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醉鳳樓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惘友

  1。摸骨算命

  周安城商賈云集,街市繁華。城中頗多煙花柳巷,而其中最為出名的當屬醉鳳樓。醉鳳樓新來的頭牌名叫阿鳳,色藝雙絕,一時間名冠周安。

  王季清是個外地客商,最喜歡在煙花巷里行走。知道醉鳳樓新來了頭牌,豈能錯過?給了老鴇大錠銀子,王季清終于得見阿鳳一面。只見阿鳳略施粉黛,美目攝人,王季清當即三魂六魄盡失,人幾乎成了呆子。

  阿鳳輕啟朱唇,問:“客官是聽曲還是填詩?”王季清下意識地搖頭。阿鳳又問:“那客官是飲茶這是品酒?”王季清又搖頭。阿鳳眼珠一轉,隨即說道:“不如,我替客官摸骨?”

  一聽這話,王季清渾身都快酥了。他緩緩伸出一只骨結粗大的手。阿鳳似乎有點兒詫異,隨即將他的兩只手掌悉數摸遍。隨后,她給王季清斟了碗茶,輕聲道:客官一半時間行走煙花,另一半,卻在地下行走。

  王季清愕然,在“地下行走”也摸得出?不待他問,阿鳳又說:“客官近日會有一筆橫財……”說罷,阿鳳臉頰緋紅,低下頭去。

  王季清是個老江湖,卻還是第一次在煙柳巷中見這樣的嬌羞婉轉。阿鳳是個清倌人,否則王季清真要按捺不住,欲行不軌了。

  自打見到阿鳳,王季清的心就拴到了她身上。幾乎每天下午,他都要來和阿鳳廝守。每次都擲下大筆銀錢,捧得老鴇和上下丫頭都趕著他稱呼“王官人”。

  和阿鳳相熟之后,王季清問她第一次替自己摸骨,似乎有些話還沒有說出來。阿鳳的臉又微微泛起潮紅:“我摸出來,我們有前世的姻緣,今生來續。”說罷,阿鳳低下頭去。

  王季清心花怒放,怪不得他對阿鳳如此上心,原來是姻緣前定。而這阿鳳,也明顯對他情深意切。但有客來,阿鳳總是故作姿態,彈不上兩曲,坐不上半盞茶工夫,一定要送客的。惟有王季清來了,兩人廝纏不夠。要不是老鴇一定要阿鳳做夠一年清倌人,王季清早動了葷。

  和阿鳳處得越久,王季清就越喜歡阿鳳。可老鴇卻不干了,對著他抱怨說:“大爺有空還是勸勸阿鳳,您不來,她三魂就像少了兩魂兒,對客人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我心疼她,舍不得動手打。可這樣下去,總不能您一個客人占了我的頭牌啊?別人也舍得替她出銀子,雖說是清倌人,可畢竟是在醉鳳樓,吃的是百家飯!”

  王季清嘴上答應,心里卻像灌了蜜。長年在粉頭堆里,他慣會甜言蜜語,而且,他是真心喜歡阿鳳。來了不過三五遭,阿鳳不再彈箏唱曲,王季清和她商談起了“機密事”。

  阿鳳摸骨著實有一套。第一次,她便摸出王季清是個行走地下的——盜墓賊。并且,她知道他正在盜一個大墓。而王季清見阿鳳情真意切,便不再隱瞞,常拿了古董來討阿鳳歡心。想不到阿鳳卻對古董極有見地,甚至遠在他之上。問起因由,阿鳳說祖上一直經營古玩店,傳到父親這輩,他嗜賭成性,敗了家業。后來竟又惹了官司,家破人亡,她才被賣到這煙柳巷中。從小耳濡目染,所以才對古玩粗通一二。

  可就是這“粗通一二”,令王季清對阿鳳刮目相看。他手邊還有些古貨要出,總是請阿鳳過目之后,說出其中掌故,估了價錢才送到店里。相形之下,王季清不知多賺了多少,對阿鳳越發敬重迷戀了。

  摸著阿鳳的手,王季清說哪天去跟老鴇說說,看她要多少錢,他要把阿鳳贖出來。阿鳳只說了一句:要快啊!

  王季清點點頭。他早打算好了,籌劃了三年挖掘魯王墓,歷時半年,他已經盜進了陵墓外圍。再有十天半月,他就能挖進墓中,到時數不清的金珠玉器等他拿。王季清已經拿定主意,盜了魯王墓后他就金盆洗手,開家古玩店,娶了阿鳳,兩人過安穩日子。

  2。萬兩黃金

  一連十天,王季清夜以繼日地挖掘地道,沒有去私會阿鳳。王季清住在城外一間蓋在松林之間的鬼廟中。為掩人耳目,他半年前在松林亂墳間蓋起一座鬼廟,里面擺了黑白無常,著實嚇人。而王季清,就在鬼廟地下挖出地道,整夜用洛陽鏟朝著魯王墓行進。

  再往前,王季清陡然看到一扇朱漆大門。他心下大喜,魯王陵一直有人把守森嚴,他們恐怕怎么也料不到,他王季清會從地下將魯王墓偷個精光。

  朱漆門戶,應該是魯王墓的第一層。王季清加快速度,直起身掏出暗鎖。墓門打開,一陣陰風吹過,他趕緊捂住口鼻。幸好中途挖出數個通風口,毒風很快散去。王季清看到門口擺著一只箱子,打開來看,全是銀錠子!王季清大喜過望。這是墓中的買路錢,還有第二層墓葬,那才是珍珠玉器,最為值錢。

  王季清本想再往前挖,可還是克制了自己。天光將亮,守墓人會來巡查,萬一聽到他的動靜,豈不前功盡棄?王季清悄悄拖了箱子,從地道返回鬼廟。

  將全身清洗一新,王季清換上長衫,轉眼又變成了教書先生的模樣。十天沒見,他想阿鳳都快想瘋了。喝過早茶,王季清直奔醉鳳樓。可是,令他怎么都沒想到的是,就在樓上他竟遇到故交侯三!侯三是誰?那是王季清的結拜兄弟!多年沒有聯絡,想不到竟在此偶遇。而他們的去處,都是阿鳳的繡房。

  王季清見侯三抱個描金匣子,問里面是什么?侯三喜出望外,說是定錢,他要為阿鳳贖身。王季清頓時如遭雷擊,面如死灰。

  找到老鴇,王季清打聽情由。老鴇滿面春風,說遇到了財神爺。“你猜侯老爺要出多少錢贖阿鳳?”王季清猜不出,老鴇的眼睛都瞇成了一道縫兒:“一萬兩啊!一萬兩!”

  “一萬兩銀子?”王季清問。

  老鴇不屑:“一萬兩金子啊!十萬兩銀錢!你知道當年我花多少錢買下醉鳳樓?只花了一萬兩銀子!”說著,老鴇幾乎是樂得顛三倒四。

  王季清懵了。三五年沒見,侯三發了大財?或者,他們分道揚鑣之后,他挖了大墓?當年他們都是以盜墓起家。后來犯了案子,兩人才各奔東西。

  侯三在阿鳳的房里坐了足有半個時辰。而門外的王季清,簡直如坐針氈。他除非將魯王墓中的珍玩悉數盜出,否則根本拿不出一萬兩黃金!侯三終于出來了,描金匣子卻放在了阿鳳的繡房。

  王季清迫不及待地進去,一把拉過阿鳳的手,問到底是怎么回事?阿鳳輕聲嘆氣,說一連十日,侯三包下了她。每天都要花費上百兩銀子,哄得老鴇暈頭轉向。而十天之后,他鐵了心要贖她出去。“我媽說出一萬兩黃金,不過是想嚇走他。誰知道,他竟然一口答應。我媽花了兩千銀子買了我,一下子賺到十萬,焉能不答應?現在,她生怕侯三反悔呢。”阿鳳說著,星眸點點,差點兒要落淚。

  3。毒酒杏花紅

  出了醉鳳樓,王季清來到客棧見侯三。阿鳳所說不差,侯三本來是和老友一起販米。想不到,來到醉鳳樓一見阿鳳竟神魂顛倒,像吃了迷藥一般。這些年他盜墓積下了幾十萬兩銀子,鐵了心要贖阿鳳。不跟阿鳳在一起,賺再多的錢又有什么意思?

  聽了這話,王季清暗自叫苦不迭。見他良久不語,侯三詫異,問他有何煩心事?王季清長嘆一聲說:“賢弟,我也看中了阿鳳啊!”侯三瞠目結舌。

  酒店打烊,兩人道別。王季清來到鬼廟,加快了挖掘速度。整整一晚,他又挖到了第二層,三箱金珠玉器就擺在門口。王季清大喜過望,知道阿鳳是自己的了。

  直到天明,王季清將三箱寶物全部拖進鬼廟。他粗粗估算,這些價值絕對在兩萬兩金子之上。

  天還未明,城門剛開,王季清迫不及待來到醉鳳樓。阿鳳還未梳妝,卻令丫頭趕緊將王季清迎上來。王季清緊緊抱住阿鳳,阿鳳悄然在他耳邊耳語一陣。王季清連連點頭。阿鳳,竟然早想出了好計謀!

  一個時辰之后,侯三來了,帶來十萬兩銀票。老鴇剔著牙,問王季清又來作甚?王季清從袖中拿出一個翡翠綠珍珠冠說:“這個古董,價值一千兩金子。給我三個時辰,我也能拿得出十萬兩銀票。而且,這定金奉送給醉鳳樓。”

  一聽這話,老鴇坐不住了。兩只熊掌,她哪只都想吞,一時間竟猶豫不定,只恨醉鳳樓沒有兩個阿鳳。

  就在這時,阿鳳款步下樓。看看王季清和侯三,她嫣然一笑,說:承蒙兩位客官厚愛,都想贖了阿鳳。阿鳳年紀雖小,骨子里卻最喜歡賭。我想跟自己的命賭一賭。呆會兒我要親手擺下兩碗杏花紅,一碗有毒,一碗無毒。如果兩位客官有膽識,不如簽下生死狀,誰有命,誰就贖了我去。如果不敢賭,不如現在退下吧。銀子,可以全部帶走。說罷,阿鳳拿眼打量兩個人。

  侯三聽罷,仰天大笑,上前便簽下自己的名字。王季清也不示弱,當即將自己的名字也寫到了紙上。

  丫頭端上酒來,侯三看看阿鳳,搶先一步,端起阿鳳身邊的酒一飲而盡。飲罷酒,侯三將碗摔碎,正要將銀盒打開,卻感覺不對。突然,他感到眼前一陣發黑,接著七竅出血,倒地身亡。侯三指著阿鳳,雙目圓睜。昨天深夜,他夜探醉鳳樓,阿鳳說出這主意,叫他喝下酒,嚇退王季清。兩碗酒,她都不會下毒。想不到,他被阿鳳算計了。

  老鴇先是一驚,接著看到生死狀,再看看那半盒子銀票,忙令人把侯三的尸體拖下去。此刻的王季清心花怒放,上前端起另一碗酒,一飲而盡。阿鳳,是他的了!可是,他的反應甚至比侯三還快,沒走兩步,手捂胸口,跌倒在地。大瞪著兩眼,王季清想不明白。阿鳳剛剛告訴他,她會設計毒死侯三,她跟著王季清遠走高飛。另一碗杏花紅,應該沒毒的。

  望著腳邊的尸體,阿鳳嫌惡地看了一眼,轉身就走。老鴇平白得了十萬兩銀子,又得了價值千金的玉冠,高興得手舞足蹈。可是,因為興奮過度,她渾身亂顫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阿鳳離開了醉鳳樓,再無蹤影。侯三和王季清至死不知,阿鳳真名叫楊玉鳳。十年前,他們勾結匪徒血洗楊玉鳳父親的古玩店,殺死楊老板全家。惟有九歲的楊玉鳳住在親戚家躲過一劫。整整十年,深負血海深仇的玉鳳走遍大江南北,一心要為父母兄弟報仇雪恨。得知王季清在周安蹤跡,她賣身青樓,又令人引來侯三,這才演出了一石二鳥!

  一叢荒丘前,玉鳳哭著焚化紙錢,拜辭父母。然后毅然剪斷青絲,從此遁入空門……

Tags: 報仇 醉鳳樓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70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