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老蛇醫的規矩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白衣飄飄

  白鶴鎮的東頭,有一對小夫妻開著小超市。男人叫黃釗庭,女人叫小惠。夫妻倆在多數人為溫飽奔波的時候,已過上了小康日子。這一天,黃釗庭坐在超市看電視,鎮西的吳嬸愁眉苦臉地跑來借錢,說她的兒子彭澍民被蛇咬了,昏迷不醒,請來的蛇醫丁友錢開價1萬元,不見錢不治蛇傷。黃釗庭一聽氣憤不已,人命關天,卻不見錢不治!這個丁友錢真缺德!黃釗庭趕緊拿了錢交給吳嬸,也跟著去看望彭澍民。

  黃釗庭進屋一看,彭澍民臉色蒼白,昏迷不醒,那個蛇醫丁友錢卻在一旁看屋角落里的蜘蛛牽網。黃釗庭指著丁友錢的鼻子罵道:“治個蛇傷,竟要1萬?你的心也太黑了!”

  丁友錢瞪著眼,問:“一條命,起碼值五六十萬吧?我收1萬塊錢還多?”

  黃釗庭揮起拳頭:“要錢不要命,還有良心嗎!治不好澍民哥,我砸碎你的腦殼!”

  丁友錢不理黃釗庭,接過吳嬸拿的錢,來到彭澍民身邊,從醫包里取出蛇藥給彭澍民喂下,然后拿出一柄小刀,在紅腫的傷處劃破,放血排毒,再敷上用黃酒化開的蛇藥……半小時以后,彭澍民終于從昏迷中蘇醒過來了。丁友錢輕蔑地瞧了黃釗庭一眼,哼了一聲。

  黃釗庭氣呼呼地回到小超市,狠狠地砸了一下貨柜,對堂客小惠說:“我要學蛇醫!”小惠道:“學什么蛇醫!好好做兩年生意,賺錢了去城里開個大超市!”

  黃釗庭瞪著小惠,呸了一口,跑出去了。黃釗庭跑到幾位閑談的老人那里,打聽除了丁友錢還有誰會治蛇傷。其中一個老人告訴黃釗庭,百里外的清水村,有個老人叫古厚德,也許還活著,年輕時是遠近聞名的蛇醫。

  黃釗庭第二天就騎上摩托車,去清水村。一打聽,古厚德老人還活著,只因年已八旬,體力不支,腿腳不便,不再當蛇醫。黃釗庭在古厚德門前下了摩托車,看見有個老人在曬太陽。老人白發稀疏,臉色紅潤,正是人們描述的模樣。黃釗庭彬彬有禮地問:“老人家,您是古厚德古爺爺?”

  古厚德打量了他一會兒,年輕人面生得很,口音也不是清水村的,于是說:“我是古厚德,有什么事?”

  黃釗庭從摩托車后備箱里拿出兩條好煙、兩瓶好酒,說:“古爺爺,聽老人說您是有名的蛇醫,我想拜您為師。”

  古厚德聽了,腦殼搖得像撥浪鼓:“年輕人,我老了,耳聾眼花,早已不當蛇醫了。你走吧,莫耽誤你的時間了。”

  黃釗庭自知拜師不易,蛇醫多為祖傳秘方,不會輕易外傳。于是把煙酒提進了堂屋,出來反復磨著古厚德。古厚德被磨得不耐煩了,起身進了堂屋,把煙酒往外面地上一扔,關了大門。

  黃釗庭求師不成,回家后想起丁友錢對昏迷不醒的彭澍民冷漠無情的樣子,就熱血上涌。隔了幾天,不顧小惠反對,黃釗庭帶著兩盒中老年牛奶和兩支東北人參,又去古厚德家。他把牛奶和人參往古厚德腳下一放,“撲通”跪在地上,懇請古厚德收他為徒。古厚德閉著眼睛曬太陽,不理黃釗庭,像入定僧人一般。不知過了多久,古厚德睜開眼睛,看到黃釗庭仍跪在地上。古厚德哼了一聲,起身進了大門,“吱呀”一聲關上了。黃釗庭跪到半夜,只聽古厚德鼾聲如雷,根本不理會自己,于是把牛奶和人參放在門口,掃興而去。

  過了一段時間,黃釗庭決定再去求古厚德。黃釗庭什么也不帶,見到古厚德后,開口就罵:“古爺爺,您把治蛇秘方帶進黃土里去,讓遠近的鄉親們被蛇咬后得不到及時救治而喪命,您老糊涂了啊!”

  古厚德聽著聽著,忽然哈哈大笑:“你為什么要學蛇醫?”

  黃釗庭憤怒地說了丁友錢不給錢不治蛇傷一事,說:“我就是想讓人及時得到治療,沒錢也能保住性命!”

  古厚德聽了,忽地面相莊嚴,端端正正坐好,道:“黃釗庭,你給我磕頭吧!”

  黃釗庭愣了一下,馬上笑逐顏開,咚地跪地,磕了三個響頭。

  古厚德嘆了一口氣,告訴黃釗庭,這一段時間,他也打聽了黃釗庭的一些情況,覺得這世上難得碰到好人品的年輕人,決定入土之前再收一個徒弟。

  從此,黃釗庭把小超市交給小惠打理,自己專心專意跟著古厚德辨認毒蛇,背著古厚德上山挖草藥,配秘方。時間一晃就是兩年。那天,山那邊有個小姑娘被蝮蛇咬傷,當地衛生院治療無效。小女孩母親翻山來求古厚德,古厚德便叫黃釗庭前往。小女孩已被咬三天,蛇毒攻心,情況十分危急。黃釗庭以古厚德所授,給小女孩放血吸毒,敷上草藥。三天后,小女孩痊愈。黃釗庭說是古厚德祖傳秘方之功,不取分文,悄然離去。小女孩在母親帶領下,專程來謝古厚德和黃釗庭。古厚德聽了小女孩和她母親的話,當即對黃釗庭道:“釗庭,你已盡得我古家真傳,今天我當著這娘兒倆宣布:你出師了!記著,行善積德,是古家蛇醫的宗旨。”

  黃釗庭回到白鶴鎮,在小超市旁邊,又掛了一個鄉村蛇醫的招牌,上面用正楷寫著8個大字:古家秘方,行善積德。黃釗庭給方圓百里的山里人治療蛇傷,隨喊隨到,白天黑夜,風雨無阻,而且從不索要錢財。古厚德聽說后,為暮年收了一個好徒弟高興不已。

  黃釗庭從醫治蛇傷中,對草藥劑量有了感悟,覺得古厚德的祖傳秘方還可進一步改進。于是,把師父接到了鄉村蛇醫診所,一邊討論,一邊研制。

  有一天,黃釗庭忽然恍恍惚惚來到古厚德面前,說:“師父,我不小心被五步蛇咬了。如果我昏迷過去,就請您老給我治療。”說著說著,黃釗庭就昏迷過去了。

  古厚德吃了一驚,急忙用秘方給黃釗庭治療。想不到黃釗庭中毒已深,古厚德盡其所能,三天三夜才將黃釗庭搶救過來。待黃釗庭恢復后,古厚德瞪著黃釗庭問:“你是故意讓五步蛇咬的吧?”

  黃釗庭愣了一下,說:“不是,是我不小心,我一時大意,沒有及時治療。師父,多虧您救了我一命。”

  想不到,幾天后,黃釗庭又被五步蛇咬了。他來找古厚德,踉踉蹌蹌,指了一下手上被咬的地方,就昏迷過去了。古厚德大驚,再次給黃釗庭急救,8個小時后,黃釗庭才醒過來。

Tags: 老蛇醫 規矩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53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