60張餐票,滾燙的淚水撲籟籟落了我一臉。

  深山陋屋,病弱老母,身患殘疾,他應該比我更需要金錢來維持生存啊!可他卻用這樣的方法,整整幫助了我一年!自始至終,我都不知道他的姓名,沒聽過他的聲音,他只是我生命里匆匆而行的一個過客。而他,不但完整保護了一個花季女孩視為生命的臉面和尊嚴,還留下無私的關愛和溫暖。那些餐票,給了我那年最春意盎然的冬天。我用它們買到世界上最可口的美味,每一次吃著吃著就落了淚。

  那些香美和溫暖,隨著胃的吸收滲透我的血液,營養我16歲為起點的,長長的一生。

Tags: 飯票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1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