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最后一條微信

來源:故事會 作者:姚國慶

  胡小波最近結識了一個富家千金,便想和女友小賈分手。小賈卻死活不同意,她威脅要去胡小波的單位鬧,并向富家千金揭露他腳踩兩條船的真面目。胡小波想來想去,似乎只有一條路——殺人滅口。為此,他制訂了一個周密的計劃。

  小賈是電視臺的接線員,她聲音條件好,尤其愛好朗誦,胡小波就利用了這一點。他假裝回心轉意,一個月里,胡小波每天晚上都裝作含情脈脈的樣子聽小賈朗誦。小賈朗誦時,胡小波給她錄了音,他這么做,是為了“摳聲音”。

  胡小波在電視臺做節目后期剪輯工作,他知道怎么從小賈的朗誦錄音中“摳”出一些字,組成一句她沒說過的話。他電腦里甚至裝著一種工作軟件,能使這個過程異常簡單。比如,他想讓小賈說“我想你”,只需把小賈的所有錄音輸入軟件,軟件便會自動提取“我”“想”“你”這幾個字,還會調整字與字之間發音的連貫性,使這句話聽起來就像從真人口中說出來一樣流暢。如果軟件提取不到某個字,比如“想”這個字,它還會發出提醒,這樣下次胡小波就會刻意讓小賈朗讀含有“想”這個字的文章。

  有了如此高效的軟件,不到一個月,胡小波就得到了他想要小賈“說”出來的幾句話:“胡小波出去見朋友了。”“我在家喝高了呢,哈哈,準備洗澡。”“水放好了,我洗澡啰!”胡小波還用軟件對這些話進行了編輯,如增加拖音,這么一處理,這些話真的像是小賈喝高了之后親口說出來的,而這正是胡小波希望達到的效果。

  圣誕節這天,胡小波的謀殺行動開始了。他準備好一桌豐盛的晚餐,還開了幾瓶洋酒。小賈很快就爛醉如泥了,而胡小波卻只是象征性地喝了兩口。

  見小賈不省人事,胡小波趕緊往浴缸里放滿熱水,隨后把小賈抱到浴缸里,用水浸沒了她的頭。小賈鼻腔中吸入了水,突然睜開眼睛,驚恐地掙扎著,胡小波用手臂按著她的肩膀,只一會兒工夫,小賈就不動了……

  接下來胡小波要做的,就是把小賈偽裝成酒后洗澡不慎溺亡。他在浴池邊緣、地上澆上一些水,造成小賈掙扎時水從浴缸溢出來的假象。隨后,胡小波要為自己制造不在場證明。他從小賈包里拿出她的手機,設置為靜音,然后就出門了。他下電梯、走出小區、打車來到英格拉姆酒吧,一路上都裝成醉醺醺的樣子——他知道,警察將來說不定會調取這些地方的監控。

  夜里10點,胡小波在酒吧和朋友馬高、大兵見面了,這是胡小波昨天就和他們約好的。大兵見胡小波醉醺醺的,勸他不要再喝了,胡小波卻說今晚不醉不歸,于是三人對飲了起來。胡小波隔一會兒就去一趟廁所,在廁所里,他把手伸進喉嚨里摳,把剛喝進去的酒都吐了出來——現在他必須保持清醒。

  10點半左右,胡小波又一次來到廁所。他從廁所后門溜到酒吧后無人的樹林里,從口袋里掏出錄音筆,里面他已經錄好了小賈“說”的那三句話。他打開小賈的手機,進入她的微信,在一個名為“老友群”的微信群里發了小賈“說”的那三句話:“胡小波出去見朋友了。”“我在家喝高了呢,哈哈,準備洗澡。”“水放好了,我洗澡啰!”當然,最后一句是隔了5分鐘后才發的。

  胡小波這么做,就是為了制造一個假象:小賈現在還活著——因為死人是不可能發出語音信息的。而這個時間,胡小波正在酒吧里與兩個朋友喝酒。雖然小賈的實際死亡時間是一個小時前,但因為她一直泡在浴缸的熱水里,同時受那幾條微信語音的影響,法醫判斷死亡時間也會出現偏差。如此,胡小波就設計了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辦完這一切,胡小波回到酒吧,又叫了幾瓶酒。這時,馬高對他說:“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你和大兵喝吧。”說完他就離開了。

  胡小波和大兵喝到半夜12點多才分手,胡小波打車回家。到家后他急忙鎖上門,先檢查了一遍現場,看到小賈“好好”地浸沒在浴缸的水里,才放下心來。隨后他把小賈的手機從口袋里掏出來,擺在洗漱架上——這是小賈洗澡時經常擺放手機的地方。手機電量已經不多了,明天早上手機就會因為沒電而關機。隨后,胡小波拿起一瓶洋酒,閉著眼睛一口氣干了個精光。他搖搖晃晃地把空酒瓶放在餐桌上,然后仰面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起來。他要裝作第二天酒醒后才發現尸體——時間拖得越久,越能誤導法醫的判斷。

  第二天中午,胡小波醒了,見沙發旁有一堆自己的嘔吐物,他很滿意。隨后,他去浴室再次檢查了一遍小賈的尸體,然后就“驚恐”地報了警。

  在等警察到來的時候,胡小波突然想起一件事。他趕忙打開電腦,把工作軟件中小賈的聲音記錄全都刪了。剛剛刪完、關上電腦,敲門聲響起,警察來了。

  胡小波穩住情緒,對警察說:“昨晚我和小賈在家慶祝圣誕節,喝了不少酒。后來,因為我和兩個朋友約了另一場酒局,所以9點多就出門了,到凌晨才回來。回來后,我直接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著了,今天中午我才酒醒,起來上廁所時,看到、看到浴缸里……都是我不好,昨晚不該讓她喝那么多酒,是我害了她……”

  根據胡小波的陳述以及現場勘查的情況,警方有了初步認定:小賈是酒后洗澡時意外溺亡的。一切都在向胡小波期望的方向發展。

  這時,一個警察戴著手套拿起浴室洗漱架上的手機,問胡小波:“這是誰的手機?”

  胡小波說是小賈的。警察按了一下按鈕,胡小波本以為手機已經沒電了,沒想到屏幕一下子亮了起來。警察打開手機后,看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手機里有數十個未接來電,都是小賈的朋友們早上打過來的。胡小波昨夜把手機設置成了靜音,因此手機來電并沒有吵醒他。

  接著,警察很快發現了“老友群”里的語音。讓胡小波感到恐怖的是,除了他在昨夜10點半發的三條語音,凌晨4點左右,小賈在“老友群”里又發了一段語音!警察點開語音,小賈的聲音傳了出來:“是胡小波殺了我!”

  這段語音讓胡小波幾乎跳了起來,怎么可能?死人怎么可能說話?難道小賈后半夜死而復活?不可能!如果小賈復活了,她沒有理由又自己躺回到浴缸里再次死亡,難道這是靈異事件,是小賈靈魂出竅發了那段語音?

  胡小波心亂如麻,他感到警察犀利的目光正注視著自己……

  不久后,胡小波被捕了。警方正是從那段語音中得到了線索——他們在探究死人為何能發出語音信息時識破了胡小波的伎倆。那么,那段語音信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來,這一切都與那晚和胡小波喝酒的朋友——馬高有關。馬高也在電視臺工作,是胡小波和小賈的同事。小賈單身時,馬高曾瘋狂追求過她,小賈覺得馬高有點心術不正,就拒絕了他,馬高卻一直偷偷惦記著小賈。有一回,馬高在洗手間撿到胡小波遺忘的鑰匙,就偷偷配了鑰匙才還給胡小波。

  圣誕節那天,胡小波約馬高、大兵喝酒。馬高通過“老友群”得知小賈“一人在家,還喝高了”。于是他提前離開,帶著私配的鑰匙,開了胡小波家的房門,想來“占點便宜”。可是,當他走進浴室時,卻發現小賈已經溺死。

  一開始,他也以為這是個意外,但隨后他發現了異常:他沒找到小賈的手機——沒有手機,小賈怎么可能發語音信息呢?馬高正要離開時,胡小波回來了,馬高趕忙躲進了大衣柜。他偷看到胡小波從口袋里掏出了小賈的手機,便猜想這一切是胡小波所為。等胡小波昏睡過去,馬高偷偷打開了胡小波的電腦,看到工作軟件里的記錄,他更確信無疑了。馬高本想報警,但報警會暴露他今晚不正當的行為。馬高和胡小波是同行,所以他想到了利用軟件制作小賈死后“說”出兇手的方法,提醒警方,于是便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案情大白,馬高“私入民宅”的行為還是暴露了,而等待胡小波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Tags: 微信 語音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67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