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藏在靴底的陰謀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獨棲

  一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馮昆是京城鞋匠中無可爭辯的狀元,他做出來的靴子不僅式樣美觀,而且輕便結實。最關鍵的一點,那些靴子尺碼恰到好處,不大不小不緊不松,就像從腳上長出來似的,穿起來甭提多舒服了。當朝皇上對馮昆的手藝也贊不絕口,每年入冬前都會派人向他訂購幾雙上好的龍靴。

  這年立秋剛過,宮里的太監就找到馮昆,給皇上訂了十二雙不同款式的龍靴,數量比往年多了一倍。馮昆心想:皇上要穿這么多靴子,說明腳力還健得很,看來坊間有關他病入膏肓的傳聞純屬捏造。

  原來,半年前皇上忽然下詔,稱自己要潛心修煉長生不老之術,三年內任何人不得打擾。自此,皇上讓九歲的太子監國,由丞相宇文亮全力輔佐,自己則躲進了深宮。

  據說,在過去的半年里,除了幾個貼身太監,誰都沒見過皇上。時間一長,各種揣測不脛而走:有的說皇上臥病不起,因擔心太子年幼無法掌控朝政,皇上只得設計穩住群臣,以防不測;有的說宇文亮買通太監將皇上軟禁,意在挾天子以令諸侯;還有的說皇上已經駕崩,眼下皇后和宇文丞相秘不發喪,在唱空城計……

  現在,皇上一口氣訂了十二雙龍靴,所有的謠言不攻自破,馮昆非常開心,立刻動手做起了靴子。

  當晚,馮昆正在酣睡,突然覺得脖頸處一片冰涼,睜眼一瞧,只見床邊站著個身材魁梧的蒙面人。這蒙面人手里握著一柄寒光閃閃的鬼頭刀,鋒利的刀刃正抵住馮昆的咽喉!

  馮昆嚇得魂不附體,顫聲說:“大俠要銀子盡管拿,小的絕不敢聲張……”

  蒙面人搖搖頭說:“我不要銀子。”

  不要銀子,那就是要命了。馮昆嚇得差點兒背過氣去,結結巴巴哀求道:“小……小的不知怎么得罪了大俠,還,還請明示……求,求大俠高抬貴手,饒小的一命。”

  蒙面人又搖了搖頭,說:“我與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

  這下馮昆傻眼了,暗忖:既不為劫財,又不為報仇,這家伙為啥深夜闖入,把刀架在我脖子上呢?

  蒙面人看出了他的心思,壓低聲音解釋道:“我受一位貴人之托,來請馮掌柜幫個忙,馮掌柜若肯答應,事成之后有重金相謝,如果馮掌柜不肯幫忙,嘿嘿……”說到這兒,蒙面人的手指在刀背上輕輕彈了彈,眼里掠過一股兇狠的殺機。

  馮昆趕忙拍著胸脯表態:“只要我能辦到的,一定效犬馬之勞!”

  蒙面人說:“這個忙,對你來講輕而易舉。”說著,他從懷中取出一個小木匣交給馮昆。馮昆打開木匣,發現里面裝著許多細小的銀針。蒙面人指著銀針對馮昆說:“你要做的,就是用你高超的手藝,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這些銀針縫入那十二雙龍靴的靴底。”

  馮昆嚇得面如土色,吭哧半晌才囁嚅道:“這,這不是要我謀害皇上嗎?那,那可是殺無赦的死罪啊!”

  蒙面人安慰道:“別擔心,那位貴人手眼通天,管保你平安無事。”

  馮昆不信這話,但又不敢反駁,只得沉默不語。

  蒙面人見狀,眼里又露出了殺機,舉著鬼頭刀威脅道:“倘若你不答應,我現在就宰了你!”

  馮昆嚇壞了,立即點頭應承,心里卻盤算道:惹不起躲得起,等你走后,我馬上腳底抹油,悄悄離開京城,找一個偏僻的地方躲起來。

  蒙面人對此早有防備,摸出一顆黑色藥丸,逼著馮昆當場服下。然后,蒙面人告訴馮昆:他剛才吃下的,是一種特制的“斷腸丸”,每隔七天必須服一次解藥,否則“斷腸丸”的毒性就會發作,爛斷肚腸把人活活疼死。

  講到最后,蒙面人陰陽怪氣地說:“接下來,每隔七天我就派人給馮掌柜送一顆解藥,如果你打算悄悄逃走,或者向朝廷告密,嘿嘿,那就讓‘斷腸丸’送你上西天吧。”

  馮昆聽得直冒冷汗,一個勁兒地說:“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蒙面人點點頭,收起鬼頭刀,縱身躍出了窗外。

  二

  懾于“斷腸丸”恐怖的威力,馮昆硬著頭皮,將那些銀針一一縫入了十二雙龍靴的靴底。被朝廷砍頭,總比被“斷腸丸”折磨死要好受些。

  不久,太監取走了做好的龍靴,馮昆當即穿上壽衣開始在家等死。

  時間一天天過去,奇怪的是,預料中的抓捕遲遲沒有發生。

  馮昆百思不解:照理說,凡是從宮外采購的物品,請皇上御用前都要經過嚴格檢查,龍靴自然不能例外。那些銀針雖然縫得巧妙,但很難逃過反反復復地查看,就算僥幸過關,只要皇上穿著龍靴走上幾回,那些銀針也會穿破靴底,扎入他的腳心……所以,無論如何,藏在靴底的秘密早晚都會露餡。然而,宮里一直風平浪靜,那十二雙龍靴仿佛泥牛入海,沒了音訊。這期間,每隔七天,就有一個小叫花子給馮昆送來一顆紅色藥丸。

  馮昆提心吊膽,在戰戰兢兢中苦熬了一個月。

  這天早上,內廷總管領著幾個侍衛闖入了馮宅。剛進門,內廷總管就高聲喊道:“馮昆聽旨!”

  馮昆心中咯噔一下,暗叫: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掉腦袋的時候到啦!于是,他哆哆嗦嗦跪在地上,等著侍衛上前捆綁。

  只聽內廷總管說道:“傳皇上口諭,馮昆所做的十二雙龍靴工藝精湛,頗感舒適,甚合朕意,特賞黃金一百兩!”

  馮昆徹底蒙了──那十二雙藏有銀針的龍靴,非但沒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反而得到了皇上的重賞!這究竟是咋回事啊?

  直到內廷總管笑瞇瞇地將一百兩黃金放在他面前,他依然沒回過神來。

  掌燈時分,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來到了馮家,一見面他就雙手抱拳,對馮昆說:“恭喜馮掌柜!賀喜馮掌柜!”

  馮昆將壯漢仔細打量,覺得很面生,便遲疑著問:“恕我眼拙,您是哪位啊?”

  壯漢掏出一塊黑布蒙在臉上,提醒道:“這下認出來了吧?”馮昆果然認出來了,立刻嚇得渾身亂顫,原來站在面前的壯漢竟是那蒙面人!

  壯漢拍拍馮昆的肩膀,笑道:“馮掌柜莫怕,今天我來找你,是為了兌現那位貴人的承諾。”說著,他取出一張一千兩的銀票,塞到了馮昆手里。

  馮昆看看銀票,又瞅瞅壯漢,弄不清對方葫蘆里到底賣的是啥藥。壯漢拉馮昆坐下,把事情的原委細細講了一番。

  壯漢名叫薛彪,是大將軍韓秉德的貼身侍衛。韓秉德南征北戰數十年,立下赫赫戰功,深得當朝皇上信任。自打太子監國后,韓秉德一直懷疑皇上已被宇文亮秘密謀殺,那個“修煉長生術”的幌子系宇文亮編造,目的是迷惑群臣,為他篡位爭取時間。韓秉德很想探明宮中的真實情況,但試了幾次都沒成功。

  正當韓秉德急得抓耳撓腮時,有位謀士給他支了個高招──派人脅迫馮昆,在龍靴的靴底里縫入銀針。如果皇上安然無恙,必定要穿那些龍靴,藏在靴底的銀針很快會被發現,從而派侍衛抓捕馮昆。如果皇上已經遇害,那些龍靴根本用不上,也沒有人會認真檢查這龍靴,藏在靴底的秘密就不會露餡。韓秉德認為這招妙得很,當即派薛彪去馮家依計而行……

  講到此,薛彪對馮昆說:“現在你非但沒有獲罪,反而得到重賞,說明皇上已經遇害!宇文亮這奸賊做夢也想不到,他使的這個障眼法欲蓋彌彰,正好讓韓將軍摸清了宮中的底細!”

  馮昆聽得瞠目結舌,愣了半晌才不解地問:“你以真實面目相見,又把這些機密告訴我,就不怕被宇文亮知道嗎?”

  薛彪微微一笑,篤定地說:“如今用不著擔心了,因為韓將軍已親率大軍進攻紫禁城,很快便會戳穿宇文亮的鬼把戲!”說完,薛彪伸手朝窗外一指。馮昆順著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見遠處有許多兵丁正手持刀槍、火把,潮水般涌向紫禁城。

  離開馮宅時,薛彪把“斷腸丸”的最后一顆解藥交給了馮昆,這樣他就徹底地解毒了。

  三

  薛彪猜得沒錯,攻打紫禁城的戰斗很快就結束了,但失敗的并非宇文亮,而是韓秉德。因為,最后一道宮門剛剛被撞開,迎面就碰上了怒氣沖沖的皇上。皇上沒有死,也沒有病,他身強體健神采奕奕!

  韓秉德驚呆了,趕緊丟掉寶劍,跪下向皇上請安,一場突襲紫禁城的軍事行動就此瓦解。

  皇上沒有聽信大將軍的自我辯白,以謀反罪將其腰斬,并滅了他的三族。

  隨后,余怒未消的皇上又追查韓秉德的同黨,先后處決、關押了上萬人,薛彪也在死亡名單上。

  作為韓秉德的同謀,馮昆料定自己在劫難逃,于是又穿上壽衣天天在家等死。然而等來等去,什么禍事也沒降臨。馮昆想破腦袋也弄不明白,皇上為啥網開一面放過了他。其實,并非皇上網開一面,而是他壓根兒就不知道,馮昆曾悄悄將許多銀針縫入龍靴的靴底。如今,知道這個秘密的只剩下兩個人,一個是馮昆,另一個是宇文亮。

  老奸巨猾的宇文亮,才是“靴底藏針”真正的策劃者,他一直想篡奪皇位,卻因忌憚大將軍韓秉德遲遲不敢動手。韓秉德手握重兵,對皇上忠心耿耿,皇上也對他信任有加,要搬倒這樣一位重臣難比登天。

  經過苦思冥想,宇文亮終于琢磨出一條除掉韓秉德的妙計。

  皇上渴望長生不老,宇文亮便投其所好,派一位騙術高超的道士忽悠他。那道士向皇上傳授了一門詭秘的長生術,聲稱排除一切干擾靜心修煉,三年內就可修成正果,從此壽高五百歲。

  皇上信以為真,便讓太子監國,自己則躲進深宮一心一意修煉長生妙術。不出宇文亮所料,皇上的突然隱身引起了韓秉德的懷疑,當他急于探明真相卻苦無良策時,宇文亮花重金買通將軍府的一位謀士,給韓秉德獻了一條“靴底藏針”的妙計。韓秉德欣然采納,一步步踏入了宇文亮挖好的陷阱……

  宮里負責檢查龍靴的太監也已被宇文亮買通,他瞞著眾人,偷偷取出了藏在靴底的所有銀針。

  當韓秉德率軍攻打紫禁城時,皇上認定他想弒君篡位,滿朝文武對此也毫無異議,韓大將軍百口莫辯,糊里糊涂地做了刀下冤鬼。隨后,為了掩蓋真相,宇文亮把知道“靴底藏針”陰謀的人都悄悄干掉了,唯獨留下馮昆。為何不殺馮昆呢?因為他只知道“靴底藏針”的主使是韓秉德,在韓秉德及其黨羽被誅后再去暗殺他,反而容易讓人起疑。

  在韓秉德“叛亂”被平息的第二年,皇上突然駕崩,據說是因為服了過量的仙丹。緊接著太子繼位,但他只是個傀儡,大權掌握在宇文亮手里。不久,宇文亮又逼小皇上將皇位禪讓給他。交出皇位后的第三天,已成庶民的小皇上跟他父親一樣,也不明不白地死了。

  宇文亮終于君臨天下,樂得做夢都能笑出聲來。但美中不足的是,他從此落下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怪病,只要一穿上龍靴,腳底就感到針扎般地疼。所以,一年四季,宇文亮的龍袍都長可及地,因為龍袍下藏著個難以啟齒的秘密──皇帝沒穿龍靴!

Tags: 靴底 陰謀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0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