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立不起的孝子牌坊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性子臟

  一

  清朝末年,金家村有個叫金三貴的人,從小偷**狗,在鄉親們的心目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長大后,他這壞毛病好像改掉了。他頭腦活絡,十天半月出門一次,大多數時間待在家里,日子過得非常滋潤。據他自己說,是在外面做生意,可就是不肯透露做什么買賣,村里人也沒有見他有貨物進出。

  堂弟金四富也眼紅了,很想跟堂兄學做生意,可金三貴說什么也不答應。金四富像根纏樹的藤,你不肯帶,我偏要跟你學,時時注意起金三貴來。

  這天凌晨,見堂兄出門,金四富就悄悄地跟在后面,心想,這下,你總不會拋棄我吧。走了十里路后,才趕了上去,說明原委。金三貴一聽,火上心頭,還伸出了拳頭,說是如果再跟著,就要給他吃拳頭了。見堂兄鐵了心不肯讓他學,金四富只得垂頭喪氣地回轉。

  這年冬天,金三貴的母親金阿婆患上了頭痛病,耳朵響,頭腦發漲。郎中診療后,開了藥方,說,“如果加上鮮荷葉蒸野豬腦,療效將更好。可惜,這個季節,哪里去采鮮荷葉?”

  金家村在大山之中,大雪天,村里人經常上山打野豬,要野豬腦容易,可要臘月里的鮮荷葉就困難了。想不到金三貴聽后,脫口而出,說是三十里路外的王家莊,王財主家的后花園中有一座閣樓,一半是懸空在池塘中的,池塘里種荷花,延伸到閣樓下的荷葉,寒霜打不著,北風刮不到,這個時候可能還有新鮮的。

  在場的鄉親們都感到奇怪,這么遠的王財主家有鮮荷葉,你怎么這樣清楚。金三貴知道說漏了嘴,忙說曾到王財主家談過生意。

  金三貴顧不得大雪紛飛,踏著厚厚的積雪出門了。來到王財主家中,把采鮮荷葉的事說了。王財主聽后,覺得金三貴是個孝子,他對孝子是非常敬佩的,馬上帶他到池塘邊,往下張望了一下,是有幾張殘存的綠顏色荷葉。王財主連忙叫來家丁,讓他們拿出采菱的木桶。金三貴坐在桶中,劃到閣樓底下,用竹鉤子鉤出鮮荷葉,采了幾張。王財主一直陪在他身邊,不但留他吃飯,還送他出門。

  金阿婆吃了藥,頭痛病果然好了。

  二

  金三貴的親叔叔金保根是金家村的保長,因為侄兒在村里名聲不怎么好,弄得他這個當保長的叔叔在鄉親們面前抬不起頭。現在有了這么好的事情,他哪里還肯放過,就在村里宣揚起侄兒的孝跡。由于金保根的添油加醋,金三貴很快成了被大家公認的孝子。

  第二年夏天,金阿婆的頭稍有點兒漲痛,金三貴又準備用老單方給母親治療。按理說,六月的荷葉到處都是,可金三貴卻仍舊要到王家莊去采。鄉親們感到不可思議,他為什么要舍近求遠,難道水土的緣故,那里的荷葉療效好?

  金四富對堂兄不肯帶他做生意懷恨在心,通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已看出了問題。見金三貴又要去王家莊采荷葉,特意去問了幾位老郎中,是否遠地的荷葉療效好。他們都說,沒有這種事的。這下,金四富起了疑心,悄悄地跟在堂兄的后面,看看他到底要去干什么。

  這天早上,金三貴去王家莊。到王財主家已是下午。一回生二回熟,王財主因忙著接待貴客,一時抽不了身,就叫他自己去采。金三貴是求之不得,巴不得王財主不在眼前。見四下無人,他把布袋放在樹根下,脫下衣褲,下身圍了塊大手巾,跳入池塘,摘了幾張荷葉后上岸。

  金三貴的行動,被躲在假山后面的金四富看得一清二楚。金三貴從水里爬起來時,大手巾的一端鼓鼓的滴著水,雖然用荷葉蓋住,但還是能看出有一個包裹。只見他迅速地把那個淋著污水的包裹放入布袋中,穿好衣服。這時太陽已開始偏西,金三貴去和王財主打了個招呼,匆匆忙忙地走了。

  見金三貴走出院子大門,金四富也準備離去。哪里想到,他剛想從假山后面出來,被王財主家的家丁發現了。那鬼鬼祟祟的樣子,不是小偷還會干什么,就把他抓了起來,押解到王財主那里。

  去年底,王財主準備去城里購買一批過年做新衣裳的布,為了第二天一早就出發,把五十兩銀子放在房間里。想不到半夜時分,他聽到有聲響,點亮燈一看,那包銀子不見了,連忙呼喊。家丁聞聲起床,那盜賊已到圍墻邊,只見他身手敏捷,靠一根竹竿,越過圍墻逃了出去,消失在夜幕中。

  王財主感到奇怪,這么高的圍墻,還要帶一包銀子,不知他怎么翻出去的。現在抓住了竊賊,自然不肯罷休,一口咬定,去年底那五十兩銀子也是他偷的。

  金四富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他雖然已猜出個大概,這肯定是金三貴干的好事。他真想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可一想,金三貴在王財主眼里是個大孝子,自己又沒有奪下贓物,就是說出來,王財主也不會相信的,既然如此,還是不說為妙。但不管怎樣打罵,金四富就是不肯承認做賊。結果,被打得皮開肉綻,捆住手腳后關進了柴間屋,準備第二天一早送官。

  三

  再說,金三貴冒著酷暑趕路,太陽快要下山時,到了離村三里路的那條溪邊。溪水不深,他脫下鞋子,蹚水過去。可是,他說什么也不會想到,夏雨隔田坎,這里紅日高照,上游卻山洪暴發,剛到溪的中間,洪水來了,金三貴要逃已來不及了,很快被洪水卷倒,淹沒后沖走了。

  直到傍晚,金三貴還沒有回家,金阿婆急了,到村口焦急地等候。有個牧童說,太陽偏西時,他在村外的山坡上放牛,遠遠看到,有個人過溪時被洪水沖走,會不會就是金三貴呢。

  金保根得知后,帶領鄉親們照著火把沿溪尋找。直到十多里外,才看到金三貴已被沖在沙灘上,但早就沒有氣了。

  他們發覺,金三貴手里還緊緊地捏著殘缺不全的荷葉,縛在腰部的布袋鼓鼓的,從布袋里拿出一個包裹,布上還有污泥,解下打開后,里面竟是五只大銀元寶。大家都感到奇怪,金三貴是去采荷葉的,身邊哪來這么多銀子,看來是順便收來的賬款。

  為老母采藥而死,金三貴的孝行感動了村里的人。金保根想,這事發生在金家村,也說明他這個保長管理有方,何況死者還是自己的親侄兒。如果能把金三貴的孝子形象樹起來,不但村里,連自己臉上也有光彩。他立即找來族長、房長等村里的頭面人物商量,這等好事,大家自然同意。

  金保根一邊籌款,準備建造孝子牌坊,一邊起草孝子呈報書,準備先報到鄉里,再讓他們層層上報,說不定皇帝還會題匾,撥建造牌坊的銀子呢。

  孝子呈報、造牌坊的事八字還沒有一撇,上下三村都傳得沸沸揚揚了,一傳兩傳,變成開始為金三貴建孝子牌坊了。

  四

  這天晚上,金保根到五里外的娘舅家吃壽酒,酒吃得迷迷糊糊的,回來已經夜深了。剛到村口,突然飛來一塊泥土,砸到了燈籠上,燈籠里的蠟燭滅了,金保根不禁打了個寒噤。忽聽有人叫他叔叔,聽聲音好像是死去的金三貴,這下,身上都起雞皮疙瘩了。那個黑影央求著說:“叔叔,我是三貴,我不要當孝子,您千萬不要立牌坊,也不要向上頭報了。”

  金保根正要問為什么,忽然傳來一陣狗叫聲,再一看,那黑影不見了。侄兒明明死了,怎么會來找自己呢,金保根曉得遇鬼了,嚇得逃也似的回到了家。

  金三貴的墳墓葬在村后的山上,也就是金保根家的屋上頭。當天夜里,金保根聽到后山有叫喊聲,后來是石頭滾下來的聲音。第二天清晨,金保根起床來到屋后,看到幾塊斗大的石頭,上面粘有黃泥石灰。這不是侄兒墳上的石頭,好好砌在那里的,怎會滾下山呢。待到太陽升起,叫了幾個村民到山上一看,果真是從金三貴墳上挖出的。誰和一個大孝子過不去,這就奇了。

  金保根睡在一樓,這天,媳婦去娘家了,屋里只有他一個人。大概半夜時分,忽聽窗外傳來陰陰的叫聲:“叔叔,我是三貴。”

  一聽又是金三貴的鬼魂,金保根哪里還敢起床,只得在床上問他,三番五次地來找,到底有什么事。

  金三貴說,他新到陰曹地府,人生地不熟的,本來日子就不好過,鬼們還看不起他。為的就是立牌坊的事,說是他金三貴能立牌坊,那么,大家都好立了。鬼還揚言,如果牌坊立起來,就去把它推倒。那天晚上剛剛和叔叔說了一句,那些鬼又圍上來了,被狗看到叫了起來。他連忙往墳墓里逃。鬼們還是不肯罷休,追到后,見他躲著不出來,就挖起了墳上的石頭。幸虧公雞叫了,鬼才散去。好多鬼來尋他的事,碰到他就譏笑,有的還朝他吐唾沫,吵吵鬧鬧的要撕他臉面。這下,他哪里還敢在墳屋里居住,天一黑,就躲到橋洞、陰溝里,這滋味實在不好受。

  金保根不解,申報孝子,立牌坊,和鬼有什么關系。在他的再三追問下,金三貴才說了出來,因為自己是個賊,他能立牌坊,鬼不服氣。只好到叔叔這里求情求饒了,請叔叔無論如何也不要給他報孝子,立牌坊。

  金保根一邊思索,一邊聽,終于聽出疑點來了,這聲音雖然極像金三貴,但畢竟有所不同。他輕輕地起了床,來到窗口,用力把窗門一推,外面緊貼窗門的鬼哪里防備這一招,正好撞在頭上,痛得不由自主地叫了聲“哎唷”。

  “四富,你不要裝神弄鬼了。有什么事,直說好了。”金保根對著推開的窗戶說。

  五

  這鬼正是金四富裝的。那天凌晨,他忍著痛,磨斷反背吊在手上的繩子,再解開腳上的繩,偷偷地從柴間屋中逃出。回到家,堂叔金保根正準備給金三貴報孝子立牌坊,想想堂兄做了盜賊,自己卻受冤枉,吃了皮肉之苦,要不是逃走,還得受牢獄之災。而金三貴這樣的人反而要流芳千古,金四富越想心里越氣,他也知道,這個時候去和堂叔直接說,他肯定不會相信的,還以為自己忌妒呢。無奈之下,想了這個裝鬼的辦法,那天深夜砸燈籠的也是他。

  這下,金四富這鬼裝不下去了。金保根把他叫進屋里,問他為什么要阻止為金三貴立牌坊。

  事到如今,金四富索性實話實說了,把自己被王財主當作疑犯關押的事也說了出來。金三貴為什么知道王財主家的后花園荷花池,六月里偏要舍近求遠去那里采荷葉?這還不清楚,去年底王財主家銀子失竊,一定是他干的,被發覺后,為便于逃跑,把包裹拋在池塘里,到那里采荷葉是為了取贓物。金四富見金三貴的母親把那塊包銀子的布洗干凈后晾曬在竹竿上,還特意去看了下,布角上繡著小小的“王”字。經多方打聽,金三貴在鄉親們面前稱外出做生意,其實是在外面行竊,只不過兔子不吃窩邊草罷了。

  原來是這么回事,金保根想,人在做,天在看,金三貴被大水淹死,是遭了報應。這樣的人如果給他立了牌坊,自己還不愧對祖宗!

  畢竟是自家的親侄兒,家丑不可外揚,再說,人已死,老天已經對他懲罰了。金保根把已經寫好的孝子呈報書燒了,再也不提立牌坊的事了。金三貴的孝子牌坊,終究沒有建成。

Tags: 孝子 牌坊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0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