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清湯面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喵的

  原煤從井下提到裝煤樓上,需要先過一遍用鋼絲網做成的震動篩。一踏上震動篩,碎煤和塊煤相混的原煤仿佛興奮不已,呈現的是跳躍的狀態。震動之后,碎煤漏下去了,篩子上留下的都是塊煤。這是選煤的第一道工序,叫篩選。選煤的第二道工序是手選。人手長在人身上,手選當然需要人工。進行手選的都是一些女工,臨時工,她們分站在不停運行的皮帶運輸機兩側,負責把混雜在煤塊里的個別矸石揀出來。矸石黑頭黑臉,表面像煤,實質不是煤,是石頭。一塊矸石壞一車煤,只有把矸石揀出來,才能保證煤質的純凈。

  向秀玉就是一位在裝煤樓揀矸石的女工。她頭上包著方巾,嘴上戴著天藍色的口罩,臉上只露出一雙眼睛。向秀玉的目光是銳利的,對矸石零容忍,偽裝再好的矸石都別想逃過她的目光。對揀矸石這個活兒,她早就有了心得。煤是亮的,晶面閃耀著熠熠的微光。矸石是烏涂的黑灰色,暗淡無光。塊狀的物質從面前的皮帶上流過,她目光一掃,就把隱藏在煤塊中的矸石捕捉到了。煤是輕的,矸石是重的,哪怕向秀玉閉上眼睛,只用手稍一衡量,就可以分清哪是煤,哪是矸石。有了心得還不夠,向秀玉還做到了全神貫注,眼疾手快。心無二用,眼無二用,手無二用,倘若稍一走神兒,矸石就有可能從眼前溜走。上班期間,向秀玉心在眼上,眼在手上,心到眼到,眼到手到,稱得上是一個敬業的、稱職的揀矸工。

  向秀玉上的是白天班,早上8點上班,到下午4點才能下班。皮帶連續運轉,她中午怎么吃飯呢?向秀玉對揀矸石在意,對吃飯不是很在意,有空就吃一口,沒空就不吃。上班時她會用飯盒帶半盒剩飯,或帶一個饅頭,趁皮帶有時空轉,她就抓空子吃一點。她手上沾了煤,滿手都是黑的,吃飯時,沒時間洗手,手一捏饅頭,饅頭上就沾了煤粉。她和揀矸石的姐妹們都認為,煤是黑的,也是干凈的,煤不會鬧肚子。所以饅頭上捏有黑手印的地方她也舍不得扔掉,連同煤粉一塊兒吃了下去。渴了,她拿起礦泉水瓶子,對著瓶口喝一氣水。一瓶礦泉水兩塊錢,她可舍不得花那個錢。礦泉水瓶子是她揀來的,里邊裝的是她自己燒開后又放涼的白開水。

  她自己吃飯可以湊合,問題是,女兒喜蓮中午怎么吃飯呢?喜蓮在礦上的學校上小學三年級,脖子里用線繩掛著一把白鑰匙,中午只能一個人回家吃飯。向秀玉把米飯盛在碗里,放上菜,蓋在蒸鍋里,讓女兒回家后把飯菜蒸熱了吃。她們家燒的是蜂窩煤,有時喜蓮嫌煤火上來得太慢,不等火苗長起來把鍋燒熱,涼著就把飯菜吃了下去。當媽的對煤火是有數的,她回家掀開火爐一看,見放在最上面的那塊煤還是黑的,就知道女兒中午沒有開火熱飯。她對女兒說:秋天來了,你吃涼飯可不好,還是把飯蒸熱再吃好一些。她還對女兒說:你不要心急,一定要有耐心。樹沒有耐心,就長不成樹;煤沒有耐心,就變不成煤;人沒有耐心呢,啥事都做不成。我的話你明白嗎?女兒點點頭,像是明白了。

  有一天,向秀玉因上班走得匆忙,忘了給女兒留飯。直到下班回到家,女兒才對她說:媽,你今天沒給我留吃的。是的,是的,她昏了頭了,竟把給女兒留飯的事忘記了。她自己一頓飯兩頓飯不吃都沒關系,正長身體的女兒中午沒飯吃可不行。她愧疚壞了,也心疼壞了,一把將女兒摟在懷里,眼里頓時涌滿了淚水,說對不起,媽媽錯了。

  女兒說:沒事兒,沒事兒的。

  第二天,向秀玉做出了一個決定,中午不再給女兒留飯,每天給女兒3塊錢,讓女兒到礦街上的小飯店里買飯吃。

  礦上從生產區到生活區有3里多路,一路兩旁都蓋了房子,形成了一條礦街。街上的房子都是門面房,礦街其實就是商業街。街上賣肉的、賣糧的、賣水果的、賣日用百貨的等,稱得上應有盡有。礦上的人下班后,從生產區往生活區走,想買什么東西,順手就買到了。礦街上還有美容美發、洗浴桑拿、足療按摩、卡拉OK等,你想進去享受一下,沒有人會反對。當然了,礦街上的小飯店也不少,胡辣湯、水煎包、羊肉湯、熱火燒、米飯、炒菜、餛飩、油條等等,你想吃什么都可以。有的礦工升井洗過澡后,拐進一家小酒館,要一份水煮花生,一盤涼拌肚絲,喝上二兩小酒兒,那是相當地自在。向秀玉把3塊錢裝進女兒的口袋后,特別跟女兒交待,這個錢專款專用,不許省下錢不吃中午飯,更不許拿這個錢買別的東西。她問女兒:記住了?女兒點點頭,說記住了。向秀玉向女兒建議,最好去楊旗阿姨的小飯店買一碗清湯面吃,聽說楊阿姨做的清湯面味道很好,也熱乎,一碗清湯面的價錢正好是3塊錢。

  礦上的小學校建在生活區,楊阿姨開的清湯面館離生活區很近,中午放學后,喜蓮遵照媽媽的建議,到楊阿姨的清湯面館去買清湯面。楊阿姨一見喜蓮,樣子有些欣喜,說:這不是喜蓮嘛,我的孩子!你媽那個小摳兒,怎么舍得給你錢讓你出來買飯吃呢!喜蓮還沒說話,楊阿姨就指了一個座位,讓喜蓮坐下,說阿姨馬上給你下面吃。

  喜蓮掏出3塊錢,遞向阿姨,說:楊阿姨,給你錢。

  楊阿姨沒有接錢,說:錢你先拿著,等吃了面再給錢。

  喜蓮看見了,楊阿姨身邊案板上放的面不是機器軋的面,也不是手搟面,而是一大塊和好醒好的面坨子。楊阿姨揪下一塊面,在案板上搓巴搓巴,搓成一根圓圓的面棍,雙手就開始抻面。楊阿姨抻面抻得很熟練,也很好看,她張著雙臂,一折一抻,一折一抻,面就抻細了。當把面抻得像粉絲一樣,楊阿姨就把細絲面下到鍋里去了。楊阿姨備有兩口鍋,一口大鍋,一口小鍋。大鍋稀飯小鍋面,是說大鍋熬稀飯好喝,小鍋下面條好吃。楊阿姨的大鍋里熬的卻不是稀飯,是棒骨湯。棒骨湯一直滾得咕咕嘟嘟,需要下面時,楊阿姨把湯舀到小鍋里,用小鍋下面。面里不放肉,也不放什么菜,起鍋時只放一點芝麻油腌制的蔥花。楊阿姨把做好的一碗面端到喜蓮面前的小桌上,對喜蓮說:湯熱,慢慢吃,別燙著。喜蓮先嘗了一點湯。別看湯是清湯,味道卻十分鮮美。一碗清湯面,把喜蓮吃得汗津津的,小臉兒都紅了。

  吃完了面,喜蓮付給楊阿姨錢時,不料楊阿姨說:阿姨不收你的錢,錢你自己留著吧,可以買本買筆。

  喜蓮說:那不行,我媽知道了會吵我的。

  楊阿姨說:你這孩子,回家別跟你媽說嘛。好了,吃飽了就回家吧,別耽誤上學。

  平日里,喜蓮幫媽媽買東西,哪怕剩下一毛錢,一分錢,她都會及時交給媽媽。她吃了面,楊阿姨沒收她的錢,要她別告訴媽媽,那是不可能的。媽媽下班回到家,喜蓮一見到媽媽,就把楊阿姨不收她飯錢的事對媽媽說了,并把3塊錢掏了出來。向秀玉沒有吵女兒,她心里一沉,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自從孩子的爸爸在井下的瓦斯爆炸中遇難后,周圍的人對她和她的孩子就不一樣了。中秋節還沒到,張師傅就給她們家送來了一盒月餅,說兒子給他買的月餅他吃不完,就請她和喜蓮幫幫忙,把月餅消滅掉吧。秋風剛涼一點,王奶奶就給喜蓮送來了一件布衫和一條褲子,說布衫和褲子是她孫女穿過的舊衣服,如今孫女長高了,衣服穿不著了,就送給喜蓮穿吧。她一看,哪是舊衣服,分明是剛從商場買回的新衣服。她本來沒有工作,礦上為了照顧她們家的生活,就在裝煤樓上給她安排了一份揀矸石的活兒,每個月可以掙1000多塊錢。更讓向秀玉想不到的是,某個早上,她開門一看,門口放了一壺花生油和一兜剛掰下來的嫩玉米,她至今也不知道是誰送的。不用說,喜蓮去楊旗的面館吃面,楊旗不收喜蓮的錢,也是同情孩子照顧孩子的意思。可是,下雨還水,播種還苗,哪有吃飯不花錢的道理呢!向秀玉又拿出3塊錢,和上次給的錢加在一起是6塊,口氣嚴肅地對女兒說:你明天中午再去吃飯,一定要把這6塊錢一塊兒交給楊阿姨。每個人都要吃飯,但不能白吃飯。花自己家的錢買飯,飯吃起來才香。你爸雖說不在了,國家給你發的有撫恤金,媽媽也掙著一份工資,咱們家的生活不會有問題。吃個飯連錢都交不出去,這怎么能行呢。你不能太面,給楊阿姨交錢時態度要堅決一些,你就說,楊阿姨,你不收我的錢,我以后就不來你這兒吃飯了!

  向秀玉說:楊姐你得理解我,我不能讓孩子慣下毛病。

  楊旗說:咱兩個,你是誰,我是誰?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自家孩子在這里吃碗面條,我讓孩子花錢,我還有一點人心嗎!別的我不說,誰讓咱姐妹是一樣的命呢!

  當著飯館那么多人,向秀玉沒讓楊姐說下去。楊姐的丈夫和向秀玉的丈夫是同一場事故遇難的,那場事故死了80多人。提起那場突如其來的事故,向秀玉擔心,她們都管不住自己的情緒。向秀玉硬起心腸,把錢放在楊姐面前的灶臺上,說:楊姐,孩子的路還長,我不能跟她一輩子。我想讓她從小就能夠自強,能像別的孩子一樣過正常的生活,不能讓孩子成為例外,變成可憐蟲。這6塊錢,你一定得收下。你要是收下,我明天還讓孩子來你這里吃飯,你要是不收,我再也不會讓孩子到你這里吃飯了。

  楊旗只得妥協,說好好好,這個錢我收下。明天一定還讓孩子過來吃飯啊。我這個妹子喲,真是個一根筋哪!

  喜蓮再去清湯面館吃飯時,楊阿姨倒是沒有拒絕收她的錢,但她給喜蓮下面時,另外加了一個荷包蛋,埋在了面條下面。喜蓮用筷子一挑面條,白生生的荷包蛋撲棱就跳了出來。喜蓮知道楊阿姨是額外照顧她,樣子有些為難,她說:楊阿姨,我不愛吃雞蛋。

  楊阿姨走過來小聲對她說:傻孩子,你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吃雞蛋會增加營養。趕快吃了吧。

  喜蓮說:我真的不愛吃雞蛋。喜蓮把面條吃完了,把清湯喝干凈了,獨獨把荷包蛋留在了碗里。

  晚上見到媽媽,喜蓮對媽媽說:楊阿姨在面條碗里給我臥了一個荷包蛋。

  媽媽問:你吃了嗎?

  喜蓮說:我沒吃。別人碗里都沒有荷包蛋,只有我自己碗里有荷包蛋,我不能吃。

  媽媽有些感動,說:不吃是對的,喜蓮真懂事,真是我的好孩子。

  喜蓮提出,她明天中午不去楊姨的面館吃飯了,她一去吃飯,楊阿姨老是看著她,別的吃飯的人也光看她,看得她頭都不敢抬。

  媽媽同意了。媽媽給了喜蓮5塊錢,建議喜蓮到另一家羊肉燴面館去吃燴面,一碗燴面5塊錢。

  中午放學后,喜蓮沒有去吃羊肉燴面。燴面5塊錢一碗,她覺得太貴了。她去一家賣餛飩的小飯店,花兩塊錢買一碗餛飩,再花5毛錢買一個火燒,就吃飽了。這樣,媽媽給她的錢可以省下一半,5塊錢夠她吃兩天的。

  喜蓮把省下的錢拿給媽媽看。媽媽問她中午吃飽了嗎?她說吃飽了,吃得挺飽的。媽媽要她一定要吃飽,不要想著為家里省錢。

  喜蓮說:有的同學中午不好好吃飯,只啃一包方便面。

  媽媽說:干啃方便面不好,方便面里沒什么營養,里面還有防腐劑。

  喜蓮說:媽,你中午也不能光吃涼飯,得把飯熱一熱再吃才好。

  媽媽心中的熱浪翻了一下,說:你不用管我,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一天晚上,楊旗找到向秀玉家里來了,她進門就說:秀玉,我錯了,你罵我吧!

  向秀玉說:沒什么,孩子不過是想換換口味。就算你做的清湯面再好吃,孩子也不能天天中午吃面條吧。

  楊旗說:還是讓孩子到我那里吃飯吧,我不少收孩子一分錢還不行嗎,我再也不給孩子碗里打雞蛋了還不行嗎!孩子再不去我那里吃飯,說不定哪一天我的面館就停辦了。

  向秀玉問:這話怎么說的,有誰為難你了嗎?

  楊旗說:不是有誰為難我,是人家對我太好了,我有點受不了。楊旗隨口舉了幾個例子。有一個人吃了一碗面,給了她10塊錢。她正低頭在錢盒里給人家找錢,人家擺擺手就走了,喊都喊不回來。還有一個人吃了一碗面,一下給了她100塊錢。那人管她叫嫂子,不讓嫂子找錢,說100塊錢預存在嫂子賬上,他還會來吃面,吃一次,嫂子扣除一次就是了。可是,好多天過去了,那個叫她嫂子的人再也沒到面館露面。她一開始每天和10斤面,不夠賣。后來每天和30斤面,還是不夠賣。現在她才明白了,那么多人到她的面館吃飯,不是因為清湯面有多好吃,是礦上的人在抬她的生意。楊旗說:再這樣下去,我得欠礦上的那些弟兄們多少情啊!

  向秀玉沒有說話,她一手捂嘴,轉過臉去,眼淚簌簌地流了下來。

  楊旗說:秀玉,我的面館不能再開了,你跟礦上裝煤樓的領導說說,我跟你一塊兒去揀矸石得了。

  向秀玉輕輕搖搖頭,還是沒有說出話來。

Tags: 清湯面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1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