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點主兒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雜匿

  規矩

  早年間,天津衛有一習俗,叫“文官點主”,嘛意思啊?

  衛里人去世,要在靈堂設寫有“某某之主位”的牌位。這個“主”字要少寫上面那一點,寫成“王”字,出殯前請一位“文官”拿朱砂筆補上這點。據說,這樣陰曹地府才肯接納死者的亡魂,這就叫“文官點主”。這個點“主”的“文官”,必須是有學問或聲望的文人,而且手中的“筆”要干凈,沒寫過“斬立決”殺人的。

  那會兒,衛里能點這個“主”的沒幾人,夏先生算其中一位。他不但做過清朝的二品大臣,而且還是大書法家。因此,衛里但凡老人去世,主家都會請夏先生點“主”。

  民國二十六年秋,夏家來了個跑腿兒的,說主家老太太過世了,后天出殯,想請夏先生去點“主”。管家回應說:“你把地址留下就行,夏先生的規矩你知道吧?”跑腿兒的點了點頭,夏先生的規矩,就是甭管有錢沒錢,主家一定要“干凈”。

  夏先生知道這事后,對管家說:“按老規矩辦。”

  管家叫來個下人,把地址給他,說:“你去掃聽掃聽這家的主兒。”下人轉身就去掃聽了。

  到了黑晌兒,下人才回來,見到管家后說:“那主家是安清會的頭子劉文海。”

  管家愣了一下,轉身就進書房告訴夏先生,夏先生“哦”了一聲說:“那就讓他們另請高明吧。”管家欲言又止,夏先生卻擺了擺手,接著看書了。

  第二天早上,管家只好打發下人去了趟劉家,以夏先生身子骨不舒服為由,把這事兒給辭了。

  劉文海得知后,一臉慍怒,吩咐跑腿兒的:“你拿著我的帖子,再跑一趟!”跑腿兒的來到夏家,見著管家說:“這是我們二爺的帖子,你們好好瞅瞅。二爺說了,明兒來不來,讓姓夏的自個兒掂量著辦!”說完,他屁股一抬走了。

  管家明白這帖子的分量,忙把原話轉告了夏先生。夏先生接過帖子瞄了一眼,隨手就扔進了垃圾筐:“怕嘛?甭理他!”

  劉文海是衛里有名的混混兒,自打天津衛淪陷后,就傍上了日本人的大腿,明里是安清會的副會長,暗里卻是便衣隊的頭兒,誰敢得罪啊?為這事兒,管家的心一直懸著,直到倆月過后,沒見人來找碴兒,這才落停了。

  誣陷

  這天黑晌兒,夏家忽然來了倆生人,一大個兒,一矬子,故意露出別在后腰的擼子,說是要找夏先生。

  見了面,大個兒把擼子往茶幾上一擱,直截了當地說:“夏先生,我倆是抗日鋤奸團的,有件事兒想請您幫忙。”夏先生打量了倆人幾眼,不動聲色地說:“幫嘛忙?”

  大個兒回答說:“您是咱天津衛有名的書法家。想請您寫幾個字,號召衛里的老少爺們齊心協力鋤奸抗日!”夏先生聽后,問:“想讓我寫嘛字啊?”

  一旁的矬子連忙回答說:“只要是抗日的就行!”夏先生點了點頭,讓倆

  人稍等片刻,離開客廳進了書房。

  很快,夏先生就拿來一幅寫好的字。倆人一瞅,是草書“還我河山”,倍兒滿意。大個兒拿出兩百大洋酬謝,卻被夏先生攔住了:“錢就免了吧。”

  第三天半夜,突然冒出一幫便衣隊的人,砸開夏家門樓后,闖了進來。一個矮胖子指名道姓找夏先生,夏先生起床走出屋外說:“找我嘛事啊?”矮胖子忽然手一揮:“帶走!”

  到了日租界一處公寓,矮胖子開審夏先生:“知道為嘛要抓你嗎?”夏先生搖了搖頭。矮胖子皮笑肉不笑地說:“那我就給你提個醒兒。把那倆主兒帶進來!”

  不一會兒,四個便衣押著倆人推門而入。夏先生認出眼前鼻青臉腫的人,正是那晚前來求字的矬子和大個兒,心里立馬就明白了一大半。

  矮胖子笑瞇瞇地問:“認識這倆反日分子嗎?”

  夏先生搖頭回答:“不認識。幾天前,他們倒是找我求過字。”矮胖子追問:“你給寫了嗎?”夏先生一口否認:“沒有。”

  矮胖子冷笑一聲:“把那幅字拿來!”一個便衣立馬拿出了字,指著“還我河山”質問夏先生:“這白紙黑字就擺在這兒,賴得掉嗎?”

  不料,夏先生還是不承認:“這字是朋友送我的。你仔細瞅瞅,字可是早就裱好了的。我可沒這手藝啊!”矮胖子翻臉說:“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說完,他手一揮,幾個便衣就對夏先生一頓拳打腳踢。

  打完后,矮胖子接著審:“老老實實把私通鋤奸團反日分子的事兒說清楚,再交一筆保金,就可以回家了。否則甭怪我不客氣,送你到憲兵隊過堂,嘗嘗日本人的厲害!”夏先生閉上眼睛,不說話。

  矮胖子氣得暴跳如雷,命便衣對夏先生又是一陣毒打。就在這當兒,一個便衣忽然推門而入,慌張道:“二爺,池上隊長來了!”矮胖子心中一驚,慌忙叫停了手下,麻利兒走了出去。

  這時,那矬子主動勸說:“夏先生,對不住您了。那晚我們到報館,把您寫的字交給總編,誰知道,一幫子便衣突然破門而入……二爺剛才也說了,只要您老實交代,再交點保金,他一準兒放了您。不然的話,憲兵隊那地兒,可是豎著進去橫著出來啊!”

  夏先生問道:“誰是二爺啊?”矬子十分驚訝:“就是審您的劉隊長啊。”夏先生追問:“是劉文海嗎?”矬子連忙點頭說沒錯兒。

  夏先生冷笑著質問矬子:“既然你是鋤奸團的,為嘛張口閉口叫漢奸二爺啊?我看你們啊,十有八九是劉文海手下的兩條狗!”

  矬子一聽急了眼,終于原形畢露,兇狠地說:“老東西,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待會兒等二爺回來,有你的好果子吃!”

  絕殺

  再說劉文海那邊。見到憲兵隊長池上后,他賠著笑臉兒問:“太君,您怎么親自來了?”池上拉著個臉兒說:“聽說你抓了個私通鋤奸團的書法家,為嘛不向我報告?他人在哪里?”

  劉文海嚇壞了,連忙解釋說他正在審問。池上大怒,要劉文海馬上交人。劉文海只好乖乖兒把夏先生交了出來。

  等池上走后,劉文海想不通,池上怎么會知道這事兒?他打電話問憲兵隊的曹長。曹長說,池上接了個電話后,立馬就帶人出去了。劉文海心想,這電話十有八九和姓夏的有關,是誰打的啊?

  到了憲兵隊,池上立刻審問夏先生。夏先生從頭到尾把事情講完后,對池上說,矬子和大個兒是劉文海的手下,他們冒充鋤奸團的真正目的,是在報復他沒給劉文海老娘點“主”,并趁機訛詐錢財,壞便衣隊的名聲。

  池上聽后火冒三丈,立馬派人抓來矬子和大個兒。他拿槍頂著矬子的腦門子:“你要是不說實話,一槍崩了你!”矬子慫了,急忙把劉文海設局誣陷夏先生的事全抖了出來。池上當場就把他倆給崩了,并捋了劉文海的隊長一職。

  接下來,池上突然對夏先生十分客氣,還在東方飯店設宴給他壓驚。飯后喝茶時,池上忽然說:“夏先生,華北軍司令先生喜歡收藏中國書畫,因公務繁忙,委托我請您給他收藏的《猛虎下山圖》寫副對聯,您看……”夏先生一口答應了:“等我回家寫好就送來!”池上大喜。

  回到家后,夏先生對管家說:“邪門了,池上怎么會知道我被抓的事啊?”管家笑著說:“是我找的他。”夏先生愣住了:“你……”

  管家說,他掃聽到矮胖子是劉文海后,立馬想到了憲兵隊的池上。立秋那會兒,池上曾登門求字,管家以先生身體不適給推了,池上不甘心,臨走時留了個電話,說等先生康復后通知他。于是,管家給池上打電話,把夏先生被劉文海抓走的事告訴了他……

  夏先生聽后,“哦”了一聲。管家問:“先生,那您要給日本人寫對聯嗎?不寫的話,我們得早做準備。”夏先生回答說:“寫!為嘛不寫啊?寫了才能鋤奸啊!”管家愣住了。

  第二天,夏先生讓管家把寫好的對聯送到了憲兵隊,封得好好的,還裝在一個禮盒里。池上見了很滿意,立刻趕到北平,送到了司令手中。誰知,司令看后卻大發雷霆,抬手就給了他倆耳刮子。

  池上不解,仔細一看對聯,是這樣寫的:“下山饑餐漢奸肉,登島渴飲倭寇血。”他立刻傻了眼。

  返津后,池上帶著劉文海連夜去抓夏先生。等他趕到夏家時,早已空無一人,卻在書房桌上發現一封寫給池上的信。

  池上拆開信封一看,一陣哇哇大叫后,突然拔出手槍,沖著劉文海“砰砰”兩槍。劉文海就賽(像)豬一樣,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他做夢也想不到,信封里竟是夏先生給那幅對聯補的橫批:“還我河山!”

  直到日本投降后,夏先生才回到天津衛。打這以后,他再也不點“主”兒了。有人問為嘛啊,夏先生呵呵一笑:“我這‘文官’也不‘干凈’咯!”

Tags: 習俗 點主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56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