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梅花紅痣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你好野

  這次押的是一趟十分奇異的鏢

  民國初年,世道很不太平,因此,保鏢這一行業十分紅火,在當時的遼河兩岸,最著名的鏢局當數廣寧的鳳鳴鏢局。鳳鳴鏢局的總鏢頭叫李鳳鳴,提起他,在當時的遼河兩岸鏢行中,那可是首屈一指的人物。由于李鳳鳴老謀深算、交友廣泛,因此在江湖上行走半生,從來沒有失手丟過一次鏢,深得雇主的信賴。

  這天,李鳳鳴正在屋內品著香茗,伙計黑七進來稟報說,門外有位先生要見他,說是有樁生意上的事想找他商談。李鳳鳴擺了擺手,黑七會意。不大工夫,黑七領進一位老者,他頭戴黑呢禮帽,身穿綢面長衫,腳蹬千層底的燕尾布鞋,年齡在六十開外,長著花白胡須。

  李鳳鳴起身相迎,老者說:“鏢頭,我今日前來,是有樁買賣想交給貴鏢局去做。您盡管開口要價,不過,我有個要求,這件鏢很特殊,非得您親自出馬才行。”

  李鳳鳴問道:“不知老先生要鳳鳴押送的是一宗什么樣的鏢?”

  老者沒有回答李鳳鳴,從口袋內掏出一張銀票輕輕放在案幾上,站起身來緩緩說:“鏢頭,三天后您自然就知道了。”老者說完走了,李鳳鳴吩咐黑七送客,隨手拿起案幾上的銀票一看,不由得暗自稱奇:這是張面額一萬現大洋的銀票,老者一出手就留下了這么多定金,而且非要自己親自出馬!再說,這老者行蹤似乎有些詭秘,他李鳳鳴在廣寧生活了半生,三教九流的人認識不少,可這個老者卻從來沒有見過,他究竟是干什么的?

  三天后的早晨,李鳳鳴剛剛吃完早飯,黑七進來稟報說老者來了,李鳳鳴迎了出去,令人不解的是老者的身后竟然跟著一輛華麗的轎車,李鳳鳴仔細一看,只見從轎車里走下一位十八九歲的漂亮姑娘,只見她一身素服,一頭黑發束在腦后,更讓他驚訝的是:姑娘的印堂之上竟然有一顆形如梅花的朱砂紅痣。

  李鳳鳴正在發愣的時候,姑娘已輕盈地走到李鳳鳴身邊款款下拜:“小女子梅花見過鏢頭。”

  姑娘說罷,望著李鳳鳴嫣然一笑,就站到老者身邊去了。

  李鳳嗚滿腹狐疑地望了望老者,老者捋著花白胡須一笑:“鏢頭看好了,這就是我讓您押的鏢呀!”

  李鳳鳴押了半輩子鏢,卻從沒聽說過有人出錢讓他走“人鏢”的,而且還是個如花似玉的妙齡少女!

  老者接著說:“此女是我一個朋友的女兒,家住天津衛楊柳青,被人販賣到此,我費盡周折才將她從窯子里贖出來。我想讓您在半個月之內將她安全送到家,事成之后,您可到馬市來找我,小老兒叫馬得泰,那兒新開張的泰來當鋪就是我在廣寧的一個分號,到時候當付鏢銀三萬現大洋。當然,如果鏢頭不慎將鏢丟了,或者說超過了約定時間,那就得按民間約定俗成的規矩來辦。鏢頭,您還有什么要問的嗎?”

  李鳳鳴聽了心頭不覺暗暗一驚:誰不知道馬市新開張的“泰來當鋪”有背景!沒想到掌柜的竟然是這位老者。李鳳鳴這時開了口:“老先生您只管放心,鳳鳴就是肝腦涂地,也不負老先生所托!”

  老者又來到梅花面前交待幾句,然后就坐上轎車匆匆走了。

  第二天,李鳳鳴親自帶上十幾名精干的伙計保護著梅花出發了。一路上倒也順當,十天之后,他們就到了天津,按照梅花提供的地址,李鳳鳴找到了梅花的老家楊柳青,可萬萬沒想到,梅花的父母由于過度思念女兒,早已雙雙離開了人世。院落依舊,人事全非,梅花哭得悲悲切切,肝腸寸斷。李鳳鳴見此情景,就說:“梅花,既然家中發生如此變故,還不如隨我回廣寧找馬得泰馬掌柜的,俗話說得好,哪兒的黃土不埋人?姑娘正值青春妙齡,如花的容貌,大好的時光還在后頭哩!”

  梅花含著眼淚答應了。半月后,一行人又趕回了廣寧,李鳳鳴帶著梅花來到了泰來當鋪。沒想到當鋪里死氣沉沉,伙計們出出進進,臉上都凝上了一層霜,看樣子當鋪像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一打聽,李鳳鳴不覺大吃一驚……

  一個重情重義的好姑娘

  伙計們告訴李鳳鳴:前天晚上來了一伙土匪,將掌柜的給綁了票,至今生死不明。這真是雪上加霜,李鳳鳴只好將梅花請回鏢局,等待馬掌柜的消息。

  李鳳鳴一回到鏢局,便囑咐黑七明兒個拿著他的帖子進山,看看哪個“綹子”綁了馬掌柜的票。這“綹子”指的就是土匪的山頭,李鳳鳴和這些“綹子”當家的,都是江湖上的朋友。兩天后,黑七回來稟報,說,廣寧、盤山地區大小綹子都說沒有綁馬掌柜的票,馬掌柜是被新成立的綹子“九頭鳥”給綁了肉票,他們三天內索要30萬大洋。三天過后,當鋪沒湊足這么多錢,九頭鳥一怒之下撕了票,馬得泰的尸體被砍得面目全非,扔在了當鋪門前!

  李鳳鳴對九頭鳥了解得不是很多,只聽說是個來無影、去無蹤的胡子頭,手下有百十條槍,和遼河兩岸的綹子都不通氣,喜歡獨來獨往。李鳳鳴無奈,只得嘆了口氣,將馬得泰遇難的事兒告訴了梅花。

  梅花一聽就哭開了,李鳳鳴安慰了好半天,梅花才止住了哭。李鳳鳴說:“梅花,你要是信得著我李鳳鳴,就在這兒住下吧!你這么年輕漂亮,等有了機會,我再給你找個好女婿,好好過日子吧!”

  梅花悲中得喜,自然求之不得。第二天晚上,李鳳鳴就領著梅花住進了剛剛收拾一新的后院。

  這以后李鳳鳴閑暇之余,就經常去后院和梅花聊天,李鳳鳴沒有想到,梅花不僅識文斷字,而且,還畫得一手好丹青,作一手好詩詞。

  這天,李鳳鳴又來了,梅花從被子底下摸出一個紅布包,她打開紅布包,拿出一雙嶄新的千層底布鞋。梅花將布鞋遞到李鳳鳴面前,說:“老爺,梅花能有今日,全靠您的大恩大德,梅花無以為報,這雙布鞋是我親手做的,活計不是很好,不知老爺喜不喜歡?”

  李鳳鳴接過布鞋,只見針腳密密勻勻,顯然是下了一番工夫的。李鳳鳴妻妾三個,卻沒有一個人給他做過一雙鞋,他穿的鞋都是到市面上買的。李鳳鳴感動了,心里涌著暖流,他望著梅花,說:“梅花,你真是個好姑娘,要是哪個男人娶了你,那該是三輩子修來的福分呀!”

Tags: 梅花 紅痣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68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