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紙糊的皇宮大門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重燃

  這一天,正是清朝皇帝嘉慶謁東陵還宮的日子。正當浩浩蕩蕩的儀仗隊護著嘉慶帝轉過神武門將要進入貞順門的時候,一個中年男子突然從角落里一躍而出,徑直撲向嘉慶帝,手里還握著一把鋒利的刀子。

  這場面頓時把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守衛在神武門兩側的侍衛、護軍等,全忘了自己的工作職責,全都木呆呆地站在原地,沒一個人敢沖上去攔阻,而是眼瞅著嘉慶帝采取“自救”行動──狼狽不堪地避來逃去。

  幸好嘉慶帝身邊總算還有幾個膽大的,一名御前大臣沖上去攔住刺客,另一名隨之撲上去抱緊刺客,四名侍衛和兩名護衛迎上去圍攻刺客。

  在搏斗中,有人受刀傷三處,有的衣袖被劃破,總算把刺客給擒拿了下來。

  眼見刺客在刀光劍影間束手就擒,神武門兩側的其他百余侍衛們似乎才回過神來,連忙呼啦啦地沖上去,將嘉慶帝重重圍護起來。

  經過審訊,刺客的底細很快就被查了個清楚:此人叫陳德,時年47歲,祖籍北京,因其父母投靠在山東青州海防同知、鑲黃旗人松年門下為奴,所以他一直在山東一帶生活,直到30歲。

  后來主人和父母都先后死去,陳德在山東難以維生,想到有個外甥姜六格在京城內務府正白旗當護軍,便帶著妻兒到了北京。

  到北京后,陳德夫婦先后在一些官員家里做仆役,最后又給一個叫孟明的做了5年廚子。后來他的妻子去世,陳德一人照顧80歲癱瘓在床的丈母娘和兩個未成年的兒子,生活非常窘迫。

  嘉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陳德終因情緒失控喝酒鬧事被主人孟明辭退,陳德只得搬去外甥姜六格家居住。姜家房子太小,住了不到一個月,陳德又不得不搬到東華門外小甜水井旁黃五福家借住。

  日子過得實在窮苦,陳德的精神開始有些恍惚,一面想尋死,一面又不甘心就這么平平淡淡地死了。

  這時,他想起了自己幾年前曾經做過一個怪夢,夢中他穿著一件蟒袍,一副富貴樣子。他忽然“福至心靈”,認為那件袍子乃是黃色,預示著自己必有“朝廷福分”。

  嘉慶八年閏二月十六日,陳德看見軍士執役們在北京的街道上用黃土鋪路,知道皇帝將于近日返京,遂想定了主意,認為只消冒險行刺,將皇帝押在手里,就可以得富得貴。

  陳德曾經在達官貴人手下當過差,雖然收入低身份卑,卻經常出入宮門,對路徑非常熟悉。

  于是,就發生了嘉慶被刺的那一幕。

  案子審結,陳德父子都在當月二十四日被凌遲處死。

  陳德雖然死了,但這個“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莽漢的出現,卻已足夠使嘉慶帝臉面無光。

  歷史上帝王遇刺之事并不少見,但陳德作為一個毫無背景且精神失常的下層奴仆竟能堂而皇之地拿著刀子出入后宮,簡直是天下奇觀。

  更出奇的是,負責保安的護軍門禁放進了刺客不說,還在出事后膽小如鼠,這一切都使得逃出生天的嘉慶帝極為光火。

  這就是他認為密不透風的宮苑,那些護衛們就是大清國從世代養活的八旗子弟中精心挑選出來的人才嗎?真不知多年來的銀子都填到哪里去了!

  更讓嘉慶帝無地自容的是,事發時自己身邊圍著數百名天天喊著皇帝圣明的臣屬,竟只有8個人肯為自己效命。

  雖然陳德在審訊中并沒有說過自己有指使者,但驚魂未定的嘉慶帝對這點卻始終無法釋疑。他先是重獎了“救駕”之人,獎來獎去,肯救駕的也只有這么幾個人,嘉慶帝氣不打一處來。

  既怒且疑之下,他的處罰旨意比獎賞詔書下得更有分量:神武門護軍統領革職,貞順門護軍副統領革職,京城侍衛副統領革職留任,京城侍衛統領革職發配熱河,內務府御膳房總監發配伊犁,領頭逃跑的3名護軍處斬,其他的軍士革退或交該管大臣嚴懲,同樣陪在身邊卻未能挺身而出的肅親王交宗人府議處……

  再怎樣處罰,也挽不回做皇帝的臉面。

  轉眼間,陳德案過去了一年半。

  嘉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一個叫了友的安徽和尚再次輕易地闖進了紫禁城。這個和尚于當年正月去普陀山參拜,不知是不是拜完后覺得自己該走運了,他就想要去京城找找皇帝,弄個御封方丈之類的當當。

  到京后,了友和尚一直圍著皇宮轉悠,雖然沒找到什么入宮的機會,卻也把皇宮的方向路道摸了個大概,了解了守衛的漏洞所在。

  就在十一月二十四日這天凌晨,守候在景山東門外的了友和尚遇到了“良機”──他跟在往宮里送食物的隊伍后面混進了皇宮。

  誰知天公不作美,可憐的了友還沒能找著皇帝的寢宮,就被巡邏的給抓住了。更可憐的是護軍們這回雖然亡羊補牢抓住了混進宮的了友和尚,可還是被怒火中燒的皇帝給狠罰了一頓。

  緊接著,就在嘉慶十年二月二十日,這天,又出了一件怪事,一個叫薩彌文的中年男子扛著鐵槍闖宮。

  這人倒也神勇,將守衛神武門的護軍砍傷了好幾個。眾護軍一齊上場總算將其制服,卻又因七手八腳打得太猛,薩彌文最后竟傷重身亡,始終也沒能弄明白他到底是為什么而來的。

  雖然沒查出個底細,但這回神武門的護軍們總算沒有讓刺客闖進宮去。自覺挽回了一點臉面的嘉慶帝便打算重獎眾護軍。

  本來這倒也不錯,可是皇帝在這時心血來潮,竟要諸軍士詳細匯報當時場面。

  一番唾沫橫飛之后,皇帝目瞪口呆地發現,原來護軍們負傷的原因并不全是因為刺客神勇,而是護軍們值勤時竟嫌兵器勞累礙事,居然沒有一個隨身佩戴。

  暗暗叫苦的嘉慶帝只得將這場論功行賞的報告會草草收場,不了了之。

  嘉慶十六年十二月初十,又一件滑稽透頂的事情發生。就在嘉慶帝的眼皮子底下、紫禁城的中心地帶──領侍衛內大臣值班的景運門內,居然混進了小偷,這小偷還用市面上極嫻熟的手法,將值班內閣中書屈廷鎮的海龍皮褂子給割開了一個口子。待眾侍衛聞訊趕到時,小偷已經溜了個無影無蹤。

Tags: 皇宮 大門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1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