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人魚大戰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詩禪

  魚可以成為人們餐桌上的美味佳肴,但有時候也是人們生死的對手。

  在巴西亞馬遜河流域,中國遠洋貨輪豐閭山輪就經歷了驚心動魄的人魚大戰。

  那年春天,李明船長駕駛5千噸位的豐閭山輪橫渡太平洋,經過巴拿馬運河,過加勒比海進入大西洋,全程經過40多天艱苦的航行,進入巴西亞馬遜河內港圣塔侖錨地等待進港裝蔗糖的通知。

  全船25名船員,都是第一次來巴西,亞馬遜河兩岸熱帶雨林氣候、風景及印第安人原始部落的遺址、兩岸綠色的植物、各種不知名的水果深深吸引著這些東方來的大老爺們兒,但是他們錯了。

  由于種種原因,他們被告知暫不能進港,船被拖至兩岸人煙稀少的塔帕若斯河內拋錨待命。

  一天,兩天,一個月過去了,飲食告急,蔬菜告急,藥品告急,食鹽告急。

  苦度時光的船員只好用垂釣消遣時光。

  艱苦歸艱苦,但船還得保養。

  一天當地時間8點,三名水手奉命乘浮筒到水面油漆船舷。

  塔帕若斯河水靜靜地流淌著,迎著陽光,閃爍著斑斕的光點。

  突然上游涌起一股浪花,快速向浮筒滾來,浮筒上的三個水手正專心致志地揚頭工作,甲板上的水手長大喊一聲:“快看,好大的一群魚。”

  甲板上和浮筒上的人循聲望去,一條條10厘米左右的魚有的跳出水面,有的箭一般向浮筒沖來,個個面目猙獰,赤紅色的眼睛,身體扁平,腹部呈金黃色,頭部和背部為黑色,令人不寒而栗。

  這是什么魚?

  連久經海域、號稱“老海盜”的水手長都沒見過。

  說時遲那時快,水面浮筒的三名水手還在看熱鬧,這群大嘴巴、凸嘴唇,有強壯的上下腭和上下兩排比鋼刀還要鋒利的三角形牙齒的怪魚有三五條已飛上浮筒。

  一條魚張嘴咬下水手單軍輝小腿上的一塊肉,其余幾條咬住他的褲角,還未等單軍輝做出任何反抗,一個趔趄栽倒在水里,頓時水面上涌起一片血色。

  甲板上的人看得大驚失色,水手長用顫抖的聲音命令船上面的幾個水手趕緊吊起浮筒,兩名水手被救了上來,一頭癱倒在甲板上。

  還好,一個水手在搏斗中打傷一條魚被帶了上來。

  經60多歲的老木匠徐祥芳辨認,這可能就是傳說的巴西“食人魚”,它在當地的學名叫“比拉尼亞”。

  再看河面,一切都恢復平靜。

  “單軍輝,單軍輝呢?”人們從驚恐中回過神來。

  單軍輝今年剛畢業于南方海運學校,在校是高才生,在船上是位合格的水手,是死是活都不能把他留在大洋彼岸的亞馬遜河里。

  年輕的李明船長一聲令下,按人落水的位置,調兵遣將,各就各位,放艇打撈。

  為防意外,船長命令每人足蹬長筒水靴,身穿雨衣雨褲,頭戴安全帽,手戴皮手套,帶好打撈工具,一張特大號拖網,每人還手持一塊紅松木板,以防不測。

  水手長指揮水手放下救生艇,四軌開動了發動機,由大副為指揮的5人打撈組下水了。

  在單軍輝落水的地方拉開大網,從輪船頭拉到輪船尾,沒有找到。

  又從下游擴展向外又拉了一遍,終于從左舷下方50米處打撈上一具白骨,令人慘不忍睹。

  人們真正領教了食人魚雖然體積小,但性情卻十分兇猛殘暴的特性。

  從單軍輝落水到打撈出水也僅僅用了四五分鐘,可是單軍輝皮肉和內臟被吃得一點不剩,唯一可以辨認的是單軍輝帶著還未丟失的防水精工表,它的秒針正一下一下敲痛船員們的心靈。

  大副打開白被罩,將單軍輝的白骨嚴嚴地蓋住,然后疲憊地命令四軌返回,并用對講機通知船長接應。

  就在救生艇剛一調頭時,發動機熄火了,四軌埋頭打開發動機罩,其他4人嚴密監視水面,并緊握木板在手,這時就見河上游河水又開始激蕩起來,紛紛向救生艇發起進攻。

  打撈組成員們操起木板,在大副的統一指揮下,分四個方向揮起木板向企圖闖入救生艇的食人魚開始反擊。

  噼里啪啦,食人魚的第一次進攻被打退了。

  水面上飄起的死魚片刻就被同類吞食而光。

  大副命令四軌抓緊時間搶修發動機,兩名水手蕩槳向母船靠攏。

  槳伸到水中只劃了三五下,就感受到有種巨大的阻力,揚起槳時,只見船槳被食人魚吃掉了大半,4人大驚失色。

  稍一走神,一條食人魚飛上埋頭檢修發動機的四軌頭上,隨著一聲慘叫,四軌的一只耳朵和半個臉都沒有了,露出白茬茬的骨頭,很快就血肉模糊。

  大副等4人拼死掄起木板,只聽板子和魚的撞擊聲,水手的吶喊聲,母船上的呼叫聲混成一片。

  經過十幾分鐘的生死搏斗,食人魚第二次進攻被打退了。

  除了四軌受了重傷昏迷外,其余4人也傷痕累累。

  母船上,船長正組織第二梯隊。

  由政委、二副為指揮放二號救生艇,并根據老木匠徐祥芳的建議,準備了20多只雞,并都由醫生注射了純濃度的敵敵畏。

  正放艇時,船長聽到大副報告:“螺旋槳被鋼絲纏住,船正被成百成千上萬條食人魚拖著走,情況非常……”

  “大副,大副,情況怎么樣快回答”無論船長怎樣呼喊,對方再沒有回聲。

  船長斷定,大副的對講機一定是由于受潮失靈。

  由于亞馬遜河大潮的沖擊和食人魚的拉力,一號艇漸漸遠去。

  政委臨時決定,打開武器庫,每人帶上沖鋒槍、200發子彈、水手刀一把、木板一塊。

  這位部隊轉業的正團職干部一臉嚴肅,豁出去了:“違反涉外紀律由我政委負責。”

  二號救生艇下水了,箭一樣向一號艇追去。

  船長同時命令服務員強行啟動發射機發sos,請求圣塔侖方面給予必要的援救。

  同時發衛星電報通知國內,匯報這里所發生的險情。

  二號艇以每小時12海里的速度,怎么也沒追上被食人魚拖著走的一號艇。

  4個小時后,他們追到塔帕若斯河的一河汊時,發現了一號艇。

  只看見一號艇的4個人已滿身是血仍在頑強地自衛。

  近了,更近了,一層魚浪已將二號艇團團圍住,政委命令,先將注毒的雞拋下河去。

  這一著真靈,立即解了一號艇之圍,成百上千條魚,立即沖過來搶食這些肉餌,有的還自相殘殺。

  當政委得知一號艇上的四軌已經身亡時,他命令5條沖鋒槍同時向食人魚開火,頓時5條火舌吐出復仇的子彈,水面飄出成片的魚尸。

  槍聲停了,活著的食人魚也不知躲到哪去了。

  政委指揮向一號艇靠攏,一條纜繩拋過去了,二號艇三軌報告,現在所剩油料頂多再跑5海里。

  這就是說危險還在威脅著人們。這時岸上陰森森的密林里突然響起一聲口哨,給人一種極度的恐怖感覺。

  眾人循聲望去,一群半裸的印第安人手持弓箭出現在河岸上。

  空氣頓時又緊張起來,不知他們要干什么?

  僵持片刻,大副用英語說:“我們是中國海員,遇到食人魚遭險了,還望多多關照,謝謝了。”也不知他們能否聽得懂。

  這時水下倏然嘩啦一聲,成群的食人魚又涌出水面。

  船員正準備反擊時,岸上一位頭插羽毛,穿著獸皮裙的頭人模樣的人不知喊一句什么,只見幾十支箭射向水中,水中立即涌出褐黃色的水紋,食人魚旋風卷浪般地逃走了,岸上立即爆發出一片歡呼聲。

  船員們不知道生活在密林深處的印第安人是用什么毒液驅走了食人魚,食人魚還會不會來?

  政委感到此地不能久留,立即命令開船,正要向岸上的人表示道謝,誰知一抬頭,那幾十號人一陣風似的消失在亞馬遜河熱帶雨林中沒有蹤影了。

  二號艇拖著失去動力的一號艇正在返回途中,突然油料燃盡,停在河里不動了。

  政委焦急地抬頭看天,正是夕陽西下時分,也就是說,從早8時開始到現在,已經過近十個小時的戰斗了,船員們死的死,傷的傷,如果再遭到食人魚的圍攻,后果不堪設想。

  他叫兩艇上的人,清理子彈,準備木板,以防不測。

  正在這時,河下游出現一個小黑點,而且越來越大,沒錯,是條船,原來是當地一艘拖輪趕來了。

  回到母船豐閭山輪時,已是月上中天了,大廚做好了可口的飯菜,但是誰都沒心思吃,一天時間,水手單軍輝、四軌邢飛已經永遠地離開他們了,大副等四人也都受了重傷。

  第二天,中方商務代理與一些地方官員及警察登上豐閭山輪,代理說:“你們是幸運的。1976年12月,一輛長途汽車在亞馬遜河下游出了車禍,38人不慎落入食人魚出沒的烏魯布河內,一小時后,當地救援人員趕到現場時發現,溺水的乘客在食人魚尖牙利齒下成了38具白骨了。”

  眾人正心有余悸地聽代理講故事時,巴西警察卻拿出一張逮捕證給船長,說船長違反國際法規,私自開封庫存的武器彈藥,按當地的法律,你必須跟我們走一趟。

  眾人又都目瞪口呆,船長被帶走了……

  半年后,船長李明回國,詳盡地披露了他所經歷的一切,食人魚也正式在航海史上有了記載。

Tags: 食人魚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0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