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冤家對門

來源:故事會 作者:袁衛杰

  我是個農村娃,前幾年跑到上海來打拼,現在租住在市郊的一個居民小區里。我的職業是房產中介,整天忙忙碌碌的,已經一年多沒回家了。

  一天早上,我正準備出去吃個早飯,突然聽見樓下有人喊:“老公,我沒乘到公交車,上班要遲到了,快送送我!”我探頭往下一看,原來是住在我對門的張程程。很快就聽到她老公李強回話了:“你不知道車在修理廠嗎?到外面騎個共享單車吧!”張程程急了:“騎自行車慢,怕是來不及,你開電瓶車送我嘛!”

  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熱心腸,盡管與對門不過點頭之交,但我還是跑到樓下對張程程說:“小張,我正好要出去,順便送送你吧。”

  “那太謝謝了,袁哥。”張程程感謝著,正要拉開車門上車,只聽樓上李強大聲喊:“不行不行……慢點慢點!”不一會兒,只見他一邊穿衣服一邊跑了下來,把張程程往里一擠,望了我一眼說:“對不起,我上午不上班,陪她一起去。”

  我一愣,嗨,這小子,有這必要嗎?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雖說你老婆長得小巧玲瓏,挺好看的,但還不至于這么容易被人拐走吧?

  大約十分鐘后,車停在了張程程單位門口。看著她進了大門,我對還坐得穩穩的李強說:“下車吧,我要去吃早飯。”

  李強卻說:“袁哥,你讓我走回去啊?路好長哩。”我一下子火上來了,下車拉開后車門,對他說:“快下車,自己打車回去,我又沒請你上車。”誰知他卻把車門關好,說:“袁哥,打車很貴的。你只管吃早飯,我反正沒事,坐在車里等你。”

  當天晚上回家后,一想起李強那副摳門樣,我就渾身不舒服。最不能容忍的是,他居然把別人的好心當驢肝肺,好像天下的男人都是色鬼似的。于是,我打算氣氣他。

  第二天一早,我就敲開了他家的門。正好是張程程開的門,我故意大聲問:“小張,我正好要出去,搭車嗎?順便送你去單位。”

  還沒等張程程回話,李強在里面聽見了,急忙沖出來,一臉警惕地看著我說:“對不起,不麻煩你了……”我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我問小張哩,又沒問你。”李強仍說:“不需要,真的不需要。我家的車已修好,我開車送她去上班。”說完,他就“砰”地關上了門。

  見目的已達到,我笑了笑,回屋繼續睡覺。

  原以為這事應該到此為止了,不料幾天后發生的一件事,讓這小子對我的敵意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那天是大年三十,因為有幾單生意沒處理完,我沒有回家。一個人在異鄉過年,怪冷清的,于是我在酒吧里多喝了幾杯。我搖搖晃晃地走到家門口,掏出鑰匙捅了好幾下都沒捅進去,最后狠狠踢了一下門。不料門突然開了,露出張程程那張俊俏又驚訝的臉。我一時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旁邊又露出了李強難看的臉:“我說你有完沒完?大過年的,你想干啥?”

  果然酒多誤事,我走錯了門,但我還是不肯承認,哈哈一笑:“沒事,沒事,我就想祝你們新年快樂。”“大過年的不回家,自己家沒老婆嗎?”說著,李強又“砰”地關上了門。

  我想凡事總得有個度,這件事過去就算了。誰知沒過多久,又發生了一件事。

  那會兒春節剛過,我憑著職業敏感性,感覺到市郊的房價要漲,打算趕緊盤套房子,等漲了再轉手掙點零花錢。在房產中介店里轉悠了幾天,我發現了一套掛盤出售的房子非常不錯:三樓,98平方米,兩個房間都朝南,價格也不高。細看之后,又有了一個讓人意外的發現,這套房子竟然就是我的冤家對門李強和張程程家的!

  當晚我直接敲開了他家的門,當然少不了一番口舌解釋,我買他家房子,只是看中小區環境好,想在這里搞些投資。一開始李強還有點猶豫,在我明確表示簽完合同后可以預付30萬的定金時,李強同意了。接著我趁熱打鐵,直接擬合同,雙方簽字,第二天一早去銀行給李強的賬戶轉了30萬元定金,只待按照合同約定的兩個月后,雙方去房產交易中心辦理過戶手續。

  可接下來發生的事,那是誰也沒想到的。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市郊的房價大漲,就這套房子而言,比合同價漲了100萬元左右才穩定下來。原本只想撿個雞蛋的,不料撿到個金蛋。我能想象得出李強此刻心里的郁悶,其實換了我也一樣,整整100萬哪!

  這天,我見李強下班回來,正掏鑰匙準備開門,我點了根煙,走到他面前說:“小李啊,這幾天房子搬遷的事準備得怎么樣了?還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

  “哦……”李強吞吞吐吐地說,“可能會來不及,搬過去的房子還沒準備好……”我發現這小子臉色不好,胡子也好像幾天沒刮了。

  我把心一橫說:“現在房價漲得這么厲害,你不會是想違約吧?我們合同里可是寫得清清楚楚的,你要是違約,除了返還定金,還要支付雙倍違約金,就是60萬哪!”

  李強猛地轉過臉,瞪著我說:“放心,我就算傾家蕩產,也不會違約的!”

  見他這副樣子,我不禁也來了氣,望望正好“噔噔噔”上樓的張程程,故意說:“對門住著一個大叔,自己家里住著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難怪放心不下,一定要搬家……”

  “你……”李強的目光像要吃人。走上來的張程程顯然聽到了剛才的話,望望我說:“袁哥你放心,不是還沒到時間嘛,我們再商量好嗎?”說著,她忙把李強推進了屋。

  第二天下班回來,我發現門縫里塞進了一張紙。打開一看,只見上面寫著:袁哥,房價漲到這個地步,是我們誰也沒有想到的。說實話,當初就是因為你的原因,李強才下定決心賣房的。這些天,李強整夜整夜地睡不踏實,因為我們看過其他地方的房子,房價漲得更厲害,我們若是換房,那就意味著要虧一大筆錢,而且離單位也遠。我們都是工薪階層,這對我們來說,是一筆難以承受的負擔。可即便如此,他還是堅持要換房。他雖然沒多大出息,還整天疑神疑鬼的,但我知道他是真的在乎我,真的愛我。請你不要再刺激他了。以前他的行為可能有些不妥,我代他向你道歉!同時也請求你,能否放我們一馬?別買我們的房子了!謝謝你!落款是張程程。

  我看著這張紙,一直到半夜還沒有睡著。

  天亮后,我再次敲開了對門,告訴他們倆,把定金退還給我,合同就算一筆勾銷了。看著李強一臉驚愕,我笑笑說:“你放心,我過幾天就把對門的房子退了,回老家了。和你一樣,我在老家也有個貌美如花的老婆,我怕回去晚了被人搶了。不過,臨走前,你們倆是不是該請我吃頓飯?”

Tags: 冤家 對門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64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