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情依聚寶盆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白簪花

  鳳凰山下的靠山屯村,有個叫馬小程的后生,心眼兒好,也有把子力氣。他家里窮,只有幾畝薄地,逢到農閑的時候,他就上山去打柴,補貼家用。

  這天,他上山打柴回來,正好趕上下雨,他就在一棵大樹下避雨。避了一陣子,見那雨沒有停的意思,而他身上也已經淋濕了。他就想,反正已經濕了,不如跑回家去。于是他擔著柴,大步沖進雨水里。

  走過村西的大坑時,卻聽到坑里有人喊救命。他來到坑邊,就見有個人正在水里掙扎。他看了看,就解開柴捆,把柴一根一根地插到坑沿兒上,然后滑到坑里,拉起那人,又攀著柴上了岸來。那人已凍得瑟瑟發抖,話都說不出來了。他背起那人回到家,把他塞進被窩里,又讓老娘給他熬了姜糖水喝。

  那人發了一身汗,驅了寒氣,很快就好了。他起來就給馬小程行禮道謝。馬小程倒有些疑惑地問道:“你怎么會掉到坑里?那坑離路還好遠呢。”

  那人說,他叫陸節,是個算命先生。今日偶從這里經過,見那大坑里金光四射,乃是個聚寶盆的征兆,就湊過去看,誰知腳下濕滑,竟滑進了坑里。他拼命地喊叫,可雨水聲大,沒人聽得到,半天沒人從那里路過,他都快給凍死了。他身體已經發僵,再呆在水里,非得淹死不可。虧得馬小程經過,才救了他的命啊。

  馬小程笑道:“什么聚寶盆呀,那就是個兇坑。”水坑很臭,也不長魚蝦,村民們都不常到坑邊去,只有不懂事的孩子會到坑里洗澡,弄不好就上不來了,每隔三五年就會淹死個人。陸節卻說,他看出來了,那就是個聚寶盆。馬小程懶得和他爭。

  大雨一直下個不停,陸節不好走,就留在馬小程家。

  第二天一早,陸節告辭。

  馬小程趕到地里去看莊稼。昨天下了那么大的雨,他要看看地里的積水,太多了就要放水,不然莊稼會被淹死。忙了半晌,算是把地里的活兒整好了,他這才回家吃飯。

  剛走進村口,就聽到一陣吵嚷聲。他循聲找去,就來到了錢員外家門前。錢員外是村里第一富戶,但為人卻不咋地。走近了,卻見錢員外正在和陸節吵架。錢員外譏笑他:“你說西大坑是個聚寶盆?真是笑掉了我的大牙。那個破坑連條魚都不長,那水都有毒,臭得要死,聚個屁呀!你拿我當傻子蒙呢?就你這么笨,混不到飯吃,早晚要餓死!”

  陸節不卑不亢地說:“錢員外,我真的看到金光了,那個坑就是聚寶盆呀。”錢員外一擺手說:“別跟我扯了!你再扯,我就揚揚你的臭名,讓你在整個鳳凰縣都混不下去!”

  馬小程看不下去了,過去問道:“這位先生,你說西大坑是聚寶盆呀?”陸節說:“是啊,我看到那里金光四射呢。”馬小程說:“我信你的話。請你給我點撥點撥,看看怎么挖出聚寶盆吧。”他拉著陸節就回了家。

  一進家門,馬小程就對陸節說,那個錢員外是個鐵公雞,你別期望從他那里賺到錢。他要真把你算不準的名給傳揚出去,你可真不好混飯吃了。陸節點了點頭,拉住馬小程的胳膊說:“謝謝你啊,兄弟,你又幫我挽回了面子。不然,我還真下不來臺呢。”

  陸節正要走,錢員外卻找上門來了。錢員外說,陸節給他咧咧了一上午,耽誤了他的活計,陸節得賠償他損失。陸節氣得不行。他真要給了錢員外錢,這算不準的事情可就算坐實了。可錢員外來勢洶洶,說不給錢就不放他走。馬小程也很生氣,就說道,那西大坑就是個聚寶盆,陸節沒有說錯,怎么叫胡咧咧呢?你不愿聽,那是你自己的事。錢員外皮笑肉不笑地問道:“你信他說的話?”

  馬小程拍著胸脯說:“我信!”

  錢員外說:“那咱打個賭吧。你要是能從西大坑里賺得了一兩銀子,我就算賭輸了,此事略過不提。你要是賺不到,那就得賠我一兩銀子,我也算沒白耽誤工夫。這個賭,咱以一年為限。你敢嗎?”

  馬小程說:“賭就賭!”

  兩個人擊掌定賭,錢員外這才得意洋洋地走了。陸節急得直跺腳:“兄弟,你怎么就跟他賭了呢?”馬小程說:“你不給錢,他不肯走;你給了錢,他就壞你的名。先把他哄走,下一步再說吧,反正是一年的期限呢。”陸節說:“兄弟你莫急,我給你籌錢去。”陸節急急地走了。

  陸節走了,再沒回來。

  馬小程卻犯了難。他也沒這么多錢啊,就是有,白白地送給了錢員外,他也不甘心。更何況,這也就坐實了陸節是胡說八道,名聲臭了,陸節真沒法混生活了。算命先生靠的就是名聲啊。他來到坑邊,看著大坑。昨天下了一場大雨,現在坑里的水滿滿的,坑里的水還是臭臭的,坑邊只長著些蘆葦。他看了半天,也想不出這大坑怎么就是聚寶盆了,只好怏怏地回家。

  從這以后,但凡有了工夫,他就到坑邊去看。漸漸地,他倒看出了一些門道,不覺暗暗欣喜。

  轉眼就到了冬天。馬小程沒像以往那樣上山打柴,而是到坑邊守著。自打秋上開始,鳳凰縣就很少下雨了,沒了水源,坑里的水就漸漸少了,現在都沒半坑水了。到了冬天,坑里的水凍成了冰。馬小程就鑿下冰塊,推到岸邊。下面的水再結冰,他再鑿下來推到岸邊。如此三番五次,坑里就沒水了,露出下面的泥來,也不再結冰了。馬小程挖了坑泥,運到自家的地里。

  錢員外跟他打著賭,自然也關注著他的動向,見他運坑泥,就笑著問他,這可是寶貝,能賣得多少銀子?馬小程就說,等他把坑泥都運完了,坑就干凈了,他用來養魚蝦,不愁賺不到銀子。錢員外狠狠地咬咬牙說:“我等著你養魚蝦呢!”

  馬小程忙了整整一個冬天,西大坑的坑泥都被他運走了。這時天也開始熱起來了,那些冰一化,又在坑里積起了水。坑底干凈了,水也跟著干凈了,也沒了臭味兒。馬小程還經常到坑邊去看,琢磨著該養啥魚。

  這天,里正召集各家的主事人開會。里正說,村西的大坑被清出來了,可以養魚了。雖說是馬小程清出來的坑,但不能就交由他來養魚。坑畢竟是村里的坑,村里人人有份,不能由著一家發財。所以呢,誰來養魚,就先買下這坑的養魚權,錢就分給各家各戶。各家主事人都表示支持。里正問馬小程:“你準備掏多少銀子?”

  馬小程張了張嘴巴,說不出話來。他家的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哪還掏得出銀子來?錢員外說:“你掏不起,那就由我來掏吧。”他掏出5兩銀子,買下了養魚權。馬小程氣得干瞪眼,卻說不出話來。錢員外卻得意地笑了。他知道馬小程養魚的想法后,就找到了里正,要買下養魚權,馬小程哪爭得過他呀。

  馬小程回到家,卻見陸節正在等他。兄弟兩人相見,分外親熱。陸節掏出一兩銀子來,塞到他手里,說道:“兄弟,我把銀子湊齊了。”馬小程把銀子推回給他,笑著說:“銀子不用給他。”陸節驚愕地問道:“為啥?”

  馬小程就把錢員外要養魚的事情講了。那么大的一個坑,能養多少魚呀,賺的銀子少不了,那他的賭就贏了,不用給錢員外錢了啊。陸節把銀子又推回給他:“兄弟,你為我清了一個冬天的坑泥,也耽誤你打柴賣錢了,這銀子你要不收下,我真是睡覺都不安穩呀。”

  馬小程卻擺擺手,狡黠地笑著說:“我沒有虧呀。”陸節忙著問他是怎么回事。馬小程笑而不答,帶著陸節到地里去看。

  路上,他告訴陸節,經過他好長一段時間的觀察,發現那坑里果然藏著寶貝。這寶貝不是別的,正是這坑泥。下雨的時候,雨水帶著周圍地里的肥流進了大坑里,經年累月地積攢,已經很肥了,故而才會發臭啊。而他家地薄,正缺肥料呢,把坑泥撒進地里,他家的地就成了肥地,多打些糧食,那就是贏了賭啊。

  陸節點點頭,笑著說:“兄弟你說的有道理啊。”

  兩個人來到地頭兒,卻見一個矮胖的中年人正圍著小山一樣的坑泥轉悠著。馬小程過來問道:“這位兄臺,你看啥呢?”中年人笑著說道:“看土。”又忙著問道:“你們知道這土是誰家的嗎?”馬小程說:“是我家的。”中年人興奮地說:“那可太好了。小兄弟,把土賣給我吧。你放心,價錢上我絕對不會虧待你。50兩銀子,可以吧?”

  馬小程驚得張大了嘴巴,結結巴巴地問:“你說多少、多少銀子?”中年人說:“50兩。”馬小程說:“你得告訴我用它們干什么。”

  中年人說,他是鄰縣人,專門給朝廷里做金磚的。明年皇城里要大興土木,朝廷就派人先跟他來定金磚。他忙著找原料,可找來找去,都很難找到能燒制金磚的坑泥。今天找到這里,見到了這么多,真是如獲至寶啊。

  有這么多銀子好賺,馬小程哪能不同意,忙著點頭應了。中年人給了他銀子,然后就派車馬來拉泥。

  錢員外聽說了馬小程賣泥的事,立馬得了紅眼病。他找到馬小程說,得把銀子給他一份。馬小程可不干了,問他為啥。錢員外腆著老臉說,那坑泥之所以值錢,是因為雨水帶著他家地里的土流進了坑里。馬小程說不過他,可也不買賬,死活不愿給他銀子。錢員外就拉扯著馬小程來到縣衙門,擊響了鳴冤鼓。

  縣太爺升堂問案。

  錢員外拉著馬小程上了大堂。

  錢員外說明了情由,那縣太爺聽著好笑,問馬小程:“你有什么話說?”馬小程人老實,嘴巴也笨,吭吭哧哧地說不出話。這時,大堂下面有人道:“大老爺,我想替兄弟說句話。”說話的人正是陸節。縣太爺就說:“你說吧。”

  陸節近前兩步,說道:“大老爺,那坑泥躺在坑里的時候,就是一灘爛泥,不光不能賣錢,還會陷人的腿,要了孩子的命。馬小程把泥挖上來,曬了太陽,沐了風,泥才變成了寶,才被人買走的。馬小程清坑挖泥的時候,他怎么不說有他一份?”

  縣太爺點點頭,問錢員外:“他清坑挖泥的時候,你怎么不說有你一份?”錢員外這時倒說不出話來了。縣太爺猛地一拍驚堂木,厲聲說道:“馬小程做好事,清坑挖泥,那時候你們一句話不說,一點兒忙不幫,等于是同意了他挖坑挖泥。現在看有人買泥了,你犯了紅眼病,倒找他分錢,真是豈有此理!”

  錢員外看出縣太爺不向著他,忙著磕頭行禮,說不再告了。他起身正要走,縣太爺冷冷地道:“慢著!”錢員外一愣:“大老爺還有何事?”縣太爺冷冷地道:“你在這里胡攪蠻纏,耽誤了馬小程一天的工夫,這個損失,你得賠啊。”錢員外雖是很不情愿,但還是掏出幾個銅錢,就要遞給馬小程。縣太爺道:“這幾個小錢,你打發誰呢?他一年掙了50兩銀子,這一天要掙多少?你算算清楚,賠給他。”

  錢員外一跤跌在地上,臉色都變了。

  馬小程忙著求情,說他不要這錢了。錢員外忙著謝過了他。縣太爺這才揮手讓錢員外走了。馬小程正要走,縣太爺又叫住了他,說他主動清了坑,讓那坑泥不再陷腿害人,這種古道熱腸,他自然要加以獎掖。他讓師爺取出5兩銀子,送給馬小程。馬小程不肯要,縣太爺說這是官府給他的獎勵,那是要給百姓們做表率的,他只好收下了。

  下了堂來,馬小程拉住陸節的胳膊說:“哥哥,謝謝你來救我。你若不來,我真不知道那些話該咋說呢。”陸節說道:“你還沒看明白?咱縣太爺是個明白人,他知道你做下了好事,就是你說不好,他也會幫助你的。”馬小程說:“哥哥你算得真準,說那個坑是聚寶盆,還真是聚寶盆呀。”

  陸節卻搖了搖頭,說道:“我還跟錢員外說了那是聚寶盆呢,全靠山屯的人都知道那是聚寶盆,有啥用了?是兄弟你心善,才讓它變成了聚寶盆呀。”

  馬小程的故事就在鳳凰縣里傳開了。人們都說,這真是好人有好報啊。

Tags: 聚寶盆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9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