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一槍打倆

時間:2019-04-16 17:27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 朦朦墨色染

  1。一槍打死了逃犯和線人

  路海飛是大草原的孩子,已經十四歲了,他打小就羨慕警察,希望長大了也當個人民警察。暑假里,他決定到城里當警察的表叔家玩,親身感受一下警察的生活。

  這天,路海飛到站后,發現來接他的是表哥蘇強,他用一副大人的口吻說:“今天可是星期六,看來,你爸肯定又碰到臨時性任務了。”蘇強說:“當警察的就這樣,別管他,沒他咱們還玩得自由些。”

  蘇強決定先帶表弟逛逛公園。他倆來到龍潭公園,閑逛了一會,路海飛冷不丁地朝前一指,說:“瞧,那倆人不像是好人。”

  前面的小樹林里,站著兩個戴墨鏡的人,正在說著什么。其中一個提著一個密碼箱,另一個把手揣在褲兜里,眼睛不時地左右掃視著。蘇強狐疑地說:“你可不要自作聰明,看人家戴墨鏡就把人家當壞人,夏天好多人都戴墨鏡呢。”“直覺。”路海飛指指自己的小腦袋,“他們好像在搞什么交易。”蘇強啞然失笑:“拎著皮箱就是搞交易呀,你是不是破案的書看得太多了。”

  路海飛沒有跟他爭辯,說:“不信等著瞧,不過,這兒隔得太遠了,不好判斷,咱們干脆靠近點觀察一下。”

  “那咱就賭一把。”蘇強只比路海飛大一歲,也是童心未泯,跟表弟犟上了,隨后,兩個孩子朝樹林走去。只有十多米遠時,那兩個戴墨鏡的人仍沒什么異動,路海飛有些泄氣地說:“他們已經注意咱倆了,算了吧。”蘇強卻非想弄出個結果,他惡作劇般地大喝一聲,“別動,警察!”

  這一聲喊把那兩個人嚇住了,其中一個陡然從褲兜里掏出一把手槍,蘇強和路海飛都吃了一驚,正在這時,只見那兩個人幾乎同時倒在了地上。

  路海飛急忙把蘇強往地上摁:“快臥倒,有人開槍。”剛趴在地上,不知打哪沖出五六個游客,舉槍圍了過去,未幾,又從一間小屋里沖出個手拿狙擊步槍的清潔工。路海飛緊張地說:“媽呀,這么多壞人。”蘇強壯著膽子看了一眼,高興起來:“這回你可判斷錯了,他們是警察,那個清潔工是段浩叔叔。”正說著,后面跑過來一個人,到跟前仔細一看,不由愣了:“是你們倆?你們添什么亂?”蘇強爬起身,心虛地低下頭:“我……我們只是隨便逛逛。”

  “逛就逛,你們喊什么?跟誰學的詞兒?真是什么爹教什么兒子,我就是怕出危險才下令開槍的。”

  說話的正是蘇強的父親、路海飛的表叔蘇祿平,公安局刑警隊隊長,這次行動就是他指揮的。蘇強還要辯解,蘇祿平粗暴地打斷了他:“你先帶海飛回去,回頭再收拾你。”話音剛落,一位警察跑過來報告:“子彈從康鐵軍的喉部穿過,擊中了王志林的頭。”蘇祿平還以為王志林是自己臥倒的呢,不由大吃一驚:“怎么會這樣?還有救嗎?”說著,趕緊奔向現場。

  到現場后,一個警察指指地上的一具尸體,搖了搖頭,表示已經沒救了。隨后,狙擊手段浩來到蘇祿平面前,一臉愧疚地說:“我也不知道怎么會出現這種事,一槍打中兩個。”蘇祿平聽完,心情異常沉重,完了,出事故了,把線人也打死了。

  這時,又有一位警察報告:“蘇隊,線人褲兜里也有一把手槍。”

  2。該不該處分狙擊手

  這是個意外,也是個事故,行動組一收隊,局里立刻召開了事故分析會。會上,蘇祿平作為刑警隊長和行動負責人,首先將案件背景和行動過程進行了回放。

  被擊斃的嫌犯叫康鐵軍,是個殺人逃犯。被誤殺的線人叫王志林,是市里一家企業的老總。

  康鐵軍是王志林公司的一名采購主管,在采購業務中,為了吃回扣,高價購進貨品,王志林撤了他的主管,扣了他一年的工資,每月只發生活費。饑寒起盜心,半年前,康鐵軍潛入一間民宅行竊,殺死了女主人,在溜走時被人看見,他怕警察鎖定自己,潛逃了。

  在警方查知真兇后,王志林向警察報告說,康鐵軍給他打過電話,說手里弄到槍后,就回來找他,一定要把工資“連本帶利”討回來。警方便交待王志林做一回線人,如果康鐵軍聯系他,就及時報告。

  今天凌晨,康鐵軍突然通知王志林,讓他帶錢到龍潭公園去“結賬”,不去或報警就殺掉他全家。王志林思前想后,最終決定報警。不過,離約定的時間只剩兩個小時了,警方無法提前應對,既不能封鎖公園、打草驚蛇,又要避免疑犯挾持人質、開槍殺人,只好做應急部署,由蘇祿平帶少量人扮作游客,伺機擊斃疑犯。為此,局里向武警借調了一支狙擊步槍,將狙擊的任務交給了素有神槍手之稱的段浩。

  狙擊點設在一間保潔工具房內,視線、角度和隱蔽性都很好,可誰也沒想到,會一槍穿倆,把康鐵軍和王志林都給打死了。

  蘇祿平介紹完后,馬上檢討起來:“這件事不怪段浩。將疑犯現場擊斃是迫不得已之計,我們看出,康鐵軍已經警覺到了危險,很可能做魚死網破之舉。那片樹林平時很少有人去,康鐵軍可能是有意選這個環境,其利是行動人員不易以游人身份靠近并實施突襲,其弊是給狙擊手提供了射殺機會。兩人靠得較近,本來我們一直想等最佳時機,也就是康鐵軍拿到錢后離開落單,沒想到,他們一直在談話,更沒想到,我的兒子和表侄突然向疑犯方位走去,還喊了一聲‘別動,警察’,我怕出現意外,就下令開槍了。事起突然,段浩也無暇多考慮,才會出現‘連擊’事故,對此,我負有主要責任。”

  這是想把責任往自己頭上攬,可過于牽強,畢竟下令者和開槍者有區別,且造成了誤殺事實。死者王志林是有一定社會地位和影響的人,為了給輿論一個交待,局領導經過研究,決定辭退段浩。蘇祿平急了,又據理力爭起來:“即便是純粹的誤傷無辜,也不能這么處理,要處分,處分我好了。”他頓了頓,索性把話都吐出來,“另外,我堅持認為,這算不上什么責任,它與尋常意義上的誤殺完全不同,只能算意外中的意外。當年肯尼迪遭暗殺,一顆子彈從頸部穿過,把得州州長也打死了,有關調查結論也認為,這種概率只有幾百萬分之一,真讓人打還打不出來。”

Tags: 警察 輿論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56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