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天堂里的鬼影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薄荷藍

  說起倫克探長,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許多疑難復雜、稀奇古怪的案件,到了他手里,總會迎刃而解。可眼下他受理的這個罕見的“鬼魂”案,卻把他難住了。

  此案的受害者叫露絲,是醫藥公司董事長威力斯的夫人,偕同丈夫住在遠離市區的一座小別墅里。露絲年輕貌美,父親又是一個有權有勢的億萬富翁,因而威力斯對妻子是愛而又敬,百依百順。日子就在恩愛和甜蜜中緩緩地流去。露絲深居簡出,她不想在社交場合拋頭露面,只求能這樣平安而舒適地度完她的一生。誰知命運卻偏偏和她作對,盡管她沒有得罪過任何人,厄運還是降臨到她的頭上。

  那是一個禮拜六的下午,威力斯因為要參加公司一個重要會議,就給妻子打來了電話,告訴她可能要晚些回來,叫她先睡。

  由于平時威力斯夫婦都是同時就寢的,因此今天雖說丈夫來了電話,可露絲還是不放心,坐等著他回家。壁上的掛鐘已敲過十一點了,可是仍不見丈夫回來,露絲不由得擔心起來了。這也難怪她,在這作案多如牛毛的花花世界里,誰能擔保不會發生意外的事情?這時在她的腦海里不斷浮現出一樁一樁綁架兇殺慘案。

  露絲越想越覺得毛骨悚然,她不由自主地兩眼瞪住掛鐘,可是掛鐘卻毫不理會她的心情,反而比平時似乎走得更快了。快十二點了,露絲幾乎完全絕望了,她覺得她的威力斯再也回不來了,心里一急,就不由得禱告起來:上帝哪!你可憐可憐我的丈夫吧!只要他能平安回來,這萬貫家產我也毫不足惜。說來也神,露絲的真誠還真感動了上帝,就在這時,過道里傳來了腳步聲。她口中叫著“謝天謝地”,心里的一塊石頭落了地,精神也振作起來了。

  這時掛鐘敲響了十二點,門“砰”的一聲開了。露絲大為驚詫 :威力斯今天怎么用這么大的力氣將門撞開了?她不解地朝門口望去,這一望不打緊,露絲頓時嚇得癱倒在沙發上。原來進來的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一個可怕的鬼魂。

  那怪物滿頭長長的白發倒披下來,幾乎遮住了整個面孔,只有在頭發的縫隙間才隱隱現出一雙發著綠光的眼睛,它伸出一雙長著長長指甲的毛茸茸的手,一邊“咯咯”地獰笑著,一邊晃晃悠悠地朝露絲撲來,“啊!”露絲一聲慘叫,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露絲蘇醒過來,發現自己的丈夫正焦急地叫著自己。她用疲倦的眼神瞧了瞧丈夫,只見威力斯面色蒼白,兩眼發青,不用說也一夜沒有合眼。

  威力斯見妻子醒來,急切地問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竟昏死在沙發上。”

  露絲定了定神,斷斷續續地將昨晚的經過敘述了一遍。

  威力斯這才放下心來,聳聳肩笑道 :“哪來的什么鬼魂,你大概做了個惡夢吧!”他見妻子余悸未消,便發誓說今后就是天塌下來晚上也不出去了。

  威力斯說話果然算數,第二天很早就回到了家里,寸步不離地陪伴著妻子。露絲的心情仍然很緊張,她不敢上床睡覺,因為只要她一閉上眼睛,那可怕的鬼魂就好像出現在眼前。看著妻子害怕的模樣,威力斯真是又心疼又焦急。他費盡了口舌,甚至拍著胸脯為她壯膽,可是依然不起作用。威力斯實在沒有法子了,只得拿出一瓶安眠藥來,倒出一粒讓妻子吞下去,這樣露絲才漸漸安靜下來,進入了夢鄉。

  時鐘又敲響了十二下,“砰”的一聲,撞門的聲音將迷迷糊糊的露絲又驚醒過來。呀!那可怕的鬼魂又進來了!也是那樣地倒披著白發,也是那樣地伸出一雙長著長長指甲的毛茸茸的手,也是那樣“咯咯”地獰笑著向她撲來。她沒來得及叫喚丈夫,又嚇昏過去了。

  此后一連幾晚都是這樣。

  露絲實在受不了了,她請求丈夫另外搬個住處,素來疼愛妻子的威力斯自然一口答應,就這樣他們搬進了另一個別墅。但萬萬想不到的是這鬼魂也會搬家,追隨著露絲又來到了這個新家,可憐的露絲就這么陷入了無窮無盡的恐怖之中。萬般無奈的露絲只得來到了警察局,求助于大名鼎鼎的倫克探長。

  聽了露絲的敘述,探長沒有作聲,他腦子里好像有一團亂麻,理也理不清。要說歹徒是想裝扮成鬼魂來恐嚇美貌的露絲以達到行奸的目的吧,那么他頭一晚上為什么沒有下手呢?以后威力斯天天守在妻子身邊就更說不過去了;要說歹徒是想達到敲詐的目的吧,那么這么長的時間為什么連封恐嚇信也沒寄來呢?

  探長沉思了好一會兒,一個念頭從腦中閃過,突然問道 :“請問太太,你得罪過什么人嗎?”

  “沒有,探長。我連踩死一只螞蟻都不愿意,怎么會去得罪人呢!”

  “那么對家里的傭人呢?”

  “也沒有。我因為家務事不多,所以只雇傭了兩個仆人。那個看門的老頭耳聾眼花挺老實;原來那個燒飯的老媽子也不錯,有一門好手藝,只可惜手腳不干凈,偷了我丈夫的一塊金表,因而被解雇了。新換來的是個年輕姑娘,雖說手藝差點,但性格還是很溫順的。”

  唉!僅存的一點希望也破滅了。到了這個地步,倫克探長只得先不考慮作案的動機,決定先將罪犯抓住再說。

  因為有了探長保駕,露絲今晚顯得輕松得多了,在吞下安眠藥后她就催著丈夫早點入睡。威力斯感到奇怪,露絲便把去警察局的事告訴了他。威力斯一聽,生氣地埋怨妻子不懂事,責怪她不該將此事張揚出去,他說世界上本來就沒有鬼魂,那么探長又能捉住個什么呢?這不等于叫別人來證實自己患有精神病嘛!他邊埋怨邊向門口走去,他想請探長撤回去,但是露絲將他攔住了。因為倫克探長關照過她:今晚深夜凡是到別墅行動的人,不管是誰,一律先抓回警察局再說,她勸丈夫別去出這個丑了。威力斯只得作罷。

  倫克探長真在替露絲當保鏢了,他和助手就埋伏在樓下花園的樹叢里。他不時地瞟瞟腕上的夜光表,快了,十二點就要到了。倫克朝助手招了招手,就在他手臂放下的一剎那,一聲令人心悸的撕心裂肺的慘叫劃破了夜晚的寧靜。一聽這叫聲,倫克和助手一躍而起朝樓上撲去,探長沖進露絲的房間,只見露絲歪倒在威力斯的懷里,她雖然已經昏迷,可是兩只像死魚般的眼睛仍舊木然地恐怖地盯著房門,嘴角邊流著白沫。

  看到這種情景,就連心硬的探長也倒抽了一口冷氣。他用拇指掐住了露絲的上嘴唇,但是露絲一點反應也沒有;問威力斯,也問不出個名堂來。探長只得動手檢查房間,門口,窗臺上,洗手間,甚至連床底下都看了一遍,連一點異常的痕跡也沒發現,只得惱怒地離開了房間。

  第二天,第三天,倫克探長都撲空了。

  第四天,被激怒了的探長使出了他的絕招,在十一點半的時候,他就順著廊柱爬了上去,像只壁虎似的緊緊地貼在上面,他的兩只眼睛正好對著露絲臥室的窗口,這時即使有一只蚊子從里面飛出來,也休想逃過他夜貓子似的眼睛的監視。十二點剛到,倫克就像只餓虎似的往房門撲去,與此同時露絲的慘叫聲也響了。但是遺憾的是,這回倫克又失敗了。

  這時,助手小聲說道 :“探長,我看這個案子可以了結了。”

  “你說什么?”暴怒的探長簡直是在吼叫。

  助手說 :“事情還不是明擺著,露絲是患了精神上的病癥,叫我們來又有什么用呢?”

  探長本來還想訓斥他幾句,可眼前的事實又證明助手的判斷確有道理,于是只得嘆了口氣,吩咐將所有監視別墅的暗探一股腦兒全撤了回去。

  倫克探長雖說從露絲別墅撤出了,可十來天他的臉上沒露過一絲笑容,心里總是在嘀咕著露絲家的鬼魂案。他雖然無法推翻助手的判斷,但這畢竟是他的一次失敗。

  這天,探長和助手開車朝皇后大酒家駛去,突然助手一下踩住車閘:“探長,前面有人。”倫克抬頭一看,前面果然有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在邊唱邊笑地走著。倫克和助手下了車走近一看,不由得發了呆,原來這個瘋女人就是露絲。探長的眉頭頓時打了結。

  助手說 :“探長,別再東想西想了,這更證明我們沒有錯,露絲是實實在在地瘋了嘛!”

  “瘋了,瘋了。”探長反復地念叨著這句話。突然,他一扔煙蒂,丟下助手,自顧自猛地跳上小車,一個人把車開走了,弄得助手莫名其妙,叫苦不迭。

  直到下午五點鐘,倫克探長才回到了警察局,從他臉上的表情看來,他這次遛車很有收獲。

  倫克風風火火地奔上樓,一跨進辦公室的門,就對助手嚷了起來:“走,跟我上露絲家去!”

  “什么?還去露絲家?”滿腹牢騷的助手瞪圓了眼睛,驚奇得連上午的抱怨也忘記了。

  探長神秘莫測地說 :“對,是去露絲家。你別看我這幾天生怕別人提到露絲家的事,可這會兒還怪想他們呢!老實說吧,去不去由你,耽誤了看好戲可別怨我。”

  當探長和助手來到露絲的別墅時,已到了吃晚飯的時候了。他們徑直向餐室走去。快到餐室時,探長突然加重了腳步,他們推開門進去一看,只見威力斯正愁眉苦臉地站在妻子的身邊。露絲則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瘋子,她癡呆地躺在餐桌旁的一張靠背椅上,正由那個女仆在一口口地喂著。

  一看到探長,威力斯就如同看到了親人一般,滿肚子的苦水一股腦兒倒了出來:“探長,你看看我這個家啊!露絲她整天瘋跑,飯也不吃,都瘦成了個什么樣哪!再這么下去,我可如何是好呢?”

  “別著急,董事長先生,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也只好聽天由命了。”倫克鄭重其事地拍了拍威力斯的肩膀,“我正是為這件事情來的,貴夫人的精神病我看是越來越嚴重了,如果還不送到精神病院去,那后果更加不堪設想了。至于你岳父那里就由我去對付好了,相信我這個探長的話他還是聽得進去的。”

  倫克這么一說,威力斯的心里更加不好受了,他情不自禁地抱住妻子哭了起來,這種眷戀之情就連助手也感到一陣心酸。還是探長有辦法,他將一杯白蘭地遞到威力斯手里,然后同情地安慰他:“董事長先生,你是個聰明人,總不至于糊涂到靠眼淚救活人吧!好了,讓我們干杯吧!一醉解千愁哪!”

  探長的話真有道理,幾杯酒一落肚,威力斯果然忘記了憂傷,逐漸地活躍起來了。趁著威力斯高興,倫克天南海北地扯了起來,直到兩瓶白蘭地見了底時,他才起身告辭。好客的董事長一直將他們送到了別墅外,直等他們小車開遠見不到影子。

  夜,靜悄悄的,似乎世上的一切都沉入了睡眠之中。這時,在露絲家的樹叢里,有兩雙眼睛在發著亮光,他們就是倫克和他的助手。原來探長只將車開出了約摸兩里路的光景就停下了,他和助手耳語了一陣后,兩人就又徒步返了回來,偷偷地又潛入了露絲家的別墅。一切還是沒有改變,當十二點來到時,照例又響起了露絲的慘叫。但這回探長卻不著急,他只是拉長了耳朵在注意地聽著什么,十分鐘后,樓上忽然傳來了一聲輕微的開門聲音,倫克如釋重負似的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只見一個黑影溜出了房門,探頭探腦地張望了一陣后就不見了,接著房門又輕輕地響了一聲。這時的探長反而好像更加沒事了,他竟躺下去開始數起天上的星星來了,一顆、兩顆,直到數到第五百顆星星時,他才一躍而起,對助手打了個手勢,兩個人像野貓似的悄悄向樓上摸去。

  他倆來到一個房間門前,狠勁撞開了門,兩支雪白的光柱一齊往床上射去,唬得床上的兩個人一掀被子就爬了起來,慌亂中竟忘記了自己還是光著身子的。倫克對著助手縱聲大笑:“怎么樣,我沒有騙你吧!這不是讓你看到好戲了嗎?”這時,年輕的助手羞得趕緊閉上了眼睛。

  原來,這個鬼魂不是別人,就是露絲的丈夫威力斯。

  露絲家的鬼魂案破獲后,全市轟動了,人們紛紛要求了解案情。實在沒有法子,警察局只得破例舉行一次案情介紹會。當兩個警察將鬼魂押出來時,全場嘩然。

  倫克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女士們,先生們,這沒有什么可奇怪的,狗總改不了吃屎嘛!現在我就來談談我是怎樣破案的吧!”探長走到威力斯的面前,帶著嘲弄的口氣對他說道:“董事長先生,你太聰明了,連我也上了你的當,白白地替你當了幾夜保鏢。但是你也太自信了,竟讓被嚇傻了的露絲到街上瘋跑。你以為這樣一來,你妻子的精神病就會滿城皆知,當然你的目的也就達到了。誰知這反而使你露出了馬腳,聰明反被聰明誤,我就從這里看出了破綻:你,一個高貴的董事長,名聲是最要緊的,怎么會讓自己的妻子到街上去丟人出丑呢;更何況你平時口口聲聲說最愛露絲,又怎么舍得讓她遭人戲弄呢?我看出這里面奧妙無窮,大有文章可做,許多過去不引人注意的細節全在我腦子里串了起來。我太疏忽了,現在想起來還真恨不得捶自己兩下子,因為我的助手在第一晚搜索后曾對我說過,女仆的房門忘記上鎖,是虛掩著的。當時我沒在意,現在分析起來是夠奇怪的了,因為在我們這個天地里還沒有聽說過有哪個吃了豹子膽的人敢不鎖門睡覺,尤其是年輕的姑娘。那么是誰叫她這樣干的呢?她是在等待誰呢?而后來的幾晚女仆的門又鎖上了,這又是誰給她下了關門的指令呢?我有點開竅了。還有,當我俯下身去想將露絲弄醒時,從她口里我聞到了一股異常的藥味,于是在遛車時我特意買了幾粒安眠藥來比較,這下真相大白了。雖然我說不出這是一種什么樣的藥,但我敢斷定它絕不是安眠藥。本來憑著這些疑點就可以采取行動了,但為了保險起見,我還導演了一幕試探性的喜劇,在吃晚飯的時候我專程來“拜訪”了。我知道餐室里這時正喜氣洋洋,但為了不打草驚蛇,我故意加重了腳步,于是乎舉杯痛飲馬上變成了抱頭痛哭,盡管你裝得那么像,但憑著我的靈敏的鼻子,你和女仆口里的酒氣卻是無論如何也掩蓋不了的。我假說我退出了此案,并趁著你高興連連向你灌酒,酒后顯丑態,你果然得意忘形了,慶賀自己大功告成,竟偷偷向女仆眉目傳情了。但是你也疏忽了,我的一雙警惕的眼睛正在悄悄地監視著你呢!好了,董事長先生,我該說的都說了,現在應該輪到你來談了。”倫克說完,掏出了一瓶白色的藥丸。

  在人證物證俱獲的情況下,威力斯不得不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原來他在年輕時就是一個尋花問柳的浪蕩公子,但他并不是一個笨蛋,他知道在這個金錢萬能的社會里,要想滿足自己的欲望,僅靠自己家里的那芝麻大的遺產是萬萬不行的,必須找一個有錢有勢的靠山。幾經鉆營,憑著他的“才干”和鬼聰明終于慢慢地得到了露絲父親的器重,不但將他扶上了醫藥公司董事長的寶座,而且還將寶貝女兒嫁給了他。這下子威力斯神氣了,鈔票大把大把地進來,洋房、轎車、別墅都有了。按理說如此“天堂”般的生活,他該滿足了,但恰恰相反,他的尋花問柳的本性卻使他感到日子更難熬了。他確實對美貌的露絲愛過一陣,但日子一久就膩煩了,他需要去采摘另外的鮮花了,這樣露絲就成了塊擋道的石頭了。但是這塊石頭卻不容易搬掉,因為她的上面還有一座大山,那就是露絲的父親。要是和他鬧翻了,威力斯是吃不消的,人家畢竟財大勢大,伸出一個手指頭也會使威力斯栽個跟頭。能不能找出個兩全之策,既能除掉露絲而又不得罪她的父親呢?威力斯苦苦地思索著。功夫不負有心人,威力斯終于想出了個絕妙的計謀來了!他首先命令所屬的工廠替他研制出了一種具有特殊功效的藥丸,人吞下它后,就能將不久前所受到的極大刺激在腦子里定時地重新出現;然后用栽贓的辦法趕走了那個燒飯的老媽子,另外從外地買來個漂亮的舞女安插在家里,以解露絲“得病”后的寂寞之苦。一切安排就緒之后,正戲就開場了。威力斯首先從公司打電話給露絲,詭稱開會要晚回來;然后偷偷地溜到家里,鉆進那個舞女的房間,將自己裝扮成一個可怕的鬼魂,在十二點鐘的時候將露絲嚇昏;以后每晚騙露絲吃下這種“安眠藥”,當露絲昏過去后他就溜到舞女的房間里去尋歡作樂,估計藥效快過時又潛回到露絲的身邊。這樣用不了很久,露絲就會被折磨成精神病,那么進精神病院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女兒既然進了這種地方,那么做父親的對女婿以后的所作所為也就不方便干涉。遺憾的是威力斯的好戲還沒有唱完,就被倫克探長打斷了。

  案情介紹完畢后,罪犯被押走了。倫克探長深深地吐了一口氣,馬不停蹄地又去接受新的任務去了。

Tags: 天堂 鬼影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50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