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神雕懾貪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浮夸吧

  在通往唐縣的官道上,一隊人馬急匆匆地行走著。這時,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陣烏云,很快逼近。有人高叫著:“神雕來了!”人們頓時四散逃開躲藏。十幾只大大小小的黑雕俯沖下來,瞬間將騾馬上穿著官服的官員撕裂。

  等到黑雕在天空中變成小黑點,人們才紛紛從藏身之處出來。只見騾馬倒在血泊中,那個穿著官服的草人,被撕扯得四分五裂,稻草撒滿一地。羅棄疾驗看了現場,心有余悸地對耿大勇說道:“要是大活人,只怕面目全非了。這黑雕,實在可怕!”耿大勇若有所思地說道:“看來馴雕的人,是個高手。”

  羅棄疾是吏部官員,奉皇上旨意,特地來唐縣視察。唐縣的幾任官員,都被黑雕殺死,傳說只要在唐縣境內,但凡穿著官服,都會招來黑雕,被撕扯得四分五裂。于是,官心惶惶,再也沒有官員敢到唐縣赴任。可是,堂堂的一個大縣城,幾十萬的人口,不可能沒有官員治理。皇上就下旨,責令吏部派人到唐縣,查清事情真相。

  到了唐縣境內,羅棄疾一行人不敢穿官服,全部穿著便衣。他們扎了個草人裝成官員,就是試探一下,傳說的神雕殺官是不是真的。沒想到,現場的慘烈,比傳說的還要可怕。

  羅棄疾一行人來到縣衙,縣衙里空無一人,他們開始打掃衛生,安頓住處。年邁的師爺聞中駿聞訊急匆匆地趕來,拜見羅棄疾。聞中駿告訴羅棄疾,唐縣已經快一年沒有官員上任了,原班衙役都各自謀生去了,縣衙里一直無人打理,政事荒廢。羅棄疾看了看雜草叢生的院落,問道:“老先生,你能說說,導致這一切的起因嗎?”

  聞中駿說道:“那還得從5年前說起。”

  5年前,熊知縣看中了獵戶劉大山的女兒,想納為小妾,請媒婆帶著聘禮登門說合,沒想到被性格剛烈的劉大山把聘禮扔到了門外。城府很深的熊知縣不急不惱,把這事按下不提。過了一段時間,縣衙里突然發出一紙公文,要求獵戶劉大山在半個月之內,獵獲一頭金狐,將皮毛作為賀禮,進奉給醇親王,慶賀六十大壽。否則,就投入大牢治罪。

  金狐曾經是唐縣的知名物種,皮毛不但能保暖,還能醫治風濕等寒病,極為珍貴,是皇家貢品。后來由于過度捕殺,已經絕跡,十幾年前就已經取消進貢了。時至今日,就沒有人再見到過金狐的身影。熊知縣此舉,無非是借刀殺人,想逼迫劉大山妥協,把女兒嫁給他。

  劉大山何嘗不明白這中間的玄機,可是他就是不愿意妥協。金狐當然是不可能捕捉到的,限期到后,熊知縣將劉大山投入大牢,然后派人到劉家勸說,只要同意把女兒嫁給熊知縣,就立馬把劉大山放出來。劉大山的女兒為了救出父親,只得同意嫁給熊知縣做小。

  到了婚禮當天,熊知縣如約把劉大山放了出來。可是晚上圓房時,劉大山的女兒用剪刀自盡了。劉大山痛失愛女,拿著弓箭就去縣衙里找熊知縣報仇,被衙役們捉拿,打入大牢里。謀殺官員是死罪,秋后問斬之時,不料忽然打天空里沖下來幾只黑雕,劫了法場,把劉大山叼走了。

  后來有一天,熊知縣走在街道上,突然從空中俯沖下來幾只黑雕,把熊大人撕裂。擅殺朝廷命官,這還了得,師爺聞中駿一面發出公文向上奏報,一面讓捕快們組織獵人上山獵殺黑雕。

  城郊50里處有一座巍峨挺拔的神雕山,黑雕就生活在上面。可是這神雕山山陡路窄,行走艱難,一行人還沒有到達山頂,就被黑雕們從空中攻擊,紛紛滾下山來。一連圍剿了幾次,不少人跌得滿身傷痕,卻連一根雕毛都沒有射下,最后只得放棄獵殺。

  后來,朝廷連續派來幾任新的縣官,都被黑雕出其不意地撕裂。消息傳開,就再也沒人敢來上任了。

  聽完聞中駿的講述,羅棄疾若有所思地說:“看來黑雕殺官,是劉大山刻意所為,他沒法讓黑雕辨識熊知縣的面目,只能拿官服當訓練目標。只不過,他既然報了仇,就不該繼續肆意妄殺其他官員。”他轉頭對耿大勇說:“耿大人,明天我們上神雕山,找劉大山談談。”

  聞中駿急忙阻止說:“使不得,大人。劉大山仇恨官家的人,你如有什么閃失,小的們擔待不起。”

  羅棄疾微笑著說:“聞師爺不必多慮,有耿大人在,安全上不會有問題。耿大人是皇家內苑的馴雕高手,這次讓他一起來,就是保護我的安全的。再說了,解鈴還需系鈴人,要想黑雕不再殺官,只能去找劉大山。”

  第二天,羅棄疾和耿大勇帶著兩名護衛,穿著便服,打馬去了神雕山。

  山道確實難走,特別是快到山頂時,是一道山石砌就的臺階,非常狹窄陡峭,只能手腳并用地向上攀爬。這時,就聽呼啦啦一陣響動,幾只黑雕盤旋在頭頂前方,發出鳴叫聲,那意思就是阻止他們繼續攀爬。這個時候,如果黑雕發起攻擊,他們必定摔下石梯,非死即傷。

  情勢危急之時,耿大勇手指伸進嘴里,發出幾聲唿哨,就見黑雕們散開到半空中,讓出路來。這時山頂上一聲高叫:“來者何人?可是京城‘風云雕’耿家傳人?”

  耿大勇急忙答道:“正是,在下耿大勇,特來拜見師兄。”

  山頂上一聲唿哨,黑雕們飛回山頂。羅棄疾和耿大勇攀爬到山頂,山頂平地上有一間茅草屋,門前站立著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正是劉大山。

  耿大勇疾步上前,沖劉大山大大的一個揖,唱喏道:“耿大勇拜過劉師兄!”

  劉大山還了一個揖。

  一旁的羅棄疾一臉不解,耿大勇解釋起來。

  60多年前,京城里有位著名的馴雕師,就是耿大勇的爺爺,專門為和親王府馴雕打獵。他收了一個徒弟,就是劉大山的爺爺。“風云雕”耿家和“閃電雕”劉家,后來成為京城兩大馴雕高手,馴出來的雕,速度迅疾無比,無人能望其項背。劉大山的爺爺出師后,專門為醇親王府馴雕,可是有一次狩獵時,獵雕誤傷了離獵物很近的小貝勒,劉大山的爺爺為此被大怒的醇親王趕出王府。醇親王府趕出來的馴雕師,其他王府是不會用的,就等于“閃電雕”劉家在京城無立足之地了。于是,劉大山的爺爺就舉家遷回邊塞附近的老家唐縣,以打獵為生。劉耿兩家由于路途遙遠,自此失去聯系。后來,耿大勇由于馴雕手法出色,成為皇家內苑的馴雕師。

  劉大山朗聲說道:“剛才從驅雕的唿哨聲中,我聽出來是出自耿家,故有耿家傳人一問。”

  耿大勇點頭說:“其實羅大人邀我同來時,聽了劉師兄的名諱,我還不敢確定是‘閃電雕’劉家的傳人。剛才劉師兄問我是不是京城‘風云雕’耿家傳人時,我才敢斷定就是劉師兄。因為我們馴雕手法出自一家,也只有劉家,才能從唿哨聲里聽出是我耿家。”

  耿大勇向劉大山介紹了羅棄疾大人,劉大山把他們讓進茅草屋里。

  茅草屋里陳設十分簡陋,劉大山哽咽著說:“女兒死后,老伴兒想不開,投河自盡了。我和這些雕兒相互廝守,真正是茍延殘喘了。”

  羅棄疾勸慰了劉大山一番,輕聲質問:“劉先生,你大仇已報,可是還繼續濫殺朝廷命官,這是犯了反叛朝廷的死罪啊!”

  劉大山長嘆一聲,說道:“事情到了這一步,我也沒有辦法啊。”劉大山講,他爺爺帶回來兩只黑雕,放養在神雕山上,與神雕山上的野雕雜居,后來繁衍成一個大家族。劉大山從父親手里傳承了馴雕方法,黑雕把他從刑場上救出來后,他就仿制了一套官服,穿在稻草人身上,官服下塞了獵來的野兔山雞等獵物,訓練黑雕。可是,黑雕雖然為他報了仇,卻養成了見官服就捕食的習性,要想改變這種習性,他劉大山確實沒有辦法。

  這時,耿大勇說道:“劉師兄,這不怪你,你只會‘正馴’法,不會‘逆馴’法。”當初耿大勇的爺爺傳授馴雕法時,留了一手,刻意隱瞞了“逆馴”法。所謂“逆馴”法,顧名思義,就是反其道而行,在官服下塞滿石頭,黑雕捕食之時,雕喙啄食在石頭上,會疼痛,久而久之,它就會對官服敬而遠之。

  劉大山答應用“逆馴”法訓練群雕,不再讓它們禍害官員。劉大山遭遇妻女亡故的變故,不到50歲就須發皆白,羅棄疾很是同情他的遭遇,就沒有追究他的罪責,反倒在奏本上為劉大山開脫。后來朝廷也就赦免了劉大山的罪責。

  不過,羅棄疾并沒有說出黑雕以后不會捕食官員的真相,只是說,當地老百姓之所以尊稱黑雕們為“神雕”,就是因為神雕別具慧眼,能識別貪心之人。只要沒有貪心,神雕就不會捕食。羅棄疾之所以這么講,無非想用神雕威懾當地官員,還唐縣一個清廉的官場。

  這以后,來唐縣赴任的官員個個清廉無比,深受老百姓的喜愛。因為他們都深信,天上有一群神雕在監督著他們。

Tags: 神雕 懾貪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53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