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放生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藍海

  朱關良大志還沒娶媳婦,和老娘倆人相依為命。他在煤礦掘進隊當班長,工作不但辛苦還挺危險。大志每次出門娘都是千叮嚀萬囑咐,讓他干活時多加小心。大志娘甚至開始戒食葷腥,說是為兒子積德。

  這天大志下夜班,在回家的路上看到有人用柳條穿著一條鰱魚正在路邊叫賣,說是剛釣上來的魚,足有五六斤重。大志不太喜歡吃魚,但娘以前愛吃,于是他掏錢買了下來,想給娘打打牙祭。

  回到家里,大志把鰱魚放到大盆里,假裝兇巴巴地對娘說道:“你又沒啥信仰,吃的哪門子素!今天必須燉鍋魚湯,好好補補,要是不聽話,我可生氣了!”

  大志娘既高興又無奈,只好答應了。大志“嘿嘿”一笑,進屋睡覺去了。

  大志娘拎著剪刀蹲在盆邊上,看著魚把嘴伸出水面,艱難地吐著泡,越看越下不去手,嘴里念叨著:“這么大年紀了,哪差這口吃的?放你一條生路吧。”她找個袋子拎著魚,直奔菱角泡子去了。

  菱角泡子方圓不過百米,就在一出礦區不遠的地方,算是一個小型湖。

  來到泡子邊,大志娘將手指伸進魚嘴里把它拎出來放到水中,嘴里嘟囔道:“快走吧,以后長點心眼,離魚鉤遠著點!”

  鰱魚一擺尾巴,游走了。大志娘笑瞇瞇地站起來,忽然感覺手指上空落落的,頓時大驚失色,對著水中喊道:“你回來,把戒指還給我!”大志娘手上戴著一枚銀戒指,伸進魚嘴里時,被它帶走了。雖然戒指不值錢,但這可是大志爹生前給她留的念想呀!大志娘在水邊傻站了半天,嘆了口氣回家了。

  大志睡醒后聽娘講述了經過,哭笑不得地安慰道:“這魚真沒良心,你救了它一命,它臨走還偷你東西。行了,別上火啦,等我休班的時候去給你買個純金的!”大志娘咧咧嘴:“你就別氣我了,趕緊給我找個兒媳婦比啥都強!”

  過了半個多月,大志和幾個工友在采掘面打上眼,裝上炸藥,然后退到安全的地方引爆。只聽“轟隆”一聲,過了幾十秒,灰塵從里面涌了出來。

  一個叫二老萬的工友剛想往里進,大志一把拉住他:“慢著,動靜不對!”大伙都豎著耳朵聽,忽然一滴水落在大志的鼻子上。他揚起臉,頭燈向上照過去,只見棚頂亮晶晶的,幾股水流順著墻壁淌了下來。

  “快走,跑老虎啦!”大志高聲喊道,推著四名工友往外逃。剛跑了沒幾步,前方“嘩啦”一聲,一條瀑布裹著煤塊和砂石轟隆隆地落下來。

  “撤到邊上的巷道去,漏水點在前面!”大志指揮著工友拐進了一條廢棄的巷道,身后的洪水追了上來,直接將他們推到一個斜坡上。

  大伙拼命往坡上爬,洪水向各個巷道灌進去,水位慢慢升高。二老萬咧著大嘴哭了起來:“完了完了,一跑老虎沒個好,咱們要被淹死了!”

  礦工在地下跟著“煤線”采掘,有時候難免出現偏差,最怕挖到江河下面,水流泄下來,這被稱為“跑老虎”,遇到這種情況,真是九死一生。

  大志作為班長,關鍵時候真能鎮住場面,他大聲喝道:“大家冷靜,現在沒到哭的時候!小耗子,你找根沙桿插到水里,每分鐘報一次水位升高的數據;大眼兒,你和二老萬爬到最上面,

  清理出一個平臺,讓大家躲避;老黑,你把大伙的班中餐集中起來,統一分配,等待救援!”

  幾個人有了主心骨,紛紛行動起來。小耗子每分鐘報一次水位上漲的速度:“五厘米……五厘米……四厘米……”半個小時之后,眾人被漸漸升高的水位逼到了緩坡最頂端的平臺,眾人又緊張起來。大志沉聲說道:“現在五分鐘才上漲一厘米,水應該都泄下來了,肯定不是挖到河道下方了。”果然,水剛剛沒到腳踝就停下來了,大伙松了口氣。

  大志留了一個頭燈,讓其余的人全都關閉頭燈保留電量,大家輪流休息,保存體力。

  時間緩緩流逝,一天過去了,在大志的控制下,五個人的班中餐被吃了一半,大伙兒都餓得前胸貼后背,躺在那兒盡量不活動。

  大志將最后的七塊餅干,分給每人一塊,還剩兩塊。對于饑腸轆轆的人來說,這一塊餅干簡直就是杯水車薪。

  大志拿出了最后兩塊餅干,仔細地掰成了四份分給工友,啞著嗓子說道:“我身體好,比你們扛餓,你們先吃。”

  工友們躺在地上流著眼淚把半塊餅干咽進了肚子,二老萬哽咽著說道:“大志,這次要是不死,出去我就把妹妹介紹給你!”大眼兒虛弱地笑了:“你妹妹不好看,我表姐還差不多。”

  大志沒說話,用頭燈照著水中的沙桿仔細看著,興奮地說道:“水位降了,半小時降了三厘米,救護隊正在往外抽水呢!”

  大家頓時振奮起來,都趴在水邊觀察沙桿。又過了半小時,小耗子沮喪地說道:“又降了三厘米,照這個速度下去,還要好幾天才能排干,那時我們該餓死了。”

  大志“噓”了一聲,將頭燈照進水中,忽然一個猛子扎了進去,電池進了水,燈光閃了幾下熄滅了。工友急忙擰開另一個頭燈,大家一起喊道:“班長!”

  大志在水里露出了頭,哈哈笑著,甩手把個東西扔到平臺上,那東西在地上“啪啪”跳動著——他抓到了一條大魚。小耗子按住了大魚,其他人七手八腳將大志拉上來。

  大志趴在地上喘了半天,從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我來分魚肉,省著吃夠我們撐到出去了。”

  大志一掌將魚擊昏,迅速剖開魚腹,將腸子掏出來。突然,他臉上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嘴里嘟囔著:“不會吧?”

  大志又仔細看了魚幾眼,老黑問道:“你看啥呢?”大志滿臉笑容舉起手來,手中托著一個亮晶晶的東西,嘴里說道:“我知道是哪兒跑的老虎了,菱角泡子!”

  像菱角泡子這種小型湖,水量不大,很快就能被排干了。所以大家一聽這話,都興奮極了。

  礦上日夜不停地排水,礦工家屬們圍在井口旁,眼睛哭腫了,嗓子哭啞了,眼巴巴地望著入井口,雖然誰都不愿承認,但他們心里都明白,親人們生還的可能性很小了,但他們不愿放棄。

  忽然,調度的對講機響了,礦長興奮的聲音傳了出來:“讓救護人員趕緊準備好,被困的五名礦工無一傷亡,全部得救了!”

  人群頓時沸騰起來,哭聲笑聲混成一片。

  五個人被擔架抬了出來,家屬們紛紛擁上去。老黑、二老萬、大眼兒、小耗子,每個人躺著經過大志娘身邊的時候,都輕輕喊了一聲:“干媽!”

  大志娘不明就里,胡亂答應著,迎向排在擔架隊伍最后的大志,握著兒子的手喜淚橫流。

  大志咧著嘴張開右手,掌心里有一枚戒指:“娘,是你放的魚救了我們的命,你的戒指也找到了!”

Tags: 放生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9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