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情深千尺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情裂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一個年輕人在小樹林里的一棵樹上爬上爬下,樹下還放著一本書。正好,一個叫李含曦的實習記者路過叢林邊,看到了這一幕,便駐足觀看。過了一會,年輕人下了樹,拿起書,走到了大馬路上。好奇的李記者跟了上去,并對年輕人展開了采訪。

  一聽是記者采訪,年輕人立刻就打開了話匣子,問一答十,對記者交代了自己的身世。這個年輕人叫邵永偉,是一個煤礦工人,三年前,因為家庭困難,高二剛讀完的他就輟學當起了礦工,沒參加高考,但好賴也是高中畢業。入礦第一天,礦長老宋和安全員老賀就對他進行安全教育。從那一刻起,永偉便開始認真學習安全規章制度和生產作業流程,遵章守紀,踏實生產。剛干了半年,永偉便成了礦上的一名熟練工人,而且在生產過程中未出任何安全差錯。在安全規程考核中,永偉也是優秀。

  然而,礦上的一些工友,安全意識不強,有時還會做出一些個違背安全規程的事情。這當中,也不乏有倚老賣老、不以為意的老礦工。永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要出面制止,但又怕挨罵。干了一年,永偉開始壯起膽子出面糾正,并跟老賀反應。從此,老賀發現了小邵的認真。又過了幾個月,一次開采作業中,礦工老馬違章放炮,小邵當場勸阻并糾正,老馬還不當回事,哈哈一笑。可是,恰恰就是這次違章作業,引起了一場瓦斯爆炸,小邵和老馬都受了傷。幸虧那次瓦斯比較少,爆炸不大,沒死人。驚險一幕過后,礦長老宋趕到醫院,看望了老馬和小邵。在醫院里,老馬把事情的經過告訴給了礦長,檢討自己在安全上的**大意,后悔自己沒聽小邵的。在小邵的病床前,老宋表揚了小邵。

  在平常的業務學習和工作實踐中,小邵深刻地領悟了“寧聽罵聲,不聽哭聲”的內涵。養好傷之后,老賀找小邵談話,推薦他考礦山救護隊。老賀年輕時,也是從生產崗位上考到了礦山救護隊,退役后又回到礦上做起了安全督導員。在談話中,小邵也了解到礦山救護隊除了有搶險救援的職責之外,平常也要例行定期地對其所服務的礦井進行安全檢查。想來想去,小邵越來越覺得救護隊更適合自己,感覺很激動。就在小邵激動的時候,老賀也嚴肅認真地告訴他,說礦山救護隊工作和訓練很苦很累,工資也比生產崗位低一大塊。但是,小邵對這一切并不在乎,一心向往著那個神圣的崗位。

  自從那一刻起,小邵開始在老賀的指導和幫助下,利用業余時間學習礦山救護隊理論知識,以及有計劃的體能訓練。上班時,他認真工作;下班時,他勤學苦練。救護隊訓練爬繩,他就訓練爬樹,隊里訓練拉力,他就訓練單雙杠、俯臥撐等。李記者看到的那一幕,正式小邵的體能自我訓練。

  采訪結束時,李記者鼓勵永偉繼續努力,同時也叮囑他要注意安全。永偉感謝記者媒體對自己的關注,李記者也感謝永偉給自己上了一堂勵志課。歡笑中,李、邵二人互換了聯系方式。

  采訪剛過去兩個月,永偉就通過了礦山救護隊預備隊員的錄用考試,并開始接受隊里的正規訓練。加入救護隊后,小邵對于隊里的規章制度、操作規范、專業技能等進行著更為認真的學習,訓練也更加地不怕苦不怕累。半年后,預備期滿,小邵順利轉正,成為了一名正式的礦山救護隊員。

  邵永偉轉正了,李含曦也畢業并走向工作崗位。采訪邵永偉的時候,她還在省里的一家報社實習。采訪發生的地方,就在李記者家所在的鎮子上。邵永偉的家,在相鄰的一個鎮子上。臨畢業時,省報想留下李記者,但是她想回到自己家的縣城里上班。正好,省報在她家的縣里也有個記者站。于是乎,報社就把她安排在了那里。

  剛轉正的邵永偉通過電子郵箱給李記者去了一封信,把自己的工作經歷與感受告訴了她,并在信中透露自己隊要參加全省礦山救護技能比賽的事情。比賽就在他們縣里舉行。收到信之后,李記者把這件事跟領導匯報了一下,領導決定指派她去報道救護比賽。

  過了兩周,救護比賽如期舉行,李記者到場采訪,小邵也到場參賽。最后,小邵所在的隊拿了個季軍。通過參加比賽,小邵對工作更加充滿熱情。散場后,李記者和小邵碰了一面,都一眼就認出了對方,二人一見如故,彼此寒暄,并交流近況。這時,他們互相都看上了對方,但都秘而不宣。

  救護比賽過后,李記者便時常出現在救護大隊的門口,有時還以記者的身份走了進去,就是為了多見邵永偉。但是救護隊紀律很嚴,不允許隨便會見外部人員,所以一多半的求見都落了空。見了幾次后,邵永偉看出了含曦的誠意,同時也怕她老到救護隊影響不好,便開始主動約含曦在外面吃飯看電影,只要不值班。一次去電影院,售票員恰恰就是跟含曦從小就認識的好朋友菱子。含曦一看,感到很親切,便聊了幾句“誒,菱子,你坐在這里了?”“哦,是含曦姐啊,好久不見,來看電影嗎?”“沒錯,兩張票。”“好的,這是你男朋友嗎?”“是的,剛找的,礦務局的。”話音剛落,永偉掏出了錢,含曦卻說“你掏啥錢?沒看我們倆認識嗎?”菱子把票遞到含曦手里,沒要錢。

  電影散場了,菱子也下班回家了。剛進門,菱子就說起了自己的見聞:“媽,含曦姐找男朋友了,我今天還看到他們來看電影了。”“是嗎?”“是的,含曦姐自己告訴我的,她還說那男的是礦務局的。我看他滿臉煤灰,像個工人,不像機關的,也沒有深問。”“你可別亂說,要是叫李大爺和周大娘知道了,他們可是會不高興的。你想想,人家含曦姐可是大學畢業,要是老兩口一聽自己家閨女找了個礦工,有可能會一時接受不了。”“行,我不亂說。”

  這時的李含曦,也覺得是時候該讓爸媽知道自己找男朋友的事情了。剛回到家,含曦便想父母吐露了實情。爸媽一聽自己家閨女找了個礦工,立馬就急眼了。此時的含曦,不緊不慢地把自己跟永偉從相逢、相識、相知到相愛的整個過程告訴給了爸媽。聽完閨女的解釋,爸媽覺得永偉在事業上還是挺向上的,人也不算差勁,便不再繼續反對。

  父母的冷嘲熱諷,沒有動搖含曦和永偉的感情。看到時機成熟,含曦開始經常帶永偉見家長。幾次見面,老兩口發現小邵這個年輕人確實很可靠,也就逐漸接受他了。一次見家長,顏隊長突然來信,說發礦難了,讓小邵等隊員立刻歸隊參加搶險。小邵接到命令,立即趕回隊部,李記者也跟著小邵跑到了救護隊,并趕到事故現場展開報導。看到二人離去,看到新聞報導,老兩口越來越看出他們對工作的熱愛,以及彼此間感情上的熾烈。

  經過一年多的愛情長跑,邵永偉和李含曦的感情終于修成正果,走進了婚姻的殿堂。在婚禮上,李含曦實習時的薛老師,還有邵永偉在煤礦的安全員老賀都去了。小兩口感謝貴人當年的教誨造就了現在的自己,也為二人的情感發展創造了緣分。

Tags: 記者 煤礦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69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