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陳知縣“禁”魚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百囚

  嘉靖年間,陳瑜任滄縣知縣。剛到任上,他就打聽到滄縣最有名的菜肴乃是遠望樓的“汆花鰱”,于是興致勃勃地趕去品嘗。誰知卻被一根魚刺卡住了喉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拔出來。陳瑜一氣之下,竟下了一道荒誕無比的命令:滄縣境內,不得出售有刺之魚。

  滄縣境內有兩條河,一條是大運河,另一條就是子牙河。這兩條河里都盛產魚,滄縣有很多人靠捕魚為生,知縣的命令可苦了漁民們。遠望樓的老板宋思成以賠禮道歉為名,送給陳知縣100兩白銀,誰知陳知縣卻退回了銀子。

  遠望樓的生意一落千丈,眼看入不敷出,宋思成思來想去,想出一個主意來。他吩咐廚子們,只做魚頭,改名為“汆魚頭”。“汆魚頭”因沒有多少肉,食者不多。

  宋思成的老婆茹氏是個心靈手巧的女人。有一天,她在家里專門做了一條蒸魚端上桌來。宋思成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放到嘴里,味道奇好,又用舌頭尋刺,卻未尋到,不覺奇怪地問道:“這魚沒有刺嗎?”茹氏點頭道:“你放心吃吧,一點兒刺都沒有。”宋思成一聽就疑惑地睜大了眼睛,給魚去刺-一直是廚子做魚菜時最大的難題,也從未有人能徹底解決。如果老婆真有絕招,他就能放心大膽地賣沒有刺的魚了,知縣大人也會拿他沒辦法。他又細心品了品,魚肉里確實沒有刺,再吃了兩口,也都沒有刺。他不禁驚奇地問道:“你快告訴我,怎么能把魚刺徹底去掉?”

  茹氏捂著嘴巴笑起來,說:“我給你做的不是魚,所以就沒有刺。”宋思成驚得眼珠子險些掉下來,問:“不是魚嗎?可我吃著就是魚啊。”茹氏回答說:“我做的是假魚,豆腐跟魚肉相似,但沒有魚肉細膩,于是,我就在黃豆中加入了薯粉,又加入魚醬,磨出了特殊的魚豆腐,并塑成了魚形。我又怕魚豆腐干澀無油,在蒸制的時候在盤子里放了一塊肥肉。如此,就蒸出了這條足以以假亂真的假魚。”

  宋思成聽了,拍手叫道:“妙!”

  茹氏被他一夸,羞紅了臉。

  宋思成看著那條假魚,眼睛一亮,不覺拍手叫道:“有了!”他叫過茹氏,嘴巴貼在她耳朵邊上,如此這般交代了一番。茹氏問:“這......這行嗎?”宋思成說道:“你是大功臣,咱家的遠望樓有救了!”

  宋思成經過兩天準備,大張旗鼓地推出了那道招牌菜-汆花鰱。即刻,遠望樓里食客如云。捕快頭領劉興聽到信兒,帶著捕快們趕過來,看到小二們果然在給食客們上魚,二話不說,綁了宋思成就走,這邊又趕走食客,封了遠望樓。

  陳知縣即刻升堂,質問他怎敢違背自己的命令賣魚,宋思成只是閉著嘴巴不肯說話。陳知縣命衙役把他關進大牢。

  第二天一早,陳知縣又升堂訊問宋思成,宋思成仍是不肯開口說話。陳知縣忽然得報,說是知府大人到了,他忙帶隊迎接。

  再說茹氏已受了宋思成的吩咐,專在家中等待消息。這一天,她得到小二來報,說是宋思成被知縣大人抓走了。她馬上坐著馬車趕到滄州城,到知府衙門擊鼓鳴冤。滄州知府岳大人升堂問案,茹氏說自家丈夫在飯莊中賣豆腐被知縣大人抓走,投入大牢。岳大人覺得此事不可思議,傳出去會成為笑柄,只怕自己這個知府也當不成。見天色已晚,就留茹氏在城中住下,次日一早,帶著手下趕到滄縣來了。

  岳大人上來就問:“陳知縣,你可抓了宋思成?”

  “抓了。”

  岳大人又問:“為何抓他?”

  陳知縣振振有辭地說:“下官已經下令,嚴禁縣內販賣魚類。可他違抗下官之命,仍然賣魚,下官故而抓他。”

  岳大人轉臉問茹氏:“你不是說你丈夫賣的是豆腐嗎?”

  茹氏慌忙跪下說:“小女子的丈夫賣的就是豆腐。”

  岳大人見宋思成也跪在堂前,問他:“你賣的究竟是魚還是豆腐?”

  宋思成道:“是豆腐。”

  陳知縣大罵這兩個人是刁民,睜著眼睛說瞎話,幸好遠望樓還封著,那些魚就在桌子上,沒人敢動,現在就成了證據。岳大人也想一證真偽,就帶著一眾人等趕往遠望樓。

  封條一揭,推開門,見桌上還都擺著菜,果然就是那道招牌菜-汆花鰱。陳知縣忙說:“大人明鑒,這不就是魚嗎?”宋思成理直氣壯地說:“那不是魚,是豆腐!”

  岳大人被搞糊涂了,一時難以決斷。但物證既在,嘗一嘗就可見分曉。他夾起來嘗了一口,但覺味道奇好,不禁贊道:“好,真好。”陳知縣問道:“大人,你說這是魚還是豆腐?”岳大人用筷子扒拉開魚肉,仔細一看,果然看出這魚是豆腐做的。陳知縣湊過來看,也看清楚了。他過去給宋思成行了一個禮,說道:“本官冤枉你了,給你道歉了。”

  宋思成邀請岳大人和陳知縣嘗嘗他做的豆腐魚,岳大人吃得高興,臨走時留下墨寶:素魚。

  從那以后,遠望樓的素魚聲名遠播,很多食客都慕名前來。滄縣城里的那些飯莊看到了賺錢的好機會,哪肯放過,紛紛效仿,有的制作水平還超過了遠望樓,把素魚賣到了保定府、北京城、天津衛。

  陳知縣任期將滿,發布了一道命令:取消魚禁。

  這天,陳知縣來到遠望樓飯莊,叫來宋思成,對他說:“宋掌柜,本官就要離開滄縣了,卻有個愿望未能實現,不知你是否肯幫本官這個忙呢?”宋思成忙說:“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幫你。”陳知縣感喟地說:“本官早就聽說你做的'汆花鰱'名滿天下,卻無緣痛快淋漓地吃一回,你可否再給本官做一次?”宋思成一驚:“大人不怕再被魚刺扎到嗎?”陳知縣笑道:“本官生在江南,天天吃魚,又怎會被魚刺扎到呢?”宋思成不解地問:“幾年前,大人剛來滄縣,不就被魚刺扎到了嗎?”陳知縣狡黠地一笑說:“那是本官故意的,只有我被扎到了,才好找個理由禁魚啊。”

  宋思成更是迷惑了,問:“我一直沒想明白,大人為什么要禁魚呢?”陳知縣無奈地一擺手,說他坐船來上任,就聽船家說,只因滄縣城中的飯莊做得一手好魚,這河中的魚都快被打絕了,他就想頒布一個魚禁,讓這河里的魚長上幾年,不能為了一己之口福,斷了子孫們的活路。這幾年魚禁下來,河里的魚多了,也大了、肥了,他想也該解禁了。

  宋思成心里一驚,直到此時才明白,自己暗暗罵了幾年的知縣大人,原來是這樣的人...

Tags: 陳知縣 禁魚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68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