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羊肉出在牛身上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離念

  剛進入冬天,昌達建筑公司老板牛達昌就作出一項驚人的決定:為了增強農民工的御寒能力,每天每餐添加二兩羊肉。

  讓農民工吃羊肉可是天大的新聞,報料電話很快打到了電視臺。新聞部記者蘇寒聽完報料人的敘述,連忙帶著助手小劉前去采訪。

  來到昌達建筑公司的施工工地,一看還不到開飯時間,蘇寒想找個人隨便聊聊。一抬眼,看見攪拌機旁有個正在干活的民工,就走了過去。那人四十來歲,個子不高,長得憨憨實實。蘇寒問他:“師傅,你對每天的飯菜有什么要求呀?”那人憨笑一下,說沒有什么要求,只要熱熱乎乎的填飽肚子就行。蘇寒說:“每天干這么累的活,就不想吃得好一點嗎?比如吃點含熱量高的羊肉,又擋餓又御寒。”那人聽了這話,往攪拌機里猛添了幾锨料,氣呼呼地說:“別提吃羊肉了,誰稀罕那玩意!”

  蘇寒一愣,不知他為何無端發火。正要繼續問個究竟,這時,開飯鈴聲響了,那人扔下手里的工具,向食堂走去。蘇寒忙扛著攝像機跟了上去。

  所謂食堂,其實就是個簡易工棚,靠墻安放著幾口大鍋,旁邊是木板對接起來的面板和切菜板,墻角邊堆著大白菜和蘿卜。民工打飯是不用進食堂的,墻上開著一個窗口,在外面把碗一伸,菜就打滿了。蘇寒把攝像機對準打飯的民工,果然,他發現每個人碗里都有幾片羊肉。但讓蘇寒不解的是,他們臉上都似結了一層冰霜,看不出一點高興的樣子。

  蘇寒正納悶,忽聽有人嚷起來:“這個劉憨實,不吃羊肉吃咸菜,真是個受罪疙瘩!”蘇寒順聲音望去,見剛才在攪拌機旁干活的那個人,手里拿著一袋榨菜,坐在一堆砂石料旁啃饅頭。蘇寒走過去,問:“劉師傅,你不喜歡吃羊肉嗎?”劉憨實白了他一眼:“俺不傻,知道羊肉好吃!”

  蘇寒覺得這里面一定另有隱情,于是把機器關了,問他為什么不吃羊肉?劉憨實苦笑了一下,說他干的是粗活,掙不了多少錢。家里有兩個念書的孩子,媳婦身體不好,常年不斷藥,一切開銷都等著他往家拿錢,他哪敢胡吃啊!

  “胡吃?吃羊肉怎么能算是胡吃呢?”蘇寒不解。

  劉憨實激動起來:“你知道嗎,俺們的伙食費都是從工資里扣,原來一頓飯扣2元,現在加了二兩羊肉扣4元,一個月就是360元。俺每月才掙800元,光伙食費就將近去掉一半,你說,這不是胡吃是什么?”

  望著劉憨實因情緒激動而漲紅的臉,蘇寒心里泛起一陣酸楚。他不再問了,收起機器,怒氣沖沖地去找老板牛達昌。

  牛達昌一見蘇寒,就笑著握住他的手:“感謝感謝,蘇記者給我出的這個點子真不錯!怎么樣,拍得差不多了吧?”蘇寒甩開他的手,厲聲道:“當初說好了,你花錢改善民工生活,我為你宣傳造勢。可是,你為何又多扣民工的工資?”牛達昌哈哈大笑:“這叫羊肉出在羊身上,合情合理!”

  聽牛達昌這樣說,蘇寒又氣又恨。當初,牛達昌為了提高公司知名度,找到蘇寒,想在電視臺打廣告。蘇寒說,同樣是花錢,廣告遠不如新聞影響力大。他讓牛達昌在提高農民工生活上下點功夫,比如冬天到了,給他們碗里加一點含熱量高的羊肉,又抗寒又擋餓,到時給電視臺報個料,他再來報道。當時牛達昌滿口答應,誰知竟是這么回事。

  蘇寒越想越生氣,扭頭走人。牛達昌見狀也不好勉強,只能自認晦氣,誰讓底兒給蘇寒掏去了呢?

  幾天后,市勞保局的李科長找到牛達昌,問他要不要棉衣棉被?牛達昌說,只要價錢合適,他就要。本來,牛達昌是不做被服生意的,可是最近幾天,有許多民工向他反映,該添棉衣棉被了,卻沒時間出去買,建議牛達昌進點貨,然后賣給他們。

  牛達昌心中一陣竊喜,表面上卻不動聲色,問李科長價錢怎么算。出乎牛達昌意料的是,李科長的報價比市場價還便宜30%。于是,牛達昌一下訂購了2000套。

  這天,牛達昌特意放了半天假,讓民工們都來買棉衣棉被。民工們很聽話,不一會兒都來了,每人領了一套,但都沒給現錢。牛達昌自然從工資里扣。忽然,牛達昌感覺有鏡頭在眼前晃,一抬頭,發現是蘇寒他們扛著攝像機拍攝,就問:“蘇記者,你怎么不請自到啊?”蘇寒笑著說:“牛老板心系民工冷暖,免費給民工發放棉衣棉被,這樣的獨家新聞我能不來嗎?”牛達昌一皺眉:“開什么玩笑,說好從工資里扣的。”蘇寒說:“哪個開玩笑了,你出來一看就知道了。”

  蘇寒把牛達昌拉到門外,往墻上一指。牛達昌一看,腦袋立馬就大了。墻上掛著許多條幅,上面寫著:“心系民工冷暖,昌達公司免費發放被服”、“穿在身上,暖在心上,感謝牛老板慷慨解囊”、“牛老板真牛,2000套的被服贈民工”……

  “這是誰掛的條幅?快給我扯下來!”牛達昌氣急敗壞地喊起來。有人悄悄提醒他:“別喊了,條幅上有落款。”牛達昌仔細一看,不由出了一身冷汗。果然每個條幅下端都有一行小字,來頭還不小,有市建委的,勞保局的,工會的,哪個他也得罪不起。

  這時,蘇寒湊上來,把攝像機對準牛達昌,讓他談談這次給民工免費發放棉衣棉被的感想。事已至此,牛達昌只好打掉牙往肚里咽,順著蘇寒的提問敷衍了幾句。

  其實,這一切都是蘇寒策劃的。勞保局的李科長和蘇寒是老同學,蘇寒得知勞保局剛到了一批棉衣棉被,就讓李科長主動聯系牛達昌,設法和他做成了這筆買賣。當然,之前民工們找牛達昌要棉衣棉被,以及后來的條幅標語,也都是蘇寒一手操辦的。

  2000套棉衣棉被發放完畢,采訪也就結束了。牛達昌憋了一肚子氣,又不好發作,臉早已成了豬肝色。蘇寒忍不住笑道:“牛老板,讓我說你什么好呢。上次我出的好點子讓你給辦歪了,還說什么‘羊肉出在羊身上’。這次我給你出了個歪點子,沒承想,最后卻辦成了一件好事。”

  牛老板一撇嘴:“你不用得意,反正‘羊肉出在羊身上’!”

  蘇寒哈哈一笑:“牛老板,實話告訴你吧,現在已經是‘羊肉出在牛身上’了。”

  牛達昌一愣:“羊肉出在牛身上?這個‘牛’指的是誰?”

  蘇寒說:“還能指誰,當然是你牛老板了。告訴你,你購買的2000套棉衣棉被的錢,勞保局已經轉發到民工手里,正好抵上被你多扣掉的伙食費。”

  牛達昌不相信:“騙人!勞保局怎么會白白賠錢呢?”

  蘇寒笑道:“賠什么錢,那些棉衣棉被是一家公司捐贈的,勞保局本來要免費發放到民工手里的,只是借用了一下你的手而已。”

Tags: 羊肉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0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