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大鬧洞房

來源:故事會 作者:葉麗萍

  劉福在外打拼十年,這天,突然開著一輛閃閃發光的小轎車回村了,而且還帶回來一個年輕漂亮的城里姑娘。劉福的朋友們都傻眼了,圍著劉福一頓噓寒問暖。

  原來,劉福在城里辦了個公司,當上老板了,這個姑娘比劉福小了十多歲,兩人這次回家就是要風風光光地把婚禮辦了。

  晚上,劉福請朋友們吃飯,酒桌上山珍海味應有盡有,劉福則是一副滿面紅光、得意揚揚的樣子。劉福有個發小叫梁滿倉,見狀便借著酒勁說:“劉福,你城里媳婦是漂亮,跟明星長得一樣,可你長得個熊樣,兩人真是不配!”聽了這話,朋友們都哄笑起來。

  誰知劉福卻不生氣,還越發得意起來:“你懂什么?年紀差越大,代表你的本事越大。”

  梁滿倉“哼”了一聲:“你別得意,信不信,不出多久,我就能讓弟妹和你鬧矛盾。”劉福看著梁滿倉,說:“你還有這本事?告訴你,我們感情好著呢!你要真成功了,我倒貼你十萬塊錢!”

  接下來的幾天,劉福都等著梁滿倉找上門,可他卻像忘了這回事似的,一切照舊。過了三天,梁滿倉終于上門了。劉福警惕地看著他,梁滿倉卻笑容滿面地說:“福子,我呀,最近學會了看手相,幫弟妹看看?”

  劉福冷笑道:“得了吧,你還會看手相?行,讓你看!我料你也翻不出什么花樣!”

  梁滿倉笑了笑,拉起劉福媳婦的手,慢慢地看了起來,翻來覆去的,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嘴里還嘀嘀咕咕地說:“嗯,真是雙多子多福的手,跟著咱福子可惜了。”劉福見他也沒進一步的動作,就冷哼一聲,不說話。

  看完手相,梁滿倉便離開了。劉福媳婦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問劉福:“這人干嗎呢?”劉福說:“誰知道他要干嗎?反正不安好心,你以后看到他,繞道走吧!”媳婦點頭應了。

  這天,劉福去確認婚事的流程,剛回到家門口,隔著窗戶看見屋里,梁滿倉正拉著自家媳婦的手,有說有笑的。劉福正要發火,梁滿倉卻突然回頭看到了劉福,趕緊慌慌張張地站起來,跟劉福打了個招呼,馬上走掉了。

  劉福進去問媳婦怎么回事。媳婦說:“他說他來找你的,我也不好趕他走。但他剛坐下沒多久,你就回來了。他不是找你嗎?怎么就走了?”劉福逼問道:“他跟你聊了什么?看你們有說有笑的。”媳婦說,梁滿倉就是問問她習不習慣村里的生活,晚上怕不怕黑。劉福應了聲,心里卻有了疙瘩:只是聊這個,他干嗎落荒而逃?一定有鬼!

  很快就到了婚禮那天,按村里習俗,拜完堂,新娘子就進洞房了。劉福敬酒時,有好事者提起打賭的事,問梁滿倉:“今天劉福結婚了,你輸了吧?”梁滿倉卻自信滿滿地說:“急什么,這不是還沒到鬧洞房的時候嗎?福子,只要你今天不在洞房里過夜,我準贏!”

  周圍人都跟著起哄:“劉福,敢不敢賭?今天晚上鬧洞房,我們就鬧你,不鬧你媳婦兒!我們通宵打牌,看看梁滿倉怎么贏這十萬塊錢的!”劉福拍著胸脯說:“行,就這么辦。”

  于是,劉福對媳婦撒了個謊,說村里風俗,今晚要喝通宵酒。媳婦雖不高興,但也不好說什么,只能點點頭。

  不過,這個洞房花燭夜,最不高興的人其實是劉福,他知道梁滿倉不是酒后玩笑,而是存心報復自己十年前鬧洞房時調戲他媳婦。

  十年前,梁滿倉結婚辦酒席。新娘是附近村里的姑娘,名叫燕麥,長得可漂亮了。多少人提親,劉福也試過,她都沒看上,卻偏偏看上了梁滿倉。這下劉福是又羨慕又嫉妒,憋著勁在鬧洞房的時候折騰他倆。

  那天晚上,劉福和一幫小青年仗著人多,把梁滿倉和新娘子分隔到兩間屋子里,這邊糾纏著梁滿倉,那邊劉福借著酒勁,竟然把燕麥的外衣扒了。之后也不知道是誰,趁亂把燈關掉,借機在燕麥身上一頓亂摸,燕麥嚇壞了,瘋狂喊叫起來。

  這下驚動了外面所有人,梁滿倉自然也聽到了。他推開人群闖進屋里,打開燈一看,一群壞小子站在屋子中間,都不吱聲。再看看縮在墻角里抽泣的燕麥,她緊緊地捂著胸口,衣服已經被扯破了。

  梁滿倉再也忍不住了,大吼一聲:“誰干的?”在場的人面面相覷,只見醉眼迷離的劉福手里抓著燕麥的衣服碎片,臉“刷”的一下紅到了耳根。

  此后,劉福臭名遠揚,顏面掃地。村里的姑娘們看到劉福,就跟看見流氓一樣,都繞著走。劉福想在村里娶媳婦,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才決定去大城市打工。這一去就是十年,人們也逐漸淡忘了這段往事。

  這天晚上打牌時,劉福度日如年,緊緊盯著梁滿倉。梁滿倉卻像沒事人一樣,該干嗎干嗎。他也沒怎么離開過牌桌,只在當中去上過一次廁所,很快便回來了,劉福懸在喉嚨口的心這才稍稍放下。

  第二天天剛亮,劉福立馬飛奔回家,看著媳婦沒什么異樣,心里的石頭徹底放下了,他這才出門去找梁滿倉:“我今天就帶媳婦兒走,你啊,輸定了!”

  沒想到梁滿倉得意地說:“誰說的?回家去看看你老婆大腿后面,綠色的。”

  劉福瞬間面如土色,立馬躥了回去,一把把媳婦拽了起來,還真的在她大腿后側,發現了一抹綠色。

  劉福氣瘋了,大聲質問媳婦怎么回事,媳婦卻支支吾吾的,答不上來。

  劉福心里暗暗叫苦:完了,完了!這小子真的得手了!這時,他看著面前的俏佳人,覺得她像一攤臭泥巴一樣,令人厭惡。他狠狠地朝媳婦啐了一口,沖出門去,找梁滿倉算賬。

  此時,梁滿倉正和朋友們在一起說笑,一見劉福忙問:“怎么樣,綠的吧?我這洞房‘鬧得不錯吧?”說著他哈哈大笑,其他人也跟著笑起來。

  劉福“噌”的一下,血直沖腦門,嘴里嚷著“你對得起你老婆嗎”,就向梁滿倉撲了過去。朋友們見事情鬧大,趕忙使勁拉住劉福,向他解釋。原來,這就是一場惡作劇,根本不是劉福想的那樣。梁滿倉根本就沒碰過劉福的媳婦,只是想讓劉福也體驗一下,新婚夜媳婦被欺負的感受。

  梁滿倉解釋道:“昨天打牌時,我不是說出去上廁所嗎?其實啊,我是去你新房里給便盆圈抹顏色去啦!”

  劉福一愣,還是憤憤不平地說:“你怎么知道我媳婦用便盆?還不是她告訴你的?這種私密的事……”

  梁滿倉哈哈大笑:“所以我才去你家找她摸個底啊!你媳婦是城里人,又怕黑,肯定不習慣咱們這兒的茅坑。你這么疼她,肯定給她用便盆啊!”

  劉福稍稍冷靜下來,想了想問道:“那你怎么知道她會起夜的?又不是人人都會起夜,要是我媳婦晚上不起來,你不是白干了嗎?”

  梁滿倉笑著說:“看手相唄!不過啊,我看的可不是姻緣人生。你媳婦兒小拇指指甲蒼白,長著白斑,盜汗也很嚴重,小指外側還有青筋,這就是腎虛,晚上肯定得起夜!你忘啦?我可是號稱赤腳醫生的,人有什么毛病,我看看手就知道了!”

  劉福恍然大悟,羞愧地低下頭。

  梁滿倉嘆了口氣,說:“十年前,大家還說我小心眼,現在你們明白了?只有針扎在自己身上才知道疼,這鬧洞房的陋習,該廢除了!”

Tags: 洞房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59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