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半顆門牙

來源:故事會 作者:姚國慶

  阿五是一個小偷。最近,他踩點時發現一處工地,庫房里儲存著大量值錢的電纜。因為一場嚴重霧霾,全市所有工地都被強制停工一個月,那片工地的人員也已經撤離,只留下一個看門的保安老頭——這可是個大好機會。這天夜里,阿五拖著一輛人力小貨車,帶了繩索等作案工具,準備大干一場。

  夜里霧霾越發嚴重,伸手不見五指。阿五摸索到工地,工地圍墻很高,墻上還有玻璃碴兒,不可能直接攀爬進去。好在工地四周種著大樹,有幾棵大樹的枝條伸到了工地內,正好可以用來懸掛繩索。阿五把小貨車靠在一棵大樹旁,綁好繩子,就開始攀爬。他順著繩子進入工地,工地里一片寂靜,看來那保安老頭多半睡著了。

  阿五知道庫房的方位,于是摸準方向走了過去。庫房的門上掛了一把鐵鎖,阿五正用鐵絲捅鎖眼呢,突然察覺到了腳步聲。不好,一定是那保安老頭!腳步聲小心翼翼地逼近,轉眼已到了身側。這時,阿五鼻中聞到一股幽香,他心里奇怪:為啥這保安老頭還在身上灑香水?

  突然,阿五耳旁勁風襲來,他本能地一歪頭,肩膀傳來一陣劇痛,是老頭,他在用鋼管偷襲!接著,老頭的鋼管又打了過來,聽風聲,目標是阿五的腦袋。沒想到這老頭這么狠!阿五忙彎腰低頭,躲過這招,朝老頭的方向撲了過去。

  兩人在地上翻滾著,阿五的鼻子挨了幾拳,而阿五也逮住機會,狠狠給了老頭一拳。這一拳,正中老頭面門,只聽“咔”的一聲,也不知打中了老頭哪里,就如同有什么東西被打斷了一般。阿五聽到老頭“嗷”了一聲,但之后就沒了動靜。難道老頭跑了?阿五喘著粗氣站起來,迅速跑到工地大門口,打開門就跑了出去——身上的傷痛讓他再也沒有心情偷電纜了。

  第二天,阿五突然想起,自己的小貨車落在了工地外的大樹旁。晚上,他再次悄悄來到工地,卻發現那里燈火通明,隔幾米就架著一臺探照燈,探照燈外圍著警戒線,沿途還停著警車。阿五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便拉住一個剛看完熱鬧回來的青年,一打聽才知道出了大事:工地的保安老頭死了!

  阿五渾身一顫:難道是自己昨天夜里那一拳打死了老頭?這時,阿五發現有個警察盯著自己,他害怕得拔腿就跑。到了家里,鉆進被窩,他仍在瑟瑟發抖,昨夜的那一幕在他腦海中放映了千百遍,可他依然弄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的一拳會打死人?

  阿五在家躲了幾天,還沒決定要不要逃跑,一群警察就找上了門。他們是通過阿五落在現場的小貨車找到他的。

  為首的警察是個方臉漢子,阿五一被押上車,他就讓同伴掰開阿五的嘴,像看牲口似的看他的牙槽。“行啊,補得挺快!”那漢子說了這句不著邊際的話之后就朝司機喊:“去劉法醫那里!”

  車開到了一個戒備森嚴的大院,阿五被拉進一間像是手術室的房間。一個穿白大褂的醫生走過來,拿起一柄鉗子,夾住阿五的門牙,似乎要拔牙。阿五忍不住一陣亂叫,可是很快,鉗子上的力道卸了。醫生又開始拔其他幾顆門牙,依然是剛用上勁,力道就卸了。辦完這一切,阿五被帶到了公安局的審訊室。

  方臉漢子先介紹自己,原來他是刑警隊的段警官。段警官在阿五面前放了幾張照片,問他認不認識照片上的人。阿五注意到照片拍的是一個死者,看容貌,正是工地的保安老頭。只見他脖子上有繩子的勒痕,顯然是被勒死的。阿五心里一松,他記得那晚自己只打了老頭一拳,并沒有勒他,看來殺死老頭的另有其人。

  隨后,阿五老老實實地交代了一切。段警官認真聽著,最后說:“看來和你對打的那人,才是真正的兇手!”

  這話讓阿五吃驚不已,他想聽段警官繼續解釋,段警官卻轉移了話題,接著又取出一沓照片,翻了幾張給阿五看。照片中一個女孩死得十分悲慘——她也是被勒死的。

  段警官說:“這是三年前的案子,兇手在團結路公園里強奸殺害了這個女孩。兇手犯案時,正巧被一個在附近修水管的師傅撞見,那師傅抄起手里的扳手擊打了一下兇手的面部,把他的半顆門牙打了下來。雖然兇手最后還是跑掉了,但現場留下了他的半顆門牙。”

  阿五認真聽著,他想弄明白這三年前的案子到底跟自己有什么關系。這時,段警官又擺出幾張照片給他看,照片上是另一個被害女孩,和之前那女孩一樣,她也是被人勒死的。段警官說:“這是幾天前的案子,案發地點在省技校,兇手進入校園,在女生宿舍后的樹林里強奸殺害了這名女孩。隨后兇手沿著正在施工的電纜隧洞進入一片工地,準備逃走。不巧的是,在工地他遇到一個前來偷電纜的盜賊,兩人大打出手,兇手最后落荒而逃,但是,他粘接起來的半顆樹脂門牙卻被盜賊打落,掉在了現場……”

  段警官說到這里時,阿五才恍然大悟:“對對對,我想起來了,省技校就在那工地的旁邊,那晚正是我一拳把兇手的半顆牙齒打掉了。”

  阿五也很快明白了法醫之前的行為:法醫是想通過門牙來確定自己是否就是兇手。阿五也想通了為什么那晚“保安老頭”要對自己痛下殺手。

  可是那晚,真的保安老頭到底是怎么死的呢?段警官好像看透了阿五的心思,說道:“你進入工地前,工地的老保安就被殺害了。可能他無意撞見了兇手想呼喊吧,兇手才那么用力地勒死了他。”

  明白了一切的阿五感嘆不已,這時段警官又說:“現在案情我向你解釋清楚了,你能回憶回憶當時的情況嗎?如果能找到有用的線索,可以讓你戴罪立功。”

  阿五明白段警官的意思,可那晚實在太黑,他根本就沒看清兇手的長相,他只記得自己打了那一拳之后,兇手就離奇消失了。

  “離奇消失了?”段警官不解地看著阿五。

  “對!可能兇手覺得打不過我,趁黑溜走了。”

  段警官點點頭,若有所思地說:“要不我再領你去現場看看,在逃跑方面,你比我們更專業。”

  段警官帶著阿五來到工地現場,繞著圍墻走了一圈,阿五很快就根據自己踩點的經驗,發現了兇手逃跑的方法:兇手和他一樣,也是通過在大樹上拴繩子逃出工地的。爬上那棵大樹,還能看到枝條上繩子的勒痕。那么通過這棵大樹,兇手能逃到哪里去呢?

  段警官他們隨后走出工地調查,只見兇手爬的這棵大樹,種在工地隔壁的一個院子里,大樹下還拴著一條大狗。那大狗兇惡至極,對著他們一陣狂吠,拴它的鐵鏈都被拉扯得“咣咣”直響。

  阿五突然想起一件事,他對段警官說:“那天夜里兇手逃走的時候,我并沒有聽到狗叫,如果這狗一直拴在這里,我想,這狗一定很熟悉兇手吧。”

  這話讓段警官迅速做出了反應:傳喚這院子的主人。

  主人是個中年人,叫汪海東,他是做泔水生意的。他一走過來,阿五就聞到了他身上的那股幽香。對了,當晚,兇手身上散發的就是這種幽香!阿五把這一情況報告給段警官,段警官隨后對汪海東進行了重點調查,但調查結果表明:汪海東并不是兇手——他的門牙沒有缺失,案發當晚他也有不在場證明。他雖不是兇手,卻提供了一個非常有價值的信息。

  原來,汪海東院子里拴著的那條大狗有嚴重的白內障,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只能靠氣味來辨別熟人。因為汪海東做的是泔水生意,身上老有一股難聞的味道,所以他會噴一種香水,而狗也熟悉了這香水的味道。院子里有個泔水池,汪海東手下的幾個伙計經常要把收集的泔水拉到這里,為了避免那狗亂叫,汪海東就讓他們噴這種香水,狗聞到香水就不叫了。

  根據這個重要線索,警方迅速查到嫌疑人:一個叫王波的青年。他一年前來給汪海東打工,案發后他說老家有事,辭職離開了。經過蹲守,警方終于抓獲了王波。經法醫鑒定,王波果然缺失了半顆門牙。審問后,他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

  此案中,阿五提供了很多有價值的線索,警方對他做了寬大處理,阿五感激涕零,發誓以后再不盜竊。

Tags: 半顆 門牙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61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