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這個乞丐不簡單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老街頭

  一

  這天,東北王張作霖的汽車剛從大帥府里開出來,就看見一個身材瘦弱的乞丐搖搖晃晃地倒在距離他汽車幾米遠的地方。

  張作霖從汽車里伸出頭來看了一眼,那個乞丐十七八歲的樣子,灰頭土臉,像是餓暈過去的,他便安排門衛張二黑去給乞丐拿點吃的東西。

  張作霖因為公務纏身,在外面忙了整整三天,才回到自己的大帥府。張作霖的車剛開進大帥府的大門,就見從旁邊躥過來一個穿著紅色碎花小棉襖的姑娘來。

  那姑娘一頭跪在汽車前,把張作霖的司機給嚇了一大跳。司機張口大罵:“哪里跑來的野丫頭,不想活了!”

  門衛張二黑忙小跑到張作霖的汽車旁,小聲對坐在汽車里的張作霖說:“大帥,她就是您前幾天安排我救下的那個小乞丐。這兩天,她天天都坐在門崗等著大帥的車回來,說是要感謝大帥的救命之恩。”

  張作霖抓著腦袋說:“有這回事嗎?哦,想起來了,我記得那小乞丐好像是個男孩子,怎么變成個姑娘了?”張二黑說:“她那是怕要飯的時候被人欺負,才女扮男裝的。這姑娘自稱父母雙亡,就剩下她自己一個人。正好洗衣房里缺一個打雜丫頭,我就讓洗衣房把她留下來了。”

  張作霖點了點頭,正想讓司機開車進大院,那個姑娘已經起身跑到汽車旁邊,“咕咚”一下再次跪在張作霖的面前。張作霖只好說:“行啦,你就別老磕頭了。你能遇到我也算是咱爺倆有緣,你就留在洗衣房里踏實干活兒吧。”

  姑娘這才抬起頭來,用怯怯的目光看著張作霖。

  張作霖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姑娘小聲答道:“我娘家姓柳,我叫桃子。”張作霖這才意猶未盡地揮了揮手,讓司機把汽車開進了大帥府。

  一個月后的一天下午,張作霖獨自坐在大帥府后花園的石桌前,邊喝茶邊想事,身后傳來他貼身侍衛的吆喝聲。張作霖扭過頭,看見侍衛長陳勁正在驅趕一個試圖靠近自己的丫鬟。

  張作霖看那個丫鬟有些眼熟,便開口問:“怎么回事?”丫鬟顯然被嚇到了,忙跪在地上,小聲說:“大帥,我是來給你送換洗的衣服。”

  丫鬟這一跪,張作霖才突然想起,這不就是一個多月前被自己救下的那個女扮男裝的柳桃子姑娘嗎?張作霖招了下手,示意侍衛放她過來。

  張作霖問:“是誰讓你把衣服送到這里來的?”柳桃子小心翼翼地說:“我給大帥洗衣服的時候,發現衣服腋下的位置氣味很重,我猜大帥是有狐臭。我家里有祖傳治療狐臭的藥水,我想在大帥的衣服上噴灑些藥水,但洗衣房的管事死活都不同意,說是怕藥水傷到大帥。我這才斗膽跑來。

  張作霖笑了,想不到這個姑娘還挺細心的,再看她那桃花般的臉蛋很是招人喜歡。于是,張作霖說:“藥水我看就不要噴了,我一個大老爺們有點體味不算啥大事。難得你一片好心,我看你是個細心人,就別在洗衣房里干粗活兒了,你就到我書房里給我當個端茶倒水的丫頭吧。”柳桃子紅著臉,點了點頭。

  二

  張作霖很快便發現,這個叫柳桃子的姑娘的確是與眾不同。在張作霖身邊的那些女用人大多都是當地人,東北女人性格火辣,說話像打機關槍,走路像一陣風。偏偏只有這個柳桃子,說話輕聲細語,走路邁著小碎步。

  這天,張作霖正坐在書房里看文件,柳桃子端著茶水走到他身后了,張作霖都還沒有察覺到。等張作霖發現身后的柳桃子后,笑罵道:“幸虧你這是來給我送茶水的,你如果是來刺殺我的,我腦袋掉了怕自己都還不知道。”柳桃子低著頭說:“大帥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的命都是大帥你給的,我怎么敢對大帥起歹意呢!”

  張作霖笑著握住柳桃子的手,說:“丫頭,我這是給你開玩笑呢,不要當真。”柳桃子卻抬起頭,說:“我今天有件事想求大帥,請大帥一定要答應我。”張作霖說:“你說吧,我聽下是什么事。”柳桃子碎步走到書房的窗戶前,說:“大帥你來看。這個地方不適合當書房,你必須重新選個地方當書房。”

  張作霖很詫異,也起身走到窗戶旁。柳桃子指著后花園圍墻外的一座教堂說:“大帥你看,從那個教堂的房頂處到大帥書房的距離最多不過一千米,完全在狙擊步槍的射程范圍之內。如果現在教堂的房頂上藏著一個狙擊手,那么后果不堪設想。”張作霖聽得頭上直冒冷汗,忙伸手關上了窗戶。

  重新坐在書桌前,張作霖不得不另眼看待這個叫柳桃子的“小乞丐”。張作霖沉著臉問:“丫頭,你給我說實話,你究竟是什么人?”柳桃子見張作霖臉色變了,忙跪在地上,低聲哭訴道:“我家原本在濟南經營著一家武館,我是家里的獨生女。我父親從小把我當個男孩來培養,教我練槍習武。在父親的指導下,我不僅學會了防身制敵的武術,還練就了一手好槍法,所以我對槍支的使用和狙擊步槍的射程也有所了解。一年多前,因為我父親得罪了當地的一個大軍閥,我父母雙雙被抓進了監獄,被陷害致死。我也是在朋友的幫助下才逃出濟南,一路討飯,幾經周折才來到奉天城。幸虧遇到了大帥,不然我現在怕是已經跟著父母上路了……”柳桃子訴說完自己的遭遇,忍不住失聲痛哭。

  張作霖盯著柳桃子看了一會兒,感覺她不像是在撒謊,至少她并沒有害自己的心,否則她有很多次機會能夠刺殺自己。想到這里,張作霖伸手將哭泣的柳桃子扶起來,說:“別哭了,去洗把臉,回來給我練一套你的拳腳功夫,我就喜歡會些功夫的人。”

  半個小時后,柳桃子腳踩功夫鞋,身穿木蘭裝,站在張作霖的面前,一看這身打扮就知道是個練家子出身。張作霖招呼來自己的侍衛長陳勁,讓陳勁陪著柳桃子過幾招。張作霖關照說:“陳勁,人家可是個女孩子,你點到為止就行了。”

  這個陳勁曾經在少林寺里學過幾年拳腳,再加上他身材魁梧高大,所以根本就沒把柳桃子這樣的小女孩放在眼里。陳勁走到柳桃子面前,伸手就想把她抓起來。柳桃子低頭俯身,用腳在陳勁的左腳上狠狠地跺了一腳,陳勁條件反射地“哎喲”一聲抬起左腳來。柳桃子就勢在陳勁的右腿上來了一招“掃馬腿”,陳勁應聲倒在了地上。一旁的張作霖暗吃一驚,這個柳桃子果然是出手不凡。

Tags: 乞丐 不簡單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69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