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扯皮案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彩色天空‘

  周末農貿市場上,發生了一起糾纏不清的扯皮案,狗咬驢,驢踹車,車主更是有苦衷!案件棘手,卻難不倒調解員……

  芙蓉社區有個調解員,姓何名必。他搞調解有兩把刷子,什么夫妻不和、孩子打架、鄰里矛盾,大伙兒都愿找他調解。

  社區附近有條僻靜街道,市里在此設了一個“周末農貿市場”,遠郊農民把自產的農副產品運來,產銷直接見面,很受市民歡迎。

  這天是周六,上午十點多,忽然有人吵吵嚷嚷地來到社區,指名要找何必。其中一位牛大爺,家住十里堡,他趕著驢車來市場賣橘子;另一位年輕人叫范松,是附近居民,閑著無事到市場遛狗。

  何必招呼他們到調解室坐下,給他們各倒了一杯水,說:“別急!一個一個慢慢說。”兩人把情況一說,何必明白了。

  原來,牛大爺正在賣橘子,驢車停在路邊,突然竄來一條白狗,一口咬住驢唇,驢痛得直甩頭,狗死活不松口,直到附近過來個人,這才用棍子把狗給敲下來了。

  驢唇鮮血直流,牛大爺抓住范松要賠償。范松說:“我家小白生性膽小,絕不會無緣無故亂咬,肯定是誰嚇著它了,我得先找到那人再說!”

  牛大爺不答應,說:“橋歸橋路歸路,我只找你要賠償!”

  何必正要開口說話,忽然又闖進一個人。這人說他叫付先民,是開著轎車去買新鮮蔬菜的。車在馬路上剛啟動,突然被牛大爺的驢踹了幾腳。他下車一看,車尾居然被踹出個大坑,后杠和尾燈都被踹壞了。他正打算找牛大爺交涉,可牛大爺和范松拉拉扯扯,急急地走了,于是他一路跟了過來。

  見到牛大爺,付先民張口就要上萬元的修車費,牛大爺急了,說:“憑啥要我賠?明明狗咬驢,驢才踹的。”說著,他指指范松:“要賠找他,再說了,我的驢被狗咬了,我還正找他呢!”

  付先民愣了一下,說:“狗咬踹狗呀!踹車干啥?”

  牛大爺覺得奇怪,說:“驢能這么想,它就不叫驢!”

  這引得在場居民一陣哄笑。付先民鬧了個大紅臉,只好再找范松,范松卻說:“大爺說得對,橋歸橋路歸路,誰踹找誰!”

  牛大爺抓住機會,對范松說:“驢是狗咬的,你說怎么辦吧!”

  范松說:“還是那句話,找到嚇狗的人再說。”

  三人就這樣糾纏不清,誰也不服誰。這時,何必站到中間,說:“這樣吵解決不了問題!既然來調解,你們就要給我說話的機會!”

  三人聽了,都點了點頭。

  何必想了想,說:“眼下先要防止事態惡性發展。”

  三人聽不明白,齊聲問:“什么意思?”

  何必說:“驢的嘴傷要抓緊治,否則發了炎,或者得了狂犬病,事就大了!付老板的車不修好,萬一誤了生

  意,算誰的?還有,這事與你們都有關,你們一起去,當面鑼對面鼓談妥費用。錢暫時由牛大爺和付老板先墊著,到時該誰付誰付。下午三點,再到社區議事大廳,我們正式調解。”

  三人覺得何必說的有道理,都很贊同,很快都走了。

  何必則認為,有必要到現場摸清情況,還有范松一口咬定“狗受驚”,這話是否屬實,也需要查證。于是他去農貿市場,串了幾家門,問了幾個人,心中有了數。

  下午三點,當事人都來到社區議事大廳。大廳一頭是調解區,擺了四個座位,何必坐在中間,兩邊是三位當事人。調解區外面是觀眾區,坐滿了社區居民。

  社區居民一向喜歡參加“何必調解會”,感覺既新鮮又長知識。

  調解會一開始,當事人輪番上場,各自陳述訴求。他們爭賠償推責任,大家一聽,暗暗為何必著急,這案子“扯皮”,難調解!

  輪到何必開口說話了:“這是件扯皮案,誰調解誰怕,但是我不怕!沒有金剛鉆,不攬瓷器活,我自有解法。”大家眼前一亮,倒要看看何必有啥高招。

  何必說:“調解成不成功,關鍵在一碗水是否端平。怎么衡量?八個字:尊重事實,依規調解。所謂‘規’,就是‘法規’。”

  當事人都急了,紛紛說:“我可沒有‘違規’呀!”

  何必擺擺手:“別急!聽我說明白。首先說牛大爺,他趕著驢車來市場賣橘子,符合公安和工商部門的規定,牛大爺沒‘違規’,沒他的事。”牛大爺放心了。

  接著,何必指指范松,說:“你‘違規’兩條,公安部門關于城市養狗的規定中,‘不得將狗帶進公共場所’和‘遛狗必須牽繩’,你都沒做到。”

  范松先是一驚,然后摸摸腦袋說:“平日里沒當回事,習慣了,這是我錯了,牛大爺您說個數?”

  牛大爺說:“我也不多要,醫療費、防疫費,加上誤工費,一共一千元。”范松一口答應。

  這時,付先民急了,問:“那我的修車費呢?”

  何必說:“先認定一個事實。我從事發地路邊汽配店老板處得知,是因為你的車突然啟動,小白受了驚嚇,才咬了驢。為了慎重起見,我還專門調看了監控錄像。”

  事實面前,付先民無話可說,可他心有不甘,問:“難道車子不準啟動?”

  何必笑笑說:“市場入口處,工商部門早就豎立了告示牌:‘轎車禁止入內’,可你還是把車開進去了,所以你‘違規’了!”

  付先民以退為進,說:“但是主要責任不在我!”

  何必卻說:“這起案子,你和范松都有責任。但這一連串的事,皆因你而起,你若不開車進去,就不會有‘車嚇狗、狗咬驢、驢踹車’,所以你要負主要責任。”

  付先民不愿掏腰包,說:“你這樣調解,我不接受!我要上法院打官司!”

  “法院判決和我們調解都是一個理,尊重事實、依法依規。案情和法規不會變,所以法院判決也是一樣,沒準你還會多花一筆審理費。”

  付先民使起性子來,說:“照你說官司我一定會輸?輸就輸!我愿意,哪怕再花一筆審理費!”

  這時,臺下有人插話說:“付老板有權打官司!”

  付先民聽了,似乎很得意。

  何必不氣不惱,說:“你當然可以打官司,但眼下接受調解,大家還會說你通情達理,一旦打官司,定會引起媒體對案件的興趣,到那時社會輿論就不好說了!”

  “那又能怎樣?”

  何必笑笑說:“不介意的話,你現場找幾位居民,請他們談談對你上法院打官司的看法,如何?”

  付先民說:“行啊!”

  居民們踴躍舉手,一位中年人接過話筒,劈頭蓋臉地說:“為幾個修車費,浪費許多時間、精力打官司,得不償失!還是當老板的,這賬你是怎么算的?”這話說得付先民面紅耳赤,可他又不好發作。緊接著一個阿姨搶過話筒,夾槍帶棒地說:“官司輸了,你是自作自受!”這下,付先民再也忍不住了,他站起來說:“你憑什么這樣和我說話!”這時,一位大爺緩緩起身,輕聲慢語地說:“這話還輕了點!客戶要知道你是這樣不講理、愛扯皮的人,看你生意還怎么做、老板還怎么當!”一語驚醒夢中人,付先民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心想:虧得何必和大家的提醒,要不,我真要犯大錯了!

  等緩過勁,付先民站起來,面對大家頻頻作揖,說:“謝謝何必!謝謝大家!是我一時糊涂,現在我想通了,同意調解!”

  何必看看大家,高興地宣布:“扯皮案調解成功,范松付牛大爺醫療費等一千元,付先民修車費自理。會議結束后,簽訂調解協議。”

  大廳里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Tags: 扯皮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53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