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七弦古琴

來源:故事會 作者:俏俏紅

  繁華的古風鎮上來了一名說書人,姓馬。馬先生書說得格外好,令聽者欲罷不能。當鋪掌柜金好古聽上了癮,就常把馬先生請去家里,單獨給他說書聽。

  金好古發現,馬先生每次來家里都會背著一張用布包裹好的古琴,據說是家傳的寶物。和馬先生相熟后,金好古便提出想欣賞一下古琴,馬先生豪爽地答應了。

  金好古細細鑒賞,不由驚訝:這是一款仲尼式的七弦古琴,材質為梧桐木,琴弦是烏絲,琴徽上鑲嵌著璀璨的玉石,琴漆上的斷紋是龜紋。斷紋是判斷古琴年代的重要依據,由于長期彈奏的振動影響和木質、漆底的不同,可形成各種斷紋。金好古見這把古琴龜紋密集,想必年代久遠,不禁贊嘆不已,心里陡生貪念。

  話說金好古開當鋪,實則是借機搜羅古玩,一旦覓到寶,他便會不擇手段地占為己有。他喊來劉三,這人幫金好古盜來過不少好物。金好古讓他夜盜古琴,可四更時分,劉三卻空著手回來說,有人打草驚蛇了。

  原來,劉三潛到馬先生房門外,卻見馬先生正與一個黑衣人在屋內廝打。黑衣人受傷后落荒而逃,劉三見狀,也不敢再貿然行動了。

  金好古連叫可惜,便打發劉三先回去,哪知道第二天天沒亮,馬先生就背著古琴來到了當鋪。他說,因為遇到急事,急需一萬兩白銀周轉,才忍痛把家傳寶貝典當,一個月后就來贖。

  一萬兩的當金雖高,可金好古明白,這把古琴價值不菲,就算是死當,他轉手也能賣個幾萬兩白銀。他拿出古琴細細檢查,沒錯,就是上次看過的那把古琴。金好古當即開出當票,當期一個月,傭金三百兩,逾期古琴就歸當鋪所有。

  馬先生拿了銀票前腳剛走,金好古后腳就叫來劉三,讓他跟蹤馬先生,搞清楚他的動向。

  三天后,劉三回來了,說馬先生一路向北,出了省界。金好古吩咐劉三,守在古風鎮地界的路口,如果馬先生回古風鎮,就伺機偷走銀票,讓他無錢贖當——這是他倆慣用的伎倆。

  金好古把古琴放進地下室秘庫,他設計的這個秘庫,固若金湯,還有家丁輪流看守,任誰本事再怎么高強,也難把寶貝盜走。

  轉眼二十多天過去,離贖當的日期近了,劉三日夜守在路口,卻根本沒見馬先生的身影。金好古不禁緊張起來,他生怕自己看走眼,弄了個不值錢的古琴砸在手里。

  贖當的最后一天過去了,馬先生依然沒有出現。古琴歸于金好古,他心里卻極不踏實。如果古琴是真的,馬先生肯定會想方設法來贖當;他不按期來贖當,就說明他當初是來騙當銀的。

  金好古把七弦琴拿出來,又細細地看起來,不知怎么的,竟覺得這把七弦琴沒了先前的光彩。他終究拿不準,就把七弦琴放起來,打算有機會的時候,送到縣城名家那里,請人幫忙掌掌眼。

  轉眼又過了將近一個月,這一天,縣城里的佟老爺子來到古風鎮。佟老爺子出身富家,從小就愛好擺弄古玩,有一手鑒別古董的好本事。他與金好古交好,常幫金好古掌眼好物。兩人寒暄完畢,金好古就迫不及待地拿出古琴。佟老爺子看了看,就把眉頭擰成了疙瘩:“此乃仿古的七弦琴,好在制作精美,值個上千兩銀子吧。”

  金好古心里一沉,指著龜紋說道:“佟老哥,你看看龜紋,年代少說也有上千年了。”

  佟老爺子捻須一笑,說道:“這假就造在龜紋上,世間有一等高手,專門仿制這種斷紋。我就曾見過一位高人,花了三年時間,愣是把新琴慢慢打磨成‘梅花斷紋路的古琴。”他指著琴身上一處細微的裂痕說,這就是打磨紋路時,留下的敗筆。

  這個不起眼的瑕疵,當初金好古也留意到,馬先生卻說是不小心摔到地上落下的“疤痕”。金好古信以為真,沒想到他就是在這上面看走了眼,金好古心里叫苦不迭。

  這時,劉三進來,悄悄對金好古說:“我白天在隔壁的西鳳鎮上,看見馬先生了。”金好古一聽,馬上挽著佟老爺子,帶著十幾個隨從,趕到了西鳳鎮。隨從們扭住馬先生就是一頓打,馬先生高叫道:“金掌柜,有話好好說,為何打人呢?”

  金好古冷笑道:“姓馬的,高人啊,我竟被你拿著假琴忽悠了。”

  馬先生辯道:“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古琴!”金好古一擺手,道:“懶得與你糾纏,走,見官去!”

  馬先生喊道:“見官也不怕!我有當票,一切都是按照當鋪的規矩來的,就算你看走了眼,也是你眼力不濟,怨不得我。”

  佟老爺子把金好古拉到一旁,勸說道:“金老弟,姓馬的話說得沒錯,這事就算見了官也說不明白,官府也未必能辨別真假。”金好古把眼一瞪,說道:“佟老哥,我咽不下這口氣呀,依你高見,該當如何?”佟老爺子說:“讓他拿出當金和傭金,把假琴歸還給他,兩不虧欠,你看如何?”

  金好古想了一想,說道:“這樣再好不過,就怕這人吃了不肯吐出來,還得佟老哥從中斡旋。”佟老爺子拍拍金好古的肩說:“這事包在我身上。”

  佟老爺子把馬先生叫到一邊,連哄帶嚇,說得馬先生同意了。他當即拿出一萬零三百的銀票,連同當票交給佟老爺子。佟老爺子把票據交給金好古,拿過古琴,歸還給馬先生。馬先生打開琴盒,拿出七弦琴,細細地檢查一遍,然后翻轉底部,看見上面的拇指印記,確認無誤。當初典當之時,馬先生用紅漆在底部按了一個指印,就是為了防止當鋪作弊。

  金好古挽回了損失,樂呵呵地把佟老爺子拉到家里喝酒慶賀,馬先生則背著琴離開了西鳳鎮。

  第二天,在縣城的一家酒館里,馬先生舉杯說:“佟老哥,這次多虧了你。”佟老爺子說:“還好琴身上有摔破的裂痕,不然我還真不能自圓其說。”馬先生黯然道:“這個裂痕,其實就是郭府驚變當日摔的。”

  馬先生嘴里的“郭府”,就是告老退位的兵部尚書郭子桓的府邸。郭子桓擅長撫琴,所撫之琴是祖傳之物,已歷經千年。馬先生是郭子桓的幕賓,因為也愛好彈琴,賓主二人相處甚洽。

  這天,馬先生坐在郭府后花園里,正在聆聽郭子桓彈奏《廣陵散》,忽然闖進一群官兵,說要捉拿郭子桓。混亂中,古琴摔于地,馬先生急忙撿起抱在懷里。郭子桓大聲叮囑馬先生,一定要替他保管好古琴。

  馬先生抱著古琴匆忙出了郭府。后來經過打聽,原來是郭子桓的門生犯了大罪,兵部尚書劉大人趁機落井下石,在皇上面前誣告郭子桓。郭、劉二人因朋黨之爭一直不和,劉大人此舉,一是報復,二是想借機奪取古琴,因為他也嗜好收藏古琴。

  馬先生打聽得確切消息,連夜出了京城,流落江湖賣藝為生。

  古琴被馬先生抱走,劉大人就派心腹爪牙暗中尋訪。古風鎮上那一晚,劉三碰見的黑衣人,就是劉府爪牙。馬先生見行蹤暴露,心生一計,把古琴典當在當鋪里,借金好古之手保管,自己則回到京城,打聽郭子桓的消息。

  到了京城,馬先生四處打點,最終得以在牢獄里見到郭子桓。郭子桓告訴馬先生,劉大人已答應,只要交出古琴,他就幫忙開脫郭子桓的罪名。郭子桓讓馬先生盡快把古琴帶回來。

  馬先生在京城里耽擱了近兩個月,早就過了贖當期,于是他找到了佟老爺子。佟老爺子的父親曾是郭子桓的門生故舊,自然愿意相幫。兩人用計上演了這一出好戲,最終贖回了古琴,救出了郭子桓。

Tags: 七弦 古琴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65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