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尋找盜墓賊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一朵氣質花°

  找上門來的生意

  這天中午,林建成在天外酒樓二樓喝酒,正喝得高興,忽聽背后有人悄聲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地鼠公林建成林壯士吧?”林建成一回頭,見身后一位陌生的白須老者正在自己身后躬身施禮。

  林建成當即推諉道:“老先生您認錯人了吧。”林建成的確是道上有名的盜墓賊,人送外號“地鼠公”,他之所以不承認,是因為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煩,盜墓本是喪陰德偷偷摸摸見不得人的行當,要是隨隨便便承認自己是盜墓賊,人家祖墳被盜找上門來賴上自己怎么辦?

  見林建成推諉,那名老者一笑,朝身后一招手,只見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走了過來。中年人從懷里掏出兩樣東西,遞給了老者,老者用手一晃這兩樣東西,遞給林建成,隨后笑道:“這是壯士昨晚干活弄來的東西吧,還有腰牌呢,可要放好了,千萬別再弄丟了呀!”

  林建成一看老者手中遞過來的這兩件東西,其一是串紅瑪瑙。一見之下,他當即大驚失色,這正是昨晚他去盜墓偷來的東西,偷完之后,他就放在懷里了,可現在怎么會在這老者手上呢?再看第二件,竟然是刻著自己名字的腰牌。林建成一驚,忙伸手入懷,一摸之下,竟然摸了個空,放在身上的那串紅瑪瑙和腰牌竟然不見了。

  那名老者見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完之后,他低聲對林建成道:“林壯士,你的瑪瑙和腰牌是此人所為,他就是草上飛于洪!”

  “什么,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江洋大盜草上飛?”林建成驚訝道。

  “噓,小聲點兒,林壯士,請借一步說話!”

  兩個人把林建成請到雅間,雅間里早已擺好酒菜,看樣子是專門等林建成上門。

  請你盜個墓

  “你們找到我到底打算干什么?”落座之后,林建成忍不住一臉疑惑地問道。見林建成問,那個老者長嘆一聲,向林建成說明了原委。原來這老者姓王,人稱王員外,這次王員外之所以前來找林建成,只是想讓他幫自己盜個墓。

  “難道你和那墓主有仇不成?”林建成再次疑惑地道,盜墓這事還真沒有求人幫忙的。

  “非也,非也!”王員外一聲長嘆后,告訴了林建成一段傷心往事。原來王員外有個獨生兒子,名叫王曉春,這王曉春前段時間去皇宮應征選駙馬,可事后才知道,原來皇宮里發出選駙馬的文書是假的,真實情形是,公主早已死去,這次選駙馬是假,選陪葬的人才是真的。于是,王曉春和十幾個前去應征的青年人成了陪葬者,被埋葬在大山中的公主墓中。

  王員外這次來找林建成,就是請他前去公主墓盜墓,不為了金銀財寶,而是盜出他兒子的尸骨!他就這么一個兒子,千頃地一棵苗,他想把兒子的尸骨盜回來之后,埋在祖墳里,這樣自己死后也好對列祖列宗有個交代。

  聽王員外把話說完,林建成把臉往下一沉:“我要是不愿意去呢?”王員外打躬作揖,趕緊向林建成賠禮道歉:“壯士想必還在為剛才的事生氣吧,是小老兒不對,可要是不這樣,你怎么會痛快承認自己就是地鼠公呢。你一向神出鬼沒,小老兒找了兩個月才找到你,即使找到你,你不承認又如何,沒辦法,我只得請草上飛于洪幫忙,盜來你的腰牌。你名號響亮,除了你誰能破了那公主墓里的機關埋伏,看在我死去兒子的分上,請務必答應!”

  說完,王員外掏出一張銀票:“這是五千兩,只是酬勞的一半!”隨后,王員外涕淚長流,告訴林建成,其實這只是他一半的家產,自己辛苦一生,攢下的家業不大不小,可兒子竟看不上,非要去選什么駙馬,結果引來這樣的橫禍。現在,兒子死了,他一把年紀,要錢還有什么用!

  林建成脾氣倔犟,吃軟不吃硬,見王員外哭得這么悲慘,當即鼻子一酸,答應了下來。

  聽說公主的墓地在一座大山上,林建成搖了搖頭道:“自古以來埋在山陵的墓穴最為難盜,先看情況再說吧。”

  尋蹤盜墓

  王員外早已打探到公主墓地的地點,幾天之后,他和草上飛把林建成直接領到了那座山前。來到山上后,林建成看了看周圍的山川地形,發覺此墓必須直直地打盜洞下去方可。

  要是開山鑿石頭,那打通盜洞得多長時間呀。林建成再仔細看了看周圍,開始逡巡起來。王員外和草上飛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好疑惑地跟著他。很快,林建成找到一口石井。石井深不見底,里面黑乎乎的,看不清里面到底有沒有水。

  林建成轉身向兩人說道:“此處荒山野外,在此挖井,十分可疑,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此處必是墓穴的氣眼所在。”

  林建成從隨身的包裹內取出一段長長的粗繩索,一端綁在大松樹樹身上,雙手抓著另一端,緩緩進入到深井之中。隨著繩索下降,林建成覺得一股陰寒潮濕之氣撲面而來,光線也隨即暗淡了下來。石井四周長滿了青苔,下到底部,并無水,再看四周,更無通道,林建成心說難道自己猜測錯了。

  他在井底站穩后,四處查看起來,突然,他發現頭頂有一處石塊的顏色異于別處,用手一摁,猛地手底下一空,隨即“咔吧”一聲。他心說不好,慌亂之間,急忙趴在井底。

  好半天,四周沒動靜,他抬起頭,發現一條黑黢黢的通道直通深處。他仰頭告訴王員外和草上飛,已發現墓穴的入口,讓他倆快下來。兩人下來之后,林建成點上松油火把,走在前面。

  往里面走了不久,眼前赫然出現一座大石門,石門上有黃銅把手,林建成抽出刀來,用刀尖推了推,石門紋絲不動,看樣子,需要用手擰動方可打開石門。林建成趨步向前,回頭讓兩人快趴下。

  就見林建成伸右手攥住石門把手一用力,“咔吧”一聲,石門緩緩洞開。林建成隨即趴在地上,來了個就地十八滾。他剛躺下,就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傳來,像是機括啟動的聲音,緊接著,就見箭如飛蝗,平行著從石門內急速射出,約半炷香的工夫,里面的弓箭方才射完,再看地面之上,已經鋪了厚厚的一層羽箭。

  王員外和草上飛嚇得面無血色,見林建成站起身來,這才喘著粗氣爬起,各自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互相點了點頭,然后繼續跟著林建成往墓地深處走去。

  生死門

  沿著石甬道再往里走,不久,來到主墓室前,主墓室的門竟然是黑色的,門上也沒有把手之類的東西。林建成大感詫異,怕門上有埋伏,再次從背后拔出刀來,用刀尖點在門上,一用力,門竟然無聲無息地開了。

  門冷不丁一開,把林建成嚇了一跳。經驗豐富的林建成知道,越是這樣的門,越可能有詭異和兇險。

  林建成加了小心,他從背后的百寶囊中取出幾塊墨玉飛蝗石,后退了幾步,遠遠地丟向門口方向,然后靜觀其變。隨著墨玉飛蝗石落地,就聽頭頂一陣“唰唰”之聲傳來,緊接著墓頂方向傳來一陣犬牙互錯之聲。

  林建成驚訝地抬頭看向墓頂,發現墓頂上出現了無數茶杯口粗的孔洞。他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冷汗也隨之流了下來:“沒想到今天這么倒霉,遇到了‘流沙門’!”

  流沙門也叫“生死門”,要是找不到控制流沙門的機括,非被流沙活埋死掉不可!墓室設計者是按照墓室的大小準備的流沙,填不平墓室,流沙就不會停止,要是找不到機括,想不死都難!

  林建成駭然之際,正想領身后兩人轉身逃跑,這時只聽背后傳來“吱呀”一聲,林建成悚然一驚,回頭一看,他們剛才經過的那道暗箭門已然關閉!林建成臉色頓時慘白如紙,經驗豐富的他心知肚明,那道暗箭門只能在外面開啟,要是找不到關閉流沙門的機括,今天非死在這里不可!

  看著從墓頂緩緩傾瀉下來的流沙,轉眼就到了自己的腳踝處,林建成一陣絕望。怎么辦,就這樣活活等死不成?一邊的王員外和草上飛也嚇得亂蹦亂跳,胡喊亂叫。

  心慌意亂卻不甘心束手待斃的林建成,沿著主墓室外的墻壁尋找著流沙門的機關。尋找到靠近甬道中間某處地方時,猛地發現其中的墻上有一處小拇指大小奇怪的凸起,千鈞一發之際,容不得猶豫,只見林建成飛身而起,像抓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抓住凸起,閉上眼睛,用手使勁往下一摁,只聽墓室頂部又是一陣犬牙互錯之聲。

  再看墓頂,已經恢復了原樣,又成了一塊平板,流沙停止了!林建成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驚魂甫定的三人坐在地上,狠狠地喘著粗氣,這才各自把心放到肚子里!

  墓室尋尸

  歇息了半天,林建成喝了口王員外帶來的水,抹了一下嘴巴之后站起身來,再次走到門旁,從背后的百寶囊中取出飛爪百鏈索,用手使勁一甩,將一端掛在墓室之中的棺槨之上,然后緊跑幾步,順著飛爪百鏈索的甩勁兒,一下子進入到主墓室之中。王員外和草上飛怕里面有什么埋伏,沒敢進入主墓室,只是在門外緊緊盯著林建成的一舉一動。

  林建成見主墓室中除了棺槨之外,還有幾個金碧輝煌的大箱子,打開箱蓋,發現里面都是金銀珠寶。看完之后,林建成又將飛爪百鏈索一端甩在門上,飛身出了主墓室的門,然后沿著彎彎曲曲的甬道,繼續查看其他幾個副墓室。查看完全部的墓室之后,林建成發現整個墓室根本沒有王員外所說的殉葬者!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建成百思不得其解,一臉疑惑地回頭問王員外,“整個墓室我已經看過了,根本沒有你兒子的尸骨呀!”王員外仰頭一陣冷笑:“沒有就對了!”林建成聞言一愣,生氣地問王員外為什么騙他。

  王員外又是一陣冷笑:“不這樣,就憑我和草上飛,怎么能破得了公主墓室中的這些機關埋伏呢!事到如今,你要是識趣的話,趕緊將主墓室之中的金銀財寶拿出來,我用籮筐拉上去!”

  林建成氣咻咻地說:“這么說,這件事從頭到尾,是你們精心給我設計的一個圈套,讓我對你心生同情,再讓我乖乖地往圈套里鉆!”王員外說不錯,緊接著又惡狠狠地命令林建成:“少廢話,快把主墓室中的那些金銀財寶給我搬出來!”

  林建成聽王員外說完,把臉一沉:“我要是不識趣呢!”王員外冷冷地哼了一聲:“我會讓你生不如死!”林建成聞言一愣,不知道王員外這話是什么意思。王員外詭譎地一笑:“現在你是不是覺得心里有點兒發熱,渾身沒勁?”林建成眼前一黑,腳下磕磕絆絆,看樣子想要摔倒。

  王員外禁不住得意地仰頭狂笑起來:“實話告訴你吧,你剛才喝水時,中了我的‘拿骨陰毒散’,這‘拿骨陰毒散’十分厲害,要是不吃解藥,全身的骨頭就會很快被藥物化成粉末!”說完,王員外丟給他一個小包,讓他聞一聞。王員外告訴他,聞一聞就可以暫時延緩“拿骨陰毒散”的發作。

  太上皇殯天后不久,墓穴中即被盜走所有的金銀財寶,而墓穴之中并沒有發現盜洞的痕跡,只在墓穴之中發現一具無名男尸。經查,這名男尸是個盜墓賊,而該男尸的骨骼竟然離奇地碎成了粉末。

  從那時起,皇上就懷疑此事有內鬼,最后鎖定了宮中負責監管墓葬的王太監,也就是王員外的哥哥。此次建造公主之墓,皇上名義上還是讓他負責,實際上另外派了親信,所以王太監這次沒能得到墓穴地圖。

  意外的結局

  王員外和草上飛聞言,禁不住一哆嗦,但隨即王員外仰頭大笑起來:“哈哈,幸虧我早有計較,讓你喝了我的‘拿骨陰毒散’,小子,在你抓住我之前,我要先殺了你!”

  李飛輕蔑地哼了一聲,將王員外剛才給他的那包解藥輕輕丟在地上:“要是我猜的不錯,這包藥物表面上是緩解毒藥發作的解藥,其實質上是進一步控制我的藥物吧?”王員外一愣之后說:“不錯,你就是不聞,估計剛才的藥效也應該開始發作了!”

  李飛道:“其實我一打開瓶蓋就聞到水的味道不對頭,我只做了喝水的動作,根本沒喝水。”王員外和草上飛一聽,頓時面如死灰,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后面露猙獰,各取家伙,準備撲上前來殺死李飛。

  這時忽聽墓室門處有動靜,王員外和草上飛于洪舉目一看,見十幾名緊身打扮的黑衣人已經進入墓室。李飛回頭看了一眼,緩緩言道:“看吧,我的救兵來了,在和你們行動之前,為防不測,我已經飛鴿傳書,將最近幾處的宮外帶刀護衛找來,好有個照應,怎么,你們還想動手嗎?”

  草上飛聞言,面如死灰,手中鋼刀“當啷”一聲落地。再看王員外更是臉色慘白,沮喪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Tags: 尋找 盜墓賊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50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